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805章 这次不许打脸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5章 这次不许打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叶司然过去将门打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除了任敏行还能有谁。

“司然表妹,是你住这里啊,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任敏行看到开门的是叶司然,挠了挠脑袋说道。

“你要是找江尘的话,没有找错地方。”叶司然说道。

“你们两个住一个房间?”任敏行瞪大了眼睛。

“套房很大,住两个人没有问题。”叶司然不得不纠正道。

充其量只能说是住在一间套房里,而不能说住一个房间。

而之所以住一间套房,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现在各种事情一团糟,叶司然不想再让自己陷入险境,这才是会在大堂经理问询的时候,主动要求住一间套房里。

“有区别吗?这就是住一个房间。”任敏行显然脑子一根筋的很,再一看叶司然头发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刚洗过澡,顿时脸色都变了。

成年男女住一起本就够暧昧了,又是洗过澡,发生过什么事,根本就是可想而知的。

伸手一推叶司然,任敏行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看到江尘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吃着东西,大叫道:“小子,你死定了。”

“敏行表哥,先前在机场的时候,有点误会。”任敏行无奈解释道。

“我说的不是机场的事情。”任敏行是真的动怒了,厉声说道:“我们任家的女人,岂是这种癞***能够高攀的。”

“高攀?”叶司然愣了一下。

“司然,难道你还没有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不肯要我给的一百万,也不肯要一千万吗?”任敏行疾言厉色的说道。

“为什么呢?”叶司然下意识的问道。

“当然是这个家伙,知道从你的身上,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那般利益,远非一百万或者一千万所能比拟的,好大的野心,好大的胃口。”任敏行说道。

如果不是早知道江尘为什么没要钱,听任敏行这样一说,叶司然简直就要相信了。

顿时哭笑不得起来,叶司然说道:“敏行表哥,你先别激动,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我怎么能不激动呢?这小子都把你给祸害了,大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埃”任敏行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敏行表哥,你误会了。”叶司然哭笑不得,都是不明白,任敏行的联想能力,怎么会这么丰富。

她就是和江尘住一间套房而已,任敏行怎么就是会认为她被江尘给祸害了呢?

“不会有任何误会,我一会就将他给办了,你不要给他求情,就算你求情,我也不会给你面子的。”任敏行气呼呼的说道。

说着话,任敏行大喝道:“都给我滚进来。”

伴随着任敏行话音落下,十几个人,迅速从外边冲了进来。

黑色西装黑色皮鞋黑色墨镜,这十几个人,一个个煞气腾腾。

“揍他。”任敏行拿手一指江尘,命令道。

十几个人听令,二话不说,如猛虎扑羊一样的,朝江尘扑了过去。

“注意点,别一下子就把人给揍死了,这小子前后得罪了我两次,我一定要慢慢玩死他才行。”在这十几人动手之后,任敏行阴森森的说道。

“江尘,不要杀人。”却是听到,叶司然忽然说道。

“哈哈——”任敏行大笑起来,说道:“司然表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这小白脸除了长的帅之外,估计连一只鸡都杀不死吧,你怎么会看上他了呢?”

叶司然叹了口气,表示无奈,也不辩驳,反正一会用事实说话就好。

“乒乒乓乓……”

十几个人阵容庞大,顿时一阵乱响声传出,十几个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一个个噗通栽倒在了地上,变得跟死狗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任敏行正志得意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带来的人全部变成死狗,整个人都是惊呆了。

“敏行表哥,你太冲动了。”叶司然责怪道。

带这么点人就想跟江尘叫板,任敏行也未免太看不起江尘了,估计,就算是整个任家跟江尘叫板,江尘都不会放在心上吧。

这算是什么呢,无知者无畏?

可是要知道,江尘在京城名声大噪,七大家族之中,早已声名远播,任敏行要说不认识江尘也就算了,她前后有意无意的提了好几次江尘的名字,任敏行也都是毫无反应。

这真不是装***,而是真***了。

“我带了这么多人,有备而来,怎么能算是冲动呢?”任敏行不服气的说道,认为不是自己冲动,而是江尘太能打了。

江尘这时,朝任敏行走了过来,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难道不是吗?”任敏行冷笑,说道:“就算是你再能打又如何?我任家能打的人多了去了,我一声令下,乱拳分分钟打死你。”

