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14章我心狂野(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4章我心狂野(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从昨天李雪琴给冯打***后,冯的心情有些复杂,他这一段算是顺风顺水的,可是一遇到事情,才发觉自己只有裘樟清一个人可以依靠,在裘樟清不在梅山的情况下,想做什么似乎千难万难,别的没有一个能帮助自己的人。

如果自己的生活里没有裘樟清,那会怎么样?

可是有些问题不能假设。

不过这会事情办成了,冯又在想,像从***局“捞人”这种事情,似乎除了县里几个***和实权部门的领导外,一般人好像还真的做不到。

“裘县长,李雪琴让我替她谢谢你。”

裘樟清笑了笑:“那天法制报方千秋的事情,县里还要谢谢她呢。”

县里谢谢李雪琴,其实就是裘樟清要谢谢李雪琴。

可见这世上最难还清的其实就是人情债,裘樟清在心里对李雪琴也是有好感的。

但是裘樟清没有想到,李雪琴的短信里并没有提及她。

“县长,根据你的指示,我到了朱阳关镇大字营村,实地了解了情况。省商报上说因为县里搞文艺摊派逼死人的事情,基本可以认定是错报,事实是,当事***字营村秦红旗和他的妻子婚姻一直存在问题,两人爱好不同,兴趣不符,感情不合,经常的打打闹闹,女的一直就以各种方式***、寻死觅活。就这次的事件,秦红旗爱好文艺,和村里的妇女主任一起演戏,秦红旗的女人产生了严重情感危机症,就去朱阳关镇妇联控诉自己的丈夫,结果乡镇上的一些干部工作不到位,没有认真核实,也参与到这个不实报道里面,起到了很消极的作用。”

“你说的镇上的干部,指的是谁?”

“朱阳关镇镇委***李凯旋。”

冯叙述了秦红旗妻子的原话,裘樟清沉默了一会,说:“过完节,这事你给乔bu长汇报一下。”

后天元旦,县里要放假,裘樟清却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有些感慨,冯说:“县长到了梅山后,很少休息,这几天,应该放松一下。”

裘樟清没有吭声,冯想找个话题,可是觉得裘樟清似乎满腹心事,于是也沉默着,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辞。

裘樟清这时问:“刘奇才和姜笑梅,真的有暧昧?”

冯看着裘樟清,觉得她绝对不是因为八卦才问自己这个问题,就说:“我没有见到广播电视局的现场,不过,一开始从我的直觉来说,他们之间就是有些不清不楚。”

“你的直觉?”

“是,县长,你第一次让我和刘局、李局和小姜几个到省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但是没凭没据,还是怀疑私人之间的关系,我不能乱讲,而侯德龙是***,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发现,他不会傻到大闹广播电视局,更不会开车去撞刘局长,这事关他自己和妻子姜笑梅的名誉。”

“我们县文化系统真是乱透了。”

冯没法接着裘樟清的话说,这种指责话也就是裘樟清说,梅山的文化系统再乱,旁人就是知道,也不能随便的提起来,更不能当着领导的面说,而窥一斑而见全豹,文化系统乱,整个县直机关,又能多廉洁?

裘樟清再看好自己,自己也不能持宠而娇,这是一个原则,也是一条冯为自己定的戒律。

这时,有人在轻轻的敲门,冯就看裘樟清,见她点头,冯就站起来去开门。

门口站的是一个有些胖的中年人,一看到冯就笑眯眯的,眼睛却从冯的身体一侧往屋里看:“请问,裘县长休息了吗?”

这句问话纯粹是多余,裘樟清虽然是县长,可首先是位女性,她要是休息了,冯这个男子她屋里做什么?

冯避而不答:“你是?”

“我是朱阳关镇的李凯旋啊,想给裘县长汇报工作。”

这时裘樟清在屋里答话说,请李***进来。

李凯旋进到屋里对着裘樟清点头哈腰,冯一看,这下自己倒是不好走了,自己不在就不用管,在场的话,总不能让裘樟清亲自给李凯旋倒水喝,这是礼貌。

按照对裘樟清的了解,她就是再厌烦这个胡乱对记者说话的镇委***,也不会在今晚对李凯旋说出什么令其难堪的话和举动。

裘樟清让李凯旋坐下,然后不吭声,李凯旋脸上依旧的带着笑,在冯的背身看了几眼,等冯为自己泡了茶,端过来,李凯旋又站起来说谢谢。

裘樟清面前本来就有水,于是冯觉得自己真是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这时裘樟清说:“小冯,你将汇报写一下,我一会看。”

冯一听,写一个书面报告,那就是朱阳关一事的汇报了,裘樟清一会看?那就是不让自己离开?

