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68章千万别把我当人(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8章千万别把我当人(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以前梅山县的宣传口号是以果富农,以农带工,以工振县,不过后来这个金果节越办越虎头蛇尾,因为梅山县出产的水果越来越少,工业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口号就徒有其名,方旭做了县委***后,就扬弃了这个徒有其名的“金果节”,将它改头换面的,搞成了梅山县文化节。

无论是金果节还是文化节,举办的初衷都是招商引资,吸引外商对梅山的注意力。

冯觉得,裘樟清从心里是反对大操大办的,以前梅山每次文艺节光是和万邦文化娱乐公司的演出合约费用就是二百多万,裘樟清认为这些钱花得不值得。

那李显贵为什么有和裘樟清唱反调的意思?

难道是因为文化节是方旭提倡的?裘樟清和方旭有矛盾?或者,他们几个和万邦这个公司,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凡事无不可对人言,冯觉得刘奇才和李显贵几个在这件事,做得太差劲了。

刘奇才几个一直到了很晚才回来,冯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想来想去的,冯给裘樟清的号码发了一个短信:我是冯。刘、李、张,还有电视台的小姜自中午到达驻省办就出去不知去向。这会他们刚回来。据我所知,他们是和万邦商谈演出去了。我一直在驻省办休息。

冯觉得,裘樟清必然能读懂“我一直在省办休息”这句话的含义。

防贼觉得自己的措辞还是客气的,没有说他们将自己撇开偷偷的溜走。

暗探就暗探,奸细就奸细,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是属于裘樟清一派的了,李显贵他们想孤立自己,那随他们的便。

不过,或许裘樟清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不然给了自己一个***号码作用何在?

冯有些讶然失笑,真是神仙打架,殃及池鱼,自己只是一个小科员埃

果然,第二天冯起床吃了饭,李显贵几个又出去了,这一次他们没有躲开冯,冯也漠然视之。

不过这次李显贵几个晚没有一起回来,刘奇才和电视台的小姜回来的稍微早一些,李显贵和张向明仍旧是晚零点左右才进了门。

这样,冯就第二次给裘樟清发了短信,如实汇报了刘、李、张、姜的情况。

到了第三天,一如既往,只不过到了下午的时候,张向明回来给冯说,收拾一下,一会和领导回梅山县去。

收拾一下?有什么好收拾的?他们和万邦谈妥了?

几个人就这样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梅山,冯再次给裘樟清发了“已回来”的信息。

从省里回到梅山的第二天,冯早照常班,到了市场办,就看到有个人站在门口,这人一见到冯就愣了,接着满脸堆笑,从兜里掏烟请冯吸,冯摆手,问:“王教练?你有事?”

这个站在市场办门口的就是冯那天想学开车去的驾校碰到的王晚春。

“有事,有事,也没多大的事,你这是……您在这班?”

冯就点头,王晚春笑着说:“我这几天还一直想着你呢,等你去,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看来你这真是公务繁忙埃”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学车?你看,咱们这不都是熟人了么?你就放心,我绝对细心耐心乃至诚心,包你很快的学好车,而且,那什么,学费的事,你就别多想了,我心里有数。”

王晚春嬉皮笑脸的,冯没有说话,这时曹金凤到了门口,王晚春就张口闭口曹大姐的叫,进了门,曹金凤就问:“小冯早来了?王老板大驾光临,有事请指示。”

王晚春急忙笑说:“哪敢,我这不就在文化市场办的领导下混口饭吃,那什么,前天咱们市场办的老张和何林达不是去了我店吗,说起了审验文化许可证和缴纳明年管理费的问题,我这昨天忙,这不,今天就来了。”

“那你等一会,他们还没来。”

曹金凤像是不愿意和王晚春多说话,走了出去,冯就请王晚春坐,王晚春又给冯掏烟,冯正色说:“王教练,我真的不吸烟。”

王晚春有些讪讪的:“还没请教你贵姓?你姓冯是吧?”

“不敢,我叫冯。”

“你是刚调来的吧?”

“是。”

王晚春一副恍然了解的样子,冯问:“你还有一个什么店?”

“混口饭吃,混口饭吃,我那口子不是没事吗,就在街开了一个音像店,卖影碟什么的……”

王晚春正说着,从外面进来了三个人,当前的一个女子二十来岁,长的倒是有些赏心悦目,另外的两人都是男的,一个三十多,一个二十出头,面貌普通,见到了王晚春,那个三十多的男子就皱眉:“王晚春,钱带来了吗?”

这时那个女子问冯:“你干嘛的?这不还没班,你怎么就坐了,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这地是你随便坐的吗?”

王晚春本来想回答男子的问话,可是听了这女子斥责冯,就有些诧异,这女子又说:“起来!出去!我们要开会,有事一会再来。”

“真是的,现在的人真是没教养!你看看这文化市场都乱成什么了1

冯也不辩解,站起来就走到门外,王晚春嘴巴张得能放下一个核桃,那个问话的男子瞪眼说:“看什么?你也出去,一会再说你那事。”

王晚春急忙的掏烟,女子吒到:“干什么?公共场合不许吸烟!出去1

王晚春只有出了门,里面不知谁就“”的一声将门关了,接着传出了嘻嘻哈哈的说笑声,王晚春看着站在走廊尽头的冯,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回事啊?冯领导,他们竟然不认识你?”

