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556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56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燕望心中杀意翻涌,不用郑成泽多说,他几步上前,迎向了江尘。

看似寻寻常常的走路节奏,实则数步,就是极快的逼近了江尘。

在逼近江尘的那一个瞬间,楚燕望蓦然出手,一拳,以直捣黄龙之势,轰向江尘的心脏部位。

古武后天八层修为的强者,力量何其之惊人。

一拳出手,呼啸如风。

“喂,他叫你杀我你就杀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的自尊呢?”江尘跳脚,骂骂嚷嚷着。

一边跳骂,江尘一边飞速出手,握起一拳,不闪不避,直接砸在了楚燕望的拳头之上。

“砰1

两只拳头,隔空,恶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江尘手舞足蹈,如同跳舞一样的,跳个不停,自然,嘴上絮絮叨叨的,也是说个不停。

“就这么点力气,你怎么好意思对我动手呢?我警告你啊,最好是往后退一点,免得我真的把你给揍哭了。”

“混账东西。”楚燕望怒。

别人看不出来,楚燕望又如何会看不出来?

江尘的举动看似滑稽,实际上是借以化解他的攻击。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江尘又不是靶子,不可能站着不动任他出手。

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偏偏被江尘搞的不伦不类的,就好像,他不是要杀江尘,而是在陪江尘跳广场舞似的。

“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我,我真揍哭你。”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楚燕望倒是,谁揍哭谁。”楚燕望冷哼一声,再次一拳,奔袭而去。

和上一次,在酒店房间与江尘交手不同,他要保护郑成泽,束手束脚,颇为被动,无法施展开来。

这个时候,楚燕望出手,是毫无顾忌,倾力出手,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江尘。

“我不是都说了吗?我揍哭你埃”江尘看***一样的看着楚燕望,继而,依旧是不闪不避,和楚燕望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砰1

又是一声沉闷的声响传出,江尘歪歪扭扭,嬉皮笑脸。

“嗯?”眉头,猛然皱了起来,楚燕望那般看向江尘的眼神,多了几分讶异。

楚燕望第一拳出手的时候,是以有备打无备,力量不过发挥个六七成左右,一拳过后,江尘轻易就是接了下来,那倒是没什么。

而这第二拳,楚燕望用了差不多八成左右的力量,可是江尘,却也是轻易就给接住了。

这种状况,隐隐让楚燕望觉得不太对劲,要知道上次在酒店房间的时候,江尘可是连正面接他一拳都是不敢的。

“这小子是在故弄玄虚,还是,他的修为又有了长进?”楚燕望在心里想着。

“发什么呆呢,赶紧出手啊,莫非是你怕哭?”江尘白了楚燕望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如你所愿。”楚燕望冷冷说道,第三拳随之出手。

不管江尘故弄玄虚也好,还是江尘的修为有了长进也罢,他楚燕望左右没打算让江尘活着离开。

这第三拳,楚燕望动用了九成的力量。

“砰1

伴随着碰撞的声音,江尘脚下一个踉跄,接连往后退出去好几步。

“果然是故弄玄虚。”掀眉,楚燕望那般看向江尘的眼神,悄然多了几分不屑。

“该死的家伙,竟然把我给逼退了,你有本事你再来啊,老子不服。”江尘大叫,气急败坏。

“你马上就会服气了。”楚燕望冷冷一笑,脚下一动,出现在了江尘的面前,第四拳出手。

第四拳,楚燕望动用十成的力量。

他已经试探出了江尘的实力,就是打定主意速战速决,这一拳,直接将江尘给轰成渣。

江尘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怎么回事,根本没有避让的意思,就像是一头呆头鹅一样的,直直出拳对轰。

“痛吗?”

忽然之间,楚燕望的耳边,有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楚燕望略微一愣,有点不太明白,江尘怎么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

再说了,这句话,应该是他问江尘才对吧?

