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979章 种恶因,结恶果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79章 种恶因,结恶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泉门的底蕴,比之万元宗而言,就是不知道差了多少,二流宗门和一流宗门比较起来,彼此之间的悬殊,实在是太大太大了。那般差距,绝难弥补。

而且,万元宗的少宗主,是有备而来,哪怕陶源有心拼命,亦是回天无力,几分钟后,便是被杀。

继陶源之后,那藤萍,亦是难以幸免,陨落于此。

“门主,副门主。”宋云容四人,目欲裂,悲声嘶吼,那宋云容的眼角,分明是有一滴泪水滑落。

雷蒙在两人的夹逼之下,左右难支,中了一拳,仓促***,张嘴喷出一口血。

陈建志和徐程,情况亦是无比糟糕,纷纷挂彩,狼狈不已。

……

万元宗行事霸道,毫不讲理。

很多的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却是谁都没有为白泉门出头的打算。

在这里,不受任何俗世规则的约束,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万元宗的拳头,无疑比白泉门要大很多。

所以,即便万元宗做事很不讲道理,那也是有了道理。

而且,若是为白泉门出头的话,那便是得罪了万元宗,没有谁在没有好处的情况之下,会无缘无故的,为白泉门出头。

“不知道为什么,那几个家伙,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忽听黄婵,在江尘耳边,幽幽说道。

“是很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江尘淡淡说道。

“不管了,看他们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帮帮他们。”黄婵说道。

黄婵说做就做,话音未落,身影已动,朝着宋云容奔去,随意一脚,将那正攻击宋云容的家伙,给踹飞了出去。

“小***,不用谢我哦。”踹飞了一人,黄婵冲宋云容笑了笑,继而,脚下不停,去替雷蒙三人解围。

“你是谁?”似是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替白泉门出头的缘故,那少宗主,诧异的问道。

“我是谁你不用管,这四个人,我不许你杀。”黄婵不容置疑的说道。

“***,你说不许杀就不许杀,这算是什么道理?”少宗主笑着,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说道:“如果我非要杀呢,你又如何?”

“那我就杀了你咯。”黄婵说道。

“女人,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对吗?”站在少宗主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横眉怒眼的说道,刚才正是他杀了陶源。

“情哥哥,有人威胁我呢。”黄婵却是没理会此人,对着江尘嚷嚷起来。

“***,原来你有情哥哥了啊,居然还是一个小白脸,要不我将你的情哥哥杀了,你跟我如何?”少宗主嬉皮笑脸的说道。

“情哥哥,这***占我便宜。”黄婵又是冲江尘嚷嚷道。

“袁叔,去将那小白脸杀了。”少宗主不爽的说道。

他第一眼看到黄婵,就是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原本觉得,宋云容四人,杀或者不杀都无所谓,正好可以用来和黄婵做一笔交易,说不定可以抱得美人归。

黄婵有了男人不说,还一口一个情哥哥,叫的如此亲热,那般声音,几乎是要让人起鸡皮疙瘩。

少宗主分分钟受不了,就是要袁叔将江尘给杀了,倒那个时候,黄婵没有了情哥哥,倒,还能怎么着。

“好。”那被少宗主称之为袁叔的中年男子点点头。

对于少宗主的脾气秉性,他一清二楚,心知少宗主是看上黄婵了,不过也难怪,这黄婵身上,有一股天生的狐媚气息,魅惑惊人,一向对美色毫无免疫力的少宗主要是不动心,那才是有问题了。

应声之后,袁叔一步步走向江尘,说道:“小白脸,本来今天这里的事情,和你没关系的,奈何你的女人,太不识趣了。”

“我要是说,她不是我女人,你相信吗?”江尘无可奈何的说道,有种躺着也中***的郁闷。

黄婵自己要多管闲事也就算了,好端端的拉他下水做什么?

这根本就是在给他找麻烦。

而他,最为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为了避免麻烦,索性,江尘宁愿不认识黄婵。

“情哥哥,你怎么能说我不是你的女人呢,人家的心都要碎掉了。”黄婵哭哭啼啼的说道。

“小白脸,你当我是傻子吗?这里这么多人,那女人偏偏只叫你情哥哥,你也敢说她不是你的女人?”袁叔怒声说道。

“请你务必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江尘认真说道。

“找死。”袁叔咆哮,又哪里会相信江尘的鬼话,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向江尘。

“这世道到底怎么了,明明我说的是真话,为什么就没人相信呢?”江尘那叫一个委屈和无辜,随意一个巴掌,将这袁叔,给抽的飞了出去。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在被江尘抽飞之后,就是只剩下半条命了。

“这”

江尘不出手则已,这一出手,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尤其是那少宗主,更是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虽说,从黄婵出手的情形来看,众人都是觉得,江尘身为黄婵的男人,哪怕实力再不怎么样,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毕竟,若是江尘太弱了的话,黄婵又如何会看上江尘呢?

