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26章我心狂野(十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6章我心狂野(十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426章我心狂野,请到点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冯听柴可静一说,也蹲下身子,见柴可静伸手在石塔下端一个隐蔽的地方摩挲着泥土,接着上面显露了几个字,赫赫就是“李博谷”。

“我就猜依着李校长的性子,他要是刻字必然不会找太显眼的地方的,你看,这字都刻的这么浅”

柴可静说着,眉头皱了皱,嘴里“咦”了一声,伸手在一边抚动几下,用手指将“李博谷”那三个字边上的灰土抹掉,口中念着:“姚丽华?姚丽华?”

冯仔细一看,李博谷和姚丽华这两个名字并排竖着刻在一起,就是一对,虽然年代久远,也能看出“李博谷”这三个字明显的要比“姚丽华”刻的浅显一些,而且字迹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我看,李校长的名字应该不是他自己刻上去的,而这个叫姚丽华的名字,倒像是李校长的手迹。”

柴可静点点头说:“是呀,女人力气小,李校长的名字应该是这个叫姚丽华的人刻上去的,而‘姚丽华’这三个字,自然是李校长的手笔。”

冯想李玉的母亲不知道叫什么,难道就是姚丽华?看来人人心中都有一个难以忘记的人,李博谷今天来石塔这里就是怀恋过往的,不过先来后到,自己和柴可静其实是打扰他了:“对,刚才李校长说,他那会也在石塔上刻过字,但是他并没有说他刻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冯说着,看到柴可静没回应自己,像是在想什么,果然柴可静疑惑地说:“不太可能吧,不过,也许是巧合。”

“什么,不是校花与疯子,是疯子与校花?”

冯开着玩笑,柴可静微笑了一下,拉着冯的手站起来:“哪里疯了?我看一点都不疯你知道我刚刚发现了什么?”

“嗯?”

“也许就是巧合,这个和李校长刻在一起的姚丽华,和省教yu厅姚副tin长的名字一样呢。”

“姚丽华?姚副tin长?”

柴可静的母亲葛淑珍是省教yu厅dang建处的,所以柴可静熟悉姚丽华的名字也不奇怪:“李校长刚才在讲说石塔来历的时候,朝着刻字的方向看了好几眼,而省厅的姚丽华是省高xiao工委副书ji、教育tin副厅zhang、党zu副shu记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千千万万,也许两人不会有什么瓜葛吧?”

冯看看柴可静,倏然问:“那我们还刻字吗?”

柴可静歪着头说:“刻!干嘛不!等三十年后再来看”

冯听了找了一个有棱角的石头,向石塔端详了几眼,转身走到了石壁前,在石壁上刻下了“柴可静”三个字,而后看着柴可静,意思是等柴可静刻自己的名字,柴可静站在一边悠然的说:“刻石壁上?怕我举报你毁坏文物蔼我没力气,劳驾你了,能者多劳。”

等冯将自己的名字也刻在了石壁上面“柴可静”的旁边,柴可静终于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冯问她笑什么,柴可静只是不说,冯心里一动,跑过去一把将柴可静抱得紧紧的,伸手就胳肢她,柴可静最怕痒,也跑不掉,被冯挠的忍俊不止,浑身软瘫着求饶,喘着气笑说:“不敢了,求求你,再也不敢了”

“心里怎么编排我?看你笑的这样贼眉鼠目”

“咯咯,哎呦,不敢了你见过这么漂亮的贼眉鼠目吗?哎呀,别,别挠了,君子动口我真的不敢了,我说,我说”

等柴可静平息下来,她握着冯的手说:“我就是想起了一首打油诗,诗中有云‘多日不见诗人面’”

柴可静没说完冯又要胳肢她,柴可静急忙抬脸在冯脸上亲,嘴里一再的求饶,冯一边和柴可静亲吻着一边说:“少来美***huo,糖衣炮弹打不垮***dang人犹如磐石一般坚定的意志”

两人闹了一会,携手坐在了石塔下面,冯看着远近的花海说道:“多日不见诗人面,一见诗人丈二长”柴可静也合着冯的语调一起说道:“诗人不是丈二长,缘何放屁在高墙1

念完了打油诗,冯说:“我也讲一个,算是借花献佛,不能让你一个人贼眉鼠目。”

“嗯,你讲。”

“从前有个太监。”

冯说了这一句就打住不再言语,柴可静疑惑的问:“下面呢?”

