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18章 乱成了一锅粥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8章 乱成了一锅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惭愧了。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r?a?n??e?n?`or?g”任南征说道。

嘴上是这样说,任南征动脚的时候,却是无比干脆利落,一脚将任敏行踹的如滚地葫芦一样,在地上翻滚起来。

“不成器的狗东西,我们任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任南征咆哮道。

“不愧是大家族,连教训家族子弟,都是如此气势如虹。”江尘说道。

不知是不是江尘的夸赞,太过真诚的缘故,于是乎,任南征再次表现出了气势如虹的一面,接连几脚,将任敏行给踹的鬼哭狼嚎不已。

“爸,你别动手动脚了,我快要***了。”任启超悲呛不已的哀嚎道。

任南征这边在揍任敏行,任俊林那边,则是在狂揍任启超,至于具体的揍人手法,估计也是只能用气势如虹这四个字来形容。

听到任启超说话的声音,任南征朝任启超看去,就是看到任启超鼻青脸肿,碧血横流,比之任敏行而言,被揍的要更惨。

“大哥,我帮你教训儿子,你这是做什么?”任南征脸色甚是难看。

要知道,他在揍任敏行的时候,看似凶残,实际上还是留了情的,可是眼下,任俊林揍任启超,那是完完全全不留余力,要将任启超往死里揍埃

任南征的心情,一下子不平衡到了极点。

心里不平衡,任南征自然是要找回平衡才行,抬脚,对着任敏行,恶狠狠的踹了起来。

任俊林一直都盯着任南征的一举一动,一看到任南征下死手,又哪里会客气,揍任启超揍的不亦乐乎。

“什么情况这是?”米姐看了小半天的戏,满头雾水的问道。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米姐侧头,往门外看了看,幽幽说道:“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几天之内,应该都没有下雨的可能。”

“大晴天打孩子,亦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江尘不慌不忙的说道。

“惭愧。”

“委实惭愧。”

……

任南征和任俊林,分别对着任敏行和任启超一顿狂踹猛揍,大概是觉得打够了,又是无比担心自家儿子一不小心被对方给活生生的打死,终于是纷纷收手收脚,客气的招待江尘。(mianhuaang.LA好看

“我要是说还没看够,你们不会把我也揍上一顿吧?”江尘笑呵呵的说道。

“见笑了。”任俊林和任南征,都是老脸一红,邀请江尘落座,叶司然三女,随之坐下,茶水点心很快送了过来。

气氛颇为有点微妙。

叶司然发现,被揍的除了任敏行和任启超以及管家章山之外,其余的人,也是有数人被揍过,情况那叫一个乱。

斟酌了一下言语,叶司然说道:“大舅二舅,是不是有谁做错事情了。”

“还不是任敏行这个狗东西。”任南征叹了口气,数落道。

“二叔,你打我也就算了,还骂我,真当我好欺负吗?”任敏行揉着肿胀的面颊,阴森森的说道。

“我骂你一句狗东西,是骂错了吗?”任南征怒声说道。

“你这个为老不尊的***败类,不过就是我跟你抢了两个女人而已,你有必要把我揍的这么惨吗?大不了,那两个女人,我不再染指就是。”任敏行气愤说道。

“什么女人?”任俊林脸色微微一变。

任俊林本来以为,自家儿子之所以会被任南征揍,是因为在外边闯祸了的缘故。

因为任敏行经常闯祸,也是经常被任南征收拾的缘故,任俊林原本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

毕竟,任南征是任敏行的二叔,教训任敏行,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法多说什么。

实在是今天揍的过于狠了,任俊林才是会忍不住拿任启超开刀,反正谁家儿子谁心疼,这一碗水,怎么着也得端平了。

也反正,任启超闯祸的本事不比任敏行小,这一顿揍过之后,要是任南征不服气的话,有的是道理来理论。

任俊林怎么都没有想到,任南征揍任敏行,是因为女人的缘故。

且听任敏行这话的意思,还是他们两个由于抢女人才是发生了冲突,这让任俊林一张脸,瞬间黑了。

“哪里来的女人?小兔崽子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任南征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二叔,你今天揍我揍的太狠了,可是我又不能对你动手,但是,你也别想再恶心我,文衡,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任敏行喘着粗气说道。

文衡就站在个角落里,很没存在感的样子。

被任敏行这般一点名,文衡眼神微微闪烁,不情不愿的站了出来,说道:“敏行,你说的什么女人?”

