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91章人是三截草,不知哪节好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1章人是三截草,不知哪节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静给牛阑珊又起了一个二锅头的绰号,冯就点头,尚静说:“部里都催好几次了,今天才叫你?干嘛压那么久?这不是故意刁难?万一部里再催促,埋怨下来,她就会说是你工作没做好,将责任全推给你。”

“那也不一定,看部里的领导怎么看待这事。”

尚静就看着冯:“怎么说?”

“上司将工作布置下去,中层没完成,基层下属自然有错,但是中层领导就没责任?如果上司不和你计较,那就转嫁责任,将最下面基层办事的批评一顿,基层办事的自然倒霉,可是上司要是精明,就会怪中层领导无方。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不骂中层领导而责备基层办事的人,你说这是个什么道理,部里不会不知道吧?”

尚静就微笑:“那你说,部里的是精明的,还是熊?”

冯问:“这是测试?”然后若无其事的说:“你比我在处里时间长,就吕处长那件事,你说部里是什么?”

冯的意思是梁志国在处理吕操事件中处置方法非常有问题,当然梁志国自身也有问题,否则怎么吕操坚持去梁志国家里找他说事,纠缠不休?

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虽然关起门两人私密说话,但到底不能像富临小区尚静家里一样肆无忌惮。

尚静将名单打完,说:“现在快中午了,等下午凉快点再去办事我们,去哪吃饭?”

“我们去哪吃饭”的话问的像是早上出门时那个拥抱那会一样的温柔,冯就看着尚静,尚静的脸猛地红了,促狭的说:“要不,局里食堂?”

冯听尚静和自己开玩笑,心说这样心里强大的人竟然还会脸红,眉毛就挑了挑,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当初统计司法局老干部的具体人数、居住地址、健康状况,这个工作是冯去做的,现在牛阑珊要求重新排查,冯因为心里有数,也不费力。老干部们离休了,有的还住在单位,有些就和儿女在一起,还有的就去了外地,这里的健康状况其实指的就是是不是存在病危的情况,处里必须掌握这一点。

名单里被牛阑珊圈划着的两个老干部,其中一个在当时冯进行统计的时候,并不在武陵市住,他和在外地的儿子一起生活,冯也***联系过,这个老干部说对局里组织的春游不感兴趣,不会报名参加,冯给吕操汇报过,可是时过境迁的,这个老干部又回武陵住了,又要参加集体旅游,所以名单上就要将他增加进去。

这一个不难,费周折的是另一个老干部,这位老干部的妻子去年去世了,很多人都听说过这老干部扬言老伴死了他绝对不会续弦的,要为结发妻子守身如玉保持晚节之类的话,可不到三个月,这老干部和原来在他家做保姆的女人办了结婚证。

有人有感于老干部从前对前妻许下的诺言还历历在耳,就调侃他是“二八新娘八二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无水戏,一只梨花压海棠”,其实老干部和新婚妻子两人的年纪没有二十八八十二那么大的差距,这位老干部家的原保姆比老干部小二十多岁,也就四十来岁。

还有人更绝,干脆就说他们是“一对新夫妻,两样旧东西。”

这些话传到了老干部耳中,他十分生气,但是有气却不知对谁发,正好老干部处组织旅游,他就要求将自己的新婚妻子带着一起去。

这位老干部以前的妻子也是司法局的,他如今要新妻子享受和前妻同样的***待遇,其实就是要给别人说我就这样,你们怎么样,而且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让新妻子觉得自己对她和从前的老伴一视同仁,甚至更好,毕竟保姆出身的夫人不是司法局编制,要是参加了这次旅游,可不就是享受了司法局的待遇?

但是老干部的这一要求遭到处里的否决,认为这不符合要求,所以,这位老干部就到处告状,说老干部处不将老干部的事情当回事,是官僚主义,是本本主义。

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中的领导更应该是带头搞服务的,可事实上搞服务的却从来不是领导,而是一个个当兵的。其实这两件事在冯看来根本不算是事,牛阑珊在办公室里就能解决,但是领导让自己去再做一遍,冯只有照办。

上边一句话,下边跑断腿。

和冯预想的一样,到了下午,滂沱大雨从天而降,整个武陵市就弥漫在无穷无尽的烟雨水雾里。

雨势太大,冯回到单位已经下班了,他想了想就没有去办公室,直接回了宿舍。

第二天是星期六,接连两天都休息,雨也没停,冯就窝在屋里,哪里都没去,也没人来找他。

这场雨竟然不能停了,又持续了五天,结果有消息传来说武陵好几个县山区都发了山洪,还有泥石流、塌方的,整个市几乎每个县区都遭灾了。

武陵市委市***紧急通知,要求武陵市各机关单位抽调中青年人员,到各县去增援救灾工作,司法局将这一任务派给了***部,***部就选择了老年干部处,而老年干部处中花满勤和冯就被选中。

