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48章 我主宰你的生命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8章 我主宰你的生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般咆哮,火力十足。

紧接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大步跑了过来,脸色发黑,很是愤怒。

见着这男子出现,简小渔脸色,不由一变,而那毛丹三人,也是大吃一惊,似乎没想到,此人会出现在这里。

“穆老师,我被江尘给打了,我没有还手。”邵康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这男子跟前,龇牙咧嘴的说道。

他在告状,诉说江尘的不是,男子一五一十听着。

“不用多说,我刚才,都有看到。”这男子点头,打量江尘一眼,问道,“你就是江尘?”

“如果,京城大学,没有第二个江尘的话,我想,我是。”江尘淡笑说道。

“你居然还有脸笑?”哪里知道,随着江尘这话落音,这男子当即勃然大怒,厉声说道,“江尘,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不参加军训,无缘无故旷课,现在,还公然打人,你这害群之马,到底要嚣张到什么时候?”

“害群之马?”

江尘隐隐感觉,这般形容,有点熟悉,看这男子一眼,忽然明悟。

表面上,却是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只看到了我在打人,却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人,于情于理,你不是应该问问,我动手的缘由吗?”

“害群之马就是害群之马,打了人,还敢狡辩,我早就说过,你这种人,开除最好,以免败坏,校园风气。”男子冷冷说道。

“穆老师,此事,是由邵康,挑衅导致。”简小渔说道。

“你不用跟我讲道理。”男子根本不听,对江尘说道,“你,向邵康同学道歉,态度必须诚恳,然后,你跟***一场教务办公室,在劝退协议上签字,我京城大学,没有你这样的学生。”

“穆老师,孰是孰非,我们看的一清二楚,你不分青红皂白就下定论,很有偏袒的嫌疑。”简小渔正色说道。

“我说过,你不用跟我讲道理。”男子一摆手,态度坚定,气势凌人。

随之才是向江尘自我介绍,“我叫穆远,你肯定不认识我,以后,我想我们也没必要认识,反正,我带领的班级,绝对不会容许,你这种败类存在。”

“你不用自我介绍,我已经猜出你是谁,当然,其实我也,根本就不想认识你。”江尘说道。

“目无尊长的东西。”穆远怒。

“够了1

江尘无法忍受,一声低喝,如舌绽春雷,惊的穆远,脸色剧变,一片苍白。

“江尘,你敢在穆老师面前无礼。”邵康指着江尘,义愤填膺。

“砰1

江尘脚下一动,出现在邵康面前,一个巴掌,抽在邵康脸上,邵康昏死过去,脸上留下五根青肿的指印,触目惊心。

“你……”穆远大吃一惊,江尘一个巴掌,就是打晕了邵康,好像是在拍一只苍蝇。

这太恐怖,难以想象。

“闭嘴。”江尘皱眉,很是不耐烦。

他缓步,走向穆远,一字一句说道,“穆远,身为我所在班级的班导,你是不是认为,你可以肆意主导我的人生?操控我的未来?但你可知,我,主宰你的生命。”

江尘一步一句,字字句句,振聋发聩,如有惊雷,在穆远的耳边炸开,等到江尘话音落,穆远接连,后退数步,张嘴,喷出一大口血来,摇摇欲坠,惊惶欲死。

“主宰我的生命?”

穆远看江尘如若见神明,他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只觉得江尘每说一个字,就是引发他血液的共鸣,热血翻涌,直冲头顶,血管快要炸裂,这是很难形容的一幕。

“滚1

无意与这穆远纠缠,江尘一摆手,说道。

一个字,如大道宏音,敲击在穆远的心脏上。

霎时,穆远只觉心脏要爆裂,几乎窒息,他不敢违背,转身,踉踉跄跄,慌不择路,跑的飞快,哪里有刚才的半点神气。

“江尘,你刚做什么了?”毛丹不解。

只是听江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那穆远就是***了,好像是被吓到了,又好像不是,无法理解。

“你都有听到。”江尘说道。

“我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毛丹说道。

江尘话语里的意思,极其简明,但毛丹不懂什么叫江尘主宰穆远的生命,这很荒谬。

江尘没有解释,他不需要毛丹懂,只要穆远懂了就足够。

“江尘,穆远被你惊走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简小渔担忧。

穆远已经三番五次,提出要劝退江尘,此事在校园内部,流传甚广,甚至听说,穆远将报告,打到了校长那里,认为江尘是害群之马,必须开除。

只是不知为何,校方似乎,并无动静。

“什么麻烦都不会再有,全部都解决了。”江尘说道。

从今天开始,那穆远见他,当如敬神明。

这世上很多道理,都是虚的,唯有强大的实力,最为真实。

江尘突破淬体九层,又是动用,燃血秘法,固然对身体,造成一定的损害,但是对这一片天地,却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的话如同真意,即便古武后天九层强者,亦是无法承受,要受重伤。

