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909章 天生骄傲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09章 天生骄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未至,声先至。

白衣身影,缓步出现,蹁跹若惊鸿。

一眼看到那白衣身影出现,阎凤年三人,有那么一个瞬间,都是看直了眼睛。

而待魏大山看到那白衣身影之时,则是瞳孔微微收缩,不知是意外还是***的缘故。

“沈姑娘,好久不见,甚为想念,近来可好?”江尘摇着手臂,笑吟吟的打招呼。

这出现的白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沈诗经。

有一种女人,生来不同,天生骄傲。

骄傲对她们而言,似与生俱来的特质。

沈诗经,无疑是这一类女人。

“托你的福,算不得太好。”沈诗经轻轻笑道,其目光,不经意间,自常知乐的尸体一扫而过。

“哦,常知乐死了?”略有点意外的,沈诗经说道。

“不是我杀的。”江尘迅速说道。

沈诗经似笑非笑,其目光转移到了魏大山的身上,江尘说常知乐不是他杀的,

那么在场几人之中,也就只有魏大山,才有杀常知乐的实力了。

这也就是说,常知乐是死在了魏大山的手里。

要说常知乐死在江尘手里的话,沈诗经是一点意外都不会有的,可是居然不是死在江尘手里,而是死在了魏大山的手里,这就多多少少,让沈诗经有那么点惊讶和不解了。

魏大山没有先杀江尘,而是先杀了常知乐,沈诗经觉得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或许,她应该早点出现的,似乎是错过了好戏呢。

好在,现在也不算太晚,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她要看戏的话,有的是机会。

“你来做什么?莫非,你打算插手今日之事?”却见那魏大山目光阴沉的盯着沈诗经,冷冷说道。

“我为江尘而来。”沈诗经浅笑说道。

“为江尘而来?你们什么关系?”眉头猛然一皱,魏大山的脸色,悄然变得难看了几分。

“魏大山,你一定是没仔细看过我的脸,如果你仔细看过我的脸的话,一定不难知道,沈姑娘为什么为我而来了。”江尘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们两个?”魏大山看江尘一眼,又是看沈诗经一眼,那脸色,不由变得更为难看,隐隐觉得,今天这事,恐怕是有些麻烦了。

阎凤年三人,全然被沈诗经的美貌所吸引,并不清楚沈诗经的身份,但他却是对沈诗经的身份,一清二楚。

沈诗经可是天组的第一人,只不过她太低调,甚少抛头露面的缘故,才是不为太多的人所知。

而按照江尘的说法,他和沈诗经,应该是类似情侣的关系,沈诗经又说,为江尘而来,显而易见,二者关系匪浅。

在这般关系之下,他要是当着沈诗经的面杀江尘的话,沈诗经又如何会答应呢?

“江尘——”沈诗经没好气的白了江尘一眼,眼神些微有点哀怨。

这家伙一看就是故意让魏大山误会她和江尘之间的关系的,而看魏大山的反应,很显然是已经误会了她与江尘的关系。

偏生,在这个问题上,她还没办法解释。

因为江尘只是说让魏大山仔细看他的脸而已,别的话都没有说。

她要是解释的话,反而是会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

“沈姑娘,你刚说,你知道魏大山为何要收我为徒?”江尘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转移沈诗经的注意力。

“这事,以后再说。”沈诗经说道。

她的确知道,但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

“也对,我们两个悄悄说。”江尘认真点头。

于是乎沈诗经那般看向江尘的眼神,没由来变得更加哀怨,她说以后再说,只是不想有些话,被阎凤年三人听到罢了,怎么到江尘的嘴里,就是变成她要和江尘说悄悄话了呢?

这个该死的家伙,还真如魏大山所说的那样,时时刻刻不忘算计,她这才刚出现,就是已经被江尘给算计两次了。

毋庸置疑,江尘这话一说出口,魏大山对她与江尘之间的关系的误会,是变得更加的深了。

哪怕这时,她有心解释,魏大山那也是不会相信。

沈诗经就是懒得再理会江尘,对魏大山说道:“魏老,上次见面,我就与你说过,你自哪里来,回哪里去,莫非,你是忘记我的话了?”

