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217章 证道强者的遗物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17章 证道强者的遗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很直接,早有准备,等待有人,找到地图送上门来。?? ??w?w?w?.?

在云来酒楼,等了好几个月,为的就是今天。

“你不看看地图是真是假?”江尘笑了笑。

“总之你是有心人,即便地图是假的,我也会有厚报。”道袍男子略微一愣,旋即笑着回应,他很潇洒,似乎想要,和江尘结下一份善缘。

江尘便是随手,将地图拿出,递了过去。

道袍男子接过,摊开一观,脸上的笑意,就是变得更浓,他唏嘘道,“多谢,这份地图,对我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幸好被找到了。”

话音落,道袍男子大手一动,数件法器,被他所祭出,五彩光芒,将这酒楼的房间,都是照耀的无比璀璨。

五件法器虚空悬浮,释放光芒,它们形态各异,但都是不凡,蕴含惊人的力量。

“这是黑火玄刀。”

手指指向一把黑色的长刀,道袍男子向江尘做介绍,他说道,“这把刀曾经是我的兵器,后来由于我练了另外一门武技的缘故,才是被弃用,虽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法器,但你若是看上,我可以另外赠你一门归元境阶段的刀法武技。”

“这是,召唤玉笛。”

而后,道袍男子指向一支碧色短笛,再次介绍,直言可以召唤和驯化妖兽。

“这是离火箭……”

“这是缚龙索……”

“这是……”

最后一件法器,却是一张陈旧的黄纸,***巴掌大小,散发出古朴灰旧的光芒,显得很是破碎,似乎随时可能化作齑粉。

在介绍到这一件法器的时候,道袍男子迟疑了一下,才是缓声说道,“这张纸传闻是上古至强者的手札,蕴含一门强大的武技,但我参悟良久,却是一无所获,始终无法参透,或许你是有缘人,将能有所收获。”

最后,道袍男子告诉江尘,这五件东西,不管他看上哪一件,都可以拿走。

离火箭?

这是一支短箭,那箭矢之上,隐隐约约,法力波动如同火焰在跳跃,按照道袍男子的说法,一旦催动,即便是顶尖的归元境强者,都是足以被撕裂,非常强大。

那般缚龙索,则是用来束缚,归元境强者都是难以挣脱。

“这张纸?”

江尘伸手,将之取了过来,细细查看。

纸张泛黄,其上有着一些古老的文字符号,不过那般符号,代表什么含义,却是难以解析。

江尘以神识探入,那般神识,直接透过纸张,仿佛这只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黄纸,并无奇异之处。

“我要了。”心念一动,江尘说道。

“你还有时间考虑。”道袍男子提醒道。

相比较于***四件法器而言,这张黄纸,最是神异,但与此同时,又是最为鸡肋,这也正是,道袍男子,会将之给拿出来的缘故。

“不用考虑,我要了。”江尘说道。

他目前也是难以看透,但总觉这张纸有点奇怪,而且,另外四件法器,固然不错,但还无法让他心动。

与其如此,倒是不如,拿走这张纸,若能有所收获,再好不过,没有的话,江尘也不会觉得可惜。

道袍男子就是有点诧异,却也没有多说,他点点头,然后送客。

江尘离开,回到自己所居住的酒楼。

房间里,江尘拿出那张黄纸,纸张粗糙,上面的文字,亦是简陋,仿佛随手写就,并无具体的含义。

江尘看了良久,依旧毫无收获,他沉默了一会,试探性的打出一道气息。

那道气息,打在黄纸上,瞬间就是消失,纸张毫无变化。

“没有破碎?”江尘讶然。

尽管只是随意的攻击,但造化境武者,都是能够被撕裂,这张黄纸,却是毫无破碎的迹象,很是坚硬。

江尘抓住黄纸的两边,下意识做了一个撕裂的动作,想要试一试这张黄纸的硬度。

然后,江尘更为惊讶,他发觉,无论怎么用力,都是无法,将之给撕开。

只是,有着何等玄妙,仍旧难看勘破。

于是,江尘拿出神女画像,想办法将那个女人,给叫了出来。

“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女子面色如霜,江尘将他叫出来的办法,相当猥琐,等于是***她现身,这使得女子脸色很是难看,有灭杀江尘的冲动。

江尘咧嘴笑了笑,他也是没有办法,才是用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谁让这女人,死活不愿意配合他呢?

“认识这东西吗?”江尘将黄纸,递到女子的面前。

尽管只是一道虚影,但女子却也是接住了黄纸,因为,她神念强大,有凝化为实质的趋势。

“这?”

