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759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9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蔼—江尘,你背信弃义,欺人太甚,不得好死1

红姑口吐鲜血,疯狂不已。mianhuatang.la??火然文.r?a?n??e?n`

“对你这种不信不义之人而言,你知道什么叫信什么叫义?”江尘不屑一顾的说道。

“江尘,你是天底下第一小人,我红姑今天,即便死在你的手上,将来化作厉鬼,也必不会放过你的。”红姑阴森森的说道。

“是吗?”江尘哂笑,走过去,一伸手,扣住红姑的脖子,将之提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或许不知道,我这人,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你既然说化作厉鬼也不肯放过我,那么,我就干脆点,将你变成厉鬼好了。”

“江尘,不要……”张雪幽仓皇出声。

“不要什么?”江尘随口问道。

“江尘,请你绕我***一命,***做出这等事情,也是情非得已。”张雪幽赶忙说道,唯恐江尘杀了红姑。

“情非得已?”江尘笑出声来,淡笑说道:“雪幽姑娘,这老女人,拿你当成筹码,作为交换条件,莫非也是情非得已?”

“这……”张雪幽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说宁愿亲手杀死你,更甚至,她让你自尽,难不成,也是情非得已?”江尘凝视着张雪幽,又是问道。

张雪幽微微低头,不敢与江尘对视,轻声说道:“江尘,***做的再怎么不好,终究是我***。”

“所以,她就可以肆意操纵你的人生,操纵你的生死?”江尘说话的声音,陡然变冷。

“江尘,你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我与雪幽之间的师徒之情,岂是你这种***小人,所能理解的?”红姑大叫了一句。

“说的很对,我确实无法理解。但是,我需要理解吗,你们两个是师徒关系,我却是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江尘说道。

“江尘,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成心蛊惑雪幽。”红姑尖叫道。

“蛊惑雪幽姑娘?我只能说,你的联想能力,挺丰富的。”江尘哑然失笑。

他是说了很多的话,可是那么多的话之中,有哪一句,是为了蛊惑张雪幽,江尘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哼1红姑冷笑。

冷笑过后,红姑紧接着说道:“江尘,你说那话,不过是想要抵消雪幽心里的负罪感,好使得你杀了我之后,雪幽不会怪罪于你,那般一来,你就可以趁机占有了雪幽。”

江尘目瞪口呆,见鬼一样的看着红姑。.La

不得不说,这老女人的联想能力,确实强的离谱。

“怎么着,被我说中了,心虚了?”红姑不免有点得意,觉得自己这是捉到了江尘的痛处。

此般一来,江尘若是再执意要杀她的话,就得掂量掂量,会不会引起张雪幽的不满。

而一旦张雪幽不满的话,江尘得到张雪幽的难度系数,无疑会成倍增长,除非,江尘不按常理出牌,以武力,强行将张雪幽占有。

但红姑是清楚张雪幽的性格的,哪怕江尘强行占有了张雪幽的人,那也必然,一辈子都无法得到张雪幽的心。

红姑自然不会知道,对江尘这样的男人而言,一旦他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子,他有的是办法,得到那个女人的心。

不过现在,江尘完全没有往那方面去想,一切,只不过是红姑一厢情愿罢了。

“我要说我没心虚,你也肯定不会相信,不过好在,我杀你的时候,是一定不会手软的。”江尘不慌不忙的说道,捏着红姑脖子的手,骤然用力。

红姑的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起来,她愕然不已的看着江尘,无法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江尘不是心虚了吗?

江尘都心虚了,如何还要杀她?

莫非,事情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

抑或是,江尘根本就不需要得到张雪幽的心,他只要得到张雪幽这个人就够了?

红姑一下子就是慌了神,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是,她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传出,红姑脖子猛然一歪,气息断绝,江尘顺手一扔,扔破烂似的,将红姑给扔弃在了地上。

“***……”张雪幽眼睁睁的看着江尘捏死红姑,眼睁睁的看着江尘,将红姑的尸体,丢弃在地上,悲呛不已。

“很遗憾,她必须要死。”江尘对张雪幽说道。

“站在你的立场,我能理解。”张雪幽一脸的惨然之色。

“但你并不认同我的做法,对不对?”江尘说道。

“我从小无父无母,***一手将我养大,养育之恩不可忘。”张雪幽说道。

“那么,我会等着你给她报仇的。”江尘无所谓的说道,说完这话,江尘都是懒的多看张雪幽一眼,转身即走。

“江尘,你不杀我吗?”张雪幽把江尘给叫住了。

“以你的实力而言,杀着太没意思。”江尘随口说道,离开了房间。

一会之后,当张雪幽听到小旅馆的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声响的时候,她就是明白,江尘的确是走了。

