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21章我心狂野(九)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1章我心狂野(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样?”

柴可静听了眼睛就睁的很圆,冯耸耸肩,从袋子里拿出了牙刷和毛巾还有水杯子,都是新的没拆包装,柴可静心说他准备的倒真是周全,两人一起到洗手间刷牙洗脸,柴可静见自己和冯的牙刷根本就是一对的,心里感觉很温馨,冯却伸手拍了一下脑门,漱完口说出去买个东西。

等了几分钟冯回来,手里握着一个塑料盆,柴可静问:“这时候你从哪买的?买这个干嘛?”

冯没答应,笑笑看着柴可静洗完脸冰清玉洁的样子,到里面开了热水将盆清洗一下,再接了热水端出来:“泡泡脚会舒服些。”

“他专门出去给自己买盆泡脚?”

冯脸上很平静,柴可静忽然的就扭捏起来,嘴上却强硬:“好啊,那你给我洗。”

“还好……”

冯说了这两字就没了下文,柴可***在床上看着冯,冯真的蹲下身子将柴可静穿着鞋的脚抬起来,给她脱了袜子,将柴可静裤腿挽起来,把她的脚往热水盘里放。

盆里的水温度刚刚好,柴可静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怎么的鼻子里就“嗯”了一声,这声音让柴可静自己越发觉得难为情,冯就问:“烫吗?”

柴可静这会脸红似霞,心里莫名的紧张,俩只手将床抓的紧紧的,嘴上说:“不烫……你刚才说什么还好?”

冯一本正经的说:“还好领导让我服务洗脚,而没有说让我喝洗脚水。”

柴可静听了就笑:“洗完脚才有洗脚水喝1

冯也笑:“柴领导的洗脚水也不是人人都有福分能喝的到的。”

冯说着话,眼睛就看着柴可静的脚,只见柴可静的脚趾头就像是排列整齐的蒜瓣一样,小拇指甲上还染了颜色,瞧起来真是赏心悦目,而且她的脚型很好,前脚掌和脚后跟之间的弧度优美,脚跟也没有死皮,白净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血管的走向,皮肤是白的,血管是青色的,清清白白,真是养眼,眼神就顺着她的脚裸往上移动,可惜漂亮的小腿只是显露了一点,其余部分被裤管遮挡住了,但是膝盖之上的腿型即便隔着裤子也能看得出是通直而饱满的,冯心里就一阵激荡,没法再往上窥视,虽然平时和柴可静也会卿卿我我的,可是总止乎于礼,嘴上就干咳了一声,柴可静本来眼神瞧在别的地方,被他的这声咳嗽给吸引过来,猛然觉得冯可能比自己还要不自然,心性猛然的就豁然开朗,嘴上说:“好好干,岂不谓‘能事我者贤之,不能事我者否之’,表现好,领导一高兴,洗脚水就免喝了。”

柴可静一说,冯心里喜悦,嘴里想说不喝洗脚水能还能做什么别的事情嘛,可是觉得自己太过于轻薄,伸手就摸住了柴可静的脚,柴可静登时叫了一声缩了腿整个人就倒在床上,将水花溅的哪里都是。

这时外面好像有人经过,冯和柴可静就安静了下来,两人互相看着都笑了起来,冯嘴上说:“看来洗脚水都没得喝了,”到了里面洗澡间对着水龙头给自己洗了脚,出去柴可静已经洗好了,就将水倒掉,再出来发现柴可静已经侧着身子睡在床上,冯就关了灯,拉了被自己躺在了柴可静身边,将自己和她都盖祝

柴可静本来想冯会和自己说话的,但是很久他都一声不响,一会翻过身见冯闭着眼,就在朦胧中看着他睡觉的样子,这样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也睡着了。

一觉醒来睁开眼,冯已经在盥洗室洗漱,柴可静一看时间,才五点多,就从床上坐起来,冯从里面出来说:“师奶早上好。”

“什么师奶?”柴可静一回答就明白了冯在调笑自己,因为昨晚和衣而睡,就伸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这才一夜,领导就降级成了师奶?”

有人将领导的秘书称作师爷,师爷的老婆自然就是师奶,冯很正经的说:“是啊,没有这一夜,领导怎么能够变成师奶?”

这一句话很有玩笑的意味,实质上两人和平时一样在一起什么都没有做,冯说完就转过身方便柴可静起床,柴可静下了床到了冯身后抱着他的腰说:“师奶就师奶,也不是人人都能当师奶的。”

柴可静的这一句话完全就是对冯昨夜所说“柴领导的洗脚水也不是人人都有福分能喝的到的”话的回应,冯回身抱了下柴可静说:“没休息好吧?今天事情有些多,争取早些回去。”

后来柴可静才知道,冯这会说的这个“早些回去”并不是早些到他的老家高庙县的冯村去,而是要早些返回省城。

高庙县县城距离新源市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可是从高庙县城到冯村却走了将近四个小时,尽管已经通了公路,柴可静看到一路上的风景心里赞叹着这里真是原生态,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现代化工业文明的污染,尽管是冬季,荒原寂寥,仍旧有了一种“平林漠漠烟如织”的感触,但是这恰恰也就是落后的代名词,尤其在经过几个村落的时候,那些在公路边打闹戏耍的孩童看到警车通过立即静伫投射注目礼的行为让柴可静懵然有了一种悲凉感:这些孩童衣着老旧,有些明显的是捡拾别人的衣服很不合甥们自己的身上,面颊也不知是没洗净还是根本没洗过,被冬天的凛冽寒风吹袭过的脸蛋像是有高原症候反应一样的在阳光投射下散发出无比夺目的色彩,甚至有些孩子鼻子和嘴巴之间的嘴唇上黄白的鼻涕顽固的停留着,仿佛就是在宣示一种***和霸道的存在,等冯开着车子通过,这些孩子又追着车子奔跑着送了很远,柴可静不知道他们在追逐什么,又在啸叫什么,她的心在这个时候总是陷入了一种不可预测的意境当中,后来当她看着专注开车的冯,猛然的一个词语就闪现在脑海里:“奇葩1

冯就是从这个贫瘠地方走出去的奇葩!

