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29章 道歉或者死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9章 道歉或者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而且,江尘还说什么,帮他收敛尸骨,这岂不是在诅咒他?让他早点去死?

段天朗郁闷的要死要活,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会造成江尘这般态度。r?anw?e?nw?ww.

毕竟,即便没有他,以江尘与玉家之间的恩怨,一旦找到机会,必然就是不死不休不是吗?

再者,算上这次,他已经送了两份天大的人情给江尘。

任由是谁看在眼里,都是能够看出来,他是在有意结交江尘,江尘本人,又如何会看不出来呢?

但段天朗再郁闷也是于事无补,江尘的态度,已然非常明确,段天朗只能强忍着***的冲动,一次又一次的,奋力出手。

“死1

玉自在在咆哮,声音癫狂。

这是最好的杀死段天朗的机会,错过这一次,玉自在知道,可能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他偕同狂刀三人,倾力出手,不给段天朗半分侥幸的机会。

“噗1

玉长河不知何时,加入战团,一掌印在段天朗的胸口。

段天朗遭受玉长河霸烈一击,倒飞出去。

玉长河快如闪电,就在段天朗倒飞出去的刹那,身影如鬼魅,又是一掌,印在段天朗的胸口。

“噗1

段天朗第二次***,眼眸充血,狼狈不堪。

“段天朗,以你的修为,闷声发大财岂非更好,偏生要与我玉家作对,不知死活。”玉长河声音冷漠。

上一次,因为江尘之故,让段天朗侥幸逃脱。

这一次,他玉长河倒是,段天朗可还有别的手段!

只要江尘不出手,哪怕是五大超级宗门的人现身,他亦是要当着五大超级宗门的面,一手斩杀段天朗。

玉家不可挑衅,谁都不能。

之所以还未曾对付江尘,不过时机未到罢了。

但段天朗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效仿江尘,这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

“别人怕你玉家,我段天朗可不怕。”段天朗大笑,一脸狰狞,手中长刀舞动,接连数刀,疯狂斩向玉长河。

“段天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再多的挣扎,也是徒劳,受死吧。”玉长河看死人一般的看着段天朗,瞬间欺向段天朗,大手拍出。

其大手如磨盘,在段天朗大刀斩下之时,竟是以一双肉掌,硬抗段天朗的长刀,将段天朗轰的暴退。

“江尘,助我一臂之力。”段天朗情知再这样下去,自己必然会死在玉长河的手里,就是不管不顾,大声说道。

话音落,段天朗朝着江尘所在的方向看去,却是见着,不知何时,江尘已然离去。

顿时间,段天朗悲愤欲死。

……

江尘原本,只是单纯想要,看一场热闹,哪里知道,段天朗又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虽说,段天朗送礼的方式,毫无新意可言。

但是有人送礼这种事情,江尘还是甚为喜欢的。

这不,江尘就是带着温卿心和睡美人离开,想,是否还会有人,送他一份厚礼。

“呼1

劲风涌动,数道身影,电射而出,速度都是快到了极致,一闪而逝。

“嗯?是古嬷嬷?”江尘循声一眼看去,就是看到那数道身影之中,有一人是古嬷嬷。

古嬷嬷不知是否有看到江尘,其速度快到了极致。

江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也是没有追上去,再往前,江尘就又是看到了三个熟人,正是袁清平方云飞还有那董允。

袁清平三人,陷入了一场战斗包围圈中,三人联手,数次试图突围,却都是以失败告终。

“袁清平,你等三人,久居京城,数不尽的好处,悉数被你等所得,金钱财富权势***,你等应有尽有,做人不要太贪心,不然不会有好下场的。”一个黑脸老者,冲着袁清平三人,怒气冲冲的说道。

“谢剑平,这就是你等,巧取豪夺的理由?”袁清平冷笑。

那方云飞和董允,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之前与古嬷嬷一起,无意间得到了一样东西,却是刚拿到手,谢剑平等人,便是咄咄逼人的逼了过来,妄图让他们交出东西。

袁清平四人自是不肯,冲突转瞬发生。

四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古嬷嬷,率先突围,拿着东西离开,但袁清平三人,却是陷入苦战。

“并非巧取豪夺,只是你们占的好处已经太多太多,总不能这天底下全部的好处,全部都由你们占去。”那名为谢剑平的黑脸老者,沉声说道。

“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废话少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袁清平三人,打出了怒火,干脆懒的废话。

“袁清平,要是你执意如此的话,你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谢剑平大声说道。

“咦,这里也这么热闹呢?我有没有来晚,有没有错过什么?”江尘的声音,懒洋洋响起。

“江尘1

袁清平三人,见到江尘出现,均是眼前一亮。

而谢剑平等人,在看到江尘的一个刹那,都是脸色一阵变幻。

“袁门主,我应该没有错过什么吧?”江尘施施然出现,好奇的询问道。

袁清平微微一笑,说道:“江少你来的正好,再晚一点的话,就该错过精彩了。”

