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226章 镇世玉尺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6章 镇世玉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开什么国际玩笑?

少女要走可以,毕竟,无意之间,她展现出了惊人的背~景。

以前不知道的情况下,倒也罢了,现在既然得知此事,如非必要,江尘还真不太愿意,招惹这个小魔女,以免一不小心,留下无穷的隐患。

但属于汤乾的储物袋,则是必定要留下来的。

那可是他拼死拼活的战利品,说什么,都是不可能被少女带走。

“是她要我走的,你又要我留下,什么意思,以为本姑娘好欺负啊?”少女不高兴的说道,小脸黑沉。

“你把储物袋留下。”江尘懒的废话,提醒道。

“小气鬼,给你就是,一堆烂铜废铁,你真以为我稀罕啊?”少女翻个白眼,信手就是将那储物袋,甩向江尘。

“就算是废铜烂铁,我也是很稀罕的。”江尘言笑晏晏,信手将储物袋抓在手里,继而,以神识查看了一番。

旋即,江尘取出其中的一件法器,丢过去给少女,说道:“送给你的,以后别说我小气了……哦,这是定情信物,你可不要弄丢了,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少女这时,都是将那件法器,给抓在了手里,一听江尘后边的话,几乎想要扔掉,转即一想,有总比没有要强,反正拿江尘的话,当成是耳边风就是了。

脚下生风,少女快速离开。

她对神女画像中的女子,甚为忌惮,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老实,就交出储物袋,当然,这件事情,少女是记在心上了,以后少不得要好好找江尘清算。

“再等等……”江尘再一次将少女给叫祝

少女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你没完没了了是吧?”少女很不爽。

“话说,我们这都已经交换过定情信物,可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会不会不太像话呢?”江尘不慌不忙的说道。

“那你记住了,本姑娘魏星辰,迟早要你好看。”少女恶狠狠的说道,一会就是自江尘视线中,消失不见。

“额,你叫什么名字?”江尘又是问神女画像中的女子。

女子好似没听到江尘的话一样,虚影渐渐淡化,要回到画中。

“那个青色玉尺,有什么来历?”江尘追问道。

这女人一言不合就玩消失,委实让江尘头疼的很,难道就不能愉快的聊聊天,装什么高冷啊?

“那是镇世玉尺,有***一个小世界的威能。”略作迟疑,女子回应道。

“所以你出现了,担心我被***,真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关心我。”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表面上笑着,实际上,江尘内心深处,大受触动。

固然,女子现身,与那镇世玉尺有关,但江尘心知,无疑还与那镇世玉尺的主人有关,否则的话,以女子这般高冷的性情,如何会对魏星辰那么客气?

说句难听点的,动手抢夺镇世玉尺都有可能。

那可是能够***一个小世界的存在,江尘不认为女子没有心动,因为,他都是有了将之抢过来的冲动。

当然,能不能抢到手,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如此说来,那魏星辰,果然来历惊人,这般足以***一个小世界的法器,怎么可能落在寻常人的手中?

这是注定要惊世的存在,由此推理的话,魏星辰的背~景,算是大到无边了。

“你要是死了,对我并无好处。”女子淡漠说道,承认自己是在救江尘,但不承认有关心江尘。

“何必嘴硬呢,反正你的心意,我是明白的。”江尘欢快说道。

女子却不理会江尘,虚影又是淡化了几分。

“额?”江尘摸了摸鼻子,自讨没趣,只能回归正题,说道,“这次,应该足以证明了吧,我们之间的合作?”

女子就是定定的看向江尘,她眸光虚空生电,摄人心魂,江尘有过刹那的迷失,瞬间后背有冷汗冒出来。

这女子的这般目光之下,他好似不着片缕,周身所有的秘密,都是被看穿看透,无所隐藏。

“从今天开始,我会免费为你出手三次,你记住了,只有三次,好好珍惜吧。”一会,女子开口,声音清冷,旋即回到了画中。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江尘大声叫嚷。

“三次机会?”

江尘喃喃自语,这么说来,他这次算是勉强证明了自己,不然的话,女子是不可能,允诺为他出手三次的。

三次出手的机会,看似不多,却也绝对不算少了。

毕竟,这女子太过强大,即便只是十分之一的灵魂,寄居于神女画像之中,却也是那种要影响大世界平衡的逆天存在。

这也就是说,假如女子信守承诺的话,他等于是平白多了三条命!

“足够了。”江尘说道。

他自然不会天真的奢望太多,毕竟,女子对他的态度,虽说有所改观,但所看重的,至多是他的潜力罢了。

现在的他,根本无法给女子带去任何的好处,女子愿意三次出手,这等于是在他身上投资,怎么算,都是他占便宜了。

当然,站在江尘自身的角度而言,这般占便宜,只是暂时的罢了,不久的将来,女子就是会意识到,她的这份投资,是何等的明智,绝对会是她有史以来,做的最为正确的一个决定。

“对了,这一次出手,算还是不算?”很快,江尘想起这个问题来。

若是这一次出手,也算在三次机会里边的话,那么,他岂不是亏大了?

