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20章 站着也中枪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0章 站着也中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尘自然不可能被叶司然给踹中,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踹了,得多丢脸?

脚下一动,江尘避开了叶司然这一脚。MianHuaTang.la

“江尘,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吗?”江尘这脚下一动,刚好上前一步,看着像是看任家方面闹的不可开交,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江尘尽管来到任家之后,话并不多,但是包括任俊林和任南征在内,却是谁也不敢轻言小觑。

这时见江尘站出来,再听叶司然那么一问,二人的注意力,便都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江尘的身上。

眼见任俊林和任南征看来,江尘脸色不由一黑,扭头恶狠狠的瞪了叶司然一眼,哪会不明白,这是被叶司然给黑了。

“江少,你这是?”任南征询问道。

“没事,也没话要说,你们继续。”江尘大大咧咧的说道,他可没心思多管闲事。

任南征眼神微微闪烁,他还以为江尘站出来,是为任俊林站台的,听江尘这样一说,微感心安,旋即轻笑道:“江少,今日招待不周,还请不要介意,要不,我让人带江少你等去后院,等这边事情处理好了,我再去跟江少你赔罪。”

“不行。”江尘断然摇头,说道:“我这人最是喜欢热闹,留在这里看戏最好了。”

任南征嘴角一阵抽搐,心说看的不是热闹,而是任家的笑话埃

不过看江尘这般态度,似乎是并无插手之意,就也不多理会,转即对任俊林说道:“大哥,说到早有预谋,其实我倒是想问问,你身上为什么会带***呢?”

“对,你身上怎么会有***,还有,任敏行这家伙,居然也是让人拿了***,这是打算将我们父子二人,给一锅端了吗?”任启超紧接着质问道,怒气汹汹的模样。

“喂,我都说了,***不是我给的,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老是污蔑我,当我好欺负吗?”任敏行甚是不服气的说道。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谁信?”任启超冷冷说道。

“你信不信都不要紧,反正和我是没关系的。”任敏行死皮赖脸的说道。

“非但是我不信,在场谁都不会相信和你没关系,休要狡辩,赶紧如实说出你们父子二人的阴谋。”任启超说道。

“咦——”

江尘听到这里,砸吧了一下嘴巴。

这任启超看起来,倒是比任敏行要略微聪明点的样子埃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你咦什么?”看到江尘偷偷摸摸的往后退,又是站在了自己的身边,叶司然气愤不过,很想再次踹江尘一脚的冲动。

要知道,她刚才气愤归气愤,但踹江尘那一脚,的确是有让江尘出面的嫌疑,谁会想到,江尘根本就不愿意出面,气死人了。

“哦,没什么,就是在想,这场戏要是能够再激烈一点就好了。”江尘悠悠说道。

到目前为止,也就是死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家伙而已,江尘是迫不及待想要看重头戏了。

叶司然顿时气的脸色发白,敢情,听江尘这话的意思,他是觉得任家还不够乱埃

“江尘,这件事情,和你有着脱离不了的干系,你赶紧出面,让他们停止争吵。”叶司然说道,很担心事态会失控。

“司然***,你这话就不讲道理了,怎么就和我有关系了?”江尘轻声嚷嚷起来。

“想想司晨。”叶司然暗示道。

“美人计对吗?”江尘眼前一亮。

这里的事情,原本是和他没关系的,但奈何与叶司晨有关系,任家出问题,叶司晨不可避免会受影响。

以叶司晨与他之间的关系而言,一旦叶司晨受影响的话,那么,就确实是与他有了脱离不了的关系。

这里边的逻辑很隐晦,但也很强大,强大到让江尘一时间居然无法反驳。

“我和司晨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在两个舅舅的看护在长大的,他们二人,不管是谁出事,司晨都是会很伤心的,你难道想让司晨伤心吗?”叶司然随之说道,强迫不成,只好打起了悲情牌。

“司然***,我能说,我这是躺着也中***吗?”江尘一脸的无奈之色。

“如果你执意不管司晨的话,可以当我没说。”叶司然冷淡的说道。

“好吧,我当你什么都没说。”江尘说道。

“你——”叶司然目瞪口呆,分明察觉到江尘快要被她给说服了,怎么还是这样的反应,什么情况这是?