裘樟清这样说,会给李凯旋一个错觉,那就是冯刚刚要给裘樟清做汇报,但是因为李凯旋来了,将两人将要进行的谈话给打断了,因此,裘樟清才让冯写出来,可见,冯的那个汇报很重要,要么,你李凯旋回头再来,要么,你说你的,冯写他的。

冯心里思付,表面不动声色,他来五一九两次,已经熟悉裘樟清办公的东西在哪,就坐在一边写了起来。

李凯旋见裘樟清一直不对自己询问,就说道:“县长,一直想给你汇报工作,可是总是不得机会,今晚来,希望没有影响县长休息。”

裘樟清还是没吭声,李凯旋沉默了一下,就要说话,裘樟清说:“李***请喝水。”

李凯旋点点头,说:“朱阳关镇在县委县***的领导下,近来工作还算是顺利,各项指标完成的也好,我们全镇dang组织成员都衷心拥护县委县***的决策,并且一致表态,在来年继续坚定不移的跟着县委,紧紧围绕在以方***,裘县长的县委县***核心,再接再厉,将工作扎扎实实的做好。”

冯一边写着字,耳朵却听着李凯旋这空泛没有实际意义的话,而裘樟清没有表态,只是轻轻的点头,李凯旋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今晚能来到裘樟清这里,本身就是要做一件打破尴尬的事情,他有些后悔之前没有来裘樟清这里走动过,这会临时抱佛脚,已经看到了裘樟清对于自己的态度是多么的公事公办。

“裘县长,关于省商报在我们镇采访的事情,这里面有一个误区,我以为那些记者是经过县宣传bu的同意到镇上采访的,这个希望裘县长能够了解。”

裘樟清没有表情,李凯旋觉得自己已经解释了什么,语气也开始正常:“因为省商报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所以,我就代表镇上对记者进行了接待,这也是全出于对我县形象的考虑,可是没想到大字营村的妇女会对记者胡说,我当时已经对记者说了,这女人的话不能信,根本没有什么所谓摊派的事情,文化活动怎么可能搞摊派呢?这不现实嘛,但是事与愿违,记者最后的报道竟然那样,请裘县长务必了解这一点。”

“李***是直接给我谈,还是已经见了***领导?”

李凯旋的脸上恍然一愣,嘴里答道:“我先到县长你这里来了。”

“那好,我知道了,这件事过完节后,我会给方***汇报。”

李凯旋没想到裘樟清这样回答自己,那么裘樟清的意思就是她对这件事不置可否了,决定权推到了方旭那里,那她到底什么意思?自己不是白来?

“裘县长,基层的工作不好做,千头万绪,那些记者有时候就钻空子,老百姓更是难以伺候,对于朱阳关这次给县里造成的影响,请县长你多多体谅。”

裘樟清再不说话,李凯旋讪讪的站起来,说了声:“那我就不打扰县长你休息了。”

冯这次没有起身送李凯旋离开,低头还在写着,但其实他已经写完了。

李凯旋到了房间门口对着裘樟清再次笑了一下,关门出去了。

等李凯旋出去,冯也将那份报告交给了裘樟清,裘樟清看着信纸说:“小冯的字,真是好。”

这是裘樟清第二次说冯的字好,这话听起来,像是李凯旋刚才的汇报一样空洞。

冯出了裘樟清的房间,心里想,其实裘樟清已经说明了对李凯旋的不满意,不然就不会说将商报的事情提交给方旭处理,李凯旋要是在裘樟清这里得不到想要得到的结果,还不如直接去找方旭,可是这个李凯旋竟然没有听出来?

但是冯不太相信李凯旋在找裘樟清之前没有去过别的县领导那里,裘樟清来梅山才多久?李凯旋做到镇委***,能没有几个可靠的支持者?

裘樟清今天怎么了?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难道真是这一段累了?

