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20章我心狂野(八)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0章我心狂野(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有有人敲门,冯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李雪琴就说了请进,胡端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冯一边接***一边起身和胡端握手,让他坐下,胡端一***坐在李雪琴身边,看看说:“怎么你没有奶喝?”李雪琴就瞪了他一眼。

冯这个***是胡红伟打来的,知道冯这会在***le,说了自己立马就到,挂了***。

胡端刚刚加入,免不了又是被众人一顿猛灌,趁着这机会,冯就小声的问刘奋斗,以前水利站怎么开展工作。

刘奋斗到底酒喝得有些多,摇头说:“鸟!白天没事干,晚上没事干,无比清闲,什么工作1

刘奋斗一说,心里想这样会***了冯,就继续说道:“我说的是之前啊,比较片面,其实,咱们镇水利站在服务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中,是占有重要位置的,它在镇委镇***的领导下,发挥了县水利部门职能延伸作用,水利工程点多面广,防汛抗灾任务繁重,水利站发挥了农村水利工程规划实施、建设与管理主力军作用。”

刘奋斗说了几句打算停止,可见赵曼看着自己和冯说话,有心表现水平,就继续说:“水利站立足于水利,扎根于农村,工作在基层第一线,直接与农民打交道,担负着咱们镇区域农田水利建设、规划、设计与组织施工、小型水利工程和设备岁修、养护、更新、改造计划编制及防汛抗旱工作,可以说与‘三农’的关系密不可分,作用明显。”

“水利站发挥了镇***组织防汛抗旱参谋和助手作用,处于防汛抗旱最前沿自然灾害,就比如去年那两次大范围降雨,上面那个水库差点顶不住压力,咱们这水利站就起到了中坚左右,除险加固、运行调度、制定应急预案,指挥防汛抢险,当好参谋,夺取了防汛抗旱斗争的重大胜利,这没有水利站能行吗?再有,水利站发挥了承担全镇安全饮水建设重要保障作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是重大民生工程之一,水利站在农村安全饮水的规划、建设、管理中发挥了的作用是不容质疑的。”

刘奋斗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冯听着直点头,问:“那水利站的经费问题,怎么解决?”

千言万语,最后都提到钱,刘奋斗长叹一口气说:“小冯,你也不是外人,去年到赣南要账,你也去了,咱们镇的情况你也清楚,要说什么缺不缺,就缺钱,你说咱们县十几个乡镇水利站,全属全额事业管理单位,应该由地财政全额拨款,经费是列入财政预算了,可钱在哪里?”

“日常公务经费没有***来源,要是有,水利站能只让一个办公室副主任***?清水衙门,清水衙门,水清则无鱼,喝凉水的事情谁愿意干?话说的难听点,我也就在你跟前说,水利站连办公场所都没有!没场所哪来的办公设备?什么都没有怎么能招来人?相反的你再看上面那个水库,甭管年久失修,也甭管能存多少水,但那水库的管理局却是一个正经的正科级单位,正科级!养了二十几个闲人,整天就是吃闲饭说闲话办闲事,学水利专业的谁来水利站?谁不想钻脑壳去水库1

刘奋斗拉开了话匣子,话就嘟嘟囔囔的没个完,这时胡红伟到了,冯起身迎接,胡红伟和众人都熟悉,和大家说说笑笑。

冯这会心里有事,就继续和刘奋斗拉话:“镇长,我今后的工作,你得支持。”

“我绝对支持,但是就一样,没钱。”

赵曼在一边打圆场,说:“没钱,没钱你让小冯真的当光杆司令?没房子,哦,房子解决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不知道的以为里面被***执行庭执行完了呢。”

刘奋斗看着赵曼笑笑,说:“场所有了,办公家具,里面原来有的,你能用尽管用,但是就到这里,我真是爱莫能助了。”

“行,我知道镇长爱护我,支持我,这已经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谢谢镇长。”

刘奋斗笑笑不言,冯又说:“还有一点,今后我在工作中遇到什么事,镇长要在镇里为我说道说道。”

“只要政策允许,法律不反对,我一下将你支持到联合国去1

这时胡红伟和唐经天林晓全已经喝上了,冯将该说的话都说完,这下再也没有了负担,有刘奋斗的话在这撂着,今后自己就扯起虎皮做大旗了。

胡红伟前几天知道冯回到半间房的事情,可最近他一直不在半间房,今天回来想请冯吃饭,没想到冯自己先行一步,找了镇上的这几个神人,这会听了冯给刘奋斗说的话,琢磨着难道冯有什么想法?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李雪琴的老公李金昊到底没来,李雪琴打了***,那边说局里开会,匆匆才就挂掉了,冯就问李雪琴去哪里。

“回店子村,他也不管我这大大小小的。”

冯一听就说:“那你别开车了,太晚,让红伟带你回去。”

胡红伟说:“哎呀,我喝酒有点多,学琴可是两个人,这个任务太艰巨,我可不敢揽这瓷器活。”

“那我开车,送你们。”

胡红伟知道冯的酒量大,看他也没事,就把车钥匙给了冯,李雪琴不知道冯有了驾照,一上车,发觉冯起步车也不抖,换挡离合分离的迅速,才相信他真的会开车。

“你来了半间房也好,省得这会在县里怄气。”

胡红伟见冯不吭声,说:“李显贵官复原职,还成了宣传bu的副bu长,没想到一查反而将他查的高了。”

本来胡红伟想说文化局市场办新任命了一正一副两个主任,可是觉得说出来有点***冯,就摸了一根烟,就要点着,一看李雪琴,又将火灭了。

“雪琴姐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早着呢,八月。”

“阴历阳历啊?”

