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222章 活人献祭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2章 活人献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伴随着那一道人影,凝聚而出,血池之内的血水,都是沸腾起来,近乎实质一般的血雾弥漫,将那道人影,包裹在其中。

“汤乾,既已现身,何必再装神弄鬼?”江尘悠悠说道。

“喋喋……”那***笑出声,右手轻轻一挥,血雾瞬间散开,露出真容,一袭道袍加身,正是江尘此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道袍男子汤乾,也正是那在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法器大师!

“小家伙,看样子,你对我的身份,早有怀疑埃”汤乾的目光,自江尘身上扫过,沉声质问。

“你做的那么明显,我即便是想不怀疑,都是很难。”耸了耸肩,江尘无可奈何的说道。

事实上,那一张遗漏的地图,本身就是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只不过,很多的人,都是被蒙蔽了心智,并未多想,这才是导致,今日里的惨剧发生。

“哼1

汤乾冷笑,他冷冷说道,“既然知道我就是血手人屠,你还不赶紧逃命,莫非以为,我会对你手下留情不成?”

“很简单,你将你身上的法器,全部都送给我,我就逃命了。”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如此贪婪,你这是在自寻死路1汤乾目光阴森,那般看向江尘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你果然很小气埃”江尘是更加的不满了。

“给我闭嘴。”汤乾懒的听江尘的废话,他大手甩动之下,那血池之中的血水,为他所牵引,瞬间化作一道血色幕墙。

继而,汤乾一掌拍出,那血色幕墙,轰然之间,笼罩向江尘,要将江尘给吞噬。

“真的不愿意吗?要么,你送给我一件两件,也是好的。毕竟,我辛辛苦苦从清水城赶到这里,汗水都是不知道流了多少,饭都没吃,水也没喝,你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江尘说道,一边说话,他拉着岑心,飞速往后暴退。

因为,这般血水,有着惊人的杀伤力,但凡沾染上一点,都是会有莫大的麻烦,哪怕是有纯阳鼎护体,江尘却也是不敢有半点大意。

与此同时,江尘大拳打出,他拳风浩荡,挟裹着金光,如同是一轮小太阳,霸道冲击,将那一道血色幕墙给轰碎。

“去1

右手又是轻轻一挥,汤乾冷幽幽的说道,血水化作一道道的血箭,血箭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对江尘,发起无差别的攻击。

和之前,汤乾隐藏在血池池底出手不同,这时,汤乾现身,同样是血箭攻击,威能却是要强大数倍不止。

很显然,汤乾对江尘,是有必杀之心的。

江尘竟是能够猜出自身的身份,这不是不让汤乾,为之惊讶的,只能说,江尘太聪明了,这样的情况,让汤乾很是不喜。

因为,如非必要的话,他并不想将身份暴露出去,这些年来,一直暗中行事,为的就是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一来,又是如何能够留江尘一命?

再者就是,江尘在他面前,毫无敬意,亦是半点不惧,这被汤乾视为挑衅,自然就是在出手之时,杀意弥漫。

只是,这般攻击,对江尘仍旧无用。

江尘催动纯阳鼎,他金光护体,那金光至阳至纯,他整个人都是释放金光,如同金身菩萨。

那一道道的血箭,在攻击过来之时,尽管被江尘所震开。

“小子,难怪你胆子这么大,果然是有点门道。”汤乾盯着江尘打量,阴鹫说道。

这般血箭攻击,普通的归元境强者,足以瞬杀,即便是归元境后期的强者,一旦沾染上,不死也是要脱一次皮,不可谓不霸道。

江尘肌体,被一层奇怪的金光护体,好似化身菩萨金身,要万毒不侵。

“再接我一招。”

汤乾眉目阴郁,他本以为,随随便便就是能够将江尘给解决掉,谁知道,会是如此之棘手,这让他很是不耐烦,要动用大杀招了。

“额,我能问问,你究竟有几招吗?也好让我心里有数。”江尘似笑非笑的说道。

“闭嘴,区区蝼蚁,还容不得在我面前放肆1

汤乾脸色铁青,认为江尘这是在羞辱他,骤然间低低一喝,那血池之中的血水,旋即就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汤乾给抽了出来。

“咕噜……咕噜……”

血水沸腾,血雾冲天,而后,迅速在虚空之中凝化,这般过程,不过区区十几秒钟,就是见一柄巨大的血色长剑,横亘在汤乾的身前。

“以血气化剑?”

