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28章 十个亿的嫁妆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8章 十个亿的嫁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尘给叶司然的感觉,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又很远。(mianhuaang.LA好看r?anen.?r?a?n??e?n?`o?r?g?

这是因为,往往当她觉得,她对江尘足够了解的时候,江尘又总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告诉她,她对他并不了解。

说实话,叶司然并不喜欢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但是,就如同每一个女人,都是有着强大的好奇心一样,不喜欢的同时,对于江尘,叶司然又是有着极为深厚的好奇心理。

二人随便找一家饭店吃了点东西,江尘就是开车返回酒店,依旧是那一间总统套房,也依旧是变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此前的时候,叶司然倒是并没有觉得这样子有什么不对。

毕竟,套房很大,卧室分开,她和江尘彼此之间,互不干涉,江尘也从未对她做过什么无礼的举动。

但或许是今天被钟慧误认她是江尘的女朋友,又是被任敏行误认为她和江尘是在约会的缘故,这时回到房间,叶司然多多少少,就是有那么一点的不自在了。

不过,叶司然掩饰的很好,并未表现出来。

“江尘,我先去洗澡。”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如果两个人一直静静待着的话,叶司然还是感到有点尴尬。

丢下这话,匆匆忙忙的走开了。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心如小鹿乱撞吗?”叶司然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又如何能逃过江尘的眼睛?

莞尔一笑,江尘倒是并未打趣叶司然什么,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当叶司然洗完澡,穿戴整齐,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却是意外的发现,多了两个客人。

分别是她的大舅舅任俊林和二舅舅任南征。

“司然,你出来了啊,过来这边坐。”见叶司然现身,任俊林和煦的向她招了招手。

叶司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走到了沙发边上,坐在了江尘的身边。

“司然,在这里住的好吗?如果你想回任家住的话,我们是举双手欢迎的。”等到叶司然坐下之后,任俊林客套说道。

叶司然脸色微微有些古怪,以前,可没见过任俊林对她如此的客套过。

再看那任南征,尽管没说过话,可是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一副无比平易近人的样子。

直觉告诉叶司然,两位舅舅这个时候过来,定然是有什么事,但他们两个不说,叶司然也不好开口问,拿起茶几上的一杯茶水,泯了一口。.la

“司然***,你喝的这杯茶是我的。”江尘提醒道。

“哈哈,江少你和司然的关系真好呢。”任南征终于开口了,一句话,差点让叶司然恨不能就此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她恍惚间拿起江尘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样就能表示,她和江尘的关系很好了?

“主要是因为我长的太帅了吧。”摸了摸下巴,江尘无比自恋的说道。

“江少你帅气,司然漂亮,正是郎才女貌。”任南征一本正经的说道。

叶司然急急忙忙放下茶杯,仿佛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娇嗔道:“二舅,连你也开我的玩笑。”

“这哪里是开玩笑呢,说来司然你年纪也不小了,能够找到江少这样的如意郎君,我和你大舅都很欣慰埃”任南征唏嘘感慨道,好似是自家的大白菜养了二十多年,终于有***愿意拱了一样。

“是啊,若是***妈泉下有知,也是会倍感欣慰的。”任俊林接过话去,轻声感叹。

“大舅,二舅,我和江尘的关系,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你们不要误会了。”叶司然生硬的解释道。

任敏行误会她和江尘之间的关系也就算了,怎么连两位舅舅都误会了,难不成她有表现的和江尘很亲昵很暧昧?

细细一想,叶司然并没有发觉自己有哪一处表现了这一点埃

抑或是由于她和江尘住在一间套房里?

再或者是,她刚才一不小心,拿起江尘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任俊林呵呵一笑,说道:“司然,你不用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当然了,要是江少胆敢欺负你的话,你就跟我们说……咳咳……”

许是意识到如果当真叶司然被江尘给欺负了,即便是跟他们说也没用的缘故,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任俊林自己首先就是尴尬起来,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

“舅舅,你真的误会了,还有,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听任俊林一直不说正事,而是说着她和江尘的事情,叶司然担心误会会越来越深,只好说道。

“司然,今天过来找你,确实是有点事情。”任俊林说道。

话说到这里,略作停顿,他看了任南征一眼之后,才是接着说道:“是这样子的,我和你二舅商量了一下,感觉你和司晨的年纪都不小了,也是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所以,自作主张的,为你们各自备了一份嫁妆,你不要嫌弃就好。”

“嫁妆?”