“阴历,农村人谁算阳历?”

胡红伟说:“我好像才是正经的农村人吧?你们两位,公务员的干活。”

李雪琴想起了一件事,问胡红伟:“我怎么听说你那会,很多人反对?”

李雪琴说的是胡红伟当村支书的事,胡红伟回答:“呵呵,有人说我判过刑呗。”

“这不是没剥夺***权利吗?又不是当公务员,谁管的宽?朱阳关那边有个村选村长,那人是真的做过三年牢的,可照样当了村主任,李凯旋反对,反对有效吗?”

胡红伟就不说话了,李雪琴就想起了冯的遭遇,说:“管的宽,尿的远1

一会就到了李雪琴娘家门口,李雪琴邀请冯和胡红伟进屋,胡红伟说太晚了,冯还得回去,李雪琴就往院子里进,走了几步,又拐回来,掏了车钥匙给冯说:“你一会怎么回去?”

“开我的车啊,”胡红伟就回答,李雪琴就皱眉:“那啥,我那车不是在***大院里吗,我还想让冯明天来接我的。”

“呦呵,你这是让冯站长做你的司机,你还真是敢用人,那这样,我待会找人将站长送回去,这行了吧?”

其实李雪琴是有心让冯明天来自己家请他吃饭,好让李金昊和冯坐坐的,所以找了这样一个借口。

冯想想,就答应了,说:“反正我也没事,就这样,我来之前先给雪琴姐打***。”

胡红伟说让人送冯的话都是推脱,他自己开车送冯回去,到了路上就说:“县里都乱成什么了!刘奇才和那个女播音员的事谁不知道?逼都***了!我要是那男的,直接一***就蹦了刘奇才1

“这会刘奇才没事了,姜笑梅的男人却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还有那个张向明1

“张向明怎么了?”

胡红伟终于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说:“张向明被判了两年,但是缓刑三年,这不跟没事一样?”

冯说:“也不一样,他不被开除公职了?”

“开除公职?他这些年捞的钱足够他做生意本钱需要了,你说要是张向明这会在街上开一个网吧,谁去查他?”

冯听了不说了,胡红伟觉得冯心里不好受,也就不吭声,等将冯送到老***院门口,冯在下车说让胡红伟慢点,胡红伟忽然说:“冯,我谢谢你1

冯回头看看胡红伟,笑了一下,关了车门,对着胡红伟绕手让他离开。

其实冯刚刚想说,为什么好人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那是因为坏人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可是这话说了没什么意思,最终也没有出口。

第二天冯起来就在屋里写东西,看看时间十点多,就给李雪琴打***问她起床没有,知道李雪琴已经起来,就说过去接她。

可是李雪琴今早和李金昊通话,李金昊说自己中午要和局里的领导开个会,不能回去,李雪琴就气丧了,干脆给冯说,自己过了中午再到镇上,不过请冯中午来家里吃饭。

冯说不必了,还有些事要办,就挂了***。

过了午时,冯没打***,李雪琴就拨了过来,说已经给林晓全说了,下午自己不去镇上,让冯不必来了。

冯正好这时将需要的东西撰写完毕,就出门到镇上找刘奋斗。

刘奋斗这会正在办公室喝茶抽烟看报纸,见到冯进来就说:“早上等你了半天,怎么姗姗来迟?”

冯知道他说的是四楼办公室的事情,从兜里掏出烟递过去,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镇长给审阅斧正一下。”

刘奋斗接过冯递过来的稿子,随手又接过冯的烟,先说了一声:“好字,这比打印的都整齐,”接着念道:“关于梅山县半间房镇水利站改革的调查和思考?好家伙,你才来几天,就要改革。”

“嗯,不吸烟的倒总拿着好烟,哎,写的有深度。”

冯没吭声,将整盒烟放在刘奋斗面前,刘奋斗眼瞥了一下,将稿子一目十行的看完:“哦,说来说去的就是一点,要镇里给你撑腰,你要将水利站发展壮大。”

“是,镇长,你真是目光深远,发展壮大水利站,也是壮大镇***的建设,这是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对水利工作的新要求。”

“呵呵,这小冯有意思,”刘奋斗笑了笑说:“我现在就告诉你,可行!只要不让我出钱,还是那句话,你干什么,不违法,不违规,随你去。”

刘奋斗俨然将镇财政当成了自己个人的财权,冯点头说:“谢谢镇长支持水利工作。”

“这样,你写的这个,拿去复印几份,我要给刘***看看,要是老大发话,那就畅通无阻,不是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来就不难吗?”

“行,谢谢镇长。”

刘奋斗想想说:“水利站是半间房镇的水利站,县水利局那里,不要理他们,咱们镇没有什么业务让他们那帮子指导的,要指导,上面的水库就够他们一年忙的了。”

冯明白刘奋斗的意思,县里水利局和水库走的很近。

“你打算怎么干?”

冯已经想好了,就说:“依法行政,规范用水,水法第七条规定,国家对水资源依法实行取水许可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咱们镇除了各村集体名下的水塘外,水利资源管理权就在镇水利站……”

刘奋斗从烟盒里又摸出一支烟续上,说:“水利站?”

“对,镇长,国务院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全国取水许可制度和水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的组织实施,就是说实施取水许可制度和水资源费征收制度是有法可依的,水法第十二条还规定,水资源实行的是流域管理与行政区域管理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房河这一段的管理权,就是属于咱们镇,镇长刚才也说了,咱们水利站名义上是水利局的派出机构,县水利局就是业务指导。”

“哦,我倒忘了你原来是干司法的,法律问题你懂得多,”刘奋斗眼睛眯了一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