一会之后,江尘转身离开,往古墓所在的方向赶去。

岑心说等他,江尘也是好奇,会不会真的在那里等着,自然是要去看看,才能知道。

临近古墓,江尘以神识扫射,很快,就是发现了岑心的踪影,他迅速出现。

“***?”

陡然看到江尘出现,岑心几乎以为自身出现了幻觉,她笨拙的,拿手擦了擦眼睛,再看过去,发觉并未幻觉,眼眶霎时就是红润了。

这样的一幕,落在江尘眼里,江尘为之错愕,倒是未曾料到,这女子如此之感性,不过也对,如非如此的话,也是不会,傻傻的等在这里了。

“走吧。”江尘招呼道。

“去哪里?”岑心问道,声音有点发颤,那是太过激动了的缘故。

因为,岑心一度以为,江尘是死在古墓中了,可是她又没有勇气,下去寻找,只能一个人在这里等着。

“找地方睡觉。”江尘说道,二话不说,牵着岑心的小手就走。

猝不及防之下,手被江尘给抓住,岑心下意识的要挣脱,但又如何能够挣开,江尘有意无意的把玩着,带着岑心在丛林之中奔行,去往最近的城镇。

花费两个小时左右,江尘和岑心,抵达了一座小城。

有关地图引发的余波,还未曾完全散去,因为,全部进入古墓中的武者,都是死去,消息并未能在第一时间传出来。

这次的事情,造成的动静很大,想来再等个一两天,这般消息,就是会彻底的爆发,与此同时,血手人屠也是会再一次,进入众人的视线之中。

江尘早有决定,不会在大齐王朝久呆,他要在古墓之中的消息爆发出来之前就离开,不然很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一开始,是他得到了地图,但凡是有心人的话,都是会将古墓之内发生的事情,和他联系起来。

这倒不是江尘怕事,事实上,江尘如今意气风发,底气十足,哪怕是遇上化凡境强者,都敢放手一战。

不过,麻烦这种事情,江尘一向不喜欢,能够避免,就尽量避免,那般底牌,能不动用,就绝对不用,不至于太过招遥

江尘在酒楼中开了两个房间,然后带着岑心去用餐。

岑心小脸泛红,***辣的,像是要燃烧起来,这一路行来,江尘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手心都是被汗水给染湿了。

之前进入酒楼,岑心最为担心的,就是江尘开一个房间,按照江尘之前的说法,将她变成他的女人。

因为,江尘都是把法器送给她了,她没什么能够回报江尘的。

好在,江尘开了两个房间,才是让岑心,些许心安。

“岑心姑娘,你好像有心事,难道,是生气了?”落座,随便点了一些吃的,江尘盯着岑心说道。

“为什么要生气呢?”岑心不解。

“岑心姑娘,我明白你的心意,定然是只想开一个房间,而我却不解风情的开了两间,你必然是生气了。”江尘说道。

说着话,江尘轻声一叹,说道,“奈何,我江尘乃是正人君子,恪守礼法,一向正经,实在是无法做出那种事情。”

岑心心如小鹿乱撞,她美眸瞪大,彻底慌了心神。

什么时候,她有这样想了?

江尘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难不成,她真的有那样的想法,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岑心姑娘,你的心意我懂,但我真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这样吧,你今晚睡觉的时候别锁门,我们彻夜长谈,一定要解开你的心结才行。”江尘又是说道。

于是,岑心愈发慌乱,连看都不敢看江尘了。

以江尘如今的修为,吃饭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并非是身体需要,不过江尘仍旧是大口嚼食,口齿留香。

吃过饭,江尘先送岑心回房休息,然后,去到另外一个房间,再次告知岑心,要给他留门,漫漫长夜,不容辜负。

岑心目送江尘走开,慌忙将门关上,上了门栓,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会,还是心慌意乱,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拿手,摸了摸滚烫的面颊,岑心怅然自语,这是第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自己。

认识江尘之后,就像是一扇新世界的门,在她面前打开,无尽的***扑面而来,让她迷失在其中。

呆坐一会,岑心回到床上,打算休息了,却是,躺了一会,又是鬼使神差的起身,过去,将门栓给拉开了。

之后,岑心再度回到床上,却是发现,娇软的身子,都是滚烫起来,难堪到了极点,但那般难堪中,又是有着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在心头,汹涌流动。

在这时,江尘正在房间里,研究汤乾的储物袋,这个储物袋,比之他所使用的,要高级百倍不止,江尘就是毫不客气的,收留己用。

神识探入储物袋,这储物袋空间极大,里边各种东西,包罗万象,简直就是聚宝盆,让江尘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