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918章 江尘受伤了(第二更)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18章 江尘受伤了(第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到南宫看了一下腕表,意识到时间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她自己都是小小的吓一大跳。

她以前在作画的时候,从来没有一口气持续过这么长的时间,总会是因为一些缘故中断作画的进程。

或是外界的原因,或是自身的原因,总之总是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太长时间。

却是这一次,一口气画了将近两个小时,她依旧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丝毫不觉得疲累,反而是越来越亢奋,仿佛是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这是从未有过的一种精神状态,南宫便是连自己都是小小的吓一大跳,不明白自己无端端的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兴奋。

再者就是,她现在仅有的情绪就是兴奋,在看着江尘那美好的**的时候,是一点害羞都没有,纯粹是以审美的角度,用欣赏美的眼光尽情欣赏着,她眼里所看到的,全部都是江尘的线条,并无***,取代了***所有的情绪。

“江尘,你累不累,要不是休息一下?”南宫自己并不觉得累,但她担心江尘会累,这时开口问道。

“南宫***,你都不累,我又怎么会累呢,不用耽误时间,继续吧,早点画完,我们好有时间做别的事情。”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没这么快画完的,至少要半个月时间吧。”南宫下意识的回应道。

尽管画这幅画,完全是在江尘的怂恿之下,临时起意,事先并无任何准备,也并未投入太多的热情。

但之前将近两个小时的作画过程,却是已然让南宫意识到,这一副还未完成的画作,有可能将是她有史以来,最好且没有之一的作品。

南宫打算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这一幅画,容不得有半点马虎,她现在非常期待,当这一幅画彻底完成之后,会有着什么样的效果。

尽管,因为题材敏感的缘故,这一幅画在完成之后,她就会封藏起来,不再见天日,但南宫却依旧是无比期待的。

在她的预计之中,这一过程,至少需要半个月,可是没关系,即便耗费一个月两个月,对南宫而言,也是一件无比值得的事情,她很高兴也很乐意那样去做。

只要她自己高兴,多花费一点时间,又算什么呢?

这话说完,南宫正打算继续,陡然发现,江尘正咧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

南宫微微一愣,心想江尘笑的这么怪异做什么,却是蓦然一个咯噔,猛然意识到,自己自己是会错了意。

江尘那句话的重点,并不是她什么时候画完,而是,当她停止作画之后,二人一起做别的事情。

小小的出租屋内,除了画架画板和画纸之外,再无***,孤男寡女身处这种环境之中,能够做的事情,太少太少。

少到,几乎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

那件事情,便是江尘和她去做那男女之事。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南宫的一张脸,顿时***辣的红了起来,她瞪大眼睛看着江尘,又是羞涩,又是哀怨。

这该死的家伙,莫非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想着做那种事情而没有***的了?

就不能稍微含蓄点,稍微浪漫点?

说不定,如果江尘制造一点浪漫,她就主动投入江尘的怀抱,任由江尘予取予求了呢?

“南宫***,你懂了对吗?”一看南宫红了脸,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我现在正有灵感,你不要骚扰我。”南宫不好意思的说道。

“放心,我等着你来骚扰我。”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南宫于是又瞪向江尘,她去骚扰他,可能吗?

不可否认,江尘的身材好到爆,也不否认,江尘帅气程度无比伦比,但她才不会骚扰江尘呢。

都说男女之事上,谁主动谁就输了,她在得知江尘有很多女朋友的情况下,还主动联系江尘,将江尘请到这里来,已经是输了半筹。

南宫可不想将剩下的半筹一并输掉,将自己身为女人的矜持,一并抛弃。

“那你等着好了。”嘴上,南宫假装不以为意的说道。

然后,南宫继续作画,反正江尘说他不累,倒是想,江尘能忍耐到几时才露出***本性。

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主动骚扰江尘的,打死她她都不会那样去做。

……

亢奋的精力,从未有过的专注,让南宫在继续作画的时候,很快便是投入进去,陷入忘我之态。

南宫情绪方面的变动,自是逃不过江尘的眼睛,虽然有点遗憾,南宫可能还要画上好长一段时间,才会来骚扰他。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不得不说,认真起来的南宫,身上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那般魅力。那般魅力,让他看在眼里,心动不已。

