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08章浮躁与喧嚣(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8章浮躁与喧嚣(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408章浮躁与喧嚣,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林晓全皱眉说:“来就来,不过我行使一下所长的权力啊,我看,咱们猜拳行酒令,你们女人不会,那咱就来文的,要文斗不要武斗嘛,你我都讲故事,或者笑话,讲的好的,就不喝酒,讲的不好的,那蹦叽歪。”

赵曼就说好,林晓全先说:“我就四句话,说出来你们看是不是这样的道理,说我们喝酒这件事,是不论时间,不论场合,不论和谁,不论啥酒,绝不缩头。”

林晓全说完了,大家都说好,赵曼就喝了一杯,脸色顿时红了,冯觉得她愈加像是玩具假娃娃。

接下来是胡端,胡端说:“有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带着他们的小牛犊子在田间吃草,过来一辆高级轿车,公牛说:不好,你俩吃吧,我走了,县里下来干部了。母牛问:你吃你的,下来干部有什么可怕的?公牛说:你不知道,我吃素食,他们一下来就吃牛鞭,这不比杀了我还难受。母牛说:那我也得跑,公牛问:你怕什么?你又没有牛鞭!母牛说:你不知道,这些干部吃完牛鞭就吹***!这时小牛说:那我也得跟你们走,公牛和母牛问:你走啥?小牛说:你们不知道,他们吹完***就扯犊子1

胡端说完,几个人都没笑,胡端一个人在那乐,乐完了,看着大家说:“不好笑吗?”

“好笑吗?”李雪琴鄙夷的说:“知道的明白你是说县里的,不知道的,以为你骂我们呢,我们和你说的县里的人,有多大差别?还是你嫌弃这桌上没牛那玩意?”

胡端一听就傻脸,自己喝了酒说:“,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你那是自讨酒喝。”

赵曼说着就看着李雪琴,李雪琴笑笑说:“我讲一个故事,说一个小姐走进银行,要将一百块钱换成小面额的,银行职员看过后说,小姐,你这张是***,小姐听了就尖叫一起来,说:天!白玩?我被强*奸了。”

林晓全和赵曼听了,哈哈大笑,胡端却说没意思,要李雪琴再讲一个,李雪琴就说:“没意思?就你难为人1

“你讲不讲吧?不讲就喝酒1

李雪琴撇着嘴说:“好,让你心服口服!村里生产队买了一头公*驴,可是没几天就死了,刚好母*驴发*情,于是村里人急忙给在县里开会的村支书打***:支书啊!母*驴***,公*驴死了,现在是先买公*驴,还是等你回来?”

这下胡端也笑了,冯心说这司法所都是人才,出去男女通吃,绝对大杀四方,待会轮到自己,要是放不开,今后可能很难和他们融在一起,要是太俗,可又有点违背自己的意思,自己要好好想想。

李雪琴说完了,赵曼就要喝酒,李雪琴就拦着说:“我陪大姐一起喝,匀一下,咱两一人半杯。”

冯一看,这个李雪琴虽小,但是心思细腻,知道护人。

赵曼喝了酒就看着冯,冯说:“赵姐刚喝完,有些猛,我也说一个,说妻子、小姨子小舅子,打一自然现象。”

赵曼几个一听就皱眉,胡端问:“这是什么谜语?自然现象?姊妹几个开会?”

“开什么会!自然现象自然现象,你听懂了没?”林晓全就瞪胡端,李雪琴看着冯就笑:“到底是市里来的,见过大世面,怎么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三个人,就把我们四个都难住了呢?”

李雪琴也就二十四五岁,喝了酒唇红齿白的,很是养眼,冯看着她也不说话,一副秉公执法黑脸包公的样子,李雪琴就看赵曼,赵曼只有看胡端和林晓全,见大家都摇头,就说:“看来这酒我是喝定了。”

冯也不让大家久等,就说:“妻子、小姨子小舅子,打一自然现象,谜底就是泰山日出。”

“泰山日出?”

胡端还在重复,李雪琴和赵曼就已经笑了起来,林晓全一拍桌子叫:“,可不就是泰山日出的吗!小姨子老婆和小舅子,都是丈母娘生的,可不就是老丈人日出来的!小冯,有你的,哈哈哈……”

几人都是大笑,冯也没让赵曼一个人喝酒,学着李雪琴那样和赵曼分了一半酒,刚喝下去,李雪琴在一边眉头一皱,捂着嘴就往外跑,胡端嘴里说:“平时不这样啊,今天酒量变小了?”

林晓全看看没说话,赵曼跟着走了出去,半道说胡端:“小心人家持***来揍你。”

“我怎么了,招谁惹谁了?”胡端纳闷,赵曼说:“李雪琴怀孕了。”

胡端这才哦了一声:“原来这样,妊娠反应,持***的也会玩阴谋了,还在这暗地里隐藏一小特务。”

林晓全皱眉,冯心说怀孕了还喝酒?林晓全就说:“小冯来了,学琴怀孕,眼看着咱们所又成四*人帮。”

生了孩子就要歇产假,所以未来某一天司法所就又成了四个人,不过冯觉得林晓全说的话里面有些语病,似乎李雪琴怀孕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正说着,从包间外进来一个男的,一进来就说:“林司法,你摆酒敢不叫我?”