冯和花满勤被派到梅山县进行救灾活动,老干处的两位女同志牛阑珊和尚静则在家留守,正常办理业务,老干部们的旅游活动,只能再次推后。

到了梅山县,冯才发现,其实和自己一样来自市直机关的人,基本没事可干,就是到处走走看看,像古代钦差御史,或者督察,起到一个象征性的作用,实际的工作绝大部分都由熟悉情况的当地***工作人员和村民们自己完成了,当然还有***战士和基层***也起到了巨大作用。

冯和花满勤在梅山县停留了一个来礼拜,七天之后,才回到了市里,接下来市委市***又召开了“洪水无情人间有情武陵市赈灾救援总结大会暨先进人物事迹表彰大会”,参与了县区赈灾救援活动的花满勤和冯也参加了本次大会,自然又是一番忙碌,这样前前后后的,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天,牛阑珊将赈灾前冯递上来的老干部报表拿出来,让冯再次逐一甄别一下,如果无误,后天就由她带队前往天门山景区。

如今已经是夏日高照,酷暑高温了,冯心里恍惚的想***部这样拖延让老干部们去游览的时间,是不是算准了天热,老干部们耐不住炎热的气候,就不去了,这样处里就能省点事?

牛阑珊交待完这些,看着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冯就说:“处长,你还有什么指示?”

牛阑珊就笑了,伸手划拉了一下头发,冯觉得牛阑珊的发型似乎是新作的,就顺口说:“处长,我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哪里做的?很是适合你。”

“真的?”

“是,发质改善了,嗯,效果好像都好多了。”

牛阑珊情不自禁的摸摸发稍,嘴里吸了一口气,问:“小冯啊,工作一年了,不知,个人问题,有什么动向没有?”

冯就摇头:“处长,如今的女孩子都那么现实,我一穷二白,谁能看的上我呀。”牛阑珊一笑,说:“我怎么听说,你和尚静,走的很近?”

原来牛阑珊想说这个。

冯就皱眉:“我和尚静?这谁说的?”

牛阑珊就笑:“不是吗?”

“纸里能包住火吗?”冯表情黯淡:“处长你在我隔壁,有什么动静,你肯定第一个知道啊1

牛阑珊听了点头:“我也不信,我就说真有这事,我能不知道?我还是了解小冯的嘛。”

“吕操到安定也有一段时间了,”冯一听,牛阑珊好端端的提吕操做什么,听她接着说:“吕操有个孩子叫吕大钟,刚刚被***了,如果不是因为吕操以前在咱们司法局还认识几个人的话,判有期,也不无可能。”

“吕大钟?吕处长的孩子?他怎么了?”

牛阑珊的脸上似笑非笑:“看来小冯真的不了解,你没看过尚静的档案吗?”

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牛阑珊说:“尚静比你到处里早,不知走谁的门路进的司法局,那会吕操想将尚静介绍给吕大钟,就央级我做介绍人,可尚静看不上吕操,一口回绝了,可吕操对尚静,可真是喜爱氨

冯面无表情的看着牛阑珊,他相信,这个女人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将是有目的的,她每次要做一件事时,就会装扮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女诸葛亮的架势,试图让被说服者不知不觉的受到她强势的影响,可是她却不知道,她的手段对于冯而言,几乎没有任何的效果,还让冯更加的觉得她很好笑。

果然,牛阑珊虚晃一***,调换了话题:“大姐看了你一年,真是觉得你不错,就自作主张,为你当一回红娘,嗯,那个小娜,你觉得怎么样?”

“小娜?”冯瞬间有被牛阑珊击败的感觉,心说牛阑珊大红娘,你真是识人有术,你从哪里看出我和小娜准能够走到一块的?我究竟和她都有什么共同点?我改!

“怎么?惊喜吧?我瞧着小娜寄兀〈蠼阏庋劬σ埠艿笞甑模隳兀写蟮被槁铮惚鹚的愣孕∧让涣粢夤!?p> 冯心里有些啼笑皆非,他有些失神,一晃忽看着牛阑珊的嘴巴在动,可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我留意过小娜什么,留意‘女人口大点,男人全进去?’”

“那就这样,这次旅游回来,我费事约个时间,你们见个面,都是年轻人,你们有话也好说,我就不参合了。”

你费事,谁让你费事了,你还不参合,有这么乱点鸳鸯的吗?介绍对象是好事,起码双方性格爱好性情,掂量一下看能不能撮合在一起吧?

牛阑珊一说小娜,冯倒是差点将刚才吕大钟的事情给忘了,问:“处长你说,吕大钟被***了?”

“前一段吕大钟和人聚众**,影响极坏,被***机关立案侦查,这刚被***没几天,就是你去梅县那个时候的事情。”

走出了牛阑珊办公室,冯心里在想,吕大钟聚众**被***?怎么不是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扰乱***治安吗?

司法局老干部处终于确定了老干部们去天门山旅游的日子,副处长花满勤这会又请了假,他说自己不舒服,于是,带队的事情自然的就落在了另一位副处长牛阑珊的肩上,在出发前,冯作为先遣人员,领先一步到位于赣南省的天门山进行联络,和天门山风景区接待处商洽老干部们到后的各种接待事宜,以及行程安排。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