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44章 男儿当如此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4章 男儿当如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绪说§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邮轮在海面之上,斩风破浪,快速前行,驶往第一片蓬莱海域。

江尘与燕飞扬五人,谈笑风生,无数人看在眼里,徒有羡慕,却是无法妒忌。

与来时不同。

即便进入真正的蓬莱仙岛,是因江尘指点,才得以突破那神异迷雾,但那个时候,江尘充其量,只能算是在年轻一辈之中,崭露头角罢了。

眼下归航,江尘却是一举,跻身天下最强行列,一人之锋芒,盖过天下所有人,将所有的宗门宗主以及天才***,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但对于这样的一幕,哪怕妒忌之心再重之人,却也是无法生出半分妒忌,因为他们无比清楚,终其一生,恐怕都未必能够达到江尘现在的成就。

如此,就算是妒忌,亦是无用,反而会闹一个天大的笑话。

若是江尘,为此介意的话,更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

……

对于那般羡慕的眼神,江尘有看到,却是并未放在心上。

不客气的说,以他目前的修为而言,能够让他入眼入心的,已经不多了。

原本,对于五大超级宗门,江尘也是抱着一份平和的心态交往,但是,燕飞扬五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是让江尘陡然发现,原来,超级宗门内部,竟是有着这般惊人的底蕴。

张家那传承千年的古籍,潜龙门的镇门剑匣,天师道神鬼莫测的黑风涧,玄灵宗祖地的金刚体***之法,以及忘情宗的忘情女神像。

这些,必然是每一个宗门内部的重器,轻易不可示人,如今,只要他愿意,将会一一,展露在他的面前,任由提龋

这让江尘意识到,他对古武***界的认知,还是太少太少了。

不对,应该说,不只是他,现今所有的古武***之人,对于古武***的认知,都是太少太少了。

没有一份完整的传承,先天境界,已然就是一道无法突破的壁障,这不得不说,是莫大的悲哀。

之后的航程,江尘与燕飞扬五人,深入畅谈。

聊的越多,越是受益匪浅,感慨良多。

终于,邮轮抵达那第一片蓬莱岛屿,此地众人,早已接到命令,整装待发,上了另外一艘邮轮,两艘邮轮,驶往海岸线方向。

邮轮入港之后,各方势力,纷纷向燕飞扬等人告辞,而后离去。

“玉长河,我有让你走了吗?”见那玉家之人,在玉长河的带领之下,就要离开,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话音一出,立时间吸引了全部的眼球,无数正要离开之人,纷纷停下脚步,他们知道,有热闹可看了。

玉家与江尘,多次发生争端,江尘必不会让玉家中人,轻易离去。

“江尘,你要做什么?”不等玉长河回话,玉自在就是跳了出来,气愤说道。

先前,邮轮之上,江尘与燕飞扬等人在一起,说不出的意气风发,玉自在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一切,都是那般无能为力。

好在,两段航程,江尘都是未曾找茬,才是让玉自在,稍许安心。

玉自在怎么都没料到,江尘会在这里,等着他们。

一时间,玉自在极度愤怒,觉得江尘就是在欺人太甚。

“我听说,你们玉家,有一个先天强者,此事,是真是假?”江尘询问。

“自然是真的。”玉自在傲然说道。

哪怕,玉家的那位老祖宗,此次并未前来,但玉家却是因那位老祖宗的缘故,得以傲视群雄。

“这样,我就放心了。”江尘笑着说道。

“你放心什么?”玉自在古怪问道,不明白江尘这话的意思。

“***。”黄婵翻个白眼,代江尘解释道,“我家情哥哥,可是要杀向你们玉家的,若是你们玉家的人,在这里就被杀光了,我家情哥哥,会觉得很没意思的。”

“江尘,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这女人的意思?”玉长河沉声质问,太阳穴跳个不停。

杀光他们?

这话听似在说话,实际上一点都不好笑。

便是连潘子敬那般,初窥超凡的绝代强者,都是被江尘一指斩杀,玉家一众人,在江尘眼里,和蝼蚁无半点区别。

“江尘要杀光玉家的人?还要杀向玉家?”

“什么情况,江尘疯了吗?”

“江尘胆子太大了,太不懂得韬光养晦,玉家,岂是好招惹的?”

前去过第二座蓬莱仙岛之人,随着黄婵话音一出,纷纷静默。

而留在第一座蓬莱仙岛之人,并不清楚发生过什么事,一心认为,江尘是在找死,活的不耐烦了。

“毫无区别。”面对玉长河的质问,江尘不慌不忙的说道。

不得不说,黄婵果然很懂他,不用他多言,就是明白了他的心思。

江尘是要去一趟玉家,不仅仅是为了斩草除根,更是为了玉家的武技,相比较而言,对于后者,江尘更感兴趣。

“江尘,你若杀了我们,老祖宗不会放过你的。”玉自在咬牙切齿。

“说错话了,是我不会,放过他才对。”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

“江尘好大的口气。”有人听的目瞪口呆,认为江尘是真的疯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竟是连先天强者,都不放在眼里了。

