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才邪少 > 第554章 自寻死路

天才邪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54章 自寻死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秀秀,你饿不饿?饿的话我们找地方吃点东西吧。请你吃大餐,如何?”一边开着车,江尘侧头看着蓝秀,问道。

“不饿呢。”蓝秀轻声说道。

她这一下午,心情跌宕起伏,神经始终紧紧绷着,直到江尘出现之后,才是稍许放松下来,又哪里有吃东西的胃口?

“那你一定是累了,这样吧,我找个地方让你休息休息。”江尘随之说道。

“你呢?”蓝秀看着江尘问道。

“我?当然是跟你一起休息。”江尘拿手指了指自己,怪笑不已。

看到江尘这般怪笑,蓝秀不知是联想起了什么,***的面颊,悄然泛起一抹红艳的色泽。

也没特意去找地方,开车路过,看到一家酒店看起来还不错,江尘便是将车子开了过去,然后开了一个房间。

虽然蓝秀说不饿,但是在进入房间之后,江尘还是顺便叫了一些饭菜,与此同时,江尘还要了一瓶红酒。

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再喝点红酒,蓝秀差不多就是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作为一个善解人衣……不对,是善解人意的男人,江尘在这方面,一向是有口皆碑的。

当然了,自家女人自己心疼。

蓝秀是他的女人,他不疼的话谁来疼?

“都说了不饿呢。”看着那很快送过来的饭菜,蓝秀略有点无奈。

“要不我喂你?”江尘笑眯眯的问道。

蓝秀粉脸又是一红,讨价还价的说道:“我就吃一点,可以吗?”

“小秀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在吃饭这种问题上,我还会强迫你不成?”江尘不满,板起脸说道。

“我争取多吃一点。”蓝秀哭笑不得。

“这样就对了。”江尘嘿嘿笑着。

蓝秀确实是没什么胃口,但被江尘给盯着,还是勉强吃了小半碗米饭,喝了一点红酒,吃喝过后,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终于放宽了心的缘故,渐渐困意袭来。

“江尘,我先去洗个澡。”蓝秀说道,起身,袅袅走向浴室。

“小秀秀,等等,我陪你一起洗。”江尘叫嚷着。

白江尘一眼,蓝秀嫣然轻笑,关门,反锁,不给江尘可趁之机。

“小秀秀,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江尘唉声叹气,过河拆桥啊这是。

十几分钟之后,江尘就是有点后悔说出那样的话来了,因为,蓝秀根本不曾过河拆桥,更加没有让他失望的意思。

刚刚洗过澡的蓝秀,一头湿润的青丝,随意***在脑后,素面朝天,不染胭脂。

一条雪白的浴巾,包裹着婀娜有致的娇躯,却也不曾完全的包裹住,饱满的胸脯露出一半,莹白的色泽,晃人眼球。

尤为要命的是,江尘亲眼看到一滴水滴,沿着蓝秀的脸颊,滑落锁骨,然后,滑入其胸前的那一片幽深的沟壑之中……

下意识的,江尘很没出息的吞咽的一口唾液,继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将蓝秀抱住,朝着大床走去。

“江尘,你去洗澡。”蓝秀都是要被江尘吓一大跳,她就是洗了个澡出来而已,这男人怎么就变的跟***的雄狮一样了呢?

“小秀秀,刚才我说跟你一起洗你不让,这事可不能怪我。”江尘***升腾而起,哪里愿意浪费时间去洗澡,直接将蓝秀给扑倒在了床上。

一会之后,床铺,以一种特有的节奏,摇曳起来。

这般摇曳,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停歇。

蓝秀瘫软如泥,躺在床上再也动弹不得,本就犯困的她,更是困的不行,没一会,便是沉睡过去。

蓝秀睡了过去,江尘则是精神的很,轻手轻脚的爬下床,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很快,酒店下方的停车场内,一辆车子开了出去。

江尘开着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最终,车子在一片烂尾楼下停了下来,江尘下车,进入了那一片烂尾楼。

“差不多了。”喃喃自语一声,江尘选择一处略微干净点的地方,盘膝坐下。

时间,慢慢的过去,将近有两个小时左右,原本坐着一动不动的江尘,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

伴随着那一口浊气的吐出,江尘紧闭的双眸,悄然之间睁开。

赫然见到,他眸光深邃而幽亮,一如天际之上,那一轮倒悬着的明月,散发着慑人的气息。

变化的,不仅仅是江尘的眼神,江尘体内,所散发的气息,亦是一点点的发生着变化。

那般气息的变化,或许在外人看来,并不起眼,但是江尘却是感知的一清二楚,他的力量在得以充盈,肉身强度,亦是无声无息的,变得更强。

而这就是,淬体六层!

