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24章 制定一个活下去的目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4章 制定一个活下去的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雪幽姑娘,我听夕颜***说,你不想活了?”

将近三个小时之后,江尘大步迈入帐篷之内,看那张雪幽一眼,随口问道。

“我这一生活着,只为复仇,如今,大仇得报,我不知自身,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勉力睁开眼睛,看着江尘,张雪幽轻声说道。

“意义?”江尘莞尔一笑,缓缓说道,“比如结婚,比如生子,算不算是一个女人一生之中的应有之意?”

“我……从未想过,结婚生子。”张雪幽苦笑叹息。

或许,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女人而言,究其一生,结婚生子是应有之意,但是,张雪幽却是从未有过这样的觉悟。

她这一生,活的畸形而扭曲,生命之中全部的应有之意,全部都是灰暗以及血腥。

张雪幽绝不认为,自己还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哪怕一天,都是奢望。

再者,她这样的女人,又会有哪个男人,愿意与她结婚与她生子呢?

“雪幽姑娘,莫非你是觉得,你脸上的伤疤,有碍观瞻,是以心生自卑,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治好。”江尘见状,随之说道。

“没……”张雪幽摇摇头。

很久之前,她曾经一度,为自己的容颜伤感。

不过现在,张雪幽却是并不在乎了。

她之所以,将自己的脸,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并非是担心被人指指点点,更多的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

多年以来,她一直都是以这般面目示人,现在,却也是习惯了,以这样的模样,出现在别人的眼前。

见张雪幽这般状态,江尘顿感无奈。

一个女人,正值大好年华,却是对爱情没有一丝的向往,对天伦可以断然舍弃,对自己的容颜,毫不在意。

那么,即便是勉强让其活着,大概也是和一具行尸走肉,毫无区别。

“无心楼?还真是取了一个好名字,这就是所谓的,灭绝人性?”江尘在心中嘲讽道。

不过,张雪幽一开始没在擂台之上,被天星宗的人杀掉,那么即便张雪幽萌生死志,自暴自弃,江尘却也是决不允许张雪幽死去的。

哪怕活着,宛如行尸走肉,张雪幽也只能活着。

“雪幽姑娘,你刚才说,大仇得报,可是,天星宗的人,却并未被杀绝,这又如何能称之为大仇已报。”话锋一转,江尘将话题,转到了天星宗。

以张雪幽这般状态而言,再多的劝说都是无病***,毫无用处,江尘要做的,就是给张雪幽,制定一个活下去的目标。

让张雪幽朝着那个目标去奋进去战斗,只有这般一来,张雪幽才能有活下去的信念。

江尘不太清楚,张雪幽或者无心楼,是否有着***的仇家,那么,便是只能,拿天星宗来开刀,算是天星宗的人倒霉。

“可是江尘你不是说,自此过后,无心楼与天星宗,恩怨了结,井水不犯河水吗?”张雪幽纳闷问道。

“我随便说说而已,你也相信?”江尘嗤之以鼻。

“可是……”张雪幽迟疑。

“没什么可是。”江尘摆手,打断张雪幽的话,说道:“莫非雪幽姑娘你是想与天星宗,讲所谓的江湖道义?那天星宗残杀无心楼的人之时,又可讲过江湖道义?”

江尘这话,瞬间刺痛了张雪幽的心。

张雪幽瞳孔深处,陡然浮现出一抹血红之色,往昔的一幕幕,自眼前,一闪而过,师兄姐妹的音容笑貌,***的铁血誓言,让她不寒而栗。

“我之所以会说那话,不过是不想让你,无故枉死,实力不济的情况下,挑衅强敌,和找死毫无区别,你真正想要报仇的话,唯有活着,或者不断的让自己变强,有朝一日,当你依靠自己的力量,将天星宗踩在脚下,将天星宗,赶尽杀绝,那才叫大仇已报。”江尘紧接着说道。

张雪幽恍然,不知是被江尘说动,还是陷入了过往的思绪之中,难以自拔。

说到这里,江尘便是,没再多说。

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而且,已经说的很清楚直白。

若是到这般地步,张雪幽依旧想不通的话,那么,他也是无可奈何了。

留下张雪幽一人,江尘很快,走出了帐篷。

“江尘,你可有想过一个问题,若有朝一日,天星宗的人灭绝,雪幽姑娘,何去何从?”一道声音,传入江尘耳中。

“小心心,是你啊,三个小时不见了,你还好吗?”江尘走过去,笑眯眯的说道。

“江尘,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温卿心提醒道。

“小心心,我们有三个小时,可以慢慢详谈,不要着急。”江尘嬉皮笑脸,伸手朝温卿心抱去。

温卿心脚下一动,避开江尘的咸***手,哪会不明白江尘嘴里所说的三个小时,指的是什么。

她并未如一般女人那般害羞,却是浅浅笑着,温和淡雅,有着一种遗世独立的气质。

“小心心,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呢?你看睡美人,就大方的很,在这个问题上,你必须要多多向睡美人学习才行。”江尘抱怨道。

“雪幽姑娘一心寻死,你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天星宗方面,未曾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可是,这个办法,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温卿心仿佛没听到江尘的话一般,自顾自的说道。

“能够活着,就会有希望,走一步看一步咯。”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

说不定,过了这段时间,张雪幽就不想死了呢?

