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778章 全面曝光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78章 全面曝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尘,你怎么来了。”听到那说话的声音,刘雨菲小小的呆了一下。

她当初购买这套小公寓的时候,有和江尘说起过,不过江尘太忙了,近段时间以来,留在宜兰市的时间并不多,是以此前从未来过。

而且,她都没去开门,也没有给过江尘钥匙,江尘是怎么进来的?

那可是防盗门啊,质量很好的,她记得自己,有将门反锁,这也太奇怪了。

要不是确定自己有把门反锁,刘雨菲都是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忘记关门了。

“大菲菲,我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召唤,说是你想我了,所以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刘雨菲无语的看江尘一眼,心想明明是江尘色心不死,所以大晚上的跑了过来,偏生找着这般拙劣的借口。

不过一想,刘雨菲又是觉得,自己似乎是对江尘的要求太高了。

江尘可不是走心的男人,偶尔有那么一两次走心之举,那也是为走肾做准备的。

要仅仅是让江尘走心,而不让他走肾的话,那也未免,太过于为难他了。

“江尘,你先去洗澡。”刘雨菲就是招呼道。

“大菲菲,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没想过要陪你睡觉的,不过,你这么热情,那么,我就先去洗个澡好了。”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刘雨菲粉脸烧红,就要解释不是这么回事,江尘却是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一溜跑到了浴室。

刘雨菲哭笑不得,她是看江尘这一整天,东奔西走,肯定也是累了,所以让江尘洗个澡,解解乏,怎么就被江尘理解成那样子了呢?

她才没那么饥渴呢。

不对,就算是她真的很饥渴,那也肯定,怎么都不会说出口来的。

显然是江尘误会了,只是,既然江尘误会,她若是执意解释的话,反倒是会给江尘一种口是心非之感。

刘雨菲就是有点犯愁起来,不知道一会等江尘洗完澡出来之后该怎么办?

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江尘?

刘雨菲倒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不过眼下,不是很好的时候。

公司方面的事情尚未解决,她整个人,处于一种焦头烂额的状态之中,就算那种事情,听说很是令人愉悦,但刘雨菲觉得,自己也肯定会走神的。

在这般情况下,刘雨菲还不想这么草率就把自己交给江尘。

奈何,仔细想想,却又难以找到一个名正言顺的拒绝江尘的理由,毕竟,理由如果不够充分的话,江尘肯定是不会接受的。

再看江尘一脸饥渴难耐的模样,一旦江尘不接受,她今晚,必然是要被江尘狠狠的欺凌了。

江尘哪里知道,刘雨菲会有那么多胡思乱想,他洗澡的速度很快,短短五分钟后,就是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大菲菲,我们现在可以睡觉了。”走出浴室,江尘随之上了床,随手拿开笔记本电脑,一把将刘雨菲拥入怀抱,笑呵呵的说道。

“只是睡觉。”刘雨菲正色提醒道,以免江尘胡来。

“大菲菲,如果在睡觉之前,你想和我做点别的事情的话,我也是很乐意的。”江尘善解人意的说道。

“江尘,你不要胡说。”刘雨菲哭笑不得。

“我不可能胡说的,不过大菲菲你胡思乱想了,倒是真的。”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雨菲心想这还不是你害的,话到嘴边又是有点难以说出口来,因为她若是说了的话,那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有胡思乱想?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一把扯过被子,蒙住脑袋,刘雨菲觉得都快要羞死人了。

“大菲菲,九点钟都还没到,时间早的很。”江尘掀开被子,一个翻身,压在刘雨菲的身上,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每天晚上睡觉,都很早的。”刘雨菲有点心慌意乱起来。

“可是大菲菲你白天都已经睡过了,今晚要是也睡这么早的话,能睡着吗?”江尘问道。

“能。”刘雨菲以无比肯定的口吻回道。

末了,好似是要让江尘相信,她确实能够睡着,说着话,眼睛微微眯上,只是,从那长长的睫毛眨动的频率来看,任由是任何人,都是一眼就可轻易看出来,刘雨菲的内心,是有多么的不平静。

“大菲菲,你别说我不讲道理,给你五分钟时间,若是你五分钟之内能睡着的话,那么我就相信,你确实能睡着,不然的话,嘿嘿……”江尘说道,说到最后,故意怪笑了一声,这一声笑,差点使得刘雨菲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刘雨菲可不想,在身心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把自己交给了江尘,听到江尘这样一说,就是很努力的,将眼睛闭的更紧,同时不断的催眠自己,要让自己在这五分钟之内尽快睡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催眠起了作用的缘故,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刘雨菲的呼吸,就是渐渐变得匀称,悄然睡了过去。

