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19章我心狂野(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9章我心狂野(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奇才他们是八点三刻离开的驻省办,到了九点的时候,裘樟清来了两个客人,裘樟清亲自到门前迎接。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女的似乎比裘樟清还小,他们在裘樟清的屋里呆了一会,然后裘樟清似乎要和他们一起出去,这个时候,裘樟清叫冯跟着自己,说是一会要冯帮个忙,并且将自己的包递给了冯。

这两人是开着一辆别克gl8来的,车里面很宽敞,本来冯觉得自己应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可是没有专职司机,开车的人是找裘樟清的那个男的,裘樟清自己和那个女的坐在中间那排,方便和男的说话,于是冯想了一下,就坐在了车子的最后位置上,这样免得和裘樟清的朋友过度的接近。

裘樟清和这两人一路上谈笑晏晏,这样一会到了一个酒店,四个人要了一个雅间,这个雅间里装修比较豪华,里面还可以唱歌,这个时候裘樟清将冯介绍给了这两人:“这是小冯,很勇敢的,也有才。小冯,这位是我师兄,这一位,就是我千娇百媚人见人爱的师嫂,你也跟着我叫就好。”

裘樟清一说,那女的就攀着裘樟清的胳膊笑,冯看得出,被裘樟清称作师兄的人,脸上的笑虽然矜持,可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裘樟清并没有说她的师兄师嫂姓甚名谁,冯一直在猜裘樟清的这两位男女朋友是什么身份,尤其是那个男的,身上有一种明显的书卷气息,像是大学的讲师,可是气度却比较内敛,而且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似乎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要从他的口中吐露出来,都是需要一番思量,这明显的有高位者的特征。

而那个女的,非常的漂亮,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让人惊艳,冯觉得她这种美丽的程度已经到了那种闭月羞花的境界,和大学的同学柴可静,那敏,还有杨凌一样,各有千秋,可偏偏,这女的表现的还非常有修养,举手投足之间丝毫的不做作,随意自然,于是冯更加的确信,这个男的非常不简单!他得要有多大的能量才能让这样级别的女人对他婉转承欢,而且他们的年龄相差的也在十岁左右,这就更加的让冯小心起来:能让裘樟清喊师兄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人?

越是有修养的人待人接物就越是客气,职位越高的人就会越亲切,而手里稍微有些权的人自以为像是掌控了全世界一样,将自己手里“现管”的那一点权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礼貌是相对的,别人对你越是客气,你就会越发的拘束,生怕自己有失礼的地方,冯在一边听着三人说话,其实就是充当了一个服务员的角色,他们的话冯并不是插不进去,而是没有理由开口。

这样坐了一会,裘樟清说:“小冯,你去点个歌听听。”

冯想裘樟清这是在打发自己离得远些,还是觉察到了自己的谨慎,不过还好,她没说让自己去点首歌唱唱,于是就站了起来,到了一边看着点歌荧屏。

冯从小就比较迷恋音乐和阅读,也许这个和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系:外表冷漠孤独,内心就用别的东西来填充。他找了一会,将音量调控的再小点,然后就点了一首马克安东尼的《howcouldi》,当舒缓的音乐声响起,冯又点了一首elviscostello的《she》,就坐在原地看屏幕上的人物图像,一边用眼神的余光注意着裘樟清那边的动向。

裘樟清三个明显的对冯点的音乐比较满意,三人笑的次数也明显的增多了,直到elviscostello沧桑的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裘樟清的师妹就看着那位师兄不停的笑。

冯心想,他们也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吗?

这个聚会看起来是还算成功的,听音乐、聊天、吃饭,欢笑琰琰,然后那一男一女率先离去,裘樟清和冯将他们送到了楼下,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消失于视线里,裘樟清才抬头看天,似乎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

冯不知道裘樟清在叹什么气,想猜测也没有依据,站在一边静静的等着女县长的指示。

冯不知道裘樟清为什么不让那男的开车将自己两人送回去,坐上出租车后,裘樟清一直沉默着,一会忽然问冯:“《诺丁山》这个电影,很好看吗?”

elviscostello的那首《she》是诺丁山的开篇音乐,裘樟清这样问,那就是说她没看过,冯回答说:“可以吧……对于生活里不可能出现的事物,人们总是喜欢产生幻想的,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期待。”

裘樟清沉默了,一直到驻省办都没有再说话。

这个时候,冯知道,裘樟清早上出驻省办的时候说一会有事让自己帮忙的话,完全是给驻省办的工作人员听的了。

那么,是因为自己昨天下午对她说了那番话,她才让自己跟着她接触她比较私密的生活里面去吗?

