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683章 无死角的算计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3章 无死角的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爸,具体情况,两份资料上,记载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看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明白,这不是逼宫,我只是拿事实说话。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ranen??.r?a?n??en`o?rg”梅红衣不同意梅兰亭的观点。

“恐怕,我还得再想想。”梅兰亭有些歉疚的说道。

梅红衣尽管没说什么,但梅兰亭也是明白,从上午二人分开之后,估计大半天时间,梅红衣都是在为这两份资料的事情奔波。

他无意否定梅红衣的成果,但兹事体大,顾虑重重,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出决定的。

“爸,你注意到这两份资料的日期没有,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从一个月前开始。”梅红衣说道。

话说到这里,略作停顿,梅红衣紧接着说道:“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局那边接收的各种恶性事件的案子,一共有二十三起,其中有十八起,最终不了了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在他们的权责范围之内,他们根本没有问责古武***者的权利。”

“地组收集的资料,更为翔实一些,有不少,是与***局那边的资料重合的,刷选掉重合的资料,剩下还有八起恶性事件,这八起恶性事件,无一不是因为古武***者而引发……而更为主要的一点,不知道爸你注意到没有,那就是,这八起恶性事件,***局那边,并没有进行案件登记。”梅红衣提醒道。

“你想说什么?”梅兰亭问道。

“我想要说的是,之所以,这八起恶性事件,没有登记,不是因为当事人没有报警,不是因为警方玩忽职守,而是,这八起恶性事件的当事人,他们消失了,永久的消失了……他们全部都死了。”梅红衣说道,最后两个字,梅红衣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自古武联盟大会即将召开,古武***者出现在普通人的视线之中,梅红衣的工作压力,一下子变大了许多,地组***的人,也是如此。

但这些资料,尽管地组方面,一直都在暗中收集,却从来没有人,做过统计……梅红衣是因为受宋老大和宋老二事件所触动,改变了一贯以来的立场,进而为了说服梅兰亭,才是去做了资料方面的统计。

而最终统计的结果,无疑是触目惊心的。

梅红衣根本没有想到,已经恶劣到了这种程度。

“可能确定?”梅兰亭心下微微一震,问道。

“我让地组***的人,专门就这八起恶性事件,展开了细致的调查,当事人无一例外,死于非命。”梅红衣说道。

“可恶1

梅兰亭拍桌而起,面色铁青。.la

他刚才看这两份资料的时候,就是感觉到数字方面有出入,但也没有深入细想,被梅红衣这般一分析,梅兰亭才是陡然间意识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如此惨绝人寰之事。

“爸,你愿意改变主意了吗?”梅红衣恳切的看着梅兰亭。

“你想让我怎么配合你?”叹了口气,梅兰亭说道。

“爸,你说错了,不是配合我,是配合江尘。”梅红衣眉眼一弯,笑出声来。

刚好这时,邬君岚推开了书房的门,责怪不已的说道:“你们父女两个是怎么回事,又是拍桌子又是傻笑的,事情谈完了没有?谈完了就吃饭,一会饭菜就冷了。”

“好的,爸,我们吃饭去吧。”梅红衣甜甜的说道。

一会之后,一家三口,上了饭桌,邬君岚盛了两碗米饭过来,自己则是喝百合莲子汤。

“妈,你怎么又喝汤埃”看着邬君岚面前的那碗汤,梅红衣说道。

“减肥。”邬君岚淡淡说道。

“妈,你身材比我好多了,怎么比我还臭美呢。”梅红衣抱怨起来。

“这女人爱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倒是看看你自己,成天把自己弄的跟一假小子似的,也不知道好好收拾收拾自己。”邬君岚不满的说道。

“好啦,我不该说您老人家的。”梅红衣赶忙求饶。

她倒不觉得自己打扮的跟假小子似的,而是觉得,这样穿很方便很舒服,她自己觉得舒服就够了,要是一整天活在他人的目光里,她才要受不了了。

“不过呢,虽然你不懂得好好收拾自己,总算有人有眼光,能够发现你的内在美……你刚才说到江尘了是吧,你和江尘谈了这么长时间的恋爱,什么时候,带回家给我和***瞧瞧呢?”邬君岚便是问道。

“妈,你说什么呢?”梅红衣吓一大跳,她什么时候有和江尘谈恋爱了,还什么谈了很长时间。

作为当事人,她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的,妈真是白教你了。”邬君岚一脸的无奈之色。

