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28章 我就是来看个热闹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8章 我就是来看个热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尘自然不会知道,张元上五人对他的评价,不过即便知道,以江尘的心性而言,江尘也不会放在心上便是了。? ww?w?.??

之所以,江尘并不着急,其实理由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第一个理由便是,江尘很清楚的一点就是,不管这处古战场遗迹之中有什么东西,如果是他想要的,那么,即便是玉家拿到了手,他也会想办法给抢过来,更不用说***的人。

所以,他完全不用如他人一般分秒必争,该是他的,早晚都是他的,谁都别想拿走。

第二个理由,则是如同张元上所说,江尘确实看穿了一切。

人性本贪婪,尤其是在失去规则约束的时候,面对***,那般贪婪的一面,将会被无限的放大。

贪婪,对某一些人来说是坏事,对江尘而言,江尘自我觉得,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外乎如此。

轻而易举,收获三样东西,尽管没有查看,却也是让江尘心情大好。

江尘几乎是爱上了这种不劳而获的感觉,毕竟,别人费心费力找出来的东西,最终却是为他作嫁衣裳,没什么比这更轻松也更令人愉悦的了。

报以这份愉悦的心情,江尘继续领着温卿心和睡美人,四下闲逛。

“段天朗,又是你,杀了他1

一道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响彻开来,从那般声音听来,是玉自在。

玉自在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气急败坏的很!

“玉自在,这话该我说才对,你们玉家,莫非认定我段天朗好欺负,三番两次,从我手里抢东西?”紧接着,那段天朗的声音传来,亦是火气十足。

“段天朗,既然你非要这样说,那么我玉自在,就当你是好欺负的,又如何?”玉自在冷笑,指挥狂刀三人,杀向段天朗。

段天朗修为不俗,面对玉家这般阵仗,丝毫不怵,手中长刀,一刀刀接连斩出,悍然与狂刀三人,战成一团。

狂刀三人,一个个都是对段天朗恨之入骨。

虽说段天朗口口声声表示,是玉家在欺负他,但他们三个却是一清二楚,接连三次,都是段天朗,欺负到玉家的头上,那是丝毫,没将玉家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段天朗胆大包天,此般胆色,便是比之江尘,也就稍逊几分罢了,活生生就是江尘第二。

但江尘是江尘,段天朗是段天朗。

他们绝对不会允许,段天朗如江尘一般,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蹦的。

毕竟,江尘一人,所带给玉家的羞辱,已经够多了,这若是再加上一个段天朗,玉家的颜面,该往哪里搁?

狂刀三人,怒火冲天,出手之时,毫不留情,杀招尽出,毫无保留。

刀风狂暴,卷动空气,如同惊涛骇浪,不少古武***者见到这一幕,都是纷纷退避三舍,唯恐被殃及。

而江尘则一点觉悟都没有,牵着温卿心和睡美人,施施然出现,近距离观战。

有人找玉家的麻烦,这种情况,是江尘无比乐见其成的,他要亲眼看看,玉家会如何倒霉。

当然,最为主要的是,玉自在说,段天朗拿走了一样东西,江尘却是很想知道,会是什么。

“江兄,你来的正好。”江尘甫一出现,段天朗便是发现了江尘的存在,一刀将狂刀逼退,几步出现在了江尘的面前。

“段兄,我就是来看个热闹,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江尘摆了摆手,懒洋洋的说道。

“江兄,这玉家欺人太甚,先是欺负你,现在又是欺负我,分明是拿你我当成了软柿子,想要拿捏我等一把,我有一个主意,不如我俩联手,将这玉家,杀个天翻地覆,你看如何?”段天朗沉声问道。

闻言,玉家数人,都是脸色一变。

段天朗竟是要和江尘联手,若是江尘,接受了段天朗的建议的话,那么即便玉长河出手,二人亦是丝毫不惧。

这没由来,让玉自在有点紧张,脸色微微发白,狠狠的盯着江尘,想要听听,江尘如何答复。

“段天朗要与江尘联手,对抗玉家?”稍远处,观战之人,有人听到了段天朗的话,那般脸色,甚为精彩。

“这下,有好戏看了。”江尘颇为期待。

玉家,绝对是一庞然大物,轻易难以撼动。

江尘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年轻一辈第一人,而这段天朗,来历不明,却也是展露出强大的修为,两次硬抗玉家,堪称此次古武联盟大会之中,最黑的一匹黑马。

若是江尘,当真接受了段天朗的建议,与段天朗联手的话,那么即便是玉家,也将极为棘手。

“是啊,只是不知,江尘是否答应。”有人说道,目光炯炯。

“段兄,我刚才是不是说过,我是来看热闹的?”江尘翻了个白眼,不满说道。

他只是想好好看一场热闹而已,段天朗平白无故,扯上他做什么?还能不能好好看热闹了?

