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29章 放纵的滋味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9章 放纵的滋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你应该主动一点,灌醉我才是埃.la火然?文.?r?a?n??e?n`”不等江尘回话,叶司然又是吃吃笑着说道。

“额,主动灌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莫名嗓子有点干哑,江尘装傻充愣的说道。

如果叶司然是一个丑女的话,将她给灌醉,那么对江尘来说,无疑是一点好处都没有,非但没有好处,一个丑女醉酒之后的情态,哪怕江尘的神经,再如何的强韧,也未必能够承受的祝

只不过,如果仅仅是如果罢了。

叶司然非但不是丑女,而且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哪怕一个人眼睛瞎了,审美观扭曲的不像话,那也是无从否认这一点。

叶司然已经喝了将近一瓶红酒,面颊绯红,眸若桃花,吃吃轻笑之时,极尽妍态,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而言,***力不亚于一枚核武器爆炸。

江尘当然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具体而言,他是一个比正常男人还要正常的男人。

是以理所当然的,叶司然这般娇媚之态,对江尘的冲击力,是可想而知的。

但即便是被叶司然这若有似无的撩拨给***到了,江尘却也不好将自杉表达的太过明显。

漂亮的女人,都是最会骗人的。

一个既漂亮又喝了酒的女人,只要她愿意的话,那更是能骗死人不偿命!

“等你将我灌醉了,你就会知道好处是什么了。”眨了眨眼,叶司然轻笑道,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

江尘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在你还没喝醉之前,先离开这里呢?”

“你的胆子有这么小吗?”撇了撇嘴,叶司然说道。

“我胆子是很大没错,但是有人告诉过我,山下的女人是老虎。”江尘愁眉苦脸的说道。

“就算我是老虎,那也不会吃了你的。”叶司然乐不可支,催促道:“你别看着我啊,喝酒。”

“好吧。”江尘不情不愿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喝完。”叶司然有点不乐意。

等到江尘喝完,叶司然立马给江尘倒上,再逼着江尘喝,如此,再三逼迫之下,这第二瓶红酒,倒是有一大半,进入了江尘的肚子。

叶司然起身,又是拿了两瓶红酒过来,同样逼着江尘喝第三瓶第四瓶。strong.la/strong

“司然***,说好的把你灌醉的,你这是要灌醉我的节奏埃”江尘无语的说道。

“那你喝醉了吗?”叶司然问道。

“喝醉了。”江尘说道,说醉就醉,瘫软在了沙发上。

“江尘,你说你喝醉了,我就真当你喝醉了。”叶司然轻声说道。

江尘心下一动,叶司然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要趁他喝醉了非礼他?

要真是那样的话,从还是不从呢?

江尘忽然发觉,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从了吧,叶司然肯定会认为他是一个随便的男人。

不从吧,叶司然肯定会非常伤心吧,毕竟,已经灌了他这么。

叶司然哪里会知道江尘的胡思乱想,她喝的酒不算多,满打满算,大概也就一瓶的样子。

平时她心情不错的时候,一个人在家里喝酒,差不多喝掉两瓶,还能保持清醒,只是不知是不是由于今天的心情,过于糟糕了的缘故,才是喝一瓶酒,神智就是略有点迷糊了。

“江尘,我和司晨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任家长大,外公很疼也很爱我们,在外人看来,我们姐妹俩的生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基本上和公主,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寄人篱下,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叶司然喃喃说道,仿佛呓语。

江尘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叶司然扑上来,而是听到了这番话,微微一怔。

“我从小就知道,没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应该的,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循规蹈矩,谨慎甚微,不能犯任何的错误,因为犯错,就意味着给他人带来了麻烦……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呢,七岁,是七岁吧,我还一直都记得呢。”

“好累啊,真的好累好累,别人家的小孩,有父亲父亲宠着,可是我和司晨呢,我们不敢奢求一丝的宠爱,在那个时候,我最开心的就是可以去学校上学,只有上学才是真正的无忧无虑。”

“有一次,大舅妈告诉我,任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敏行表哥的,让我和司晨安分守己,不要妄想争抢什么,不然将就我们赶出家门,只是大舅妈从来就不明白,我们从来就不会争也不会抢。”

