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24章 你怎么能这么禽兽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4章 你怎么能这么禽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车子返回酒店的路上,叶司晨在车上就是睡着了,抵达酒店后,江尘抱起叶司晨上楼,送入卧室,顺手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江尘……”看到江尘关门,一直跟在其身后的米姐,差点尖叫。

太过分太猖狂了。

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她和叶司然两个的面,江尘居然胆敢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听门锁的动静,江尘分明是将门给反锁了。

如非是担心吵醒了叶司晨的话,米姐就要尖叫出来了。

好在,五分钟之后,江尘就是打开卧室的门,从里边走了出来。

米姐盯着江尘,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眉头微微蹙着,也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继而,越过江尘,进入了卧室中。

五分钟时间很短,虽然米姐并不认为,江尘能在这五分钟之内对叶司晨做什么,但是还是不太放心,得亲眼看看叶司晨才行。

叶司晨躺在床上,睡的香甜,米姐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叶司晨衣裳完好,这才是悄悄松了口气。

然后,一个很大的疑问,萦绕在了米姐的心头,那就是,刚才那五分钟,江尘究竟做了什么?

或者,其实江尘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江尘干吗要将卧室的门反锁?

米姐左思右想,怎么都想不通。

“司晨没事吧?”叶司然找出一瓶红酒,拿了两个酒杯,倒一杯递给江尘,另外一杯拿在手里,小口泯着。

“大白天就喝酒?”江尘笑道。

“放心,我不会喝醉。”叶司然说道,以免江尘说出她是不是想要借醉占他便宜之类的话。

江尘莞尔,问道:“不好奇我刚才做了什么?”

“好奇。”叶司然说道。

她尽管并未表现的如同米姐那般直接,但注意力一直都在卧室,但凡听到一丁点不和谐的声音的话,那是立马会破门而入的。

“所以你这是想要灌醉我套我的话?何必呢,你问我,我肯定会如实告诉你的。”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叶司然给江尘一个想太多的表情,说道:“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会怀疑我外公。”

“这种问题需要喝酒吗?”江尘说道,随意回道:“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在丛林中遭遇花姑的时候,任家和军方,都没有接受你的支援请求对吧。”

叶司然轻轻点头。

“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影响到任家,又能影响到军方的话,你认为那个人是谁?”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这个问题,叶司然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回答了,因为,只有任老爷子才能做到这点。

而文衡,是能影响到任家没错,但充其量也就是通过各种小手段坐收渔翁之利罢了。要说文衡能够影响到军方层面的决策,却是太高看文衡的手段和能力了。

“外公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早就知道,你会出现?”叶司然问道。

“他当然不知道,但是,尽管是文衡动的手脚,某种程度上而言,何尝不是对你的考验?我的出现,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江尘淡淡说道。

“可是,如果你不出现的话,我就死了。”叶司然喃喃说道。

“你若死了,就是表示,你这次考验失败罢了。”江尘说道。

“原来,这才是***吗?”叶司然一阵失神,通过江尘这话,所有的疑问和不解之处,全部都是被串联起来。

文衡联合宵水宗,意图颠覆任家,她的两个舅舅以及两个表哥,被文衡戏耍如跳梁小丑,江尘被动入局,变成任家手里的一柄杀人利器。

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瞒过任老爷子的眼睛,任老爷子在背后,操控着一切,包括文衡,也包括她。

文衡不过是一枚棋子,具体而言,是一枚试金石,是任老爷子用来磨炼她的两个舅舅和两个表哥的,结果,自然是让人非常之失望。

后继无人,无疑是莫大的悲哀,是以,任老爷子打起了她的主意,将文衡的阴谋算计,当做是对她的考验。

她若通过考验,往后任家内部,必有她的一席之地。

若没通过,她就惨死丛林之中,另外还有连累她的队友白白送死。

***,无疑是极其残忍的。在得知***如此之后,叶司然的心情,一下子苦涩到了极点,一口接着一口的往嘴里灌酒,一会之后,在酒精的***之下,苍白的小脸,便是多了几分不正常的红润。

江尘并没有打算安慰叶司然,就如同他没有打算隐瞒***一样,叶司然是这件事情之中的第一当事人,她所付出的代价,也无疑是相当的惨烈,是以,她是有权利知道***的。

隐瞒***的话,才是对她真正的残忍。

“司然***,说好的不会喝醉的,你可千万不能说话不算话。”不过看叶司然不停的灌自己酒,快要喝醉的迹象,江尘便是故意戏谑说道。

“不会喝醉的,江尘,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多喝两杯。”叶司然轻声说道,一瓶酒喝完,又是找出第二瓶打开。