冯有很多的问题,很多的想法,可是只能憋在心里,他觉得自己和裘樟清,还没有到那种无话不谈、知无不言的地步。

而且,一个下级和一个女上司,怎么能无话不谈?那不现实。

过元旦,冯终于有时间去半间房镇一次了,其实那边老***住的地方也没什么东西,他主要是回去看看屯一山。在半间房那一段时间,唯一让冯觉能让自己想着去见的人,只有这个不怎么说话,在别人眼里脾气古怪的屯一山。

虽然驾照还没有拿到手,可是冯还是决定开着桑塔纳去半间房,这样毕竟方便。

早上起床后手机就响个不停,都是要和冯吃饭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梅山文化市场的经营者,他们其实也知道冯未必能答应和他们坐坐,但是该表示的时候,总是要有一句话的,否则,今后有事求到了冯那里,连说话的机会恐怕都不会有。

这样的请吃问题这一段冯一直碰在遭遇,不过他都是很客气的婉拒,另外李雪琴也说要请冯吃饭,而且是要让冯去她家里,冯也同样的回绝。

在路上冯将车子开的比较慢,但终于到了半间房镇,当驶入老***大院,看门的老刘就出来收管理费,一见冯就笑,说冯司法回来了,还开着车,这真是衣锦还乡,冯拿了两盒烟给老刘,老刘看着烟笑的合不拢嘴。

其实这烟都是在市场办收下的,有的人来***,检证或者办事,总是要给冯办公桌上放一两盒烟,而且这些烟的档次都不低,但是仅仅以此为限,要是有人丢整条的,冯就会拒绝,一两盒烟不是事,一整条就可能成了问题,别人给冯送礼,冯又将这些烟送到老刘这里,这是商品的流通,也是人情的转移。

可是屯一山家没人,冯正在想屯一山的去向,有人开车直接到了走廊下面,叫:“冯主任。”

叫冯的是胡红伟,他开着那辆皮卡,看起来他心情比较好:“冯主任,刚才在路上看到是你,走,我请你喝酒。”

既然屯一山不在,冯就坐胡红伟的车出去,连自己屋的门都没进。

胡红伟将冯一直拉到了自己的矿上,笑着说:“今天要好好谢谢冯主任。”

冯心里一动:“我祝贺你1

胡红伟果然成为了后店子村的支书,昨天下午半间房镇委***刘依然找他谈话,过了元旦,这事就坐实了。

冯心说怎么裘樟清昨天没有给及提及这件事?

一会喝酒,胡红伟给冯说,刘依然***讲,胡德全在这件事上很有想法,毕竟他在后店子干了二十年支书,如今要让他卸担自然不愿意,另外***的党组成员意见也不同,有人认为胡红伟被判过缓刑,不适应担任党的基层负责人,刘依然坚持了原则,说胡红伟被判缓刑是事出有因,并没有被剥夺***权利,再者胡红伟不是担任***部门的公务员,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讲究。

胡红伟说的很幽默:“刘***坚持原则,裘县长制定原则,没有制定者,就没有原则可以被坚持,冯主任是原则实施的推动者,这杯酒,冯主任要替裘县长喝了。”

冯欣然从命,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了日落西山,胡红伟才将冯送回了老***大院休息。

但是屯一山还是没回来,问老刘,老刘也说不清楚,冯不想多呆,将自己的东西放在车上,锁了门,也不回县里,找了个僻静的路段练了一天的车。

过了节上了班,冯才知道元旦的那一天,省报做出了关于梅山县全民文化节的专题报道,肯定了梅山县县委县***在开展精神文明建设中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认为这一形式是值得推广的,是值得全省各县***学习的。

有了省报的支持,商报的报道就不算什么。

再有一件事,县委县***对梅山县一些基层人事做出了调整,其中朱阳关镇镇委***李凯旋被调任县***局担任了局长。

一个镇的镇委***就是该地的一把手,***局本身就不是实权机构,李凯旋看着是平调,其实是被降职了,梅山县明白的人都知道李凯旋在省商报严重歪曲梅山县文化节的报道中,扮演了一个很不负责任的角色,他算是自食其果。有些人则认为,一般在来春的***会没有召开前不会对干部进行调整,要是一定要调整,那么说明了这些人真的是到了非动一下不可的地步。

另外,还在医院治疗的刘奇才被停职,侯德龙被刑事拘留,至于姜笑梅,还是没有下落。

元旦过后就快春节,市场办的任务骤然增大。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