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92章 你别让我为难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92章 你别让我为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绪说§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九点钟左右。

罗松招呼玄叶和乾龙,另外叫上沈诗经,四人在玄灵宗内,一处庭院之中喝酒。

“玄叶兄,乾龙兄,你们两个说说,和江尘比较起来,我做人,是不是非常的失败?”罗松大口往喉咙里灌着酒,喷着酒气,大声说道。

闻声,玄叶与乾龙相视一眼,面面相觑。

或许,不只是罗松,他们二人,何尝不是如此?

天之骄子,一朝被打落尘泥之中,这般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要说玄叶和乾龙二者内心深处,没有过挣扎,那是不可能的。

泯一口酒,玄叶斟酌说道:“罗兄,以我***的说法,江兄乃是有着,仙人之姿,非我辈凡尘之子,所能比拟的。”

“为什么不能比,我就是要和他比。”不知道是喝多了酒还是怎么回事,罗松一张胖脸,涨的通红,嚷嚷说道。

乾龙苦笑,说道:“罗兄,不是我成心打击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比较好。”

“自讨没趣?我罗松,怎么就自讨没趣了。”罗松甚为不服气的模样,一根手指,指着自己,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说说,凭什么江尘的喜事,却是要从我罗松口袋里掏钱,不爽,真的是太不爽了。”

然后,罗松站起身来,说道:“我罗松,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另外你们两个或许不知道,江尘,可还欠着我一大笔钱,一想起这事,我就是心痛的难以呼吸。”

玄叶和乾龙,均是凌乱了。

他们两个本还以为,这罗松是见江尘,***的速度太快,导致自惭形秽,产生了自卑乃至是厌世的情绪。

怎么都没料到,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的事情。

“这家伙……”二人摇头,都是有点,哭笑不得。

之前,见罗松和张玄镜讨价还价,二者还以为,罗松是在耍活宝,这时哪会不知,罗松是真的,一门心思,钻到钱眼里去了,为这事,肝肠寸断的很。

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准备好言相劝的二人,那是一言半句,都是无法说出口来了。

“玄叶兄,乾龙兄,我罗松可是将你们二人,当做是我的亲兄弟,你们两个,可一定要帮忙想想办法,让江尘将欠我的钱,给还回来才是埃”罗松痛心疾首的说道,好像要是江尘死活不愿意还钱的话,他就是死了,也会死不瞑目似的。

“这个,还得罗兄你自己想办法。”干咳一声,玄叶说道。

乾龙则是摊了摊手,表示对此事,无能为力。

“沈姑娘,你可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你是菩萨心肠,是九世善人转世,千万千万,不能见死不救。”见着玄叶和乾龙的反应,罗松哭丧着一张胖脸,对沈诗经说道。

“所以,你今晚叫上我们三人喝酒,说是有事关人命的大事要商量,实际上就是为了这事?”沈诗经好笑的说道。

“可不正是,事关人命的大事,我有那么大一家子要养活,玄灵宗上上下下,也都是指望着我,这么大一笔钱没办法要回来,这可是事关一群人的人命埃”罗松郑重其事的说道。

沈诗经莞尔一笑,说道:“以江尘的个性而言,即便如你所言,当真是欠你很多钱,这钱,你也是别想要了。”

“为什么啊?凭什么埃”罗松大叫道。

“不为什么,也不凭什么,只因,他叫江尘。”沈诗经轻笑说道。

她与江尘的接触,认真算来,并不算太多,也就是,当初江尘走***城天组的基地,才是有了,正式的接触。

但对江尘的为人,通过天组内部,所收集的那些事无巨细的资料,却是清楚明白的很。

没有谁能够欠江尘的,与此同时,江尘也不会,欠任何人的。

确切的说,是江尘不会允许他自己,欠别人的!

“沈姑娘,你别这样打击我行不行?”罗松都是要哭。

他叫上沈诗经三人,就是想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说不定,能够给他出点主意。

现在这般情形,却是让罗松坐蜡的很。

听沈诗经如此笃定的说话口吻,江尘欠他的钱,岂不真是要打水漂了?

