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93章 酒后吐真言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93章 酒后吐真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尘,我有说你坏话吗?”眨了眨眼,沈诗经眼神闪烁的WwW..lā

“沈姑娘,我刚才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你说我是那种,欠人钱不还之人。”江尘似笑非笑的说道。

江尘靠的越来越近,沈诗经呼吸间,全部都是江尘身上,那强烈的男性气息。

在那般气息的侵袭之下,她的一颗心,不由愈发多了几分慌乱。

“那可不是说你坏话,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表面上,沈诗经强装镇定的说道。

“沈姑娘,我听说过一件事情,一个人,无论寻常时候,隐藏的有多深,一旦喝醉了酒的话,都是会吐露真言……所以,为了确定,沈姑娘你是否有说我坏话,我决定将你给灌醉。”江尘言之凿凿的说道。

“灌醉我?”

沈诗经古怪不已的看着江尘,想,江尘是在开玩笑,还是当真有着这般打算。

却是发现,江尘那般看向她的眼神,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时间很晚了,我有点累,想休息了。”沈诗经说道。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喝酒已经够暧昧了。

这要是,再被江尘给灌醉的话,暧昧的气氛,无疑是会升级。

姑且不说,江尘是否有别的想法,但万一在她喝酒喝醉的情况下,江尘把持不住自己该怎么办?

“喝一点酒,刚好有助于睡眠。”江尘说道,不由分说的,牵着沈诗经的小手就走。

沈诗经担心被人看到,试图挣脱,发现根本挣脱不掉,只能任由江尘牵着走,最终,被江尘带着,进入了房间。

刚一进入房间,待那房门关上,沈诗经就是闻到,这房间内的空气之中,飘散着淡淡的幽兰香气。

那气息沈诗经很熟悉,正是,温卿心身上的味道。

“这家伙,大半夜的带着我来这里,难道就不担心,温卿心吃醋吗?”沈诗经在心里想着,末了,四下打量起来。

“沈姑娘,你是在找小心心吗?”江尘笑眯眯的问道。

“我随便看看。”沈诗经拒绝承认。

她确实是在寻找温卿心,担心温卿心就在房内,一个不好,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但这等事情,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沈姑娘,过来喝酒。”江尘招呼道。

看透不说透。

既然沈诗经不愿意承认,江尘自然不会盘根问底,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沈诗经见江尘拿了好几瓶红酒,看这架势,分明是不将她给灌醉,誓不罢休,不由有点不太情愿。

转念一想,沈诗经却也知道,既然来到了这里,以江尘那般惫懒的性格而言,根本就不可能,让她轻易离开。

沈诗经只好走了过去,在江尘的对面坐下,适当的保持一定的距离。

“沈姑娘似乎很戒备我的样子,难道我看起来,很像是***吗?”江尘不乐意的说道。

沈诗经无辜的看着江尘,心说你不是看起来很像***,而是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喝酒吧。”沈诗经说道,以免江尘,在这个问题上,夹缠不清。

“沈姑娘,我喜欢你的主动。”江尘笑眯眯的说道,拿起酒杯,和沈诗经手中的红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我没有主动。”沈诗经在心里默默说道。

她纯粹就是没话找话,又怎么会是主动呢?

不过沈诗经并没有解释,她有点担心,越解释越乱。

“沈姑娘,这几瓶红酒,可是我特意问张老要来,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可要,多喝几杯才行。”一口气,将杯中的红酒饮尽,江尘说道。

“专门为我准备的?”沈诗经不解的看着江尘,心想江尘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略微一想,沈诗经在还未喝酒的情况下,身子便是变得,有点燥热了。

沈诗经并不笨。

非但不笨,相反可以说,她是那种,极其聪明极其理性的女子。

尽管江尘这样的一句话,说的简单,但沈诗经瞬间就是明白过来,敢情,江尘所谓的酒后吐真言,不过是一个幌子。

就算是没有罗松的那点事,江尘大概也是会用***的办法,将她叫过来喝酒。

“专门为我准备红酒,还准备了这么多,应该是真的要将我给灌醉,江尘到底,要做什么?”沈诗经在心里想着,心神紊乱。

沈诗经不至于天真到认为,江尘做这些事情,是没有目的的。

毕竟,到目前为止,江尘已经表现出相当强烈的目的性了。

唯一的一点,就是江尘,没有将那般目的,直接给说出来。

沈诗经隐隐有问个究竟的冲动,最终强行按捺下去,没有问出口来。

沈诗经有了一个想法,江尘不是打算,将她给灌醉吗?