“江兄,莫非你是认为,我的建议,有什么问题吗?”段天朗诧异不已。

他本还以为,以江尘与玉家之间的恩怨,江尘必然会第一时间答应下来,倒是没能料到,江尘会是这般回应。

“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觉得呢,你的这个建议,实在是太好了,无比完美。”江尘说道。

“那么江兄,你是答应了对吗?”段天朗眼前一亮。

“段兄你错了,我并没有答应。快点吧,别耽误时间,去将狂刀他们,给我杀掉,我要亲眼看看,他们三人是怎么死的。”江尘催促道。

段天朗顿时满头黑线,他觉得江尘的态度,太过捉摸不定,完全弄不明白,江尘心里是怎么想的。

要知道,要是江尘认为他的建议有问题,从而拒绝的话,倒还好说。

可偏偏,江尘说他的建议,无比完美,这样一来,江尘又是以什么样的理由,拒绝呢?

段天朗费解的很,玉自在将江尘的话,听在耳中,则是彻底释然,他才懒的理会江尘为何拒绝,冲狂刀三人说道:“出手,这次可不能,再让这家伙给逃了。”

狂刀三人,又是扑向段天朗,与段天朗战成一团。

既然江尘没有接受段天朗联手的请求,哪怕江尘出现了,他们也是暂时,没有后顾之忧。

“江尘,为什么不答应?”睡美人疑惑问道。

“这个段天朗,心机太深,我不喜欢。”江尘淡淡说道。

“你是指,那一颗小培元丹之事?”睡美人说道,恍然大悟。

江尘微微一笑,说道:“睡美人,你果然很懂我,来,亲一个。”

粉脸微红,睡美人无语的看着江尘。

江尘嘿嘿一笑,说道:“那就先欠着,一会没人的时候再亲。”

江尘之所以会在认为段天朗的建议无比完美的情况下,依旧拒绝段天朗的建议,的确,是由那第三颗小培元丹而起。

此事表面看来,是段天朗实力不济,不得不舍弃小培元丹,换取性命安全,但是,江尘却是看的一清二楚,段天朗实则有祸水东引之意。

段天朗以一颗小培元丹为筹码,试图彻底激化他与玉家之间的矛盾,若非是燕飞扬及时出现的话,只怕段天朗,已然如愿。

不得不说,段天朗这一手,做的极其漂亮,不留半点痕迹。

不知情之人,只会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江尘平白无故的,占了一个莫大的便宜,必然是要欠段天朗一个莫大的人情。

而只有江尘自身明白,段天朗是何等的险恶用心。

江尘心知,对于此事,段天朗绝然是不甘心的,毕竟,那一颗培元丹原本是属于他的,却是被江尘不费吹灰之力得手。

在不甘心的情况,段天朗自然会有别的手段,今天,正是段天朗在动用这一份,所谓的人情,他要再一次,将江尘给拉下水。

理由完美,岂止是江尘觉得完美,大概每一个人,都是会认为,完美的无可挑剔,完美到江尘无法拒绝。

这正是段天朗心机的体现。

只是,假如真的要拒绝一个人的话,即便是那般理由再如何完美,再如何无法拒绝又能如何?

事实上,拒绝,根本不需要理由的不是吗?

所以,江尘什么理由都不给,便是拒绝。

江尘迟早会与玉家有一场大碰撞,但相比较于接连两次,被段天朗所利用,江尘此刻,更是愿意,段天朗死在玉家的手里。

那般一来,也是省得他到时候还要花费力气,去找段天朗的麻烦!

狂刀三人,都是对段天朗,有必杀之心,玉自在在迟疑了一会之后,也是重新加入战团,与狂刀三人一起,共同对付段天朗。

玉长河不知何时出现,看一眼江尘,最终其目光,沉沉落在了段天朗的身上。

段天朗发现玉长河出现之后,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江尘不答应联手,他一人对抗整个玉家,局势颇为被动,一个不好,他将会如上次一般手上。

只是,这一次,却是失去了江尘这个帮手,他能否从玉长河手中逃脱,还是未知之数。

段天朗很想再说服江尘一次,却是一眼看去,就是见到,江尘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顿时郁闷的差点***,心想难不成江尘不愿意出手的缘故,乃是因为,江尘确实是想看热闹?

“江尘,你想看热闹?但我段天朗,却还不想死。”段天朗在心里想着。

心里这般想着,倏然之间,段天朗大手一扬,一样东西,电射一般,飞向江尘。

“江兄,我与你有缘,今日我段天朗,想来会死在玉家手上,这东西只怕是用不上了,便是做一个顺水人情,送与江兄你。”段天朗朗声说道。

“又来?”

玉长河见状,眉眼猛然跳动了一下,很想出手,将之给拦截下来,却根本来不及了。

“这段天朗,还真是大方,接二连三,给江尘送好东西。”观战之人,羡慕不已,很想有一份江尘的好运气。

虽然他们都清楚,哪怕段天朗,当真将那东西,送给了他们,他们也是无福消受,只能乖乖交还给玉家。

段天朗又是送东西给自己,江尘如何会客气,信手一抓,抓在掌心,顺手塞进了口袋之中,哈哈大笑道:“段兄,你我二人,确实有缘的很,你尽管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帮你,收敛尸骨,让你九泉之下,得以安息的。”

段天朗这下,却是真的要***了,都这样了,江尘居然还不打算出手,这便宜,岂不是白给江尘给占了?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