“江尘,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啊,平常别人哪怕是欠我一分一毛,我都是会不遗余力的要回来,更何况你欠我这么多……要是你不还钱,还不如,一刀子捅死我好了。”罗松无比悲愤的说道。

“一刀子捅死?一巴掌拍死你呢,行不行?”却是罗松话音刚落,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兀响起。

伴随着那般说话的声音,一道身影,自黑暗之中,缓步行出,出现在了,这庭院之内。

“江尘1

陡然见着江尘出现,无声无息,罗松眼皮子重重一跳,脱口说道。

“罗兄看到我,似乎很惊讶埃莫非一巴掌拍死不行,非要一刀子捅死你,你才满意?”江尘戏谑问道。

“哈……江兄,我就是开个玩笑,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罗松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干巴巴的说道。

与此同时,罗松心里,叫苦不迭的很。

这万一江尘,当真一刀子将他给捅死了,那也未免,死的太冤了。

哪怕是那弄的***的窦娥,也不带他这么冤枉的。

“我最近事情太多,手头略微有点紧,听闻罗兄你乃是商业奇才,将玄灵宗的一干产业,打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说是日进斗金,都毫不为过。”江尘说道。

“过誉了,这真的是过誉了,根本就没这回事,我这都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快要揭不开锅了呢。”罗松连连摆手,表示愧不敢当。

他一听江尘说手头紧,心头就是猛然咯噔了一下,赶忙一个劲的诉苦,唯恐江尘提出过分的要求,要提前堵住江尘的嘴巴。

“罗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说谎骗人是不对的,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也不需要问你借太多的钱,马马虎虎,借我个十亿八亿,也就差不多了。”江尘分外不悦的说道。

罗松面红耳赤,一副即将***的模样,胖胖的一张脸,皱成一团,说道:“江兄,你什么话都别说了,直接点,一巴掌拍死我吧。”

见得罗松这般模样,沈诗经三人,都是忍俊不禁的很。

“罗兄,据我所知,这十亿八亿的,对你而言,也就九牛一毛罢了……我江尘轻易不问人借钱,而今好不容易开这个口,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江尘问道。“江兄,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是我真没钱。”罗松咬着一口牙说道。

“归根结底,就是不给我面子。”江尘不容置疑的说道。

“江兄,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一刀把自己捅死,或者,一巴掌将自己给拍死?”罗松提出建议,询问道。

接二连三的,有关钱的问题,在江尘身上吃亏,这一次,罗松是说什么,都不干了。

宁死亦是不从。

“罗兄,你别让我为难。”江尘叹了口气。

罗松简直要哭,嗫嚅说道:“江兄,你这才是,让我为难啊,十亿八亿我是真没有,就算是你把我给卖了,那也卖不了这么多钱埃”

“要不这样,你我各自退一步,我也不要你借我十亿八亿的,借个四亿五亿,应该就没问题了吧……罗兄,这要是你依旧不肯的话,就别怪我江尘,不给你面子了。”江尘脸色转冷,说道。

“四千。”罗松伸出四根手指,也是不着急拒绝,讨价还价道。

江尘冷笑。

罗松一个激灵,照旧四根手指伸出,说道:“四万……好吧,四十万……江兄,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了,你要是非要让我给你四百万的话,我马上就死在你面前。”

“什么?四十万都不行,江兄你这心也太狠了,四百万总行了吧……好吧,谁让我罗松,一向拿江兄你当成是亲兄弟呢,那就四千万……”

几分钟后,四千万,被江尘借到手,江尘转身就走,沈诗经想了想,跟了上去。

“玄叶兄,乾龙兄,你们两个赶紧的拉我一把啊,我现在好想死。”目送江尘与沈诗经远去,罗松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

他现在,总算是切身领悟到了一个真理,那就是,自此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在江尘的面前提钱。

否则的话,总有一天,他会被江尘给玩死埃

“罗兄,这是什么酒,后劲有点大,我有点醉了,得先回去休息。”玄叶说道,起身就走。

“乾龙兄,我知道你是千杯不醉的。”罗松盯着乾龙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手头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这样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谈。”乾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蔼—”

罗松惨叫起来,恨的发狂。

……

“江尘,那个罗松,嗜钱如命,你三番两次,在钱的问题上捉弄他,我很是担心,他会想不开。”沈诗经走在江尘的身旁,嫣然轻笑说道。

江尘说什么手头紧,沈诗经自然是不相信的,日进斗金这个形容词,在沈诗经看来,用在江尘的身上,才是最为恰当。

“沈姑娘,你怎么能误解我呢,我这明明是在帮罗松重新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江尘满脸无辜的说道。

沈诗经白江尘一眼,下意识的想要问江尘怎么没有陪伴温卿心,话到嘴边,感觉有点不合时宜,又是给收了回去。

“沈姑娘,我有一个问题,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这样真的好吗?”却是江尘,倏然侧过身来,凝视着沈诗经,问道。

“碍…”沈诗经小小一惊,心底深处,莫名有一股慌乱之意在升腾……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