也说不定,在张雪幽向天星宗复仇的过程中,张雪幽和某个帅哥一见钟情,打算和那个帅哥结婚生子呢?

“我看的出来,雪幽姑娘,心底深处,有着一股强大的执念。”温卿心摇头,却是并不认同江尘的说法。

她说道:“最多两年,雪幽姑娘,就能彻底为无心楼报仇,两年时间,要想让她发生***的改变,几乎是毫无可能。”

“能活两年算两年。”江尘没怎么放在心上,又是一伸手,朝温卿心揽去,“小心心,这个话题太无聊了,我们说点有趣的话题吧。”

温卿心又是一动,避开江尘,缓步离开。

“小心心,你不厚道。”江尘大叫起来。

“江尘,不厚道的那个人是你。”却是江尘话音刚落,一道尖叫声,在江尘的耳边响起,是金铃。

金铃瞪眼如铜铃,死死的盯着江尘,那叫一个气急败坏。

整整三个小时,一动不能动,这对于一向好动的金铃而言,简直比杀了她,还要来的难受。

如果不是自知打不过江尘的话,金铃是早就扑上去,把江尘给揍个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金铃小妹妹,这药可以乱吃,话绝对不能是乱说,我江尘可是出了名的厚道,你怎么能说我不厚道呢……所以呢,为了避免你乱说话,我做了一个决定。”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金铃警惕的看着江尘,问道:“什么决定?”

江尘大手一伸,在金铃身上点了一下,金铃便是变得和之前一模一样,变身一尊木雕。

“这个决定就是呢,让你学会如何闭嘴。”江尘笑呵呵的说道,在金铃那几乎能杀人的目光中,追寻着温卿心离去的方向,大摇大摆而去。

“嗯,有人来了?”不过,江尘还没来得及追上温卿心,远远的,就是见到有人,踏上了这座小岛。

那是一个穿着一袭道袍的男子,想来是天师道的门人。

来人速度极快,几个眨眼之间,出现在了江尘的面前。

“江少。”道袍男子,神态拘谨的向江尘打招呼。

“有事?”江尘问道。

“这里有五份请柬,具体内容,请柬之上,都有详细说明,请江少过目。”道袍男子说道,将五份请柬,交给江尘,没再多说,转身离去。

江尘随手打开其中一份请柬,刚好是送给他的,请柬内容,简单明了,一目了然。

江尘又是逐一打开另外四份请柬,这四份请柬,分别是给温卿心睡美人黄婵还有,妙玉长老的。

“五份请柬,什么情况?”江尘若有所思。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众多岛屿之上,也是有***的古武***者,收到了请柬,请柬的内容,和送给江尘的,如出一辙。

五大超级宗门,派出门人,分散于各座岛屿之上,派发请柬。

不过,与江尘一样,每一个收到请柬之人,都是满头雾水,因为那请柬之上,只是标明了时间与地点,具体有什么事,却是并未说明。

第二天上午,午时左右,江尘领着温卿心三女,还有妙玉长老,按照请柬上的时间,出现在了指定的地点。

这是蓬莱仙岛,众多岛屿之中的一座小岛之一,与***岛屿稍有不同的是,这座岛屿,有着一片浅水湾,一艘邮轮,停靠在港口之内。

陆陆续续,***人到来,每个人都是动作极快,不经意间,展露出非凡的实力。

“小兄弟,你好埃”罗松走向江尘,打着招呼。

“罗兄看起来精气神很不错的样子……哦,对了,我昨天有听到你说发财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发财这种事情,怎么能不带着兄弟我呢。”江尘故作不满的说道。

罗松嘿嘿笑着,说道:“小兄弟,我也就是喝点汤水,真正发财的那个人是你,有没有兴趣,买下我手里的这颗小培元丹呢?不用一个亿,不用八千万,你只需要,给我七千九百九十万即可。”

接连被江尘坑了数次,罗松早就想坑江尘一次了,他就不信,他坑不了江尘。

“小培元丹这么值钱?可是怎么玄叶道兄,三百万就卖给我了呢?”江尘稀罕的问道。

“三百万?”罗松嘴角,疯狂~抽搐起来。

有没有搞错,三百万就卖了,玄叶到底有多差钱啊,早知道如此,他就该三百万,从玄叶那里将小培元丹买到手,然后转手卖给江尘的。

“不是三百万,三百万只是玄叶兄的报价而已,事实上,我只是花了区区三十块,就买了过来……当然了,我和罗兄你交情匪浅,三十块钱,委实太少,五十块,你卖还是不卖?”江尘问道。

罗松顿时跑的飞快,五十块就想买他手里的小培元丹,这个明抢有什么区别?

不对,他要是再不跑的话,江尘就该从他手里明抢了!

“江尘,我家主人,什么时候把小培元丹卖给你了,你怎么能骗人呢?”罗松才刚跑,就是一道甚为气愤的声音,在江尘的耳边响起。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