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95章 第一美女的沦陷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95章 第一美女的沦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绪说§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来,喝醉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吗?似乎并不算太糟糕。”感受着身子,渐渐变得绵软,沈诗经在心里,轻声说道。

忘情宗虽然并非,禁绝人性之欲,但门下***,却也是被那极其严苛的宗门规矩所束缚。

沈诗经乃是忘情宗的首席***,在这方面,自然更是要,做出榜样。

这一次,是有史以来,沈诗经第一次喝这么多的酒,更是,第一次喝醉。

此前,从未醉酒过的她,却是第一次,知晓原来醉酒,是这样的一种滋味。

没有想象中的头疼欲裂,没有想象中的酒后发疯,有的,是一种飘飘然的,如置身云端一般的梦幻之感。

“沈姑娘,要不你确定一下,是否已经喝醉了。”江尘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

闻言,沈诗经轻声失笑,她侧头,看江尘一眼,眼眸微微眨动,那长长的睫毛,如同小小的蒲扇,有着惊人的气韵流动。

“你猜。”调皮的,沈诗经说道。

“我猜你已经喝醉了。”江尘也是笑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诗经。

京城第一***,不愧是第一***。

一颦一笑,自然随意,就是有着,撩动心弦的魅力。

那样的魅力,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几乎是无可抵御的。

“所以,沈姑娘,你现在,可以占我的便宜了。”笑着,江尘又是说道。

“江尘,你确定,要我占你的便宜?”沈诗经吃吃说道。

“自然是确定的。”江尘用力点头,说道:“沈姑娘,时间不早了,我们别再耽误时间。”

“呼1

却是江尘这般话音,未曾落下,沈诗经忽的右手轻抬,一拳朝着江尘的脸上打了过去。

江尘吓一大跳,脚下一动,仓促而退。

沈诗经顺势,腰身拧动,飞扑向江尘,那握起的拳头,笔直砸向江尘的胸口。

“沈姑娘,这就是你占我便宜的方式吗?为何,和我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江尘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一次,他没再后退,在沈诗经一拳打过来之时,随意一伸手,就是将沈诗经的拳头,给抓在了掌心之中。

“哼1

鼻翼微动,发出一声,浅浅的闷哼之声。

沈诗经的拳头,如若无骨,轻易自江尘的掌心之中脱离,右脚一脚,侧踢向江尘的膝盖。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如同跳舞。

“这确实是我占你便宜的方式,江尘,我可是,事先提醒过你的,是你自己,要我占你的便宜的。”嘴上,沈诗经说道。

江尘莞尔,说道:“沈姑娘,我一向认为,你很特别,果然,眼下表达对我爱意的方式,也是特别的很。”

“爱意?”沈诗经动作都是,为之停顿。

这不是在表达爱意。

确切的说,她是在用这种方式,惩罚江尘。

谁让,江尘鼓捣出如此多的小动作,只是为了要灌醉她呢。

要是仅仅,是为了灌醉她,却也就算了。

江尘偏生,不着急占她的便宜,而是一个劲的怂恿她,去占他的便宜。

沈诗经自认矜持。

即便是对江尘,有着异常强烈的好感,却也不会,轻易的表现出来。

江尘的所作所为,完完全全就是要打破她内心深处的那份矜持,迫使她在双方的关系上,占据主动的一方。

这一点,不是不让沈诗经,深深感到气恼的。

沈诗经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是喝醉了,江尘要是趁机占自己的便宜,自己或许无话可说,江尘并不这样做,沈诗经就是不得不,对江尘进行一番,小小的惩罚了。

“沈姑娘你一定是太爱我了,所以便是连表达的方式,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不过,我江尘心里,喜欢的紧。”江尘笑呵呵的说道。

就在沈诗经那一脚,侧踢而来之时。

江尘屈指,轻轻一弹,弹在了沈诗经的膝盖之上。

顿时,沈诗经只觉半条腿微微一麻,脚下随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就在这一刻,江尘一步往前跨出,出现在沈诗经面前,右手搂住沈诗经的细腰,带着沈诗经,一个旋转。

“蔼—”

感觉自己,重心失衡,沈诗经忍不住,小声惊呼。

随即,感受着自己,投入了江尘的怀抱,沈诗经又是伸手,用力一推,将江尘往外推去。

江尘往后,错开一步,拉着沈诗经的手,轻轻一动,使得沈诗经,又是不由自主的一个旋转,如同蹁跹起舞。

“沈姑娘,你的舞姿,真漂亮。”江尘赞叹道。

沈诗经羞的满脸通红,她又哪里是跳舞,完全是恨不能几拳打在江尘的身上,将江尘打的***才好。

但她本就醉醺醺的,身体不受控制,江尘又是恶趣味的很,有意为之。

接下来,沈诗经任何攻击江尘的手段,都是会在江尘有意的引导之下,变成一个舞蹈的姿势。

直至,一曲不知名的舞蹈,跳完,沈诗经那心中,满满的都是羞耻之感,简直是恨不能,就此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她本是想惩罚江尘一番,却是在这“跳舞”的过程之中,被江尘揩了无数次的油,身上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是未能,逃过江尘的魔掌。