南宫此刻在作画,那样的一幕落在江尘的眼里,便是一副完美无瑕的大作,让他甚至有点不舍的惊扰了南宫。

这也正是之前南宫一连画了将近两个小时,他都一声不吭的缘故,就这么静静的欣赏着南宫,已经有着莫大的满足感了。

南宫确实打算再接连画上好几个小时,如果精力允许的话,时间越长越好,时间,就在南宫这般作画的过程之中,悄然流逝。

……

下午三点钟左右,李家。

李天星和李逸群父子,在客厅沙发上,面对面而坐,父子二人的脸上,都是有着无法掩饰的焦虑之色。

“现在是几点钟?”李逸群伸手,解开衬衫的一粒扣子,犹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身上,让他有点喘不过气,干脆顺手将领带给摘了下来,随手丢在沙发上,终于才是感觉,呼吸顺畅了一点。

“三点一十五。”李天星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又是将手机放了回去。

以他现在的状态,连玩手机的心情都是没有了,这让寻常时刻,手机不离手的他,是一件怎么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已经这么晚了吗?”皱眉,李逸群喃喃说道。

“爸,时间其实还早,但你说江尘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李天星闷声问道。

父子二人,今天都没出门,他们专程在李家,等待着江尘的大驾光临,具体而言,就是等待江尘来李家找麻烦。

甚至,他们都是已经想好了如何应付的办法,无外乎是卑微求饶,再不济便是如郑家一般,李家一夜之间,从京城的消失。

可是,从上午到下午,接连等了好几个小时,江尘没来也就算了,竟然也没有去找***家族的麻烦,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就是让他们甚为想不通了。

李逸群和李天星二人都是觉得,反正李家现在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江尘要是痛快一点,反而还能少一点痛苦,这般干等着,实在是煎熬的很,分分钟让人受不了。

“我如何会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呢。”李逸群苦笑道。

以往他对江尘有过很多揣测,最终都是证明,那些揣测,全部都是他自以为是,根本就看不懂江尘。

眼下事关李家的命运,李逸群便是不过多去假设猜想,他也明白,主动权不在他的手里,想再多也是白费力气。

“好吧,江尘是怎么想的,我们不清楚,但这事确实是太奇怪了,江尘那个家伙,做事一向不择手段的很,不可能给我们留下喘息的机会,除非他遇到了什么麻烦。”李天星说道。

“天星,你的意思是?”李逸群看向江尘。

“昨晚发生的事情,除了寥寥几人之外,***的人,一律不清楚有什么内情,你说,有没有可能,江尘是受了伤,所以才没来我李家找麻烦呢?”李天星沉吟说道。

“受伤?”李逸群眼神,立时闪烁起来。

他觉得,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否则的话,这种情况,太奇怪了,根本不符合江尘的行事风格。

京城上下,再也无人能够给江尘制造麻烦,除非江尘自己有麻烦,而这麻烦唯一的合理解释,或许就是昨晚江尘受伤了。

“天星,你让人去京城大学查一查,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心中一动之后,李逸群立马说道。

李天星点点头,拿起手机打了一个***出去,二十来分钟之后,便是有了回应……调查之人告诉他们,江尘没在京城大学。

“莫非,真受伤了?”李逸群和李天星父子二人相视一眼。

“爸,接下来是不是要做点什么?”李天星随之说道,江尘没在京城大学,这让李天星觉得,江尘受伤的可能性就大了。

“没错,是该做点什么了,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李逸群点头,沉声说道:“让人将江尘受伤的消息传出去,说严重一点,就看江尘快要死了,然后派人紧紧盯着赵家和王家的反应。”

“爸,你该不会是想让他们再去对付江尘吧?他们有这个胆子吗?”李天星错愕的问道。

“不管他们有没有胆子,这或许是唯一的翻盘机会,我们必须要抓祝”李逸群咬牙说道。

再然后,李逸群对李天星说道:“再派人去查江尘的下落,江尘要是仅仅受点轻伤的话,倒也算了,若是江尘受伤极重的话,哼……”

说到最后,李逸群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往下说,但话语里的杀意,不言而喻,李天星用力点头,马不停蹄的开始进行安排……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