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13章我心狂野(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3章我心狂野(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卢万帅?还是钱一夫?

冯觉得似乎两者都不可能。e┡1xiaoshuo钱一夫的身份本来就特殊,级别在那里放着,做事就会有很多局限,而卢万帅本应该是最贴近裘樟清的人了,可是自己为什么觉得裘樟清对卢万帅并不是很放心,有些事情还不让卢万帅参与。那么会不会有一个可能,就是自己在裘樟清心目中,已经取代了卢万帅这个秘书的地位,成为裘樟清在梅山比较能用得着的人?

有些事情不能多想,也不能不想。

裘樟清也想到了用媒体的手段为她自己造势,只是可惜,某些人比裘樟清早了一步,将事情弄得像现在有些不可收拾,裘樟清这会就是在见招拆招,冯觉得,这样真是有些被动,不过,似乎能让隐藏的对手都暴露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梅山如今的局面,也许是塞翁失马。

快到县府的时候,司机下去换车牌,冯就说自己也在这里下车,裘樟清明白冯是想保密,就应允了。

冯和张奎、何林达开着市场办的桑塔纳到了朱阳关镇,先找到了镇上的文化站干事朱庸和,朱庸和已经知道冯几个的来意,说:“农村两口子打打闹闹的很正常,也不说农村,就放在县里市里,哪家夫妻过日子不吵嘴?有的两口子吵架你不理我我不理你,有的就武力相向,这很正常,那些吃饱了没事的记者就会扯虎皮,上纲上线,我保佑他在家和老婆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就像是住宾馆一样。”

朱庸和一说,大家都笑,何林达说:“哪家两口子像是住宾馆一样,那可不就是服务员和住客的关系,能正常?”

“小何说错了,我觉得朱干事的意思是,住宾馆的和小姐的关系。”

张奎一说,朱庸和就说还是县里领导的觉悟高,自己倒是没想那么多,就是随口的一说。

四个人开着桑塔纳就到事的大字营村去,朱庸和上了车,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景色,感叹说:“爱情是艺术,结婚是技术,离婚是算术,搞不好还要动武术,这一家人因为这还上了报纸,也算是新闻人物,指不定能感动岭南。”

“你去吧!要是这就感动岭南,那岭南能被感动的哭喽1张奎何林达和朱庸和认识的时间长了,说话随便,开着车不以为然:“我楼下住了一对奇葩夫妻,其实男人还好,那女的,我的那个天!整天怀疑男的在外面有人,动不动的就搞突击检查,到男的单位里闹,这男的要是天晚了不回家,她就***机,能把男的手机打爆,但是男的还不能关机,他敢关机,女的就***1

“死了没有?”

何林达问,张奎撇嘴:“死?她压根没打算死!要死了我们倒是耳根清净了,她跳河,割脉、喝药,几乎能想到的死却死不了的方式她都试过了”

“你胡说,跳河割脉喝药,怎么死都死不了?”

“我家门前的那条河你见过没?”

“嗯,怎么,就是跳那河?”何林达笑了:“那条污水河水能淹到我腰上,这不是恶心人吗?”

“她就是在恶心人,割脉,割了后就赶紧给男的打***,说你今后要好好生活,要照顾好自己!你说这男的能不急着回去救人?那腕子割得就像是切菜不小心切了手指,还有喝药,ta妈de倒是找那些能喝死人的药啊,我他ma的住他们楼上都被搞烦了。”

大家又笑,张奎说:“我的意思是啊,这甭管在哪,两口子的事情根本说不清,你一个鸡ba毛商报的记者,离梅山多少里?离大字营村多少里?我和邻居两口子天天见面还搞不清楚这两人到底过的好不好,这女的今天又怎么一个方式***,他一个记者倒是一下就整明白了?还和文化节扯上关系,这不扯淡?”

朱庸和笑:“记者不扯淡,怎么来钱?你这不断人财路?”

朱庸和一说,冯心想,要是不为了钱,能有这么多事吗?

四个人到了大字营村妇女主任钱秀娥的家,因为这妇女主任还是村里的文艺宣传员,朱庸和和她熟悉,没想到一进门,钱秀娥正在自家院子里和他男人吵架,大门口站了很多看热闹的,几个人断断续续的听那女的说:“文艺活动怎么了?吃饱了就得有精神需求,唱歌跳舞怎么了?你没见城里那些老头老太太还跳集体舞?少见多怪,拿着***毛当菜1

“我给你说,我既然负责这一块,我就要以身作则,我和秦红旗唱戏怎么了?我不但在村里唱,明个我们还要去镇里,还要去县里唱,谁能剥夺我的自由1

院里一个男人圪蹴在碌上闷闷的不吭声,冯瞧那女的长得很精神,眼大嘴皮薄,手里飞快的在编着竹筐:“你说是地里活没干完?还是棚里的香菇没有管理好?耽误屋里那样活没干了?我凭什么就不能去唱?就你去打麻将行,我参加集体活动,就是错?”

“我打麻将人多,还是男的”

那男的嗡嗡的说了一句,女的就站了起来:“我们演节目有男有女!打麻将的就没有女人?你这到底是什么思想?”