“是吗?那你们继续。”江尘于是说道。

听得江尘与袁清平的对话,谢剑平那本就黝黑的面庞,一时间更是黑的更一块墨炭似的。

江尘与袁清平,一场唱戏一个捧哏,落在他等耳中,哪会不知道,这般情况,意味着什么。

而且,江尘与袁清平等人,一共自京城前来不说,前两天,江尘被玉家***,袁清平四人,可也是有施以援手。

此般关系,自是不简单。

谢剑平等人这时都是有点坐蜡,他们没想过要惊动江尘,但江尘不请自来,不想惊动,也都是不行了。

“我们走。”大手一挥,谢剑平当机立断的说道。

“走?去哪里?”江尘顿时就是不满了,说道,“谢剑平,莫非,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谢剑平回道:“江少,我等无意冒犯你。”

“事实上,你们也并没有冒犯我,你们冒犯的,只是袁门主他们而已。”江尘悠悠说道。

“江少,你想怎样?”谢剑平阴森森的说道。

“也不想怎样,既然你让我没热闹可看,那就道个歉吧,或者,我亲手送你们去死。”江尘不慌不忙的说道。

上次,古嬷嬷四人,施以援手,江尘欠下他们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江尘记在心上,一直都是想要找个机会还回去,眼下,机会来了,江尘自然不会轻易错过。

“道歉或者死?”谢剑平飞快在心里,总结了一番江尘这话,回头,朝着身边数人看去,想,他们是什么态度。

那数人眼神闪烁,漂移不定,见状之下,谢剑平心知肚明,他们都是不想,与江尘发生冲突。

不过也是,才刚踏入这里不久,数不尽的好处就在眼前,完全犯不着因为一时意气,断送自身的机缘。

“我等……道歉。”牙关轻咬,谢剑平说道。

“开始吧,我听着呢。”江尘说道。

“袁兄,对不住了,此次是我等冒犯在先,还请见谅。”谢剑平说道,他也是当机立断之人,既然决定低头,就是不再有半点迟疑,这一番道歉,可谓诚恳的很。

即便是再挑剔之人,亦是无法挑出半点毛玻

随着谢剑平道歉,其余之人,纷纷道歉。

“很好,你们一个个,都相当的不错,言辞恳切,真心实意,我很喜欢你们的态度,除掉,某一个人之外……那么,你想想要知道,那个被除掉的某人,是谁吗?”江尘说道,目光自这几人身上,逐一扫过。

谢剑平等人,每一个人的目光,与江尘在半空中汇聚接触,都是颇为有点忐忑,他们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某一个人会被除外。

但无疑非常清楚的一点是,那个被除外之人,铁定是要被江尘找麻烦了。

“江尘,无论你指的是谁,若不满意的话,可以让他再次道歉。”谢剑平沉吟说道,不想给江尘挑刺的机会。

“再次道歉就不必了,不然岂不是显得我江尘是在仗势凌人,众所周知,我江尘最为喜欢讲道理,从来不干仗势凌人之事的。”江尘说道。

嘴上说着话,下一秒,江尘就是出现在了谢剑平的面前,抬手,一掌拍在了谢剑平的天灵盖上。

谢剑平委顿于地,气息绝无。

“分明最没诚意的那个人是你,却是挑拨离间,想要我江尘找他人的麻烦,谢剑平,到底是你傻呢,还是你将我江尘,当成了傻瓜。”一掌击杀谢剑平,江尘不悦到了极点。

那几人听着江尘这话,都是心头惴惴不安,惶恐到了极点。

在这般情况下,他们自是不会相信江尘的话,心知江尘不过是强行给他自己,找了一个杀人的借口罢了。

他们忽的有点庆幸,自己并未站出来,不然死的很可能就不是谢剑平,而是他们。

“你们几个,传话下去,就说袁门主几人,与我江尘,相交莫逆,以后,但凡有人胆敢找他们麻烦,那就是与我江尘为敌。”江尘哪管这几人是怎么想的,随口说道。

“是。”几人连连点头,做鸟而散。

“江少,多谢仗义出手。”袁清平三人,感激不已的说道。

“不必客气。”江尘摇头,说道,“我看古嬷嬷那边,可能还有点麻烦。”

袁清平三人,心领神会,他们与江尘的关系,自然没有古嬷嬷与江尘的关系那般深厚,毕竟,江尘可是周家的未来女婿,如此一来,江尘难免会对周家之事,更为上心。

袁清平三人,也是很快追逐着古嬷嬷离去的方向而去,一会就是消失不见。

“江尘,不知为何,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温卿心缓缓说道。

“是啊,也是不知,踏入这里,对我等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睡美人同样,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管是坏事还是好事,我们只需要,将其全部变成好事就行了。”江尘无所谓的说道。

“蔼—蔼—”

几乎是江尘这般话音落下,一道高亢的声音,远远传来,闻声,江尘与温卿心还有睡美人相视一眼,三人都是情不自禁,苦笑起来……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