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798章 你非常的好欺负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98章 你非常的好欺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江少,你说笑了,我怎么会是那个意思呢。”表面上,任启超却是说道。

不管江尘说那话,是洞悉了他的意图也好,还是随口说说也罢,总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不然的话,万一江尘成心挑刺怎么办?

再不然的话,江尘揍他一顿该怎么办?

对于能不能打得过江尘这个问题,任启超还是有着自知之明的,江尘一度在京城横着走路,且没有任何的靠山,作死的情况下尚且一直活蹦乱跳,比任何人都活的要好,只能表示,江尘的实力何等恐怖。

“我胡说八道呢,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这个样子,我会怀疑你很心虚。”江尘戏谑说道。

任启超苦笑,说道:“江少,我这人胆子小,你别跟我开玩笑。而且,无缘无故的,我怎么可能心虚呢。”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几乎是任启超话音刚刚落下,江尘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了任启超的脸上。

伴随着江尘这个耳光落下,赫然见到,任启超那张还算白皙俊朗的脸上,有五根通红的手指印浮现而出,足以证明,江尘抽的这一记耳光,用了多大的力气。

“你——”任启超目瞪口呆,见鬼一样的看着江尘。

他完全没想到,江尘会对他动手,也想不出来,江尘有什么对他动手的理由,可是偏偏,江尘就是动手了。

这一记耳光,直接将任启超给打蒙了。

“江尘,怎么了?”叶司晨看江尘抽了任启超一个耳光,急急忙忙的说道,小脸微红。

米姐则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江尘,心想这家伙该不会是一个暴力狂吧?

这么一想,米姐就是担忧起叶司晨来,毕竟,万一江尘不只是打男人,还打女人的话?叶司晨该怎么办呢?

即便到时候联合粉丝***,但是江尘可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连西府任家都不放在眼里,对任启超这位西府任家的公子哥,那是想打就打,粉丝***这种事情,江尘是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埃

一想想那种可能性,米姐都是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我问你,你刚才说什么了?”江尘抬手,又是一记耳光抽在了任启超的脸上,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江尘,你疯了吗?”任启超恼羞成怒。

江尘抽了他一个耳光也就算了,居然丧心病狂的又抽了一个,这让任启超愤怒不已。

“看样子你的脑子不太清醒,要不,我还是先帮你醒醒脑子好了。”江尘说道,抬手,第二个耳光抽了过去。

紧接着,第四个,第五个……

江尘的耳光,跟不要钱似的,一记接着一记的往任启超的脸上抽,正手一个,反手又是一个。

任启超的两边脸颊,先是红肿,再是青紫,最后肿大如***头,估计就是他亲妈看到,都认不出来他是谁了。

“脑子清醒点没有?有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直到把任启超给抽成***头,江尘才是收手,问道。

“江尘,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算你没将我任家放在眼里,但我任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今日这事,我任启超有朝一日,定当十倍百倍的奉还。”任启超恶狠狠的说道。

想他任启超在西府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任由是谁,那都是必须看他的脸色行事,他的一喜一怒,乃至是一个眼神,不知道让多少人提心吊胆。

可是,来到这天南市之后,江尘的做法,简直就没拿他当人看。

任启超数不清自己到底挨了江尘多少个耳光,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叫江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样才能偿还他今日所受的屈辱。

“你们任家是不是好欺负我不太清楚,不过你肯定是非常好欺负的。”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好不好欺负,口说无凭,只有欺负过才会知道。

他还没有欺负过任家,自然不会清楚这点。

但他欺负过任启超,这自然是好欺负的很,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这不,为了证明任启超,确实是非常好欺负的,好不容易才是收手的江尘,再度抽了他一个耳光。

任启超刚才质问江尘是不是疯了,江尘疯没疯他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自己是快要疯了。

就算他很好欺负,江尘这么做又算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欺负他上瘾了?

想他任启超,此前从来只有欺负他人的份,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过……总算是明白过来,那些被他欺负的要死要活的家伙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内心感受了。

“江尘,麻烦你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任启超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只是说自己胆子小,让江尘别开玩笑而已,江尘怎么就是忽然动手了呢,这一点,是让任启超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的。

“很遗憾,你的脑子还是不够清醒。”江尘叹了口气,分外可惜的模样。

见状,任启超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极端警惕的盯着江尘,谨防江尘的一举一动。

但江尘要做什么,又岂是他所能阻挡的?