要知道,江尘再强,也就半步先天修为而已埃

“江尘,你要是真的打算,去一趟玉家的话,我们之间的恩怨,到那时,再了结不迟。”玉长河说道。

玉家,有那位老祖宗坐镇,再占据地利之利,未必没有与江尘一战之力。

而在此地,若是江尘执意动手,他们必死无疑。

“我这人不喜欢别人欠我的。”江尘拒绝,随之,脚下一动,出现在了玉自在的身前,抬手便是掐断了玉自在的脖子。

如甩垃圾一般的,将玉自在甩在地上,江尘杀向那三大天王。

狂刀三人,怒目相向,奋力出手,奈何,他们与江尘之间的差距太大太大。

江尘懒的浪费时间,直接动用燃血秘法,结合自身的剑道真意,一指化剑,连斩三人。

之后,江尘杀向玉长河,斩得其形魂俱散。

江尘大开杀戒,不到一分钟时间,连杀包括玉长河在内的玉家五人。

玉长河身为半步先天的强者,不到一息时间,就是命丧江尘之手,看得无数人,眼珠子都是快要从眼眶之中跳出来。

他们总算是明白,杀光玉家的人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杀光,一个不留。

江尘太强,神异的剑影,更是无坚不摧,无人可挡,震住了所有的人。

“江尘,不要杀我。”施西望向江尘,乞怜。

“我本来没打算杀你,但你和玉家,走的太近。”江尘说道,随手灭杀。

江尘仿佛神,无数人看的目眩神迷,难以呼吸。

这一战并不精彩,江尘一力碾压,不留余地,却是给人,留下永生难忘的印象。

“江尘,太强了。”有人惊叹,心潮起伏,感受着那空气中残余的肃杀之气,心脏乱跳。

“快意恩仇,凌厉果决,男儿当如此。”有人看的眼中精光四溢,呼吸急促,心驰神往。

“玉家要完了。”亦是有人,为玉家感到可惜。

先天强者坐镇,超级家族,麾下追随者无数。

只因招惹了江尘,导致万劫不复的后果。

“江尘一指碾杀玉长河,他现在,是什么修为?”有小部分人,心怀疑惑,难以理解。

他们有见到生死擂台之上,江尘分别与乾龙和罗松一战,乾龙重伤,罗松被轰下擂台,赢得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美誉。

短短时间,江尘又是变强,比之前强大十倍不止,难以想象江尘的修为,到达了哪一步。

是否,江尘已经踏入了天下至强者之列。

或者,江尘已经将天下至强者,一一踩在脚下?

江尘没有理会那般议论,他举目横扫,低喝道:“天星宗的人可在?”

“在。”

“我们都在。”

……

江尘强势,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这般时候,天星宗被点名,天星宗上下所有的人,都是心死如灰。

却是不得不应声,唯恐引起江尘不悦,满门全灭。

“我此前说过,天星宗与无心楼,井水不犯河水,可还记得我的话?”江尘问道。

“记得。”天星宗的人,连连点头,如同捣蒜。

“记得就好,去吧。”江尘一挥手,驱逐。

天星宗是张雪幽活下去的一根救命稻草,江尘必须要敲打天星宗一番,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伸长了脖子,等着让张雪幽去杀。

但这话,自然不会说的太过直白。

而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和玉家清算旧账,本身就是打算,进行震慑,以免有人,不长眼的跑到他面前张牙舞爪。

天星宗如逢大赦,惊喜不已,他们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没想到江尘如此轻易就是放过了他们,赶紧夺路而走,片刻不敢停留。

其余人见无热闹可看,一个个加速离去的脚步,张元上和燕飞扬先走一步,再次邀请江尘前去张家和潜龙门。

荣和和张玄镜态度不变,随时欢迎江尘拜访。

静知临走前,带走了沈诗经,表示要沈诗经上山半年,半年之后,再行回京掌事。

江尘诧异,沈诗经竟是忘情宗的人,难怪,沈诗经在天道盟内部,有着不一般的身份,也难怪,静知会警告他不要骚扰忘情宗的女***。

江尘哑然失笑,哭笑不得。

“江尘,我要先回一趟梵音山。”温卿心对江尘说道。

温卿心带着孟夕颜等人,很快离开,陆陆续续,江尘的身边,就是只剩下了睡美人和黄婵二女。

“江尘,我们是回京还是?”睡美人问道。

江尘看黄婵一眼,说道,“那就要看我家***,什么时候,把东西交给我了。”

“快了,很快了。”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个不停,黄婵嬉皮笑脸的说道。

“三天时间,够不够?”江尘问道,他指的是大培元丹的事情。

“三天,当然不够,至少要三个月。”黄婵大叫。

“我最多给你三天。”江尘不容黄婵讨价还价,这女人奸猾的很,江尘可不想上了她的当。

“情哥哥,你干脆杀了我算了。”黄婵仰起脖子,悲愤不已,心知江尘并没有绝对信任自己,有点伤心。

“不着急,你还有三天时间,三天过后,再杀不迟。”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