江尘的修为,停留在淬体五层阶段,时间不算长,也不算不得太短。

***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事情,若非是有必要,江尘并不愿意做出拔苗助长之事,因为那对他往后的***,并无好处。

这就像是建楼,要想建的快,又想建的好,本身就是一件极其矛盾的事情。

一栋高楼平地而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的本质就是这样,就算是天才,也绝无一飞冲天的可能。

***之路,一步一个脚印,不存在所谓的投机取巧。

尽管,江尘其实早已,可以进行突破,但是此前,江尘并不着急,顺其自然之后,便是水到渠成,也没必要着急。

只是现在的这种状况,江尘却是没办法不自我突破了。

突破过后,花了一点时间,适应身体的变化,江尘就是开车离开了烂尾楼,直接朝着郑家方向行去。

……

郑成泽已经从医院返回了郑家。

内部,郑成泽陪同楚燕望在喝茶,不过二者,一个休闲惬意,一人则明显有些急躁焦虑,急躁焦虑的是郑成泽。

郑成泽今天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布了一个自认是死局的局,结果,江尘轻易就是从他所布置的死局之中跳了出去,大摇大摆的离开。

这个结果,让郑成泽非常的难以接受。

按照郑成泽的打算,本是要第一时间就第二次对江尘动手,却又哪里知道,楚燕望,制止了他的这种行为。

“楚门主,你说,江尘会来我郑家,他真的会来吗?”放下手里的茶杯,郑成泽侧头看着楚燕望询问道。

正是由于楚燕望说,不必花费力气去寻找江尘,江尘自己就会自投罗网,郑成泽才是没再做***方面的手脚。

可是,从医院返回郑家,等了这么长时间,眼看都快晚上十点钟了,江尘迟迟没有出现,郑成泽就是有点等不下去了。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郑成泽不太明白,楚燕望说江尘会来郑家,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说出这样的话的,楚燕望也没做任何的解释。

“如果我是他的话,我肯定会来。”楚燕望不置可否的说道,悠闲的喝茶。

“楚门主,那个江尘,如何能和你相提并论,不过是个一时得志的***之徒罢了。”郑成泽愤然说道。

“即便是一时得志,他也算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家伙了。”楚燕望淡淡说道。

他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哪一个,能够逃过他的手掌心。

江尘是那个意外,而且,意外了两次。

这样的一个家伙,若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柴,不说江尘不会答应,他楚燕望也不会答应,毕竟那样一来,岂不是显得他很无能?

“楚门主你对江尘如此赞誉,但愿他不会让你失望吧。”郑成泽只好说道。

楚燕望欣赏江尘,他可没办法欣赏江尘,对江尘恨之入骨都来不及,哪里会有欣赏江尘的心思?

“这不是我失望不失望的问题,而是,我看的出来,其实江尘,和我是同一类人。”楚燕望慢悠悠的说道。

“楚门主,你这话的意思?”郑成泽愣了一下。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骄傲自负,瑕疵必报……说起来,这个江尘,和我年轻时候,何等的相像,若非迫不得已,我还真不太想杀他。”楚燕望沉吟道。

“这样的存在,于我郑家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郑成泽提醒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当然,你也要记住我说过的一句话,无论如何,江尘都活不过今晚。”楚燕望冷漠的说道。

“轰1

就在楚燕望和郑成泽,在喝茶谈话的时候,陡然之间,郑家外边,传来一声震天般的声响。

那般声响,仿佛地震,瞬时之间,传入了二者的耳中,与此同时,偌大的郑家内部,悉数被惊动。

“来了。”喝一口茶,放下茶杯,楚燕望站起身来。

事实上,尽管有和郑成泽说过江尘会找上门来,楚燕望的把握,却不过只有五成左右。

几率一半对一半,江尘出现,自然是最好,省得他还要花时间去找江尘,江尘不来的话,楚燕望也不至于太过失望,至多就是多动一些手脚罢了。

而江尘来或者不来,其中的差距,却是相当的明显的。

江尘若不来,那就是不敢,意味着江尘在示弱怕死。

江尘来了,还一来,就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楚燕望简直要对江尘高看一眼。

如果说,楚燕望之前对江尘的欣赏,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话,那么,当那一声声响传来的时候,楚燕望就是打从心底,欣赏江尘了。

“自寻死路的东西。”郑成泽冷哼一声,他没有楚燕望那么多的想法,江尘来了,就是最好的结果。

“楚门主,我们出去吧。”郑成泽邀请道。

“走吧。”楚燕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点了点头。

即将亲手杀死一个欣赏的对象,楚燕望都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无弹窗阅读请。


天才邪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