米姐默默的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里,然后默默的摇了摇头。

叶司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米姐却是觉得自己很清楚是什么情况。

叶司晨对江尘而言呢,就像是一只煮熟的鸭子,是怎么都飞不掉了,叶司然在这时,以叶司晨为筹码,在米姐看来,无疑是毫无作用的。

她必须要以自己为筹码才行啊,毕竟,江尘打的可是姐妹双收的如意算盘,焉会错过此次趁火打劫的大好机会呢?

不过这种事情,米姐看透却不打算说透,她是不可能让江尘如愿的,谁让江尘那么贪心……不对,那么***呢!

不然的话,她要是说透,那岂不是亲手将叶司然给推进了火坑里?

就在米姐这般想着的时候,江尘所期待的激烈戏码,终于姗姗来迟。

就听任敏行说道:“任启超,你是不是认为你手里有***,所以底气足声音大?有种你就开***啊,你要是不敢开***,老子迟早弄死你。”

说着话,任敏行拿手揉了揉后脑勺,任启超那一椅子,险些将他砸成脑震荡,这笔账,任敏行算是记住了。

有机会的话,他是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你以为我不敢开***?”任启超将***口指向了任敏行,阴冷说道。

“你敢的话就开***啊,来啊,朝这里开***。”任敏行拿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大笑说道,轻蔑不已的看着任启超。

“我真开***了。”任启超脸色铁青,咬牙说道,任敏行这般轻蔑的态度,让他生出一股强烈的,一***将任敏行给爆头的冲动。

“启超,别冲动,千万不要开***。”却在这时,文衡说道,说着话,看了任俊林一眼,满脸忧虑的模样。

文衡的这般作态,自是逃不过任启超的眼睛,任启超心意一动,***口指向任俊林,呵斥道:“放下你手里的***,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任俊林顿时气苦,难不成这任启超也是疯了?

“启超,你做什么?”任南征厉声说道。

今天这事,表面上来看,闹的很大,但是他和任俊林兄弟二人之间,是早有矛盾,认真说来,并非大事。

这要是任启超开***,不管伤了任俊林还是任敏行,任家内部,都必然彻底乱套。

“爸,你教过我的,不能妇人之仁,另外,你还教过我,要么不打,要么就一棍子打死。”任启超说道。

任南征脸色发黑,他是教过任启超这些没错,但是可没说过,这些手段,是用在这个时候的。

“听我的话,放下***,有话慢慢说。”任南征说道。

“爸,我们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难道还要一味的退让妥协吗?干掉他们父子二人,任家今后就是我们的了。”任启超大声说道。

“砰1

***声响起。

任俊林扣动扳机,一***打在了任启超的脚下,说道:“好啊,你们父子二人,果然是一早就有预谋的,放下***,不然下一***,我就不会跟你客气了。”

“启超,快点把***放下,不然你会死的。”文衡焦急不已的说道。

任启超有点蒙,他这边还没开***,任俊林就是开***了,虽然***是打在他的脚下,而没有打在他的身上,但是这种情况,还是使得任启超激动起来。

“砰1

随后,又是***声响起,任启超一***打在了任俊林的脚下,说道:“你不客气,难道我会跟你客气?”

“启超。”

“启超。”

……

任南征和文衡都是失声叫唤了一句。

“什么都别说了,现在我和他手里都有***,就看谁的命更硬。”任启超说道。

“好……好……”任俊林气的直打哆嗦,大声说道:“来人,将任启超给我绑起来,他要是敢反抗的话,直接打断他的手。”

杀人。

不到最后一步,任俊林是不会那样去做的,但是任启超所做的事情,已然大大超出他所能容忍的底线,必须要将任启超给控制住才行。

“任俊林,你说的什么废话呢?任家还不是你的任家,你说绑我就绑我,算个什么东西?”任启超不屑一顾的说道。

却是任启超这般话音落下,就是有几人,上前走向了他,其中一人,更是试图,要将他手里的***给夺下来。

“砰1

第三声***声响起,在那人和任启超抢***的时候,二人不知道是谁,扣动了扳机,一颗***,从江尘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叶司然脸色一白,赶忙侧头看向江尘,紧张的一颗心,都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江尘则是玩危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