……

叶司然一直在说话,轻声细语,说着她的童年往事,说着她和叶司晨在任家的点点滴滴。

他人眼里的天之骄女,却是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悲情往事。

江尘听在耳里,并未回话,他很清楚,叶司然为什么会如此的伤心如此的耿耿于怀。

她对任家,没有半分的觊觎之心,任老爷子却因一己私欲,将她推入了漩涡之中,任俊林和任南征的拜访,更是一手将她推向了绝望的深渊。

每个人都以为她会争会抢,以前大舅妈是这样认为的,现在,任老爷子是这样认为的,任俊林和任南征,同样是如此认为的。

没有人考虑过叶司然的感受,也没有人考虑过叶司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他们只是在自身需要的时候,强行要求叶司然不能违背他们的意志。

如此一来,和傀儡有什么区别?

絮絮叨叨的,叶司然足足说了大半个小时,江尘一字一句的,悉数听在耳里,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又从酒柜里拿了两瓶红酒。

“再喝一点吧。”江尘这才说道。

“我想,我不需要用酒精***自己了。”叶司然认真的说道。

“那你可能需要一个肩膀依靠一下。”江尘笑道,坐在了叶司然的身旁。

叶司然小心翼翼的,将脑袋,靠在江尘的肩膀上,小声说道:“江尘,谢谢你……”

一句简短的话,泪水却在这时决堤,染湿了江尘的肩膀。

江尘迟疑了一下,拿手轻轻拍打着叶司然的后背,说道:“如果你下次再需要找人喝酒的话,随时找我。”

“我再也不会喝醉了。”叶司然颤声说道。

“这样可不行,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江尘说道。

“噗嗤……”

被叶司然这么一逗,叶司然无可抑制的笑出声来,她抬起头,哭花的小脸,如同一只小猫。

“讨厌死了。”嘟囔着小嘴,叶司然抱怨道,这又哭又笑的样子,不用照镜子,叶司然也知道是有多么的难看。

这么难看的一面,被江尘看在了眼里,江尘一定是会笑话她的吧。

江尘哈哈一笑,问道:“司然***,有没有想过,放纵一次?”

“放纵?”呢喃,叶司然有点迷惘。

从未放纵过,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放纵,或许,今天跟江尘说了这么多的话,已经是她一生之中,最为放纵的一次了吧。

“人生苦短,有乐就享。”江尘说道。

叶司然咀嚼着江尘这话的意思,不知是联想起了什么,绯红的面颊,艳红一片,那般眸中,几乎都是要滴出水来。

“江尘,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转即,叶司然颇为气愤的说道,小跑着进入了卧室。

“司然***,我是怎样的人了?你能不能说清楚点?”江尘那叫一个莫名其妙,看着叶司然的背影叫嚷起来。

他就是好心安慰安慰叶司然而已,一个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释放过天性的女人,无疑是非常的可悲的。

他说让叶司然放纵一次,也就是在告诉叶司然,要是叶司然有需要的话,他可以帮她弥补一些小时候的遗憾而已。

“不说,你也不许说,说了我也不听。”叶司然说道,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女人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埃”江尘龇牙咧嘴,完全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错了,这让他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

卧室里,叶司然站在门口边,一颗心跳的飞快,好似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放纵的滋味如何,叶司然是从来都不曾体会过的。

如果说她不想放纵一次,那无疑是自欺欺人,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放纵罢了。

江尘的话,提醒了她,也是让她明白了,自己如果想要放纵一次的话,该如何放纵。

卧室的门关上了,但是并没有反锁,叶司然一次一次的深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但怎么都无法平复下来。

她站在那里,侧耳倾听着客厅里的动静,等待着江尘推门进来。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叶司晨是那样的喜欢江尘,她要是和江尘纠缠不清的话,会伤害到叶司晨。

可是内心深处的小魔鬼,就好像是要迫不及待释放出来一样,即便知道这样做不对,叶司然也是想要尝试一次。

就一次,一次足矣。

这一次之后,她的生命,将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

只是,让叶司然无比失望的是,她等了半响,江尘都是迟迟没有走过来开门。

“骗子,江尘你这个大骗子。”不知是羞恼还是失望,叶司然跺了跺脚。

“司然***,你说什么来着,我没怎么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却在这时,门被打开,一张笑脸,映入了叶司然的瞳孔之中……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