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57章 我不需要别人来救我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57章 我不需要别人来救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闭嘴。? ww?w?.?”江尘呵斥,凶神恶煞。

“不许鬼叫,要是你认为,我这手,还不够干净的话,那么我想想办法,弄得更干净点。”手伸出,江尘的眼睛,盯着黑裙女子,看了又看。

黑裙女子,直是被江尘给看的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不知为何,当被江尘盯着的时候,给她的感觉,好似是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随时都有可能,被一口吞进肚子里。

“你死定了。”黑裙女子,气急败坏一般的说道。

而在这时,那名为齐霄的男子,才是反应过来,迅速上前,将黑裙女子,护在身后,脸上阴霾浮现,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着什么来历,我现在,都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你死定了。”

末了,似乎是尤为觉得,这般话,还不够狠,齐霄又是说道:“简而言之,天上地下,都是没人,救得了你。”

“我不需要别人来救我。”江尘淡漠说道。

这个齐霄,却是一个古武***者,修为还算不错,达到了后天八层的境界,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他在江尘眼里,亦不过区区蝼蚁一般的存在。

只要江尘愿意,江尘随意一根手指,就能将之给碾死。

“不需要人救?小子,你是在告诉我,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齐霄略显错愕,怪异不已。

心想原来,江尘是自寻死路,难怪如此放肆,胆敢在这如意酒店动手。

要知道,放眼全清河市,那也是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这如意酒店,有着怎样的背~景,胆敢在此***,那无疑是嫌命太长。

“你果然是个***。”江尘摇头。

“嘭1

随之,江尘出手,一拳将齐霄打飞,撇嘴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都是救不了自己的话,那么,估计谁也无法救我。”

江尘这话,说的并不霸气,只是很简单的,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齐霄1

齐霄一拳,被江尘打飞,大口***,黑裙女子看在眼里,脸色惨白,没想到,以齐霄的实力,竟是被江尘轻易打飞。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我这手,够干净了吗?”江尘懒洋洋的问黑裙女子。

“够……够了……”黑裙女子,磕磕巴巴的说道,哪里还敢说不。

“够了吗?可是我怎么觉得,这手,是越来越脏了呢?”江尘笑着,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在了黑裙女子的另外一边脸上,才是说道,“好像,变得更加脏了,不过没关系,我一会,会仔仔细细的,将两只手,洗上一遍的。”

继而,毫不理会,黑裙女子,那呆若木鸡的反应,江尘大摇大摆,走进酒店,去到前台。

“一个房间……嗯,还是总统套房好了。”江尘说道。

既然住进了玉家的酒店,江尘自是不会,亏待自己,当然了,钱他肯定一分钱都不会出的,就当是,先从玉家方面,收取一点利息吧。

谁让玉家,太不会做人呢。

这可不是玉长河和玉自在以及玉如意的小命,就能弥补的。

前台***看一眼江尘,再看一眼那黑裙女子,眼神惊慌,一阵哆嗦。

但那黑裙女子,却是什么都没说,挨了江尘两个耳光之后,转身就是走,很快上了那辆黑色的宾利。

随之,齐霄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跟上,宾利车上路离开,如非是那倒地的两个随行保镖未走,以及那十几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话,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切。

“小***,一间总统套房。”见前台***发呆,江尘不得不提醒道,他要抓紧时间,上楼洗手呢。

黑裙女子脸上的粉太厚了,导致他一只手,油腻腻的。

江尘刚才,说要洗手,并非是开玩笑,也非是成心奚落那黑裙女子,而是,他是真的,要打算将手洗上一遍。

“好……好的。”前台***,忐忑说道,飞快的给江尘拿了一张房卡。

等到江尘拿着房卡,施施然进入电梯,这前台***才是发觉,她忘记了问江尘要***,更是忘记了,让江尘付钱。

……

一辆黑色宾利,缓缓行驶在马路上。

清河市中,并非只有一辆宾利,这是一座,颇为富裕的临海小城,但是,这辆黑色宾利的车牌,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一种身份的象征。

赫然所见,黑色宾利,缓缓行驶,其余所有车辆,都是主动避让,便是跟车,都不敢,跟的太近,至少跟在十米开外,唯恐冒犯。

“齐霄,我给你半个小时,查清楚那小子的身份。”车内,黑裙女子,手里拿着一面镜子,照了又照。

她的两边面颊上,都是有着,五根通红的手指印,不知江尘,是否故意的缘故,却是极为对称。

“我会的。”齐霄点头,沉声说道。

此事,不需要黑裙女子吩咐,他也是会那样去做的。

想他齐霄,在这清河市,也能算得上是一方人物,什么时候,吃过什么大的亏?