看一眼,赫然见到,女子脸色,悄然一变,似乎是有点难以置信,她快速将黄纸给拿了过去,盯着看了又看。

“大有来历?”江尘眼睛亮了。

江尘之所以会将女子给叫出来,正是由于这女子大有来头的缘故,毕竟,区区十分之一的灵魂,便是强大如斯,必然是真武***,至强存在的那一类。

“你从哪里得来的?”没有回答江尘的问题,女子询问。

江尘就是,随口解释了一番。

“哼,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女子诧异,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得来的,只能说,江尘运气太好了。

“我乃是气运之子化身,这么点运气又算什么?”江尘笑吟吟的,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

“这张黄纸上,有道的痕迹,蕴含至理。”女子于是说道。

“说清楚点。”江尘催促。

按照女子的说法,这张黄纸上,有着道与理,这使得江尘心痒难耐。

“大道淼淼,从何处去寻……满纸辛酸,诉说与谁……”女子轻吟,为之恍惚,如诉如泣。

“等等,你是说,这张黄纸,是一位证道强者留下来的?”江尘蓦然,就是大吃一惊。

“你不必知道太多。”女子却是不愿意多说,而是说道,“武道***,一步一个脚印,那对你而言,太过遥远。知道的太多,对你绝无好处。”

“你又看不起我了。”江尘不满。

“实话实说,你太敏感。”女子冷笑,说道,“这东西关键时刻,能够救你一命,好好收着吧,轻易别动用。”

话音落,虚影就是变得,黯淡几分,旋即消失于神女画像之中。

江尘瞪眼,这女人太不识好歹了,有必要这么,藏头露尾吗?

但即便女子的话,说的语焉不详,江尘的心情,也是剧烈震动。

“证道强者的遗物,听女子的意思,这位证道强者,最终证道失败,陨落了。”江尘喃喃自语。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女子,大抵也是这一层次的修为,不然的话,不会这般容易就被触动,引发共鸣,甚至,话都不愿意多说,并且,流露出悲伤之态。

“莫非,她也证道失败了?”江尘沉吟。

他忽然觉得,很有可能,只是也是难以确定,将来有机会的话,倒是要详细问问。

不过,尽管知道的不多,江尘却也是知道,自己这次误打误撞,算是捡到宝了,气运逆天。

只是不知若是那道袍男子得知此事,会有何感想。

这是证道强者的遗物,留下了道与理的痕迹,一旦催动的话,将会有着,滔天的威能,是名副其实的大杀器。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江尘就是一直留在酒楼,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有关地图之事,还没有结束。

果不其然,之后两天,又起风波。

地图遗失,很多人都有见过,虽说最终,地图落在了江尘的手里,但有关地图的秘密,却是悄然之间,流传开去。

有人说,地图上所标志的那座古墓,埋葬了一个大秘密,内部法器珍藏无数,这正是那位道袍男子,会愿意以一门强大的法器,进行交换的缘故。

地图上的标志,并不具体,需要进一步参透,道袍男子还未曾来得及找出那古墓的具体方位,就是一不小心遗失,所以,不惜大手笔,也要寻回。

这般流传的消息,一开始并未引起太多的重视,认为是无聊的小道花边新闻,却是,又有另外的说法,广为传开,瞬间,使得整座清水城,都是沸腾了。

因为,那般消息,直接道出了古墓所在的方位,更是言之凿凿表示,古墓之内,除了各种法器珍藏外,更有能够让归元境强者突破的***之法。

武道***,超凡、造化、归元,三个境界,勉强能算是一个小境界。

突破归元境后,才能算得上是登堂入室,放眼大秦帝国,都称得上是有数的高手。

大多数武者,通过***,都是能够轻易,踏入超凡的门槛,但从超凡境到造化境,却是十不存一,从造化境到归元境,百不存一。

而归元境武者,要想更上一层楼的话,则是万里挑一。

那意味着发生完整的蜕变,要引发天地的共鸣,彻底与寻常武者,区分开来,要褪去凡体俗胎,生命发生脱胎换骨的跃迁。

事实上,那般强大的生命,放眼大齐王朝,都是寥寥无几,是***强者,一人便是拥有摧毁一个王朝的战力。

这般消息的流传,无论是真还是假,都是即刻之间,就是让无数的武者癫狂了。

即便,没有那所谓的***之法,单单是那古墓之内的各种法器,也是足以让人疯狂。

因为,古墓所在的方位,都是被暴露了的缘故,在消息流传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有人出发,前往古墓。

“汤乾,这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吗?”

消息四下流传,江尘身在酒楼,大门不出就是有得知,他现在很笃定,并没有和***的武者一样疯狂。

汤乾,正是那道袍男子的名字。

对于此人,江尘一直,都有怀疑。

先前,他拿着地图登门,汤乾在还没有辨认地图真假的情况下,就是要送一份法器给他,固然,汤乾表现的很和善,很好相处,但江尘又哪里会看不出来,那是汤乾,根本就没有将地图,放在心上。

由于地图,被一些武者看到过,的确有标识一座古墓的缘故,是以,这般消息的流传,有着很强的说服性,几乎无人,怀疑其真假。

“你的目的,是什么?”江尘暗暗想着。

汤乾闹出如此之大的风波,不可能,没有目的,否则的话,岂非是端送一份莫大的机缘。

“那座古墓,有所古怪?”江尘说道。

对那座古墓有兴趣的武者,纷纷出发前往,汤乾也是很快就出发了,而在这个时候,江尘才是离开酒楼……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