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256章 给我镇压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56章 给我镇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不知不觉间,四百万字了,月票有吗?

既然是司徒傲风,自取其辱,江尘自是不会有半点的客气,定当是要好好的成全一番才行。r?a? ?nw?en?w?w?w?.??

体内气息催动,在司徒傲风这一拳轰击过来之时,江尘亦是,全力出手。

碰撞转瞬就是到来,这一刻,司徒傲风,青光绕体,精气滚滚,神辉湛湛,有无敌的风采。

很可惜的是,这样的一幕,注定是充满讽刺的。

因为,司徒傲风,注定难以如愿,他又一次,被江尘给震退了,很悲惨,足足退到擂台的边缘,才是勉强,停下脚步。

狼狈之意,溢于言表。

相比较于司徒傲风这一次出手的威势,这是惊人的反差,让很多的人,都是大跌眼镜,毕竟,太过不可思议。

“巅峰出手,仍旧是无法奈何江尘吗?”

有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感到费解。

据悉,司徒傲风,可是半只脚踏入化凡境,寻常归元境武者,在他面前,不堪一击,抬掌便可***。

可是江尘呢,又是什么回事?

分明,江尘身上的气息波动,与司徒傲风,就着莫大的差别,这意味着,江尘在修为方面,与司徒傲风,有着很大的差距,但竟是在司徒傲风全力一击之下,让司徒傲风,显露出狼狈的一面,根本无法理解。

“司徒傲风,我想,你现在,一定是深刻领悟到了什么叫做绝望吧?”江尘笑吟吟的说道,他耸着肩膀,悠然自若,很是轻松。

“我当真是,小看你了。”司徒傲风,寒声说道。

他认为会出现此消彼长的情况,最终却是教训惨重,并没有托大,但仍旧是在肉身方面,要被碾压。

“不是你小看了我,只是你太蠢了而已。”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或许,你是对的。”出奇的,司徒傲风并未针对江尘这话,进行反驳。

因为,司徒傲风,被江尘这话给提醒了,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钻进了一个死胡同中。

这是在作茧自缚!

“嗡1

虚空震荡扭曲,司徒傲风,终究是祭出了青色小斧。

“斩1

低低一喝,司徒傲风就是将开天斧给打出,朝着江尘,斩击过去。

这似乎是随意出手,但开天斧太神异了,可以肆意破坏规则,哪怕再如何强大的肉身,在它面前,都是要变得,不堪一击。

“去1

江尘屈指轻弹之下,黑光闪烁,一道黑芒撕裂了虚影,飞速迎向开天斧。

青色小斧和飞剑,在空中第一时间碰撞,开天斧横斩,洒落青色光芒,黑色飞剑凌空,有无敌的剑意在释放。

二者都是威能澎湃,释放令人心悸的威压。

而后就见,虚空一次又一次,被粉碎,在扭曲,根本难以承受这两件法器的碰撞。

这一方空间,都是被牵引震动了,关键时刻,那只大手,再度浮现,进行***,才是避免了无辜之人,被波及。

“那飞剑?”

司徒傲风凝眸,盯了过去,他再一次惊讶了。

开天斧来历非凡,寻常法器,哪怕宝器,都是承受不住一击,要破碎。

可是,江尘的黑色飞剑,横劈直斩,竟是不留半点的痕迹。

这注定又是一个,让司徒傲风难以接受的结果,难道,肉身之力,无法碾压也就罢了,这般法器方面,也是无可奈何吗?

此前,江尘与元昊一战,有祭出飞剑,与那邱志凡一战,也是有祭出飞剑。

但那两战,司徒傲风并未前往观战,只是知道,江尘的这一柄黑色飞剑,很是不俗,却是没想到,神异程度,丝毫不亚于开天斧。

司徒傲风又如何会知道,开天斧来历非凡,这飞剑,却也是奇异,脱胎于天外玄铁,继而经受过先天乙木青气的淬炼。

虽然,这并不是法器,但江尘剑道通神,御剑术一出,直指剑道真意,这般情况之下,哪怕开天斧的威能再如何强大,要想将之给***,却也是,难上加难。

事实上,这时候,江尘才是觉得,这一战,有那么点意思了。

此前的碰撞,最多就是预热罢了。

挑战擂台下方,众人都是下意识的绷紧了心神,大气都是不敢出上一口,他们抬头,看向头顶的那一片天空。

那里,青色小斧和黑色飞剑,绽放异彩,不断撞击,好像是被两只无形的大手在牵引操控。

江尘对于飞剑的操控,如臂指使,而司徒傲风对于开天斧的运用,亦是炉火纯青。

那般碰撞的发生,每一次都是有滔天的能量在爆发,迫使那只大手,必须三番五次的出手进行***。

很难想象,这只是外门而已,就是已经拥有了超越归元境修为的战斗,放眼内门的话,那般争斗场面,又该是何等的难以想象呢?

观战之人,都是目眩神迷,心神涌动,难以平静。

或许,只有到这时,才是能够得知,百强榜第一,绝非虚名,更是能够得知,江尘数度发出声音,言之凿凿,要将司徒傲风,拉下神坛,有着怎样不凡的底蕴。

“怎么会这样?”