“沈诗经,你这口气可真是越来越大了,莫非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魏大山冷厉说道。

“你不必怕我,

不过京城,本就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你有更好的去处,何必一直留在京城呢?”沈诗经的声音,亦是微微一冷。

闻声,魏大山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小女娃娃,你未免太拿自己当一回事了,你要清楚,若非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给杀了。”

“若我***在这里,你又岂敢在京城出现?”沈诗经争锋相对说道。

“你——”魏大山面色铁青,其呼吸都是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好似是被沈诗经捉住了痛脚。

“魏大山,原本十年之前,你就死了。若非是这十年之内,你还算安分守己的话,又如何还能活到现在?莫要误了自己的性命。”沈诗经冷冷说道。

“闭嘴。”魏大山恼羞成怒,怒声呵斥。

他是什么年纪,沈诗经又是什么年纪?

以他的这般年纪而言,竟是被沈诗经如此训斥,魏大山的一张老脸,又哪里挂的祝

“沈诗经,你这话说的没错,我的的确确是死过一次之人,但既然我已经死过一次,莫非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的威胁?今天我必杀江尘无疑,若你阻拦,我便连你一块给杀了。”魏大山森然说道。

“你杀常知乐,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来常知乐是你归元宗之人,二来,常知乐死有余辜,但你如还要再杀江尘,此事,我必不会善罢甘休。”沈诗经毫不退让的说道。

“沈姑娘,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江尘唏嘘不已,也是感动不已。

他和沈诗经,也就前后打过两次交道而已,没想到,沈诗经竟然会对他这么好,江尘觉得自己不管怎样都是无以回报的,只能以身相许了。

“江尘,此事和你无关。”沈诗经哭笑不得的说道。

一看江尘那模样,沈诗经如何会不知道,江尘是误会她话语里的意思了,只是不知,江尘是真的误会,还是假装误会就是了。

“沈姑娘,你不用多说,你的心意我已经了解。”江尘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死到临头,居然还打情骂俏,江尘,莫非你以为,这个女人,能救你不成?我魏大山要杀你,就算是天王老子,那也是救不了你。”魏大山恶狠狠的说道。

“你这是在妒忌我对吗?”江尘问道。

“……”

“毋庸置疑,你肯定是妒忌了,不过你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这样真的好吗?”江尘郁闷的问道。

魏大山有种要***的冲动,他见鬼了才会妒忌江尘,不过是看江尘和沈诗经打情骂俏,丝毫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而感到气愤罢了。

“沈诗经,今天这事,与你无关,若你现在退走,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若你执迷不悟,就休怪我不客气了。”魏大山转而对沈诗经说道。

“执迷不悟的人是你。”叹了口气,沈诗经说道。

“那你们都给***死。”魏大山盛怒到了极致,悍然一掌,朝着江尘拍了过去。

随着魏大山这一掌拍出,空气卷动翻涌,仿佛起了飓风,所有人的衣裳,都是被吹动,浑身上下,那般感觉,好像是被尖针刮过一样。

“轰1

眼见魏大山这一掌拍来,江尘避无可避,仓促之下,只能快速出手,一拳对轰而出。

一道惊天的***声响,震破耳膜,紧接着,江尘脚下一错,蹬蹬连退十几步,嘴角,有一丝血迹,悄然溢出。

“这就是先天境界强者的实力吗?”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渍,江尘在心里暗暗说道。

不过,这并未让江尘畏惧和退缩,反而是使得江尘战意暴涨,他目中精光如剑,紧盯着魏大山。

“再接我一掌。”一掌过后,魏大山右手轻抬,又是一掌朝着江尘拍去。

“魏大山,京城不是你放肆的地方。”却是沈诗经一声娇喝,出手了,人影一闪之下,出现在了江尘的面前。

如玉一般洁白纤细的小手,露出一截皓腕,掌心一翻之下,沈诗经一掌拍出,和魏大山,硬撼在了一起。

“沈诗经,我说过,我要杀江尘,你是救不了的。你太碍事了,既然执意要救江尘,那我就先杀了你。”魏大山喋喋笑着,第三掌拍出。

“轰1

掌风轰鸣,空气都是变得狂暴起来,沈诗经强力出手,却亦是在魏大山这一掌之下,娇躯晃动,往后退出去好几步。

但沈诗经却是怡然不惧,退后的瞬间,便是腾身而起,再度与魏大山战成一团。

十几秒后,伴随着一声浅浅的嘤咛,一道人影,往后电射而出,是沈诗经。

赫然见到,沈诗经衣袖破碎,头发凌乱,面色潮红,分明是受了轻伤。

“给我死。”魏大山哈哈大笑,转瞬欺进到沈诗经的身前,如蒲扇般的大手,朝着沈诗经的天灵盖拍下。

“滚1

一声低吼,自江尘喉咙深处传出,江尘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沈诗经的面前,一如怒目金刚,横身而立!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