“我现在很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要灌醉自己。”江尘哀声叹气的说道。

说好不喝醉的,可是眼下,叶司然分明是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了,再喝下去,必醉无疑。

而结果,也诚如江尘所料想的这样,第二瓶红酒喝到一半,叶司然就是醉了,醉倒在了江尘的怀抱里。

或许,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也或许,是她此刻太需要一个温厚的肩膀依靠。

米姐正好从卧室里出来,一出来,就是看到叶司然依偎在江尘的怀抱里,而江尘则是一只手抱着叶司然的肩膀。

“江尘,你做什么,放手。”米姐登时冲了上去,怒目相视。

不得不说,江尘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而且,防不胜防。

刚对叶司晨做了些不清不楚的事情,转身又是将叶司然给圈入了怀抱,就算是打着姐妹双手的主意,有必要表现的这么明显这么急不可耐吗?

“她喝醉了。”江尘无辜的说道。

“你灌醉她的?”米姐深表怀疑。

“如果我说是她自己把自己灌醉的,你肯定不信,所以我就不说了。”江尘说道,一把将叶司然抱起,送入卧室。

一会之后,江尘从卧室出来,看到有半瓶红酒没有喝完,于是对米姐说道:“米姐,要不我们两个喝两杯。”

“江尘,你怎么能这么禽兽?”米姐目瞪口呆的样子。

“浪费太可惜了。”江尘说道。

五星酒店不愧是五星酒店,总统套房的待遇,更是好的离谱,叶司然不过是随手从酒柜里拿的酒而已,味道却也是相当的不错。

“江尘,你灌醉了司然不说,还想灌醉我,你当我傻吗?”米姐气愤不已的说道。

叶司晨睡着了,叶司然被灌醉了,三个女人,她是唯一清醒着的,米姐简直难以想象,若是自己也被江尘给灌醉了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江尘学着叶司然,给米姐一个想太多的表情,拿起酒瓶,自顾自的倒酒和喝酒。

“知道我不愿意给你灌醉,你现在就是要灌醉自己?”米姐狐疑的看着江尘,有些惊恐的说道。

江尘那么厉害,而一旦灌醉发酒疯的话,估计谁都控制不了,一瞬间,米姐都是忍不住思考起来,是不是该打报警***。

但一想,哪怕是招来了***,估计也拿江尘没撤,只能不情不愿的放弃这般想法。

“让你陪我喝酒你不喝,我一个人喝酒也不行,你到底是要闹哪样?”江尘那叫一个头疼。

“那就只喝这半瓶。”米姐想了想说道。

只剩半瓶酒了,她和江尘分掉,一人一半的话,江尘估计就没法借醉发酒疯,而她也不至于会被灌醉。

“来吧。”江尘懒的解释。

米姐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过去在江尘的对面坐下,然后从江尘的手里抢过红酒瓶,一人一半,分的无比均匀。

江尘看在眼里,忍俊不禁,倒也没说什么,拿起酒杯,一口喝掉。

“喝这么快做什么,你是不是成心要灌醉自己啊?”米姐翻了个白眼,小口小口的泯着。

“你就算是再给我喝个十杯八杯,我也肯定不会醉的。”江尘正色说道。

“少来,我才不会上你的当。”米姐说道。

她喝酒喝的很慢,好一会,杯子里的红酒才是喝完,酒的味道不错,米姐觉得有点没有喝够,但担心江尘真会灌醉了自己,所以只好忍着。

放下酒杯,米姐迟疑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江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喜欢司晨多一点,还是喜欢司晨多一点?不许说你两个都一样喜欢。”

“自然是喜欢傻白甜多一点。”想也不想,江尘就是说道。

叶司晨多单纯多可爱,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不傻不瞎的话,那都是会喜欢上叶司晨的。

米姐立马紧张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司然很优秀,个性独立,身材又好。”

“司然***是找不到男朋友吗?”江尘问道。

“什么意思?”米姐愣了一下,不明白江尘在说什么。

“不然的话,你干吗这么卖力的给她推销呢?”江尘疑惑的问道,转即,江尘又是说道:“我认为,你的推销完全是多余的,根本不用担心司然******朋友的问题,反倒是你自己,再不***朋友的话,估计就悬了。”

“我看起来像是找不到男朋友吗?”米姐鼓起了眼珠子。

于是乎,江尘盯着米姐看了又看,最终,重重点头,瞬间将米姐给逼疯……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