“好了,我也可以睡觉了。”江尘在刘雨菲的身边躺着,扯过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

他今晚过来刘雨菲这里,自然不是刘雨菲所理解的精~虫上脑,而是很清楚,这次菲菲医药美容公司出事,给刘雨菲造成多大的压力和困扰。

虽说刘雨菲中午的时候,有在他的强迫下睡过几个小时,但很显然,必然睡的不安稳。

江尘这趟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让刘雨菲今晚,安安稳稳的睡上一个好觉……至于过了今晚之后,江尘心知,菲菲医药美容公司的麻烦,该解决的差不多了。

……

夜色深沉,凌晨时分左右。

“陆轶文死了。”

“怎么死的?”

“他一个人去了宜兰市,死在了江尘的手上。”

“是谁允许他去宜兰市的?这个***,难道不清楚,这般一来,把我天医门给曝光了。”

“江尘抓了死者家属和两个相关的新闻人物,陆轶文肯定是认为,事情已经败露,这才出面?但说起来,江尘会如此直接的斩杀陆轶文,此事还是让我觉得意外。”

“为什么意外?”

“陆轶文手握底牌,江尘必然投鼠忌器,更何况,陆轶文被杀之前,肯定有告诉江尘,他是天医门的人,可江尘还是将他给杀了,这算不算是不给我天医门面子?”

这里是天南市的一家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两个人面对面而坐,各自手里,都拿着一杯红酒。

红酒杯拿在手里有好一会,各自却是连一口酒都没有喝,一个问,一个答。

问话的是一个白眉老者,年约六十上下,双眸之中,精光四溢,给人一种精明强悍之感,

答话之人,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看起来斯斯文文,面对白眉老者,这般有些近乎咄咄逼人的口吻,却依旧是淡然轻笑,应付有余。

“陆轶文之所以会死,是他太蠢。”白眉老者,终于喝了一口红酒,他显然没有品酒的兴致,一张嘴,一口就是将杯子里的红酒,全部倒进了喉咙里。

“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年轻男子说道。

“此次对付菲菲医药美容公司,我的目的就是打垮它,不遗余力的将之打垮,我等把事情做绝,江尘为何要给面子?”白眉老者说道。

“说清楚点。”皱眉,年轻男子说道。

“很简单,如非必要,我没有想过要暴露天医门。”白眉老者说道。

“江尘抓了死者家属等人,毋庸置疑,会强行逼供,就算是陆轶文不现身的话,江尘依旧会知道,是我天医门动的手。”年轻男子说道。

“死者家属等人,并不知道,此事与我天医门有关联。”白眉老者说道。

“等等……”年轻男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岂不是说,正是陆轶文的出现,反而曝光了天医门?”

“不然?哼1白眉老者的脸色,甚是难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原本是给他一个机会,却是犯下这样的打错,江尘即便不杀他,我也亲手斩杀了他。”

“接下来该怎么办?”年轻男子问道。

“不太好办了。”白眉老者摇摇头。

“江尘抓走了死者家属,我们是不是可以将这方面消息曝光出去,我想,经此一来,足以打垮菲菲医药美容公司了。”年轻男子沉吟说道。

“若我天医门没有被暴露,的确可以,但现在,却没有太大的意义,你要明白一点,暗箭才能伤人,陆轶文的曝光,直接导致,我天医门要和江尘,面对面打擂台了。”白眉老者说道。

“这就是说,江尘输,菲菲医药美容公司垮掉,我们输……”后面的话,年轻男子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岔开了话题,叹了口气,说道:“心有不甘埃”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可以给菲菲医药美容公司,带来覆灭之灾,偏生因为陆轶文的自以为是,导致这一盘棋,硬生生的被江尘给盘活了。

话说到这,忽听外边,有敲门的声音响起。

年轻男子起身走过去,却是并未开门,而是问道:“谁?”

“大少托我带一句话,欢迎你们前往宜兰市做客。”门外边的人说道,一句话说完,脚步声响起,带话之人,很快走开了。

“我们也暴露了。”年轻男子骤然失色……

,无弹窗阅读请。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