“我的确和他们三个没见过面。”

“我就说!哪有人冒充文化局的?再说,刚才曹金凤不是还让你进了办公室的?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王晚春觉得冯挺有意思:“这三个人,那个年纪大的叫张发奎,小的叫何林达,那女的,叫秦婉秋。”

王晚春说着就眼睛一直盯着冯,仿佛要从他的脸看出花来:“哦,对了,他们市场办还有一个小伙子叫张长玉,主任叫张向明……”

王晚春正说着,从楼道传来了脚步声,来了几个人,这几人见到了王晚春就说:“老王,你积极埃”

冯一听,知道这些人都是梅山县文化制品经营者。

王晚春眨眨眼,有心不给这些人介绍冯,看着冯也站在这里不动声色的,就笑:“是啊,我一直积极,配合市场办的工作是我们音像经营者无光荣的事情嘛。”

“你拉倒吧你,你老实告诉我,在你姐夫的驾校,又勾搭了几个小媳妇?”

王晚春正色道:“说什么呢?哪能?”

“什么哪能?个月,有人看到你在房河滩那儿练车,结果练着练着只见车一颠一颠的不走,还以为车坏了,准备去帮忙的,结果走近,你露出头了,慌里慌张的,你说,你在里面是干嘛呢?”

王晚春眼睛一瞪,倏地又笑:“干嘛?你走近都没看清?”

王晚春说着给这几个人散烟,这几个人就笑:“算了,吃了人家的嘴软,那不是不忍心坏了你的好事吗?”

“咦,就来了这几个?”

王晚春不解的问:“怎么?”

“你不知道?不是昨天张发奎说今天经营音像制品的来文化局开会的吗?人没到齐埃”

王晚春一瞧:“这不才八点半吗?”

“我说,我们今年的管理费是不是有点多?这行业迟早要完蛋,你不看如今网吧的生意多好?”

“你想开网吧?”

“我倒是有那心思,不过,投资太大,还有,管理费,不好缴埃”

有人就嗤笑:“你知道光办那个网吧的许可证要多少钱?那不是咱们玩的。”

“屁!要多少钱?那还不是张主任一句话的事?”

“文化市场就是张主任的韭菜园子,割了一茬又一茬,嘿嘿,今天是咱们卖碟的,明天来的,可都是网吧那些人,哪年这时候能躲过去?市场办的也得过年埃”

王晚春这时就不吭声了,接着楼下又来几个人,有人就直接去市场办公室敲门,那个秦婉秋仍旧在里面喊:“等会1

外面的人就回答:“不是说八点开会吗?这不都九点了?”

“九点你才来!领导没到,你们急什么?开会是你们说了算吗?”

屋外的人满脸鄙夷了一下,嘴里嘟囔着往楼道这边来,到了冯几个身边才小声说:“母的!说八点却改成九点,拿我们当猴耍,你们坐办公室,我们站着这喝西北风,回去还得做生意。”

冯看看这些人,觉得没法再待下去了,就要离开,这时曹金凤从楼道那边走了过来,这些人就都笑着,有人就叫曹金凤,曹金凤点头说:“对不起了,今早县里临时有个会,所以原定给你们开会的事,就推到明天了。”

一些人听了就下楼,还有的想和曹金凤说什么,曹金凤却转身就离开,心说冯和这些人在一起做什么?

王晚春本来想和冯告别,但是又觉得人多嘴杂,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冯认识,就拧身到七楼的厕所里去了。

这个时候,张长玉才来姗姗来迟,紧随着曹金凤进了办公室,冯也跟着进去了,那个秦婉秋看到张长玉就问:“小张,怎么样啊,昨天见了面,姐给你介绍的***怎么样?”

张长玉搔搔头说:“我觉得人家挺好,可是,估计我们没戏。”

“怎么?我们小张要长相有长相,要工作有工作的。”

“人家说结婚必须要买房,我家这条件?算了,甭提了。”

张长玉一脸的沮丧,何林达就打趣:“我看老秦心里不实诚,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也没家吗,干嘛不和小张好,这就省了介绍来介绍去的,多好。”

何林达的话让屋里的人都笑,张发奎就问:“张主任回来了?不是说今早开会的吗,怎么这会还没见人?”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怎么又进来了?”秦婉秋又瞅见了冯,曹金凤一看就笑了:“婉秋,这是冯!是咱们市场办刚来的新人。”

“嗯?”

秦婉秋就打量着冯,嘴说:“呀,他是冯,怎么不早说。”

接下来大家都认识了,可是张向明到了中午都没有来。曹金凤用桌的***给张向明拨了手机,张向明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曹金凤就问冯:“小冯,你昨天和李局他们从省里回来了呀?”

冯就点头,张发奎几个看着冯,冯说:“是回来了,不过很晚,也许,张主任和李局、刘部长在县长那里汇报工作也不一定。”

张发奎听了就说:“这个有可能,那我们再等一会,还有几个乡镇的点没跑到,下午还得去。”

秦婉秋就说:“现在的黑网吧太猖獗,我听说有些网吧隐藏在居民宅里,你查也没法查,面有明文规定,学校周围一定范围内不许开设网吧,有些人就是要钱不要命,专门在学校周围开,这不荼毒孩子?梅山这么大,我们这几个人,能查的过来吗?”

但是直到下班,张向明都没出现,几人就准备走,这时,桌的***响了,曹金凤一接,满脸吃惊,嗯嗯啊啊着,眼睛从屋里这几人身扫过,停留在冯身。

等曹金凤挂了***,秦婉秋问:“怎么了曹姐?魂不守舍的。”

曹金凤说:“张主任出事了……张……张向明,他被检察院查了。”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