这个问题很难有***。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刘奇才几个回来了,给裘樟清汇报说,万邦那里程序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就是最终的款项上,要了二百七十万,这是最低的价格,如果裘县长觉得合适,他们的总经理今晚会来一下,明天就可以签订合同。

“二百七十万不能再少了?”

刘奇才见裘樟清问,就回答说:“是,这已经是对方蓖价格了,少于这些,他们就不谈了,***的一些演出公司也是这样的说法,县长你看……”

裘樟清沉默了一会,问:“你们吃晚饭了吗?”

刘奇才几个都说没有。

冯明白,刘奇才是等着万邦那边的总经理过来和裘樟清详谈,然后双方免不了要吃吃喝喝,或者是一种惯例。

“先吃饭,一会再说。”

刘奇才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仍旧带着人出去了。

一会吃完了,裘樟清让钱一夫告诉所有的人,回梅山。

回梅山?

裘樟清到底什么意思?她究竟要干什么?!

刘奇才几乎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可是仍旧按照裘樟清的意思坐上了车子,驶离了省城之后,他才在车上骂了一句:“挨炮的1

刘奇才的司机跟了他好多年,小姜更是不可能将刘奇才的言行透露出去的,因此一路上刘奇才心情十分焦躁,有一种被裘樟清玩了的感受。

辛苦了两天,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怎么和万邦交待?怎么回去和别的领导汇报?裘樟清这是在报复从前自己对她的怠慢!

回到梅山的第二天,曹金凤来给冯汇报工作,随后说道:“那晚我们清查了市场之后,金鑫打了好几次我的***,还问主任你的联系方式。”

“还有,那晚上金典还被***那边盘查了一下,据说,是查什么安全隐患。”

冯表示知道了,曹金凤就问:“领导辛苦了,还顺利吧?”

“还行。”

两人闲聊了几句,曹金凤就出去了,没过一会,一个胖乎乎的男子来找冯,他自我介绍是金典网吧的老板,叫金鑫。

“冯主任,初次见面,你看咱们市场的人那晚去我那,我也不在,实在是失礼,中午咱们找地方叙叙?”

冯瞧着金鑫,心说你这人本事没有,倒想着给梅山文化系统捣蛋,于是冷冷的说:“你在不在没关系,我们去检查工作,例行公事,不是去找你的,我们是文化局,不是***局,针对的是网吧这个场所,不是金老板你。”

金鑫看着冯这张“公事公办”的脸,心里在骂着,嘴上却笑说:“那是,那是,不过金典就是我开的,金典出了事,我有责任。”

“你网吧里挂着文化市场的规章制度,里面有没有关于禁止未成年人在网吧玩的规定?”

“有,有,主要是那几个网管素质不高,疏忽大意了,你看,我已经将他们辞退了,都是实习期的,临时工,临时工。”

从金鑫进门开始,冯就一直的在审视这个人,他想研究金鑫究竟是为了什么要举报张向明,到底是出于不堪忍受压榨,还是出于***的良知,但是直到现在,他只看出了这个人的市侩和粗俗。

“情况你也知道了,至于对你怎么处罚,我们还要研究,你先回去。”

金鑫的脸抽动了一下,嘴上还是笑呵呵的,冯站起来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冯主任,你看我这事……”

“你不是还没有关门吗?”

金鑫语塞了,他知道,这些市场办的人将自己嫉恨上了,可是自己举报张向明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传出去的呢?

这个小青年,他其实应该感谢自己才是,要不是自己举报张向明,他怎么有机会能上台呢?

可是这会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金鑫有些无奈的离开了市场办,可是他没有回去,而是跑到下面的车里,给高建民打了个***:“高检,你把我害死了1

快到了中午的时候,冯接到卢万帅的***,说裘县长要见他,让冯立即下来。

“立即下来?”

这是冯接到的裘樟清这个专职秘书的第一个***,他到了裘樟清那里,发现裘樟清的屋里有几个人,一个是县委***、宣传bu的bu长乔本昌,另一个是刘奇才,再一个是钱一夫。

“情况就是这样,乔bu长还有什么补充?”

