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1010章 一个人挑战一个宗门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10章 一个人挑战一个宗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邋遢道士,好像是玄叶?”

“没错,正是WwW..lū

“玄叶?那个天师道中,数百年来最为天才的***?”

……

有人认出了邋遢道士的身份,私下议论,倍感好奇。

“情哥哥,那个家伙,便是玄叶。”黄婵指向玄叶,对江尘说道。

江尘点头,打量着玄叶。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真够另类的,那是一点都不在意世俗眼光。

或许有人会认为,玄叶的这一身装扮,相当刻意,但江尘却是看的出来,这个玄叶,是分明完全不在意身外之物。

对他那种人来说,有一处遮风挡雨之处,能够提供睡觉和吃饭,估计就差不多了,至于住在哪里,吃什么,那是一律都不在意的。

通俗点而言,这类人物,通常都是有着一颗赤诚之心。

这或许也正是,玄叶能被称之为天师道中,数百年来最为天才的***的缘故了,这样的人物,即便想不头角峥嵘,却都不行!

“情哥哥,那你该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吧。”黄婵笑眯眯的说道。

“***,你和我说过的那些情话,我全部都是记得的。”江尘亦是笑道。

那边玄叶,却是领着小道童,朝着江尘,走了过来。

自然,这样的一幕,被***人所见,心思都有点各异。

先前,乾龙走向江尘也就罢了,现在,玄叶又是走向江尘,这无疑很是耐人寻味。

“那个玄叶,自来到蓬莱仙岛后,便是谢绝会客,***找过他两次,都是碰了软钉子,如何会认识江尘?”玉自在皱眉自语,脸色怫然不悦。

身为玉家的大公子,玉自在就是玉家未来的家主,其身份,不可谓不显赫,可是两次拜会玄叶,都是被拒之于千里之外。

要说玉自在对这种情况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此前,他并未表露出来罢了。

而现在,眼见玄叶,走向江尘,显见玄叶与江尘是旧识,这就是让玉自在,有点难以忍受了。

“玉大公子不必介怀,我看那玄叶,未必是江尘的朋友。”站在玉自在身旁的施西,浅笑说道。

“何以见得?”玉自在问道。

“你看那小道童,一脸的不忿之色,显然是对江尘有所不满。”施西说道。

玄叶的注意力,全部在玄叶身上,却是并未注意到跟在玄叶衫童,这时被施西提醒,抬眼看去,发现果然如施西所说,那小道童,满脸都是不忿之色。

“江尘那家伙,还真是个祸害,竟是连玄叶,都给得罪了吗?”玉自在淡然轻笑,分外觉得有趣。

“主人,我听见这女人说,要让江尘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你现在,就将她给打的满地找牙吧。”

玄叶和小道童慢慢走近,小道童忽然一抬手,指向黄婵,对玄叶说道。

面对小道童突如其来的发难,黄婵都是小小吓了一跳,赶忙说道:“小家伙,我有说过这话吗?信口雌黄,是不对的。”

“你就是说过。”小道童异常镇定的指出。

“我肯定没有说过。”黄婵把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气愤不已的说道:“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再说了,我可是淑女,淑女是不会这样说话的。”

“淑女会怎么说话?”小道童甚为好奇的问道。

“淑女呢,会直接说,打断你家主人的两条腿。”黄婵示范道。

“好大的胆子。”小道童冷笑,“好啊你,除了要将我家主人,打的满地找牙之外,竟然还想要打断我家主人两条腿,我家主人,可不是好欺负的。”

“小家伙,我就举个例子而已,肯定是你年纪太小,读书太少,完全没听明白我的意思。”黄婵说道。

“你这个,才是信口雌黄,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你以为我年纪小就好骗?我告诉你,谁都骗不了我,我再告诉你,你完蛋了,我家主人会打的你满地找牙,还会打断你两条腿。”小道童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家伙,我得罪你了吗?非要和我过不去?”黄婵龇牙咧嘴。

“你没有得罪我,只是得罪我家主人了而已。”小道童淡定的很。

“小家伙,你再敢说这话,小心被你家主人打的满地找牙哦。”黄婵调笑道。

黄婵和小道童,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江尘与玄叶相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江兄仪表堂堂,却是和外界传说的有点不太一样。”玄叶微笑说道,他的气质,非常特殊,年纪不大,却给人一种洞悉世情的深邃之感。

“没办法,这年头羡慕妒忌恨的人太多。”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江兄可否会上生死擂台?”玄叶问道。

“玄叶兄有兴趣?”江尘笑道,没有回答玄叶的问题。

“我此次前来参加古武联盟大会,正是要一会天下少年英杰,江兄你甚合我脾气,倒是想与江兄你,切磋切磋。”玄叶诚恳说道。

“就是和我打一架对吧?”江尘苦笑,说道:“我应该没招你没惹你,打架什么的不是太好。”