更是在他的眼皮子,黑裙女子,被江尘抽了两个耳光,近乎毁容。

此事无法饶恕,必须让江尘,付出血的代价!

“那小子,实力强大,修为恐怖,我有点担心,会否是我玉家的仇人,找上门来了。”沉吟一会,黑裙女子,出声说道。

古武联盟大会之行,玉家方面,折戟沉沙。

四大天王,悉数陨落,便是玉长河父子三人,亦是丧命。

这对玉家,是莫大的打击。

若非是玉家那位老祖宗尚在,如定海神针一般的,坐镇玉家内部的话,只怕消息传来之时,玉家便是已经,四分五裂。

但即便那位老祖宗,震慑四方,玉家却也并不平静。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玉家的敌人,是近乎不可战胜的存在。

“玉家的仇人?”齐霄若有所思。

齐家与玉家,一向走的很近。

由于玉家并不参政,而齐家,是***世家的缘故,在这座城市里,齐家给过玉家,很多的帮助。

因此,齐霄在玉家内部,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更是有过于玉自在玉如意一同***的经历。

齐霄自然非常清楚,玉家有很。

没办法,玉家太过跋扈,但凡利益被侵犯,那必然是毫不留情的,狠狠打击,不死不休。

这般做法,要想不得罪人都难。

“三小姐,你们玉家的仇人,只有一个,那个小子,虽然看起来算是不错,但他,可不够资格。”齐霄说道。

齐霄所言的那一个,指的是江尘!

这并非狂妄和自大,而是齐霄,基于对玉家的情况,有足够了解,才发表的结论。

有传闻说,玉家那位老祖宗,在先天境界强者之中,至强无敌。

哪怕是有别的先天强者,胆敢冒犯玉家的话,那也必然,有去无回。

如今,玉家唯一忌惮的,也就是江尘罢了。

毕竟可曾听说,那江尘,杀先天强者如杀土鸡瓦狗,神仙会,都是因江尘之故,而是在一战之中,彻底崩散!

“你说的对。”想了想,黑裙女子说道。

随即,黑裙女子,自嘲一笑,心想,自己肯定是想太多了。

就算当真是玉家的仇人找上门又如何?玉家仇人那么多,可见过有谁,占到半点便宜的?

除非,那小子,就是江尘。

“江尘?”黑裙女子,暗自思附,咬牙切齿,恨意非常,摇了摇头。

她此生,锦衣玉食,富贵不可言说,从未此般恨过一个人,还是一个,素未蒙面之人!

在这时,齐霄拿出手机,打了一个***出去。

不出意外的话,江尘今天,应该是会在如意酒店住下,胆子很大,当然,在齐霄看来,这是愚蠢的表现,认为江尘,根本就不清楚,这清河市,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清河市,玉家独大,齐家紧随其后,两家牢牢的,掌控着这一座城市的命脉。

齐霄认为,但凡江尘稍微有点了解的话,那么此刻必然已经为他所做过的事情深深忏悔。

可惜忏悔是没用的。

有些恩怨,必须要用血,才能偿还!

由于江尘是在如意酒店的缘故,要调查江尘,便是变得,非常简单,齐霄一个***打过去,略作安排,然后对黑裙女子说道:“三小姐,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

总统套房之内,江尘认认真真的洗过手,从红酒柜中,拿过一瓶最贵的红酒,随手打开,也不用杯子,就拿在手里,喝了起来。

他站在落地窗前,举目四望,近乎可以看到,大半个城市的光景,天色将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