“这日子没过了1

朱庸和就听到外面的人里有人说:“过不成离婚。”

朱庸和看看冯几个,就到了院子里,那女的一见,就笑:“朱干事?来了?”

“来了,想问个事。”

这妇女主任见过冯和何林达张奎一次,就让他们往屋里去,门口看热闹的人一见这样,知道没戏看了,就都离开了。

冯见这妇女主任的家房子盖得还好,屋里的家具很时髦,电器也俱全,心说这家人生活水平还行,朱庸和给做了介绍,冯就直接问:“钱主任,关于你们村有人***,这和县里的文艺节有什么关系?”

钱秀娥正色说:“冯主任,要说有关系,也有,要说没有,也没有。”

“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你们刚才可能也听到了,我和我家那人在吵架,我说的那个红旗,就是***那家的男人,我和秦红旗在一起唱戏,结果他家的女人不让他唱,就***。”

张奎一听,就看了冯一眼,钱秀娥很是敏感,看着张奎说:“县上的领导,红旗家的女人也不光是这会***,她这些年一直的就和红旗闹,说他在外面有人,这在我们村没有不知道的反正,唱戏不是关键,关键是人心。”

冯又问:“钱主任想想,前几天,咱们村是不是来了记者?”

“记者?没有。”

冯就皱眉,朱庸和一看,说:“咱们到出事那家瞧瞧?”

钱秀娥说:“红旗家这两天热闹,县上和镇上的***去了一波又一波,他家的女人算了,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朱庸和问了那个秦红旗家的位置,就和冯几个往外走,钱秀自始至终都蹲在石头碾子那里,既没有和人打招呼,也没有起身。

四个人到了红旗的家外,冯一看,这个秦红旗家条件也可以,朱庸和叫开了门,出来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这男子认识朱庸和,就让几人往屋里进,到了院子里,冯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台阶上晒太阳,一脸的戾气,看到几人也不说话,只对着秦红旗说:“你敢去唱,我就去死1

秦红旗本来笑容满面的脸就变了色:“唱戏怎么了?吃饱了就得有精神需求,唱歌跳舞怎么了?你没见城里那些老头老太太还跳集体舞?少见多怪,拿着***毛当菜1

秦红旗这样一说,冯和张奎几个就面面相觑,这个秦红旗和钱秀娥的说辞,简直就是同出一辙。

“我给你说,我就是喜欢唱,我就喜欢艺术,我和钱秀娥唱戏怎么了?我不但在村里唱,明个我们还要去镇里,还要去县里唱,谁能剥夺我的自由1

“你说是地里活没干完?还是棚里的香菇没有管理好?我凭什么就不能去唱?就你去打麻将行,我参加集体活动,就是错?”

“我打麻将人多,还是女的”

“我们演节目有男有女!打麻将的就没有男人?你这到底是什么思想?”

“这日子没过了1

秦红旗就说:“你随便1

看到这种情况,冯几个也不进屋了,同的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村里是不是来了记者,再有,就是镇上到底有没有强迫村民参加文艺活动。

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否定的,秦红旗说爱唱戏表演是个人精神追求,县里只是提倡,又没有逼人一定要去参加,再说这文娱活动也不是干什么力气活,有的人没有文艺细胞,这不是***施加压力就能逼出来的。

冯就准备离开,秦红旗将几个人送到门外,说:“朱干事,节目我是要出的,人没有追求,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朱庸和就说:“红旗,你是看电影看多了,周星驰的话都成了你的台词。”

秦红旗就笑:“反正就那意思。”

四个人快到了村头,冯说:“镇上哪家饭馆可以,我这有些饿了。”

张奎知道冯的意思,是想请朱庸和吃饭,就问:“老朱,哪家?”

朱庸和笑:“还是文化市场的领导好,这几天来的***什么的,都没人说请我吃饭,连句话都没有,这恶语一言三冬寒,温言一句暖人心,我希望你们天天来。”

四个人正在说笑,秦红旗的媳妇从后面跑着追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县上的领导,我给你们说,你们能答应我一件事不?”

张奎就问:“什么事?你要讲么子?”

“你们答应不让秦红旗唱戏,我就给你们说那个记者的事情。”

朱庸和笑了:“文艺活动是全民自愿,我们也没权利让谁不参加,你这个要求太高了。”

冯看着这女人问:“你管不了秦红旗?”

“他就和钱秀娥好!我知道1

“你看见他们好了?”

“那还用看?两人唱戏的时候眉来眼去,我又不是瞎子1

朱庸和摇头:“文艺表现的形式就是那样,要看剧情,眉来眼去?那还有仇人相见呢,要是你这样说,那演电影和电视的男女情侣,可不都真睡一块了?”

“那我管不了,电影上都是假的眼见为实,他们这就是要来真的。”

何林达有些不耐烦了:“能过成就过,过不成就离婚,你们总是这样,也不能幸福。”

冯有心让她说记者的事情,就说:“你就不知道什么记者,别耽误我们的时间了”

“我咋不知道!前几天镇上李***叫***见的记者,省里的,我能胡说?”

张奎笑:“你越说越没谱,镇上李***开车接你去和省里的记者说你家离婚的事情?哪跟哪?”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