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682章 我改变主意了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2章 我改变主意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啪1

江尘大手拍下,伴随着一声闷响,宋老二顿时变身成一滩烂泥,委顿在了地上,眼耳口鼻之中,皆是有鲜红的血迹,往外溢出,瞬间死于非命!

“江尘,你——”变故突生,即便是宋老大有心阻止,那也是来不及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燃?文小?说.?r?an?en`

或者说,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江尘说杀人就杀人,速度奇快,宋老二在江尘的面前,宛如蝼蚁,根本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是轻轻松松,被江尘一巴掌给拍死了。

目睹这一幕的发生,宋老大脸色剧变。

他刚才,还言之凿凿的表示,江尘在他面前,没有动手的机会。

江尘非但动手了,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巴掌将宋老二给拍死。

这种情况,就好似有一个巴掌,重重的抽在他的脸上一样,使得宋老大的老脸,***辣的疼了起来。

“过来吧,让我把你拍死。”江尘招了招手,懒的跟宋老大说废话。

“小子,你未免太放肆了,我今日和宋老二过来,不过是问你讨要一个说法而已,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可恶。”宋老大眼神闪烁,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是说相声的吗?”江尘看***一样的看着这货。

“我说的全都是事实,你如此张狂,视人命如无物,迟早会有报应的。”宋老大怒声说道。

“也不用等别的时间了,干脆点,你现在就来报复我好了。”江尘催促道。

“小子,我宋老大平生乐善好施,从不与人结怨,你这事,自会有人,为我等主持公道。”宋老大正气十足的说道。

他自然不可能对江尘动手,宋老二的死,就是前车之鉴。

尽管,他的实力,比之宋老二要强很多,但是,毋庸置疑,根本不可能是江尘的对手,他若动手的话,下一个死的,必然是他。

当务之急,宋老大觉得,自己就是要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借此谴责江尘,使得江尘不好对他动手。

“红衣姑娘,你觉得如何?”江尘焉能看不明白宋老大的打算,似笑非笑的问道。

“杀了。”梅红衣面无表情的说道。

如果宋老大像个男人一点,执意为宋老二报仇,哪怕不是江尘的对手,最终死在江尘的手上,梅红衣觉得,自己都是会高看他一眼。mianhuatang.la

偏生,这家伙太过会自作聪明了,莫非他天真的以为,耍些口舌之利,江尘就会饶他一命了?

这般滑稽戏,别说江尘看不下去,就是她,那也是看不下去。

“怎么,还想杀我?我宋老大,虽是善良之辈,却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宋老大大声说道。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今天欺负定你了。”江尘淡然轻笑,说出来的话,毫无烟火之气,可是出手,却是狂暴之极。

“轰1

一拳,宋老大如一枚炮弹一般的倒飞而出,鲜血狂喷,五脏爆碎而亡。

“垃圾。”江尘撇嘴,不屑说道。

“这两个人的尸体,我会让人处理的。”梅红衣说道。

“咦,我接连杀了两人,你不是应该责怪我的吗?”江尘奇怪的问道。

“人是你杀的没错,但却是我让你杀的,重要的是,这两个人,都该死。”梅红衣冷漠的说道。

不需要对宋老大和宋老二有多了解,从宋老二那一句调戏她的话,梅红衣就已经足以清楚,这宋老大和宋老二为人如何。

这种人,仗着自己是古武***者的身份,处处横行霸道,遇上比自己更强的强者,却是变得奴颜媚骨。

江尘说那宋老大是垃圾,在梅红衣看来,没错,就是两个垃圾货色。

忽然之间,梅红衣有点理解江尘的态度了。

为何要执意将古武***者,赶出天南市,乃至是赶出江南剩

不是说古武***者中,没有好人。

而是这样的一群人,一旦失去有效的约束和控制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造成比普通人更大的灾难。

唯有以暴制暴,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红衣姑娘,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唔,你这么急匆匆的跑出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没……”迟疑了一下,梅红衣说道。

梅红衣本来是有话要跟江尘说,确切的说,她是要劝服江尘,不要冲动,可是,宋老大和宋老二出现的太及时了。

或者说,这两个家伙太倒霉了,他们两个的出现,完全就是在给江尘送菜。

“那我先走了。”江尘怪异笑了一声,招了招手,拦车离去。

“爸,你怎么也下来了。”江尘才刚上车离开,梅红衣就是看到,梅兰亭从茶楼里走了出来。

“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有看在眼里。”梅兰亭没有回答梅红衣的话,而是说道。

“爸,你是改变主意了吗?”梅红衣便是问道。

眉头微皱,梅兰亭说道:“处在我这个位置,有些事情,注定无法随心所欲的。”

梅兰亭非但是有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看在眼里,他更是有听到宋老二所说的那句话,梅红衣是他的女儿,宋老二的轻佻言行,让梅兰亭盛怒。

这二人死了就死了,梅兰亭不会有半点可惜。

但……就此改变主意,梅兰亭却是有着太多的顾虑……或者也可以说,他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

“爸,我改变主意了,而且我有信心,你也很快,就会改变主意的。”梅红衣以很认真的口吻说道。

听着这话,梅兰亭愕然的看着梅红衣,淡笑问道:“是吗?这么有信心?”