乔本昌摇摇头,说:“我坚决拥护县委的决定,裘县长说的,我没意见。”

“刘局长呢?”

刘奇才也摇头。

“那好,请你们尽快拿出一个可行计划,明天下午之前交给我。”

乔本昌和刘奇才点点头,站起来,离开了,钱一夫看着裘樟清说:“县长,这样的话,我们这一段的工作压力就很大。”

“你和小冯说一下,文化市场那一块,这一段的工作重心就转移到艺术节,一切都为这个活动让路。”

冯不明白裘樟清到底在说什么,关于文化市场这一块,自己是属于文化局和宣传bu管的,虽然近期文化局事情很多,但现在裘樟清这个dai县长都直接的对自己发布起了命令,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带着种种的疑惑,冯跟着钱一夫走了出去,钱一夫说:“县长和方***说了,原来文化节的举办方式改变,我们不和演出公司接洽了,也不请什么明星,咱们自己搞。”

“自己搞?”

钱一夫进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说:“发动群众,自己排演节目,发现并挖掘隐藏在老百姓中的民间艺术家,让他们站出来,站在我们县的文艺大舞台上,尽情的释放自己的艺术才华。”

“另外,各乡镇、县直机关、事业单位,都做好文艺汇演的准备,每个机构至少要遴选出三到五个节目,形式不限,原来定的在元旦举办的文化节,改在春节期间进行汇演,县里将组织代表对节目尽兴评选,获得名次的单位和个人,将会得到县委县***颁发的荣誉证书和奖金。”

“方***已经同意了县里的这个设想,现在就是执行的问题。”

方旭同意了裘樟清的意见?那不是在否定他之前对梅山文化节的指示?

听钱一夫这样一说,冯彻底的明白了:其实裘樟清带着刘奇才和钱一夫自己这些人去省里,根本就不是为了和万邦合作,她根本就没打算将梅山传统意义上的文艺节再举办下去了,她一分钱都不想再掏,或者说一分钱都不想再给什么所谓的演出公司和什么明星,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将钱花在梅山县自己人的身上,而且,这些钱将会比梅山县***历年曾经给演出公司的钱少的多得多。

这和自己猜测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想到裘樟清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要搞全县汇演。

“竟然这样?裘樟清竟然会这样!她真的是从查处李显贵那会就有了这种想法了吧?或许,是从到了梅山县担任dai县长那会开始?那自己在驻省办给裘樟清说的那番话,是不是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一瞬间,裘樟清往日和自己谈话的一些片段就闪现在冯的脑海里:谋定而后动,她早就有了这种设想,那么,她这次和刘奇才钱一夫卢万帅这些人到了省里和万邦接触,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去好好休息一下,或者,干脆的就是为了和她那个师兄师嫂见个面?

冯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表现的“只缘身在此山中”,还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县***关于梅山县全方位开展全县人民参与第四届文化节的倡议书发布了,这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冯这几天是忙得不可开交,属于文化市场自身的工作尚有很多亟待完成的,宣传bu那边落实县委县***关于文化节的指示,具体工作就落在了文化局这边,市场办更是责无旁贷,而且,他这几天学开车学上了瘾,总是忙里偷闲的,要摸上几把方向盘,市场办那辆桑塔纳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独自坐上去过,现在倒是会趁着上下楼的机会像是在取什么东西一样坐里面磨磨唧唧,王晚春说,要是照着这样样子下去,冯再半个月,就可以上路了。

冯觉得,开车给人的的感觉很像是一个人在操控一切、掌控全局,这跟男人在女人身上获得的某种驽驾的感触是彼此相通的。

眼看着就要元旦,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新春即临的气息,冯踏着夜色慢慢的往回走,这几天他回来的都很晚,到了租住房的楼道里,他似乎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望了一眼,果真有一个人在后面。

“冯主任,你好。”

金鑫那肉乎乎的脸出现在拐角里,满脸没有褶子的在笑。

“他竟然在跟踪自己。”

冯瞬间有些恼火,不过又冷静了下来,自己住在哪里,迟早会被有心人查出来的。

“金老板有事?”

金鑫心说还好,他没有说让自己有事明天到办公室去讲:“有事,也没事,想和冯主任聊聊,可是冯主任最近很忙,所以,我这就不请自来了。”

夜深人静,在楼道里说话声音有些大,冯觉得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没什么意思,就打开门让金鑫进去。

“喝茶吧?我这只有茶。”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