冯郑重的说:“下面没有了。”

柴可静噗嗤就笑了:“下面没有了?那下面为什么没有了呢?”

“太监了,自然就没有了。”

柴可静脸红耳赤的咯咯笑了一会,问:“太监就没有了?”

“然也。”

“那怎么就有?”

历史上的被奇货可居的吕不韦作为宦官送给了秦始皇的母亲做男chong,淫luan后gong,据史***载,还和秦嬴政的生母赵姬生了孩子的,冯听了说:“假太监假宦官的不算。”

“那你怎么就不能讲一个假的‘从前有个太监’?”

冯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我是***无奈的。”

“好啊,你无奈一下我瞧瞧。”

冯咳嗽一声说:“从前有‘我爱你’和‘我不爱你’两个人,有一天,‘我不爱你’死了,那现在剩下了谁?”

“‘我爱你’呀。”

柴可静很明白冯的话意,但是仍旧回答了,脸上都是幸福和娇羞,心情激荡,眼睛慢慢闭上,和冯吻在一起。

四周寂静,李博谷走了后再也没人至此,两人依偎着也不知坐了多久,柴可静上身伏在冯的腿上,眼睛看着山谷里的景色,任凭冯手指轻轻拨动着自己的发梢,说:“我想起来了!你说黑百合既然是在跃马村发现的,就是说可能适合大面积种植,你有没有想过在这方面做些工作?这也算是一个开拓,我觉得花卉还是比较有市场的,要是形成气候,你们镇上就多了一项经济来源。”

冯原本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此刻他不想多谈:“物以稀为贵,这黑百合要是多了,也许就不值钱了。”

“嗯?”

看着柴可静有些不理解,冯解释说:“还有,前些年半间房大面积的种植过果树,但是都没长成,虽然有人的主观方面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半间房地下隐藏着各种矿物,土壤相对贫瘠,不利于植物生长,那些树后来又被砍伐掉,白白的浪费时间精力,还让大家怨声载道。”

“可矿藏是不可再生的,总有枯竭的一天,你不需要只种黑百合,譬如郁金香就是百合的一种,可以多一些品种小范围试试啊,让产业***化,产品多样化,否则半间房经济体制太单一了,前人将路走出来了,该做的几乎都做了,怎么显出你?”

“你说的是,gdp是衡量政绩的标准,要广开财源,经济指数上去了,才算是为政成功,但是,我觉得一切首先要以稳定为先,不能朝令夕改。”

冯低头看着柴可静秀美的鬓角说:“谢谢媳妇为我着想。当一个镇的一把手,我即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也算是李自成***,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稳打稳是最关键的。我想,曾经和我一样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是都想做出成绩的,没有人想将镇shu记当做自己仕途上的最后一班岗位,但怎么去做就是一个课题,而且能在这个位置上的都不是简单之辈当然我不是在自己夸自己多有能耐,我是说既然大家都想出成绩,那为何有人却做不好呢?这显然就是要慎重的地方,虽然有可以借鉴的,不过归根到底还是靠自己摸石头过河,退一步讲,权力这东西,到了手的也还不见得就是你的,你还要有能耐把它掌控好,而且越是不起眼的环节,绊倒你的可能越大。你是省里发改wei的,工作中上司和你之间存不存在‘上面一句话,下面跑断腿’这种情况?如果有,那你也还只是限于做具体工作,这些具体工作也只限于行政事务,而从我嘴里说出‘种花’容易,下面村民落实起来可能就有各种各样的制约和困难,这些制约和困难不光光是在田间地头的体力劳动,还有资金和技术上的困扰,再有,要是种花当年有了效益还好,不然的话,原来的庄稼收入没有了,还白白赔了功夫和时间,这里损耗的就太多了,所以不能不慎重。我从县里下来,一步走错,损害的就不光是我自己,更何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犯错等着看笑话呢。”