十成力量出手。

楚燕望都是记不起来,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对手了,在他看来,即便江尘死在他这一拳之下,江尘也算是与有荣焉了。

江尘自然没死,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江尘非但说话了,还说了一句,相当莫名其妙的话。

“问你话呢,到底痛还是不痛,你哑巴了?”江尘非常的不高兴。

楚燕望这才是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那一刻,楚燕望的整只右手,陡然抽搐了一下,低头,楚燕望就是看到,在他的拳头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

长长的一根银针,几乎全部没入他的拳头之内,只留下一个针尾,颤巍巍的晃动着。

银针所刺入的地方,并非是血肉,而是,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手法,顺着他手背上的血管直接刺入。

这也正是,明明银针如此脆弱,却是能够刺入这么深的缘故。

银***入血管,楚燕望手背之上,血管鼓胀,如同是爬着一条蚯蚓。

一股极端剧烈的痛感,由此传来,饶是楚燕望耐力和定力都是异常的惊人,也是痛的脸色煞白,满头大汗。

“你一定很痛,很想哭对吧?想哭就哭,男人哭吧不是罪,我绝对不会笑话你的。”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江尘嘴上说是不会笑话,可是看那模样,就差没捧腹大笑了。

“你该死。”楚燕望满面狰狞。

“你快点哭埃”江尘催促起来。

他三番五次说了要揍哭楚燕望,楚燕望要是不哭的话,他一张帅气的脸蛋往哪里搁?

作为一个说话算话的男人,江尘可是一直以一种相当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的。

“死1

楚燕望勃然大怒,信手拔掉银针,低低狂吼。

“哎呀呀,你死定了,银针有毒。”江尘大叫起来。

楚燕望脸色铁青,却是发现,随着银针拔出,那所流出来的血,呈现出乌黑的色泽。

“这——”楚燕望的脸色,更加的铁青了。

“别以为我开玩笑,真的有毒,你赶紧哭一个给我看看,我就给你解毒。”江尘砸吧了一下嘴巴说道。

“我先杀了你。”楚燕望咬牙切齿,冲向了江尘,如盆钵大小的拳头,砸向江尘的脑袋。

“楚燕望,你脑子肯定是进水了,我这么好的一个人,你怎么可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江尘那叫一个不满。

一边说着话,江尘右脚往后方错开一步,随之,拳头和楚燕望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一拳过后,楚燕望身影晃动,难以控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楚燕望从发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见鬼一样的看着江尘。

怎么可能?

他九成力量出手的时候,江尘都无法接祝

狂暴状态下的十成力量出手,江尘却是接住了,并且,江尘还将他给震退了。

“你什么你,怎么,你后悔了,想哭给我看了,不好意思,晚了。”江尘一脸的狂傲之色。

“为什么?”楚燕望怔怔问道。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你要是贪生怕死你就直说。”江尘大大咧咧的说道。

楚燕望的后背,渐渐有寒意在蔓延。

怕死?

世上之人,谁不怕死?

有人说不怕死,那不过是因为,那人从未面临过生死攸关的抉择罢了。

楚燕望是承认自己怕死的,这并不是什么耻辱。

之所以,楚燕望如此反应,是因为他意识到,江尘确实是在故弄玄虚,但江尘的实力,也分明是在短短的一两天之内,有了恐怖的进步。

进步之大,哪怕是他,都未必能够杀掉江尘了。

不,一个不小心,不是他杀掉江尘,而是他死在江尘的手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强忍着那份心悸,楚燕望沉声问道。

“好人。”江尘懒洋洋的说道。

“传承,宗门,***1楚燕望再一次问道。

“我太好奇了,莫非你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并且打算将你女儿嫁给我?”江尘好奇不已的问道。

“告诉我。”喷出一口粗气,楚燕望问道。

“是还是不是呢?要是不是的话,你这么盘查我,我可是会很不高兴的。”江尘撇嘴说道。

楚燕望当真有种要哭的冲动,为什么江尘一张嘴巴就这么损呢?

就算人长着一张嘴巴,主要兼顾的就是说话的功能,但是江尘的这张嘴巴,估计九成九的作用,就是用来说话了吧?

“你不肯说?是不是你有所顾忌?”楚燕望盯着江尘问道。

“别搞笑行不行。明明是你有所顾忌好不好?”耸了耸肩,江尘那叫一个无语。

漂亮的话他听的多了,还真没见过这样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脸皮厚的都快赶上他了。

“你走吧。”楚燕望挥了挥手,说道。

“楚门主,这?”郑成泽整个人都惊呆了,发生什么事了?他一直在看着呢,怎么没法看明白这里边的情况呢。

“不必多说。”楚燕望冷冰冰的说道。

“楚门主,江尘此子,那是一个天大的祸患,不能放虎归山。”郑成泽不得不提醒道。

“我自有主意。”楚燕望说道。

“可是……”郑成泽还要说话。

不管怎样,都不能就这样放走了江尘,否则此间之事传出去的话,郑家注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什么放虎归山不放虎归山的,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啊,我说了我要走了吗?”江尘有点听不下去了,这两个***,大晚上的,怎么就做起白日梦了呢?

,无弹窗阅读请。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