这人身材高,体型偏瘦,声音洪亮,看起来很有势头,林晓全眼睛一睁:“怎么哪都能见到你1

胡端就叫了一声唐所长,冯站了起来,心说这人莫非是半间房镇***派出所所长?

这人一拍胡端的肩,对着冯点下头,目光里都是审视,冯更加确定了这人的职业。

“小冯,这位不请自来的,是半间房的土霸王,派出所唐经天所长,老唐,这是我们所刚来的小冯。”

“唐所长好。”

冯和唐经天打了招呼,唐经天一***坐在林晓全身边,问:“在街上都能听见你的笑声,把我的车轱辘都吓得要放炮,差点撞墙,林司法,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

林晓全这时已经拿了一个酒杯为唐经天倒酒,咧嘴说:“你拉到吧,讹人也不看地方。”

“这么多,够不够?”

唐经天眼睛一乜,说:“下马威?”

“进门一杯酒,不喝你就走。”

林晓全说着冲胡端挤眼,胡端端起自己的杯子说:“我也敬唐所长一杯。”

胡端这个举动让冯觉得他很有眼色,既敬了酒,又不让林晓全给唐经天倒的酒显得是硬灌。

唐经天喝胡端碰了,一饮而尽,林晓全就笑:“喝酒一口干,准是抓***,你也就***的命。”

“那是,你眼馋还是怎么,要不咱俩换换?”

唐经天一边说一边吃菜:“今天把我累死了,一个会一直开到现在,正想找点吃的,嘿,就听见你在这屋里笑,被我抓了现行。”

“你胡扯,今是镇里开的那个环境综治会吧?能一直开到这会?”

唐经天一副自然如此的样子,林晓全揶揄的说:“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出门去撒尿,你今天这么老实?这不符合常识。”

唐经天听了就要反驳,赵曼和李雪琴进来了,唐经天看着赵曼就说:“我就闻着一股香味,进来不见人,以为你们所长金屋藏娇了,原来赵一曼同志是和师妹排洪抗涝去了。”赵曼也不和唐经天说话,冯约么差不多了,就端酒起身说:“唐所长,我初来乍到,请你今后多多关照。”

唐经天喝了酒,算是和冯认识了,赵曼这时说:“让上两盒奶,我和学琴就不喝酒了。”

“你那不是有俩奶吗,怎么还要?”唐经天又针对赵曼,林晓全和胡端就哈哈笑,赵曼就说:“差不多行了你,刘副镇长在那边找你,你却躲我们这拿下属打趣。”

“哪里有下属,这都是我领导1唐经天兀自争辩,林晓全就骂:“我就知道你小子奸滑,还说开会,还说在大街上就能听见我说话声,原来你早就在隔壁啊1

“不行,胡端,给唐所长换大杯。”

“凭什么啊,我这不是和兄弟姐妹们联络感情来了吗?你说是不,一曼?”

林晓全哪管唐经天说什么,只管倒酒,唐经天就说:“那……手机来***了,我出去接一下。”

林晓全一把扯住唐经天笑:“你小子别玩里格朗,***在哪?我瞧瞧是方***打来的不是?”

梅山县县委***叫方旭,唐经天看走不脱,重新坐下说:“这***又挂了,看来没什么大事,嗳,***不好干埃”

几个人就朝着唐经天劝酒,唐经天本来到这边就是为了模睦锟虾龋炖锞秃掖虿?“刚才老林说喝酒一口干,准是抓***,我总结了一下,今天就将这么多年的心得体会给各位领导汇报汇报,要是说的有那么一点正确,各位,你就行行好放我走?”

林晓全知道逼急了唐经天也没意思,大家在一起太熟,本来就是笑闹,于是就听唐经天说:“喝***,一般抓工商;喝酒像喝水,一般抓纪委;喝酒像喝茶,一般抓检察;喝酒不用劝,一般抓***;喝酒一口干,一般抓***;喝酒喝得直,一般抓组织;喝酒喝得凶,一般抓政工;喝酒用大碗,一般抓***;一口三两五,一般抓国土;三斤都不醉,一般抓财税;三顿不喊累,一般抓收费;醉酒不受伤,一般抓县乡;喝酒不叫苦,打坐在***;国酒加洋酒,是个一把手;只肯喝茅台,领导上面来。”

唐经天一说,屋里人都笑,唐经天见差不多了,准备走,这时看到了冯,心说进了门就发现这人不苟言笑,说话彬彬有礼,年轻不说,人也精神,于是端起杯子说:“今天头一次见面,我本想多坐,可是那边通缉我这边撵我,我就落荒而逃了,走之前和小兄弟碰一杯。”

唐经天不只是有意还是无心,手里拿着的是刚才林晓全预备的大杯,差不多有四两左右,冯想他本来就是来模盟榷嗔瞬缓茫偎盗窒父鲆睬谱抛约海抗饫锒加锌季康囊馑迹谑蔷途龆ǎ裉煸趺匆惨牌鸪∶妫淙瞬皇湔蟆?p> 冯端起小酒杯过去和唐经天换了,说:“司法系统是一家,唐所长是派出所长,那也就是我的领导,领导肩负半间房镇二百平方公里治安重任,时时刻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活,领导多干了,酒,就让我多喝了,领导这是体恤下属,关心下级健康成长呢。”

唐经天听了就笑,胡端问:“不对啊,酒多了不晕?怎么就体恤下属?”

林晓全和赵曼就等冯怎么回答,冯说:“酒是粮***越喝人越精。”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