柴可静喻以冯的“奇葩”不是网络流行词语贬义的意思,他能以现在这个样子不,以大学自己遇到他的时候那样展现在自己和同学们面前,究竟是经过了多少的磨难才脱变过来的?

冯村终于到了,眼前的村落农家住户稀稀拉拉的像是某些风景区中零乱散落于山中的游客歇脚地点,冯将车子开到了这个村子明显的唯一一条街道中,指着路边三间瓦房对着柴可静说:“那就是我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不是家?”柴可静想着就看到了这三间瓦房,这房子的后面有院落,而房子的后墙靠着公路边,就被开了一道门,门上挂着一个小纸板,上面写着新进年历年货,价格和县城一个样,原来这房子被用作了商店,门一边的墙上写着斑驳的几个白色大字,隐约还能辨认: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这几个宣传计划生育的大字上却用红笔歪歪扭扭的写着:冯村六组棺材店联系***XXXXX。

柴可静心说这广告打得真是讽刺。

她以为冯会停车回家的,可是冯将车一直开到了后山一个高地,然后带着柴可静步行十几分钟,穿过了一片田地到了一个高崖旁边,这里是一片坟冢,冯到了一个土坟前,伸手拔了坟前疯长的茅草,柴可静就看到了墓碑,上面写着:冯孝廉赵有姑之墓,子:冯,女:冯欢,立。瞧着立碑的日期,距离现在正好八个年头。

冯焚了香,烧了纸,倒了酒,跪下磕了三个头,柴可静跟着鞠躬,等冯起身,就握着他的手,看着空旷处辽远的山峦,只闻风声如刀,云涌叠嶂,萧瑟凛冽,令人心生感慨。

上了车掉头又回到了村子里,这下冯带着柴可静从公路这边开的门从商店里进去,这会商店里只有一个妇人,一瞧冯登时就愣了,嘴上说:“冯?呀,真是冯。你回来了?”

这女子说着话眼睛往柴可静脸上身上瞄,柴可静不知道四十多岁的女人是谁,嘴上就说了一声你好,冯问:“我叔不在?”

“不在,去村里开会了。”

“哦。”

冯答应一声就往后面去,从里面的门出去到了院子里,柴可静跟着过去,只见院子倒是很大,满院长的都是各种树木,树上挂着一坨坨穿织好的黄橙橙的玉米棒子,地上有几只鸡在悠闲的踱步,一边放置这许多的柴火棍子,十分的凌乱,靠着前大门方向好像有一个***圈,虽然是冬天,从那里传来的***粪味道仍然很浓郁。

这三间瓦房全部被用作商店,柴可静就想冯那会在家住在哪里,冯指着瓦房上面的一个开口处说:“我以前就睡在那里。”

这瓦房上面有着类似阁楼的地方是用作存储粮食和杂物的,柴可静心想那么低矮的地方怎么能住人?这阁楼下方有着一个做饭的灶台,烟熏火燎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黑黜黜的,冯搬了木梯子就往阁楼上爬,到了上面打开阁楼的小门就钻了进去,柴可静一看,装着胆子也跟着爬了上去。

这阁楼的高度成年人在里面直不起腰,也不知多久没人上来了,里面一股发霉的味道,许多地方顽强的结着密密匝匝的蜘蛛网,在靠着阁楼后面通风窗户的地方,柴可静低着头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了一个像是人睡觉床铺模样的竹席,正要说话,一只老鼠快速的就从柴可静面前穿行而过,柴可静登时就要叫,冯回头看着她说:“晚上睡觉的时候,老鼠会更多。”

柴可静一听就不吭声了,冯圪蹴着,沉默了一会,说:“走吧。”

两人到了下面,冯进到屋子里对着女妇女说:“婶子你忙,我们要走了。”

“啊?你要走?你们这就走?”

冯这会已经到了外面,伸手给柴可静扯掉了头上的蜘蛛丝,对着跟出来的妇人说:“你给我叔说一声,房子你们要还用,就按照以前说好的价钱走,钱不急,你们宽裕了再给,过几天我给我叔打***。”

“那,行,好……你们走了?这水都没喝一口……”

冯和柴可静上了车很快的就消失在村头,这女人自言自语说:“都没问他这会在哪?是在***局上班?找的媳妇倒是蛮好看。”

这时从一边土路上过来一辆摩托车,车上是冯浩和一个与冯浩长的很像的男子,那男子对着妇人说:“嫂子,杆子人呢?”

“什么嫂子,我是你婶1

“噢!婶!红薯杆哪?”

“喏1

冯浩一听就骑着车撵,可是山路七折八弯,哪里还能看到冯的身影,冯浩恼怒的对着空旷的山沟喊了一声:“有种你老别回来1

车开出了很远,车里的两人都沉默着,冬日的阳光灿烂的照耀着触目所及的每一个区域,天上的云白的像是似的,柴可静想着从昨天到现在自己所经历的,心里猛然就想起了一句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