“妈,是你乱说话好不好。”梅红衣哭丧着脸说道。

“你和江尘谈恋爱的事情,地组上下都知道,***也见过江尘几次了,确实是时候带回家来见见了。”邬君岚语重心长的说道。

“妈,您别说了行不行,传出去让人笑话。”梅红衣哭笑不得的说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谁敢笑话?”邬君岚板起脸说道。

“可是问题是,我和江尘,根本就没谈恋爱啊,不信你问爸。”梅红衣无语的说道。

“没谈恋爱你就将人家往你住的地方领?没谈恋爱你还跟人家去参加婚礼?没谈恋爱,你收了人家一辆车子?”邬君岚一连三问。

“我那不是看他可怜没地方住嘛……参加婚礼,是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女伴……车子……车子……”梅红衣解释道。

前面两点,梅红衣发觉自己都可以解释,而且都可以解释的通,可是,收下江尘送的一辆车子,梅红衣忽然很是诡异的意识到,问题有点大了,饶是她绞尽脑汁,都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解释。

毕竟,她总不能说江尘是钱多烧的慌,所以才买一辆车子送给她吧?

即便,这是事实。

可是,这样的事实,也得有人相信才行的。至少,邬君岚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接着说埃”邬君岚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模样。

“反正就是没谈恋爱。”梅红衣莫名有点心虚。

“女孩子呢,最要紧的是自爱,你自爱了,男人才会死心塌地的爱你,让你带江尘回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表明一下我们家的态度,你怎么就不懂呢?”邬君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哪里有不自爱了?”梅红衣在心里默默说道。

她要是不自爱的话,估计早就被江尘那家伙吃的连渣滓都不剩了。

只是,这些话,梅红衣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而无法跟邬君岚说,不然指不定邬君岚会怎么说教她。

“爸……”梅红衣就是看向梅兰亭,希望梅兰亭给她解围。

“今天这个红烧鱼不错,外焦里嫩,色香味俱全。”梅兰亭老神在在的说道。

“爸,你别光顾着吃鱼埃”梅红衣以为自己给的暗示不够,使劲的眨了眨眼睛。

“这道茭白炒肉也很好,酥脆爽口,以后要多做,我很喜欢吃。”梅兰亭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妈,您就说吧,到底要怎样,您才相信,我没和江尘谈恋爱?”看梅兰亭这般态度,梅红衣哪会不明白,压根指望不上了。

“你只要带江尘回来,我亲自问问他,不就行了?”邬君岚给梅红衣出主意。

梅红衣顿时满头黑线。

这算是什么情况?

若她真的将江尘往家里带的话,那绝对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带好不好?

不然邬君岚问江尘,她是不是在和江尘谈恋爱,或者问她和江尘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江尘说不是的话,该让她如何自处?

梅红衣觉得自家老妈真是太狡猾了,这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算计啊,怎样她都会栽到坑里去。

“或者,你把江尘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打个***问也一样。”邬君岚又是说道。

“妈,我带……带总行了吧。”一咬牙,梅红衣以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度说道。

江尘的联系方式,是绝对不能给的,毋庸置疑,这又是邬君岚给她挖的一个坑。

毕竟,邬君岚要真想要江尘的联系方式,那实在是太简单了,分分钟就能得到,不说别人,梅兰亭这里就有。

邬君岚不问别人要,而是问她要,这不得不说,是很耐人寻味的,梅红衣自然不会***的交出江尘的联系方式。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怪妈在逼你埃”邬君岚喜滋滋的喝百合莲子汤,悠悠说道。

闻声,梅红衣简直恨不能一头在桌子上撞死算了。

如果这还不算逼她的话?

那到底要怎样,才叫逼她?

这明明就是在逼她好不好,梅红衣觉得自己很受伤,一颗心都在默默滴血。

“江尘,都是你做的好事,我恨死你了。”梅红衣心里恼火不已,一股脑的,将责任全部都给推在了江尘的身上。

“阿嚏1

远在徐家别墅的江尘,忽然之间打了有一个喷嚏,伸手,揉了揉鼻子,江尘才是觉得鼻子通顺了点。

“谁在骂我?”江尘很是莫名其妙的说道。

“江尘,你在厨房里做什么呢,怎么弄得满屋子都是很奇怪的臭味?”却是江尘这话落音,又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徐安琪和姜燕燕二女,一起从楼上走了下来……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