看也不看,江尘抬起一脚,将任启超踹的飞了出去,继而,江尘打开了房门,再度一脚,将任启超如同一条死狗一样的给踢出了门。

“砰1

顺手将房门关上,江尘淡笑道:“好了,总算是清净点。”

“江尘,你做什么呢?”叶司晨娇声抱怨了一句,她问江尘怎么了,江尘都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叶司晨的抱怨,那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声音嚅嚅软软,听起来更像是在撒娇。

“傻白甜,你没觉得,你的这位表哥,很欠揍吗?”江尘问道。

“有吗?”叶司晨满头雾水。

虽然,每次过年,家族大聚会的时候,任启超都是表现的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很多人都不喜欢。

但叶司晨也是很难将不喜欢和很欠揍联系起来。

“相信我,绝对有,不然的话,我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揍他呢。再说了,大街上那么多的人,我谁都不揍,偏偏把他给揍了,这难道不正是他很欠揍的表现吗?”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米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江尘说这话,是拿叶司晨当三岁的小孩子了呢?

仅仅是从发育的完美的身材而言,叶司晨绝对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但是对叶司晨而言,哪怕江尘是胡说八道,她很大程度上,也是相信的。

叶司晨就是认真思索起江尘这话的含义来,半响,说道:“江尘,就算表哥很欠揍,你以后也不要揍的这么厉害,随便揍一顿就行了,好不好?”

“没问题,我听你的。”江尘大大咧咧的说道。

叶司晨一下子就是欢喜起来,眼睛里都是冒着亮光。

米姐极度无语,这叶司晨也未免太容易哄了……不对,不是叶司晨容易哄,而是叶司晨简直就是对江尘着了魔,江尘说什么她都信。

米姐有点看不下去了,对叶司晨说道:“司晨,你先去洗个澡吧,一会我们一起去吃晚餐。”

“好。”叶司晨点点头,去浴室洗澡了。

“傻白甜今天不是洗过澡了?”江尘纳闷的问道。

“司晨是公众人物,形象至关重要,要随时随地保持,不能给人留下话柄。”米姐解释道。

末了,不等江尘说话,米姐就是问道:“先前那几个人威胁你,是不是和这任启超有关?”

“不然,***吗要揍他呢?”江尘施施然说道,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并没有证据,任启超也没有承认,并且,我想不明白,他有什么理由那么做。”米姐正色问道。

“不需要证据,也不需要他承认,如果你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就当是我手痒想揍人好了。”江尘无所谓的说道。

江尘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在民俗街被威胁的时候,之所以没拿那几个家伙怎么样,是因为江尘知道,那几个家伙,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罢了,哪怕是捏死了也毫无意义,背后的指使者,很快就会出现的。

任启超出现的时机很凑巧,凑到到就算是江尘不想怀疑他都难,事实上,第一眼看到任启超的时候,江尘就是产生了怀疑。

任启超说是有话要和叶司晨说,确切的说,是要带叶司晨离开,这无疑,恰好坐实了江尘的怀疑。

“江尘,不是我鸡蛋里挑骨头,而是我认为,如果真的和任启超有关的话,任启超肯定是有用意的。”米姐皱眉说道。

她不关心任启超的下场,只关心叶司晨会不会受到伤害。

“想知道他的用意很简单,让傻白甜打个***给任家就知道了。”江尘说道。

米姐一想也对,等叶司晨洗过澡出来之后,当即让叶司晨打***给任家方面。

“外公生病了,江尘,我要和米姐去西府,不能陪你了。”***打完,叶司晨一脸歉疚的说道。

米姐则是狠狠的瞪了江尘一眼,心想难怪之前任启超说要和叶司晨说的话与她外公有关,原来是叶司晨外公生病了,这岂不是表示,任启超这一顿揍,白挨了?

江尘但笑不语,也没解释什么,一会之后,便是开车送叶司晨和米姐去机场,等到叶司晨和米姐上了飞机,江尘开车返回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打了进来……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