江尘看着,眸光微微闪动,这倒是与他一指化剑,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了。

“斩1

汤乾内心,杀意涌动,在那般血色长剑,凝聚而成之后,他毫不犹豫,右手结印打出。

血色长剑被催动,巨大的剑身凌空飞起,迎头飞向江尘,继而,挟带着惊人的毁灭之力,暴斩而落。

虚空震荡,直接就是被这一剑,给斩的支离破碎,劲风四射,这地底空间,都是震晃起来,有坍塌的风险。

但显然,汤乾并不在意,他催动那血色长剑,朝江尘发起暴烈的攻击,要将江尘,斩于剑下。

这只是一柄由血气所凝聚的长剑罢了,但其威能,比之一件强大的法器,还要惊人,因为,蕴含惊人的毁灭气息。

随着那一剑斩落下来,这里的温度,都是陡然下降,给人的感觉,如同置身冰窟之中,那是由于,有着太多的怨气的缘故。

汤乾不知道坑杀了多少人,才是让一个深坑,将近被血都填满,那般怨气汇聚,而今,被汤乾所指引。

江尘迅速出拳,他调动纯阳鼎,转瞬间就是十几拳打出,每一拳,都是金光闪烁,与那斩下来的血色长剑,正面碰撞。

但任由他的拳风,如何刚猛,那血色长剑,都是笔笔直直的迎头斩来,竟是丝毫不受影响。

“给我斩1

江尘大手一动,动用截天指,一指断山河,虚空幻化一柄巨剑,对斩过去。

“崩1

剑意涣散,化为虚无,根本抵挡不祝

这样的情况,让江尘暗自心惊,要知道,他如今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哪怕是同样的一招,以他目前的修为发挥出来,威能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简单来来说就是,江尘在筑基阶段的时候,动用截天指,最多只能瞬杀造化境武者,但现在,他以同样的招式,归元境初期的武者,稍有不慎,都是有陨落喋血的可能。

这一方面是江尘对于截天指,更加如臂指使,另外一方面,则是截天指本身就是高阶战斗***,江尘在筑基阶段的时候,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其威力。

“死吧。”

汤乾闷声说道,脸上爬上几许狰狞之色。

“斩星辰1

江尘这时脸色,有点难看,他体内气息运转,指风化剑,虚空之中,又是有着一道巨剑被凝聚而出。

无所犹豫,这一剑,再度斩了过去。

剑气纵横,肆虐横扫,那血色长剑,在江尘这一斩之下,如同一块白豆腐,分崩离析,如此,那般攻击不绝,斩落在汤乾身前,在汤乾胸口,撕裂一道口子,有鲜血淌出。

“怎么可能1

汤乾大吃一惊,为之失声,这太惊人,江尘的攻击,摧枯拉朽,势无可挡,甚至他的肉身,都是被撕裂了。

要知道,剑气并未直接与身体接触,只是略微触及罢了,就是有着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血手人屠,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事实上,吃惊的那人,应该是我不是吗?”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他这时所动用的招式,乃是截天指的第二式,斩星辰,此前,江尘突破至金丹期修为之后,顺便有***了一次,轻易便是掌控,操控自如,尽管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能,但也不可小觑,与第一式断山河相比,有质的飞跃。

“我的修为,若是处在巅峰,你这样的蝼蚁,我抬掌便轰杀1汤乾厉声说道,眉眼乱跳,那是被江尘给气的,他气的不轻,认为江尘是在有意说风凉话,这是对他极大的蔑视,难以忍受。

“可惜啊,你若不是身体出了问题,我又怎么会还留在这里呢?”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在所有人都奔逃的时候,江尘不为所动,正是由于,他此前,早就看出汤乾的身体,出了很大的问题,因为汤乾身上的气息波动,甚为古怪,很不寻常,有走火入魔的征兆,要么是曾经受过重伤,要么是所***的***,出了岔子。

哪怕还是很强大,但早已不再巅峰,否则的话,他也是只有,跑路的份,哪里还敢不知死活的招惹?

毕竟,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是吗?

另外一个方面,江尘之所以留下来,则是,他并没有忘记,神女画像中的女子,需要他做一个证明。

拿寻常武者开刀,显然是不足够证明的,但如果能够斩杀一个化凡境强者,自然就大不一样了。

即便只是曾经的化凡境武者,而今修为跌落,但不管如何,江尘都是有了一个,说服那女子的理由。

当然,江尘还有最强的后招,或者说是底牌,那张从汤乾这里得来的黄纸,虽说轻易不会动用,但一旦使用,哪怕是化凡境武者,都只能陨落,那是证道强者的遗物,有道与理的痕迹,注定是逆天级别的存在。

“真是该死啊,区区蝼蚁,竟然也敢算计我。”汤乾怒声咆哮,他恨欲狂。

“小子,今日必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汤乾说话的语气,无比之阴厉。

就见汤乾双手,迅速结印,同时,汤乾嘴里,不断的念念有词,最后,汤乾大喝,掷地有声,引发天地共鸣。

“活人献祭1

四个字,缓缓自汤乾嘴里吐出,霎时,他的气质,他的神韵,都是变得很不一样了,仿佛修罗,要镇杀诸天……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