“是切磋,我心知,江兄你必然不会拒绝的。”玄叶淡然一笑,一招手,领着小道童离去。

“情哥哥,我有一种预感,那个玄叶,估计真的很想,打的你满地找牙。”黄婵笑眯眯的说道。

看黄婵一眼,江尘叹了口气,无奈说道:“我真不该长这么帅的。”

……

在玄叶到来之后,又是有***的势力前来,差不多上午十点钟左右,各方势力,全部来齐。

“呼1

突兀之间,衣袂之声响起,一道身影,兀然出现在了生死擂台之上。

那是一个鹰钩鼻老者,年约七十上下,一袭黑色长袍裹身,即便是大白天,亦是给人,一种捉摸不定之感。

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几乎没有人看到,这鹰钩鼻老者,是从哪一个方向出现的。

只是,等到发现这鹰钩鼻老者之后,其已然是登上了生死擂台。

随着鹰钩鼻老者,登上生死擂台,还未说话,以其所在之地为圆心,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散开去,摄人心魂,令无数人,露出忌惮之色。

“先天境界的强者?”眉头微皱,江尘心中暗语,朝着那鹰钩鼻老者看去。

这鹰钩鼻老者,粗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其身为先天境界的强者,自然不会真的很普通。

神色,气韵,都非江尘在京城所见的那个魏大山比拟。

这鹰钩鼻老者,气息雄浑如山岳,恐怕便是十个魏大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先天境界的强者,果然不凡,和那古武后天***者,有着云泥之别。”江尘默然说道。

以这鹰钩鼻老者的实力而言,江尘隐隐觉得,在先天境界强者之前,说上一句后天***者皆是蝼蚁,都毫不为过。

鹰钩鼻老者的出现,使得各方势力,都心头凝重,哪怕是那玉长河,其脸色,也是悄然,多了几分严峻,不敢小觑。

倒是那乾龙,眼神炯炯发光,似是燃烧着强大的战斗**,双拳紧握,心驰神往。

“各位,都是我华夏古武***界的豪杰,此次前来参加古武联盟大会,我等共襄盛举,鄙人燕飞扬,深感荣幸。”

“古武联盟大会,乃是全部古武***者的盛会,今日,是大会的第一天,也是生死擂台,开放的第一天,各位若有恩怨冤屈,尽皆可在这生死擂台之上,一一了结,从这一刻开始,你们有八个小时的时间,八小时之后,各方势力,一律不得私下残杀,否则,杀无赦。”

鹰钩鼻老者燕飞扬声音如雷,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均是在众人耳边,轰然炸响,所有人,都是肃然起敬。

“想必诸位,已然听明白了我的话,很好,接下来,生死擂台,开放1燕飞扬一声大笑,身影如飞鸿,霎时消失,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生死擂台。

……

古武联盟大会,看似规矩不多,但某些规矩,却是任何人任何身份,都不得违背。

比如,这生死擂台的规矩。

这几乎是一条铁例,但凡有人违背,一律杀无赦!

一众人,看着那生死擂台,悄然之间,有人的呼吸,渐渐变得火热起来。

有怨报怨,有冤报冤,这便是,生死擂台,所存在的意义。

“呼1

一道人影闪动,几个闪掠之间,便是第一个,登上了那生死擂台。

那是一个女子,全身上下,都是紧紧的包裹着,一顶帽子,压住青丝,一只口罩,遮住脸蛋,更是有一副眼镜,挡住眉眼,任由从哪一个角度,都是无法窥见其真容。

只能是从她那婀娜有致的身段,得以判断,她是一个女人!

“快看,有人上擂台了。”

“是个女人,她要向谁,发起挑战。”

“居然是第一个登上生死擂台,勇气可嘉。”

……

无数双目光,纷纷注视着生死擂台之上的女子,那女子却是静默而立,望向一个方向,哪怕是因为墨镜的缘故,无法看到她的眼睛,都是足以让人感受到,那墨镜背后的双眸之中,在喷射着仇恨的火焰。

“情哥哥,有句话你听说过没有?身材好的女人,长的都不会太差。这个张雪幽,我一直好奇她长什么模样呢。”黄婵在江尘耳边,笑嘻嘻的说道。

“你绝对不会想看她的脸。”江尘摇了摇头,看向那张雪幽,神情微有些复杂。

张雪幽上生死擂台,必然是要挑战那天星宗。

红姑为他所杀,无心楼便是只有张雪幽一人,以一人之力,挑战一个宗门,在江尘看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勇气可嘉,而是愚蠢。

由此不难看出,张雪幽性格之中,执拗的一面,无心楼的灭门之仇,几乎是使得这女人魔怔了。

张雪幽的确是要挑战天星宗,她此刻所望向的方向,也正是天星宗的人,所在的方向。

“天星宗的奸贼,你们给我滚上来1叫喝之声,从张雪幽喉咙深处,缓缓迸射而出,决绝而惨烈,简短一句话,便是让无数人,为之动容!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