看在穆远是一个凡人的身上,江尘勉强饶他小命,但是,心中的阴影,终其一生,无法抹去。

简小渔还是担忧,之前,她还想和江尘一起去见穆远,解释一番,谁知道,被穆远江尘江尘动手打了邵康,误会加深。

穆远非常霸道,听不进去任何话,那样固执的一个人,简小渔生怕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那对江尘,没有好处。

“小渔***,下午有课吗?”江尘问道。

“有,选修课,可以不去上的。”简小渔说道。

“那好,陪我走走。”江尘说道。

他这次回京时间不会很长,很快就要离开,这趟离开,时间会更长,不知什么时候再回来。

却也是抽出时间,陪陪身边的女人,这次专程前来京城大学。

江尘领着简小渔离开,毛丹目送二人远去,对朱玲和谭敏说道:“你们两个发现,江尘好像,不太一样了。”

“他好强势,好似俯视众生。”朱玲说道。

江尘以前,也很强势,不过和现在的强势不一样。

现在的江尘,举手投足间,有一股说不出的神韵,极其吸引人,她们三人,往往不经意间被吸引,走神。

“是啊,,好生奇怪,他刚才和穆老师说那话,我好像目见神明。”谭敏补充,心中微微惊悸,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让她想起,曾经去拜过一尊听闻极其灵验的菩萨,那一尊菩萨,活灵活性,有迷人的蕴意流转。

江尘是不一样了,变化的不仅仅是他的气质,更是他的心境。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校

江尘正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几乎无人,能够跟上他的脚步,只能追随。

“江尘,你上次说要离开几天,这短短几天,却发生了这些意外。”简小渔陪伴江尘行走在校园,轻声说道。

穆远说要劝退江尘,引发不少的纷争,算起来,她也是受害者,那个邵康,想要趁虚而入,却是自如其辱。

江尘揍了邵康一顿,简小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那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如同苍蝇,整天嗡鸣个不停,烦不胜烦。

“这次没安排周到,下次,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意外。”江尘说道。

穆远只能算是一个意外,江尘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这样的意外,江尘很是不喜,打扰了他身边的人。

简小渔点头,而后就是默不作声,陪在江尘身侧,好一会,简小渔才是开口,问道:“江尘,你是不是,又要离开京城?”

这一次,简小渔也是发现,江尘变得不太一样了。

明明近在眼前,却好像难以触及,高不可攀,令她自惭形秽。

“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江尘点头,主动牵起简小渔的小手,用力握了握,笑道,“本来还打算,和小渔***你进行一次浪漫的约会,却是要稍微推迟。”

简小渔小脸微红,感觉身体在过电,酥酥麻麻,她几乎是情不自禁的,软倒在江尘的怀抱中,轻声说道:“江尘,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事,就是你和我说了,我大概也不懂,但我会在京城等你的。”

江尘低头,看着简小渔娇艳的面庞,按耐不住,吻了上去。

“嘤1

简小渔娇声嘤咛,呼吸急促,笨拙的迎合江尘。

“咦,那个家伙,好像是江尘埃”

“没错,正是江尘,他不是要被劝退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渔校花果然还是江尘的,谁也抢不走,估计那个邵康,要倒霉了。”

……

江尘在京城大学,名气斐然,哪怕离开过一段时间,却依旧是被每一个人记在心里。

这是一个风云人物,甫一开学,就是和几大校花,纠缠不清,艳福不浅,让人羡慕。

“江尘。”

江尘和简小渔吻的火热,一个声音传来,惊扰到了简小渔,简小渔如惊弓之鸟,躲到江尘的身后。

江尘循声看去,微微一笑,说道:“南宫***,我可是专门来找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手机坏了。”南宫走过来,白江尘一眼,暗自腹诽。

说什么专门来找她,却是和简小渔打的火热,根本就不能信。

也是不知江尘的脸皮怎么这么厚,瞎话随口就来,一本正经。

“南宫***是吃醋了吗?”江尘笑吟吟说道,伸手拉住了南宫的手。

南宫微微扯动,没能挣脱,只能任由江尘握着,问道:“你说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一件很正经的事。”江尘说道。

南宫好奇,江尘会有什么正经事找她,好像以前,就没见江尘正经过。

很快,南宫就是知道,江尘所说的正经事是什么了,因为趁着不备,江尘吻住了她的红唇。

南宫目瞪口呆,这家伙刚刚吻过简小渔,现在又是吻她,太欺负人了。

嘴上说是正经事,实则,根本就不正经,非常离谱。

简小渔低声娇笑,肩膀耸动,想看又不好意思看。

一些路过的学生,看的嗔目结舌,风云人物不愧是风云人物,江尘和两大校花,公开接吻,这样的一幕,足以载入,京城大学的校史……

ps:这个月实在是太累了,几度要崩溃,好在只有两天了,我还在坚持,希望你们看得见。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