叶司然有点懵逼。

怎么就讨论起嫁妆这种事情了呢,节奏会不会太快了点,完全跟不上。

“任家在西府,一共有四家五星酒店,除了星月酒店之后,另外就是青叶酒店,目前的运营情况最好,我和你二舅,打算将这两栋酒店,送给你和司晨作为嫁妆,除此之外,我们将分别给你们姐妹二人,各自五个亿的现金,作为婚后的日常开销使用。”任俊林说道。

两栋五星酒店,一共十亿的现金,以此来作为叶司然和叶司晨的嫁妆,姐妹二人平分,这般手笔,不可谓不大。

但听任俊林说完之后,叶司然整个人,都是惊呆了,久久难以回神。

“司然,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和我们说说,大家一起在商量商量。”见状之下,任南征说道。

“大舅,二舅,我没什么不满意的。”叶司然摇头,继而苦笑说道:“这两份嫁妆太贵重了,我和司晨不能收。”

“话不能这样说。”任俊林摆了摆手,说道:“我和你二舅都只生了一个儿子,膝下无女,一直以来,都是拿你和司晨,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女儿出嫁,做父母的,自然是要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才行。”

“再者就是,江少乃是人中之龙,虽然我和你二舅,自认准备充分,但依旧是有高攀了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能拒绝。”紧接着,任俊林说道。

“大舅二舅,劳你们费心了,但是我和司晨真的不能要。”叶司然依旧摇头,坚决说道。

只是,叶司然坚决,任俊林和任南征的态度,更为坚决。

听叶司然这么一说,二人便各自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听那话语里的意思,叶司然是必须要接受,不接受都不行。

叶司然无法,只得先答应了下来,任俊林和任南征这才满意了,起身离开。

“司然***,恭喜你,以后必然是不愁嫁了。”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江尘,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叶司然叹了口气,起身过去,从酒柜拿了一瓶红酒,想了想,又是多拿了一瓶。

找出两个干净的红酒杯,叶司然回到沙发上坐下,开了红酒,倒上两杯。

“这是要庆祝庆祝?”江尘一下子就是乐了。

“陪我喝几杯吧。”叶司然没有理会江尘的调侃,自个拿起酒杯,一口气将杯子里的红酒喝掉。

“大白天的,喝醉了会不会不太好?”江尘担忧的说道。

叶司然苦笑,说道:“如果喝酒真的能够消愁的话,就算是醉倒又何妨呢?”

“哪里来的愁?分明是天大的喜事。”江尘提醒道。

“江尘,你不用故意如此,其实,我都知道的,我不是傻瓜,我明白两位舅舅的意思。”叶司然神色黯然,失落无比。

“两栋正常运营的五星酒店,十个亿的现金,下半辈子,足够衣食无忧了。”江尘不动声色的说道。

“江尘,你是在告诉我,人要懂得知足吗?”叶司然看向江尘。

“你有野心吗?”江尘没有回答叶司然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没有。”毫不犹豫,叶司然就是说道。

“既然没有野心,这对你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结果。”江尘便是说道。

“外公那边会怎么想,怎么看我呢?”叶司然一脸的愁绪。

“问心无愧就好了。”江尘淡淡说道。

“问心无愧?”叶司然有点迷茫,她发觉,自己有点弄不清楚,究竟要怎样做,才叫问心无愧。

任俊林和任南征今日前来,话说的不清不楚,但叶司然何等聪慧,哪会不明白,这份所谓的嫁妆,实际上是变相切断了她和叶司晨与任家之间的联系?

老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等同于泼出去的水,也就是说,从今往后,她也好,叶司晨也罢,都与任家,再无瓜葛。

这是任俊林和任南征,对任老爷子有意培养她做任家的***人的回应,或者叫回击,并没有想象中的刀光剑影尔虞我诈,但就是如此直白的操作方式,才是真正的让叶司然感到心寒。

她是没有野心的,从来就没想过,要从任家得到什么好处,可是两位舅舅,却是如此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表态,一门心思的,将她与叶司晨,拒之于任家的门外。

“亲情?”想到这一个温馨的字眼,叶司然莫名感到可笑。

她一手拿着红酒瓶一手拿着酒杯,自斟自饮,没一会,一瓶红酒就是下肚,意识依旧很清醒,于是,叶司然拿起了第二瓶红酒。

“你快要喝醉了。”江尘伸手阻止。

“江尘,你不希望我喝醉吗?”望着江尘,叶司然吃吃笑了起来……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