但不弱,和太强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江尘一巴掌抽出去,就是差点要了袁叔的命,联想起袁叔才刚杀了陶源没多久,这种情况,几乎无人能够接受的了。

“情哥哥,你好厉害啊,人家爱死你了。”黄婵拍着小手,不断朝江尘抛着媚眼,就跟一追星的狂热迷妹似的。

“小子,你……你……怎么回事?”少宗主看着江尘,磕磕巴巴的说道。

“没怎么回事。”江尘摇头,懒洋洋的说道:“纯属自卫,如有误伤,必定是巧合。”

少宗主见鬼一样的看着江尘,他觉得江尘实在是太***了,比他还能装。

如果说,他自己在***的时候,马马虎虎可以打个八分的话,江尘绝对就是满分了。

“小子,我万元宗,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少宗主说道。

不等少宗主把话说完,江尘一摆手将之给打断,说道:“我没打算多管闲事,要不,你们继续。”

“继续?”少宗主目瞪口呆。

继续什么?

继续杀人,将白泉门剩下的四人给杀掉?

他倒是想要继续啊,可是该怎么继续?

天知道江尘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万一是假话呢?

再者,江尘说什么没打算多管闲事,这分明是已经多管闲事了好不好?他要是再继续的话,说不定下一个被抽飞的就是他自己了。

“我们走。”一咬牙,少宗主说道。

连袁叔在江尘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少宗主心知,自己带来的这些人,在江尘面前都不够看,只能先行离开,以免吃了眼前亏。

自然,离开并不表示这笔账就这么算了,他会好好记在心上,再慢慢跟江尘算的。

少宗主很快就是带人,抬着袁叔离开了。

一场闹剧,在一众人复杂的眼神中,落下帷幕,宋云容四人,收敛了陶源和藤萍的尸体,一个个愤怒而悲呛,更多的却是无能为力的惊惶。

“情哥哥,你这样就让他们走了?”黄婵走到江尘的面前,嘟着红唇抱怨道。

“不然呢?将他们全部杀掉?”江尘淡笑说道。

“这也不是不可以的不是吗?情哥哥你随随便便出手,就是将他们给镇杀了。”黄婵说道。

“莫非你以为,我是一个好人?”江尘好奇的问道。

他是好人吗?

不,并不是。

江尘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更不会认为自己是救世主。

他与白泉门,有些瓜葛是没错,但是,雷蒙给他的好感,早在酒店之时,因为陶源和藤萍始终没有现身,消耗一空。

有些事情江尘不说,并不表示江尘看不到。

当初风清门咄咄逼人,陶源和藤萍打的什么主意,江尘心知肚明的很。

种什么样的因,便结什么样的果。

陶源也好,藤萍也罢,可曾想过,他们两个会有今天?又可曾为在酒店里做过的事情而感到后悔?

“可是,我感觉到,你是认识他们的。”黄婵压低了声音说道。

“也就是认识罢了。”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

黄婵很会察言观色,这大概是她会出手的原因,但黄婵却是并不知道这之中的隐情。

“江尘,谢谢你救了我们。”宋云容和雷蒙,带着哀意,走了过来。

“不用谢我,要谢的话,你谢她好了。”江尘拿手指了指黄婵。

“对啊,要谢谢的话就谢谢我,是我救的你们。”黄婵笑嘻嘻的说道。

“谢谢。”宋云容和雷蒙于是说道。

他们两个,此刻看江尘的眼神,都极其复杂。

以江尘的实力而言,他们都知道,如果江尘,当真有意出手帮助白泉门的话,那么,陶源和藤萍,根本就不会死。

但是他们更加知道,陶源和藤萍会有今天,归根结底,不过是他们二人咎由自龋

若是在酒店与风清门发生冲突之时,陶源和藤萍能够站出来的话,今天这种结局,又如何会发生呢?

陶源和藤萍,固然是死在万元宗的手里,却也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私心作祟,害死了自己。

在这一点上,二人情知根本无法责怪江尘没有出手。

江尘出手的话是情分,不出手的话,是本分。

但不管怎样,由于黄婵出手的缘故,将江尘给牵扯了进来,继而,江尘出手,震退了万元宗的人,才是让他们四人,幸免于难,这份情义,他们是记在了心上。

“***,现在可以走了吧?”江尘问黄婵。

“走吧走吧,说好的玩点更***的呢,一点都不***好不好?情哥哥,你必须要将***九顶帐篷,全部抢劫一遍,才能弥补我受伤的心灵。不然的话,我定要让你好看。”黄婵嘀嘀咕咕的说道,挽着江尘的手臂离开。

“大师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雷蒙叹了口气,问道。

陶源和藤萍都死了,此次古武联盟大会,对白泉门而言,毫无意义可言。

“走一步看一步吧。”宋云容彷徨说道,她自己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