“就是你送给我的那一对俄罗斯双生姐妹花。”任敏行说道。

文衡苦笑,说道:“敏行,你别闹了。”

“我闹什么闹了,快点说。”任敏行瞪着文衡。催促道。

“敏行,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文衡哭笑不得的说道。

“文衡,你是要找死吗?”任敏行盯着文衡,眼中杀气腾腾。

正是文衡打***给他,说是搞到了一对俄罗斯双生姐妹花,他才心急火燎的赶过去,和任南征发生了冲突。

此事可以说是因为文衡引起的,眼下,文衡却是在他面前装傻,矢口否认此事,让任敏行对文衡怨恨到了极点。

“敏行,你的性子太跳脱了,二爷揍你一顿,也是好事。”文衡叹了口气,走回了角落里。

“该死的***蛋。”任敏行怒不可遏,伸手指着任南征,说道:“你们两个窜通好的害我对不对?今天这事没完。”

“狗东西,你自己天天在外边游手好闲招惹是非也就算了,揍你一顿,指望着你能老实点,居然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任南征吹胡子瞪眼,冲上去又是一脚将任敏行给踹翻在了地上。

“任南征,你是心虚了吗?”任俊林这次没再对任启超动手,他过去,亲手将任敏行给扶起来,冷冷说道。

“大哥,不是我说你,慈父多败儿,正是你对敏行太宠溺,才是让敏行此般无法无天。”任南征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们先来谈谈两个俄罗斯女人的事情。”任俊林冷漠说道。

“纯属子虚乌有之事,有什么好谈的?”任南征说道。

“是不是子虚乌有,我自然会问个清楚明白。”任俊林显然不是那么好诓骗的,说道:“文衡,你过来。”

“是。”文衡回应,走向任俊林。

待文衡一走近,任俊林抓起桌子上的热茶,随手一泼,就是泼在了文衡的脸上,阴鹫说道:“记住了,我要听实话,你要是敢在我面前说半个慌字,我马上杀了你。”

话音落,一把***,出现在了任俊林的手上,黑的***口,笔直指向文衡的脑袋。

“爷,我跟随你这么多年,何曾骗过你。”文衡站在那里,镇定的说道。

“就是因为你跟随我多年,所以,你要是骗我,我必杀你不可,快说,两个俄罗斯女人是怎么回事。”任俊林说道。

“大哥,你这是打算屈打成招,有意思吗?”任南征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眼里心里,要是有我这个大哥,就给我闭上嘴巴。”任俊林恼火说道。

“让我闭嘴没问题,但是往我身上泼脏水,我是肯定不乐意的。”任南征不忿的说道。

“放心,没人会往你身上泼脏水,黑的白的,我会弄的一清二楚。”任俊林不置可否的说道。

“爷,我真不知道什么俄罗斯女人。”文衡哭笑不得的说道。

“爸,开***杀了他,这狗东西连老子也敢坑,是活的不耐烦了。”任敏行听不下去了,叫嚷道。

“你也闭嘴。”任俊林臭骂了一句。

“爸,我说的句句属实,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埃”任敏行哭丧着脸说道。

“闭嘴。”任俊林气愤不过,这个***,难道都看不出来,他现在做的这些,究竟是为了谁好吗?

“好吧,我闭嘴就是了,但是爸,你一定要杀了他埃”任敏行不放心的说道,很是担心任俊林会饶文衡一命。

“你不知道,为何敏行会说与你有关?”任俊林这才质问道。

文衡说道:“估计是敏行心里恨着我吧,一直以来,爷你都是让我多多看着敏行,他怎么可能会不恨我呢。”

“是这样?”任俊林狐疑的看着文衡。

“爷,若你不信,一***打死我吧。”文衡说道,慢慢闭上了眼睛。

“砰1

***声,就在这一刻响起。

一刻***,擦着文衡的耳朵,带起一血花。

文衡脸色一白,瘫软在了地上。

伴随着响起的***声,客厅里,除了江尘之外,其余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剧变。

“谁,是谁开的***,给我站出来。”任俊林愤怒不已。

在***声响起的时候,文衡几乎以为是自己手里的***走火了,待发现不是之后,脸色也是白的厉害。

“爷,是我开的***。”一人走了出来,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是想死吗?谁让你开***的。”任俊林怒火中烧。

“爸,你骂他做什么,这一***开的好,就是没有瞄准,要是一***把文衡给打死了,就完美了。当然了,再补上一***,也是可以的,或者乱***打死,更好不过。”任敏行嬉皮笑脸的说道。

文衡坐在地上,一脸惨笑,对那开***之人说道:“我能问问你,你这***,是从哪里来的吗?”

一句话,使得客厅里所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