“你又在威胁我了。”江尘说道。

“这是事实。”任敏行不认同江尘的说法。

“可是你难道不知道,我分分钟就能打死你吗?”江尘懒的跟这***说那么多,好奇的问道。

“这——”任敏行眼神闪烁了一下,继而双手捂脸,说道:“这次不许打脸。”

“砰1

江尘一脚将任敏行踹翻在地上,又是一脚,再是一脚,将任敏行如同滚地葫芦一样的,踹的翻来滚去。

“蔼—”任敏行鬼哭狼嚎。

“打脸,你打我脸好了。”任敏行气急败坏的说道,他怀疑自己要被江尘给踹死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江尘说道,伸手将任敏行抓起来,左右开弓,大耳刮子,招呼起来。

“江尘,算了吧。”叶司然轻声说道。

“不能轻易算了,不然他再找我麻烦怎么办?”江尘说道。

“不会的。”叶司然说道:“等他回去之后,打听打听你是谁之后,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

任家。

任敏行顶着一张肿胀如同***头一样的脸以及满身的脚印,出现在了任家。

叶司然说等打听江尘是谁之后,他就不会再找江尘的麻烦,任敏行自然是不信这个邪的。

任敏行觉得,江尘这般对他,哪怕是天王老子下凡,那也是要和江尘死磕到底。

不过,任敏行还是觉得应该先打听打听江尘是什么来历,毕竟他知道,叶司然那话不是说给江尘听的,而是有意说给他听的。

听叶司然说的,好像江尘很厉害的样子,于是任敏行就也是有点好奇,江尘到底是何方神圣。

“敏行,你怎么了?”任敏行刚刚进门,一道颇为严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爸……”任敏行听到声音,立马小跑了过去,哭丧着说道:“爸,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差点就被人给打死了。”

“是谁动的手,好大的胆子。”任俊林怒声说道。

因为只有任敏行这么一个儿子的缘故,任俊林对任敏行是无比的宠爱,从小到大,不管任敏行犯了多大的错误,那也是从未动过手。

眼下,任敏行被人打的这么惨,任俊林是又心疼有愤怒。

“江尘,是一个叫江尘的家伙。”任敏行勉强挤出两滴眼泪,说道。

然后,任敏行说道:“司然表妹跟我说,这个江尘,似乎有点来历,爸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任敏行刚好要打听打听江尘的身份,恰好被任俊林撞见,装了一番可怜之外,就是顺便向任俊林打听起来。

“江尘?”任俊林皱了皱眉,问道:“敏行,你说的那个江尘,是不是一个十***岁模样的少年人?”

“多大年纪我不知道,看起来就跟一小白脸似的。”任敏行说道,眨了眨眼,问道:“爸,你听说过他对吧?”

任俊林轻轻点头,脸色悄然,变得严肃起来。

任敏行对江尘这个名字不敏感,但任俊林自然不会和任敏行一样,事实上,强大如华夏七大家族,但凡是稍微留点心之人,都是对江尘这个名字毫不陌生。

“他很厉害?”任敏行发觉任俊林脸色有点不太对劲,莫名有点忐忑。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别再去找江尘了,听到没有。”任俊林以严厉的口吻说道。

“爸,我还要带人去报仇呢。江尘那家伙把我揍的这么惨,我一定要将他揍的比我更惨才行。”任敏行不肯。

“闭嘴。”任俊林狠狠的盯了任敏行一眼,说道:“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滚回你房间去,我要是发现你再去找江尘的话,第一个打断你的腿。”

“爸,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应该打断江尘的腿才对。”任敏行还是第一次,见任俊林发这么大的脾气,哆嗦了一下,不服气的说道。

尽管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草包之名,在这西府是出了名的,可任俊林怎么也没料到,任敏行草包到了此等程度。

顿时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怨气浮上心头,任俊林抬脚就是一脚,将任敏行踹翻在了地上,厉喝道:“还不快滚。”

任敏行很快灰溜溜的滚了,滚蛋之后,一个少年人,慢慢走了出来,对任俊林恭敬的说道:“爷,江尘有点过分了。”

“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任俊林说道。

“敏行总不能白挨一顿揍,而且,这里是西府,不是京城,更不是江南剩江尘他就算是一条龙,在我们西府,也必须得盘着。”少年人提醒道。

看少年人一眼,任俊林说道:“文衡,你想说什么?”

少年人回道:“很简单,江尘是怎么打的敏行的脸,我们任家,用十倍的力度,打回去1

,无弹窗阅读请。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