“嗯,你有想法就好,我就是盼着让你更好。”

冯吻了一下柴可静几乎是***的透明的耳垂,听着她轻轻嘤哼了一声,手也握紧了自己的手,就搂紧了柴可静的细腰接着说:“今年过完春节,我刚刚来半间房那会,一天镇上***,我到农副市场转”

“呀,大老爷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去了?可见是真心为民做事的。”

冯听柴可静打趣自己,在她圆润的大腿上挠了一下,等她紧张的全身紧绷双腿夹紧了才继续:“一个摆摊卖茶叶蛋的老婆婆和两个歇脚老太太在议论我”

柴可静从冯怀里直起腰:“哦?老婆婆议论你什么?”

“老婆婆说让我赶紧娶你过门”,柴可静听了伸手在冯身上轻拍一下:“还一本正经的?老婆婆认识我么?那她们是不是要做媒婆呢?”

冯笑笑说:“我给她们解释现在都兴自由恋爱了,老婆婆说自由恋爱也得赶紧娶你过门”

柴可静要拧冯的嘴,冯躲着笑:“好好好,言归正传,她们不认识我,也就是在闲聊,老太太问老婆婆说,你总在街面上,知道的多,你说镇上新来的那个官怎么样,那老婆婆说‘好’,老太太又问以前的刘书ji怎么样,老婆婆还说‘好’,她们就一起笑,老太太说既然之前的刘shu记那么好,怎么还被县里给撤职了呢?”

“哦,老婆婆怎么回答的?”

冯沉默了一下,看着远处的山峦说:“老婆婆当时并没有直接回答,先看看四周赶集的人,人老成精,她很机警的,我只有装作赶集的蹲在一边摊位上问询货物的价格,听那老婆婆说:关键换书ji的事情咱们老百姓说话不顶用,不然之前的刘依然也就撤职不了,为什么呢,你想啊,好比这屋里原本有一只蚊子,可这蚊子已经吸饱血了,它就是再吸又能吸多少?这会好了,这只吸饱血的蚊子被放出去了,屋里又换了一只新蚊子,你们说这样到底好不好?”

冯说完,柴可静也沉默了,冯说:“你老汉我才回半间房多久?一不小心,就不止光***跳舞,转圈圈丢人了,都成了新来吸血的蚊子。”

在半间房,两口子之间女的叫自己老公为“老汉”,柴可静听冯说宽慰的话,心情也好不起来,头靠在冯肩膀上看着远处的花。

春季的气候很不稳定,山里原本风和日丽转眼间就阴云密布,太阳隐藏到了云层里,温度一会就低了下去,两人坐的也久了,就携手往山下走,冯一边走一边活跃气氛:“真是四月的天,可静的脸”,柴可静一听作势要打他,冯赶紧打岔说:“不说这个,考考你,需要一半留下一半,打一字,你猜是什么?”

柴可静想了想说:“是打雷的雷?”

看冯点头说:“我媳妇聪明,”柴可静说:“我也说一个,这个是我爸考我的,我猜了很久也没猜出来。”

“哦,那你讲讲,我们一起琢磨琢磨,来挑战老岳父。”

柴可静攀着冯的胳膊说:“老岳父?你和你老岳父还没见过面呢!你在这背后嘀咕他小心他打喷嚏我的脸怎么了?善变吗这样的,一边是红,一边是绿,一边怕风,一边怕雨,打一个字。”

这时有几朵花瓣落在柴可静的头发肩膀上,冯伸手为她拂去,说:“你没听说过吗?这易怒的人都很敏感,敏感的人都很好强,好强的人都很固执,固执的人都很单纯,单纯的人都很天真,天真的人都缺心眼,你真是难倒我了。”

这时两人已经快走到山坳下面的大路上,柴可静就要问冯怎么就缺心眼了,听树林外边嘎吱停了一辆车,有人下车到了树丛外一边解手一边呵斥:“你是***呐!有没有脑子!缺心眼!真是婊zi养的1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