本就醉酒而无比敏感的她,此刻更是在江尘的魔掌之下,娇~喘吁吁,香汗淋漓,一张脸上,飞满了酡红之色。

“沈姑娘,你还要继续,占我的便宜吗?”江尘一脸天真之色的看着江尘,看起来,一副无比期盼的模样。

沈诗经气不打一处就来,几乎就要动手。

但一想自己一旦动手的话,只会被江尘揩更多的油,只好强行忍住,紧泯着红唇,瞪大眼睛,瞪着江尘。

“莫非是沈姑娘你自认占便宜占够了,想要暂时,休息休息,养精蓄锐……那么,接下来,该我行动了。”江尘说道。

“你要做什么?”沈诗经的眼睛,不由瞪的更大。

“占你的便宜埃”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沈诗经顿时无言以对,原来,占人家便宜这种事情,都是可以说的如此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吗?

这样一来,还有什么样的话,是江尘所不能说出口的。

“这家伙的脸皮,还真是和那资料上说记载的一样,厚的跟城墙似的。”沈诗经郁闷的在心里吐槽着。

更为令沈诗经郁闷的事情,显然在后边。

因为,江尘说到做到,果然,开始占她的便宜了。

当然,之前江尘也是在占沈诗经的便宜,但那略微有点被动,现在,则是全然主动占沈诗经的便宜。

江尘主动起来,占便宜的方式,自然就是变得,很不一样。

只见江尘一伸手,勾住沈诗经的脖子,就是用力,吻了上去。

“这么直接?”沈诗经为之,目瞪口呆。

她还以为,江尘今晚,会不遗余力的调戏她。

直到将她戏弄到崩溃的边缘,才是趁着她即将崩溃,一口,将她给吞进肚子里去。

沈诗经万万没想到,江尘占便宜的方式,是这个样子的。

这不由让沈诗经有点庆幸。

她庆幸的是,从一开始,是江尘怂恿着她去占便宜。

否则的话,岂不是她很早之前,就是被江尘这样对待了。

“完了,我要完了。”在这个念头,自脑海里冒出来的刹那,沈诗经一阵无力。

不管是一开始被江尘占便宜,还是现在才被江尘占便宜,归根结底,都是便宜了江尘。

而她,却是自己找着借口,为江尘开脱,完全没有去想过,江尘的此般行为,究竟是有多么的过分。

这分明就是要沦陷的节奏。

但即便意识到自己在接二连三的犯错,沈诗经却是连制止这般错误的念头,都是没有了。

沈诗经的每一个想法,都是直接体现在了她的身体反应上,江尘与沈诗经,贴身接触,自然是将沈诗经的身体反应,感知的一清二楚。

沈诗经那种气恼而又无力的身体反应,让江尘暗暗感到好笑。

不过,这本就是他不断的引诱之下的结果。

江尘心知,沈诗经心高气傲,加上出身忘情宗,比之寻常的女人,内心深处,不知道要多上多少道的防线。

那些防线,如同一道道的枷锁,紧紧的束缚着沈诗经,外人很难打开,唯有让沈诗经,自主放下心防才行。

这也是,江尘会叫沈诗经喝酒的缘故。

喝酒,不过是一个幌子,或者是一个借口,江尘所需要的,并不是灌醉了沈诗经,而后好为所欲为。

他要的,是制造一种合适的气氛,继而,在这种合适的气氛中,与沈诗经,做一些合适的事情。

自然,自己心里的这些算计,江尘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告知于沈诗经就是了。

“沈姑娘,你放轻松点。”吻着沈诗经的红唇,江尘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放松不了。”沈诗经不自在的说道。

“沈姑娘,我就喜欢你的口是心非,其实你已经放的很轻松,配合的很好了。”江尘笑道。

“碍…你***1哪怕是有着再好的涵养,在这般情况下,依旧是避免不了被江尘调侃,沈诗经不由,气的骂出身来。

江尘哈哈大笑,顺势一把将沈诗经抱起来,往里边的卧室走去。

身体悬空,那种如同置身云端的梦幻之感,再次席卷心头。

沈诗经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她并未去想那么多了,眼眸,悄然之间闭上。

“我喝醉了。”沈诗经对自己说道,似是催眠,似是认命!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