“对。”梅红衣没有半点谦虚。

……

下午五点钟左右。

天南市市区,一个普普通通的居民小区。

一辆悍马h2,在门卫的注视之下,飞快的开了进去。

即便是有很多次,看到这辆悍马h2,当这一次,看到这辆车子,从眼皮子底下开进去的时候,门卫还是盯着看了好一会。

车子自然是好车,这样大块头的车子,哪怕是在天南市这种省会城市,也很难看到。

但门卫之所以会对这辆悍马车尤为关注,是因为门卫知道,开车的是一个超级大***,奈何,那大***似乎很高冷,每次都是直接开车进去,连车子的车窗玻璃,都从来没有放下来过。

开悍马的超级大***是梅红衣,梅红衣自然不会知道,一个小门卫对她的怨气,当然,就算是知道,梅红衣也不会放在心上就是了,更不会认为,一个门卫,会有所谓的,一只癞***只要肯努力,有朝一日,终究能够吃上天鹅肉的错觉。

梅红衣将车子开到11栋,下车,上楼,敲开了11楼的一扇门。

开门的是一个妇人,眉眼依稀和梅红衣有几分相似,四十出头的年纪,却也轻易就可以看出几分年轻时候的风韵。

“红衣,回来了啊,正好吃饭。”妇人看到梅红衣,笑着说道。

“妈,爸呢,是在书房吗?”梅红衣问道。

这个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梅红衣的母亲邬君岚。

邬君岚和梅兰亭,同为地组黄金级别的成员,夫妻二人,同是这江南省,地组内,级别最高的二人之一。

不过,若是不知晓邬君岚身份的人,见到这般模样的她,一定会大感意外,因为,邬君岚身上并无半点强者的气息,甚至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气质不错的家庭妇人,每日里日常的工作,就是照顾丈夫和孩子的饮食起居。

“你不是回来吃饭的吗?”邬君岚问道。

“吃饭等一会,我先找爸谈点事情,妈,你要是饿了的话,就自己先吃,爸可能也要耽误一会时间。”梅红衣说道,轻快的往书房走去。

“这孩子,真是的。”邬君岚有点无奈。

这一次,梅红衣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进入了书房。

书房内,梅兰亭拿起茶杯,正要喝茶,看到梅红衣从外边进来,顺手将茶杯放下,问道:“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刚好你妈刚才还念叨说你好几天没回家吃饭了,饭差不多做好了吧,我们一起吃顿饭。”

说着话,梅兰亭站起身来。

“爸,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你先看看。”梅红衣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抽出了一份资料,递给梅兰亭。

“现在就看?”梅兰亭问道。

“现在就看……爸,你还记得我上午说过吗?我会让你改变主意的,等你看完资料,我相信,你一定会改变主意的。”梅红衣信誓旦旦的说道。

梅兰亭莞尔一笑,上午时候,梅红衣说过的话,他当然是记得的,不过自家女儿,一向争强好胜,他更是明白。

只当是梅红衣出于负气,才是说出那样的一番话,倒是没料到,梅红衣似乎是早有打算。

“好吧,那我先看看。”梅兰亭笑笑说道,坐了回去,拿起资料看了起来。

倒也是有点好奇,梅红衣说的如此笃定,不像是无的放矢,那么这份资料,一定有所过人之处,不然的话,以梅红衣的性格,是不会说出那样的话的。

资料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地组内部收集的情报,一部分,是梅红衣去***局那边拿过来的。

梅兰亭先看的是***局的那份资料,翻开第一页,扫了几行,梅兰亭眉头猛然一皱,抬头,略带惊讶的看了梅红衣一眼,而后又是低头,专心致志的看资料。

十来分钟之后,这一部分资料看完,梅兰亭的脸色,明显严肃了几分,梅兰亭又翻开那份地组内部收集的情报,同样花了十几分钟,仔仔细细的看完。

资料阖上,梅兰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沉吟了小有一会,苦笑说道:“红衣,你这是在向我逼宫啊1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