张雪幽有点走神,算上这一次,江尘已经是第二次留她一命了,也就是说,她欠了江尘两条命。

若不是江尘杀了红姑的话,张雪幽是一定会承江尘的这份情的,可是江尘杀了红姑,事情的性质,立马变得不一样了。

就像是她说的,养育之恩不可忘。

就像是江尘说的,她会为红姑报仇。

“报仇?”张雪幽喃喃自语,心情,渐渐低沉了下去。

红姑是她的***,加之她从小无父无母的缘故,更是一度将红姑,当做是她最亲的人。

但这个最亲的人,却是给了她最为惨痛的伤害。

张雪幽知道自己是要报仇的,红姑可以无情,她却不能无义。

但这个仇该怎么去报?

是杀了江尘吗?

张雪幽自知,以自己的实力,无论如何,都是杀不了江尘的。

而她一旦,对江尘动了杀意的话,即便江尘,留了她两次命,却不可能,再第三次,留她一命。

“我该怎么办?”张雪幽无比的彷徨。

她低头,看着红姑的尸体,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想不明白,我在你心里,难道就那么不重要吗?”

张雪幽说着这话,说着说着,已然是泣不成声……

……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句话是古人说的,不是江尘说的。

张雪幽无疑是一个可怜之人,被至亲之人利用,却偏生,无法摆脱,这一份情感所带来的束缚,这就注定了,张雪幽往后,会过的无比痛苦。

但这些,是和江尘无关的。

红姑的意图,既然被他发现,那么,红姑的下场就只有死。

红姑可以操控张雪幽,那是因为,张雪幽心甘情愿被她所操控,但红姑天真的想要操控他,却是太想当然了。

在这种情况下,江尘是绝无可能,看在张雪幽的面子上,放红姑一马的。

这时,江尘一边开着车,一边拿出手机,打着***。

“小秀秀,你睡觉了没有?”***接通,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说来,江尘这段时间不在宜兰市,对蓝秀,可是想念的很,蓝秀那般内媚的风情,让他欲罢不能。

“江尘,你是回宜兰市了吗?我还在加班呢。”赖馈?p> “小秀秀,你怎么能这个时候还在加班呢,快要心疼死我了,吃东西了没有,要不我带你去吃麻辣烫,如何?”江尘问道。

“麻辣烫?”***那头,蓝秀略微一怔,旋即粉脸绯红一片。

她和江尘,正是以麻辣烫结缘,那一晚,若非是江尘请她吃了一份麻辣烫的话,她也不会鬼使神差的,留下江尘。

江尘提起吃麻辣烫,有心也好,无意也罢,一下子,让蓝秀一阵遐想连篇。

“小秀秀,是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换了口味,不喜欢吃麻辣烫了?”江尘笑道,他提及吃麻辣烫,自然是有意的。

“时间可能会晚一点。”蓝秀没有直接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说道。

“没关系,我可以买了麻辣烫去找你。”江尘说道。

“不要。”蓝秀赶忙拒绝。

江尘哈哈大笑,说道:“小秀秀,你嘴上说不要,身体一定是很想要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这话,不给滥机会,江尘立马挂断***,顺便,将手机给关机了。

随后,江尘开车,专门去和蓝秀吃过的那一家卖麻辣烫的小店,打包了两份麻辣烫,再是开车,前往市委大楼。

江尘开着车子,刚刚出现在市委大楼的大门前,就是看到,一道人影,等在那里,一眼看去,除了蓝秀还能有谁。

蓝秀也是看到了开车过来的江尘,一等江尘车子停下,二话不说,拉开车门上了车,催促道:“快点走。”

“小秀秀,你不是要下班的话,千万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了工作,要不,你还是继续加班吧。”江尘一副好心的模样说道。

“事情都做完了。”蓝秀白江尘一眼,一模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就是问道:“麻辣烫呢,你不是说买好了来找我的吗?”

江尘哀怨的看蓝秀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小秀秀,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谁让你不怀好意的,我不可能……不可能……”蓝秀说道,话说到一半,见江尘目光炯炯的看着她,粉脸不由又是一红,再也说不下去了……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