有人按耐不住的,发出惊呼,因为,双目被被刺痛了,涕泪横流,又有谁能够预想到,江尘强势到了这般份上呢?

“这一战,哪怕最终江尘败了,他也将收获,不亚于司徒傲风的名气。”也是有人说道。

他被惊艳到了,心驰神往。

江尘一贯大放厥词,很多人等待看他的笑话,最终却是发现,那却是自负的一种体现,被压迫的快要窒息。

又有谁,还能笑的出来。

“放屁。”有人在怒骂,却是陆逊。

在这时,却是没有人再理会陆逊,他们一个个眼睛眨动一下,都是不愿意,唯恐一不小心,错过了精彩。

天空之中,开天斧青光烁烁,飞剑黑芒灼灼。

司徒傲风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将飞剑给斩碎,却是根本无法成功,他的心情,悄然之间,复杂到了极点。

“司徒傲风,这是在无谓的消耗时间,持续下去,你我之间的这一战,将毫无意义可言。”江尘开口了。

事实上,他也有尝试,要重创开天斧,最终发现,绝无可能。

江尘神觉敏锐,自是能够感知到,司徒傲风对于开天斧的掌控,固然圆润自如,实际上,根本难以发挥出来开天斧的威能,哪怕是百分之一都没有。

那可能需要一个相当长时间的摸索过程,要等到司徒傲风的修为,更进一步,才能有更多的领悟。

“你什么意思?”司徒傲风,沉声质问。

他又如何,不是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无比憋屈和恼火。

开天斧一向无往不利,从未遭遇过敌手,却是要在江尘这里,折戟沉沙,如何甘心呢?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问你,你还要一直隐藏下去吗?我可是很清楚,这不是你真正的实力。”江尘说道。

脸色,为之一变。

司徒傲风似乎是没有想到,江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或许是,一直都深藏着的秘密,竟是被江尘一眼就给看穿了,难以接受。

“司徒傲风,动用你的真正力量吧,我可没兴趣陪你浪费时间。”江尘催促道。

“江尘,你弄错了一件事情,莫非你以为,我是奈何不了你吗?”司徒傲风说道,他脸色铁青,认为是被江尘给轻视了。

“还真是,不识好歹埃”江尘摇头。

话音落,江尘一根手指,虚空划落,便是顺着他手指划落的轨迹,飞剑被牵引,冲霄而起,黑芒肆虐,朝着司徒傲风,暴斩而下。

这很突然,因为,开天斧根本就跟不上飞剑的速度。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御剑术,千里之外,取敌首级。

以江尘如今的修为而言,固然远远做不到那般程度,但司徒傲风却是忘记了一件事情,这黑色飞剑,可不仅仅是材质超凡那般简单。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虚空直接就是被撕裂,霎时间,司徒傲风后背汗毛炸开,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在降临。

根本来不及操控开天斧,司徒傲风就是爆闪而出,但这并没有用,飞剑如同跗骨之蛆,任由着司徒傲风如何闪避,都是无法,将之给摆脱。

“给我***1

司徒傲风在怒喝,咆哮了。

开天斧横空而来,洒落青芒,替司徒傲风,挡住了飞剑一击。

更进一步的,开天斧被司徒傲风给极致催动了,这里的一切规则,都是破坏,甚至是江尘用以操控飞剑的神识,都是遭遇了屏障,与飞剑之间的联系,被削弱了三分之二都不止。

黑色飞剑,在半空之中,颤颤巍巍,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这般情况,致使江尘脸色一变,这开天斧除了破坏和扭曲规则之外,竟然,还可以屏蔽掉规则吗?

分明,他的神识被刺痛了,几乎受伤,这是出乎预料的情况,因为司徒傲风有所保留的缘故,此前竟是,无所察觉。

“不好1

下一刻,江尘的脸色,就是一变。

他与飞剑的联系被削弱了,这时正是司徒傲风最好的出手时机,司徒傲风自是没可能错过,他催动开天斧,一息之间,就是数十道攻击,斩击在飞剑之上。

飞剑被震飞出去,江尘的神识操控,更进一步被削弱,神识亦是进一步被刺痛。

司徒傲风在乘胜追击,他不打算再给江尘翻盘的机会,这时候,气势霸烈,一无往前。

江尘情知自己大意了,出现了始料不及的意外,一旦与飞剑的联系被全部切断的话,那么,对上司徒傲风的开天斧,他将会持续性的碾压。

有金光,自江尘体内,往外迸射而出,他体内气息,疯狂的运转,神觉被进一步放大,与飞剑进行勾连。

最终,飞剑出现在了江尘的掌心之中,那开天斧,亦是被司徒傲风,给抓在了手上。

“江尘,绝望这种情绪,就是你自认为自己有所希望,实际上,回过头来,你会发现,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是。”司徒傲风说道,他语气冰冷,非常冷傲。

“咔嚓……咔嚓……”

变化就在这一刻发生,司徒傲风的骨节在震颤,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他的气息,就是变得,大不相同了。

那般变化,很玄妙,却又真实,难以用语言描述,仿佛是一个瞬间,生命就发生了跃迁,脱胎换骨。

“这是,化凡境的气息?”

江尘进行感受,脸色很是难看,这般气息很熟悉,因为曾经击杀吴辅,而招惹过一个化凡境武者……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