那么,干脆就顺遂江尘的心意,一会之后,假装喝醉了,到那个时候,自然而然就会知道,江尘想要做什么。

冒出这一念头之后,沈诗经那紧张的心神,悄然之间,放松不少,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小口小口的泯了起来。

沈诗经喝酒的速度很慢,江尘倒酒的速度,却很快很快。

几乎是沈诗经手中杯子里的红酒,才刚喝完,江尘就是立即给满上。

除此之外,江尘喝酒的速度,也是很快很快。

第一瓶红酒,一会就是喝完,江尘又是打开了,第二瓶红酒……然后是第三瓶……

“江尘,你喝慢点。”见江尘,打开了第四瓶红酒,沈诗经不得不出声提醒了。

前面的三瓶红酒,她加起来总共也就喝了三杯左右,剩下的,全部都是被江尘给喝掉了。

如果不是江尘说了,要灌醉她,以江尘这种喝酒的速度而言,沈诗经无比怀疑,江尘其实要灌醉的,是他自己。

不然的话,江尘怎么就忘记了灌她酒,而是他自己喝的不亦乐乎呢?

“不对,难不成,江尘改变主意了,他打算将他自己给灌醉?”沈诗经意识到,江尘的举动,用意有点,不太寻常。

江尘不是那种,轻易改变主意之人。

一旦改变主意的话,那么无疑表示,江尘有了别的算计。

“该不会是,江尘识破了我的用意,情知无法灌醉我,所以就是要灌醉他自己吧?”沈诗经揣测道。

这么一想,沈诗经认为,很有可能。

房间内,喝酒的只有他和江尘,如此一来,江尘无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灌醉她,要么,灌醉自己。

而在灌醉她,几乎毫无可能的情况下,江尘转而,选择灌醉自己,这无疑是无比的顺理成章。

“江尘故意喝的这么快,想要将他自己给灌醉,要是借醉对我做什么的话,我……”沈诗经为难而忐忑。

“沈姑娘,不是我喝的太快,是你喝的太慢了……不用担心我喝醉,我酒量好的很。”江尘打了一个酒嗝,说话的口吻,都是有点,含糊不清了。

沈诗经顿时哭笑不得,还什么酒量好的很,这分明就是,快要醉了。

“这红酒很好,想来是张老珍藏多年的珍品,你可别一个人喝完了,给我留点。”沈诗经说道。

沈诗经很担心江尘将他自己给灌醉,见江尘说话都是有点说不清楚,就是更加的担心了。

她看了一眼桌子上还剩下三瓶红酒,就是决定,加快喝酒的速度,总不能真让江尘喝醉了。

沈诗经酒量还不错,第四瓶酒,她加快了喝酒的速度,差不多和江尘平分掉,第五瓶红酒,沈诗经喝掉一大半,第六瓶红酒,基本上,全部都是被沈诗经给喝掉了。

“沈姑娘,你还好吗?”江尘问道。

算起来,沈诗经差不多一共,喝了将近三瓶红酒。

只见沈诗经面颊酡红,呼吸略带娇~喘,眼眸迷离,一看就是,陷入了半醉半醒的状态之中。

“我没事。”沈诗经说道,继而,问江尘,“江尘,你没有喝醉吧。”

“我说过我酒量很好的,区区红酒而已,又怎么可能会喝醉,就算是白酒,我一个人喝上十斤八斤,那也是毫无问题。”江尘自吹自擂的说道。

“没醉就好。”沈诗经拿手,拍了拍胸口,总算是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可是,沈姑娘你好像喝醉了。”江尘说道。

江尘那话,是自吹自擂,却也是事实。

他刚才故意装出快要喝醉的模样,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罢了,果不其然,沈诗经上当了,一不小心,就是将自己快要给灌醉。

这般一来,比之他绞尽脑汁,费心费力去灌沈诗经酒,好上十倍百倍不止。

看沈诗经那娇憨可人,分明是自己醉了,却担心他醉酒的模样,江尘就是多少,有点忍俊不禁。

“是啊,我要醉了。”沈诗经嘟囔道,一边说着话,那般看向江尘的眼神,悄然之间,充斥着几分娇怨的意味。

即便是再如何努力,去避免上当受骗,到头来,沈诗经发现,她终究还是受骗了。

在这一刻,沈诗经恍然大悟,倏然意识到,江尘根本就是,有意为之,他并不是要灌醉他自己,最终目的,依旧是灌醉她。

却是没有让江尘灌酒,她自己就是将自己给灌醉了,这不是不让,沈诗经哭笑不得的。

“既然沈姑娘你喝醉了,那么,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问你一个问题了……之前小心心告诉我,你喜欢我,是真的吗?”江尘问道。

“真的又如何?”仿佛赌气,也仿佛是直截了当的承认,沈诗经,气鼓鼓的说道。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