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06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6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406章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这个热烈而祥和的会一直开到了下午五点左右,翟副***婉拒了梅山县委和县***众位领导的挽留,离开了,这时,学车回来的冯要求梅山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的成员先去吃饭,吃完饭,市场全体办工作人员开一个会。

冯要给大家开会的事情前期已经做了通告,对此市场办的人觉得冯选择这个时候开会是很有时机感的,每个人都清楚冯是怎么当上市场办领导的,这会裘樟清已经开完了见面会,一切已经顺理成章,冯的这个会,似乎就是在宣告一种既定形式的来临。

吃完饭,十九点的时候市场办的人准时到了办公室,冯的视线在张发奎、曹金凤、何林达、张长玉、秦婉秋的脸上掠过,问大家都给家人说过单位晚上开会了吧?

大家都说是,冯随随即宣布会议开始,同时让大家将手机关机。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心说这难道是***局开什么侦破大会,害怕有人泄密?

但是想归想,关手机并不是要没收手机,大家都照办了,这时冯拿出了一个单反相机,问:“谁会操作这个?”

秦婉秋笑说:“主任,谁都会。”

“好,这个交给你。”

等秦婉秋将相机拿过去,冯说:“今晚,我们梅山县文化局市场管理办公室对全县文化娱乐场所进行突击抽调检查,我要求两点:一,查,记录,不表态,回头再说;二:注意保密。”

“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现在说。”

众人都愣了一下,曹金凤恍然大悟,但是***人没人吭声,冯宣布:“我们集中行动,到了下面,我再给大家明确检查那个区域。”

“出发。”

几分钟之后,大家都坐进了车,冯让张发奎带路,先到县城的金典网吧。

这会谁还不明白谁就是傻瓜,心说这个冯平时斯斯文文的,下起手来真狠,这样的突然袭击,就是查到那个关系户那里,你也没法提前通知了,不过,先查的是金典网吧,这个很有些意思。

曹金凤坐在车上,从冯开始宣布关手机就想着他要做什么,然后知道了先是要去金典的话,才明白冯那会问她今天是不是星期五的原因。

星期五,学校都放假了,明天是休息日,网吧的人会少吗?学生,会少吗

关键冯选择的这个时机太好了,裘樟清那里刚刚的开完见面会,市场办的人全都以为他是跟着县领导后面借风扬沙子,趁着大形势扩展自己的威信,可是却没想到他虚晃一***,玩了个障眼法,实际上是要对金典下手。

这样一来,他不仅顺应了市场办的人心,还为大家出了一口恶气。

金典网吧的地理位置很好,装修的也很上档次,机器设备先进,上网速度很快,老板金鑫在开网吧***那会被张向明要了两万的***费用,但是那时候金鑫没有吭声,想着花钱消灾,等今后网吧办好了,还免不了要让张向明照顾,可是没想到张向明就是一个无底洞,逢年过节的就对金鑫吃拿卡要,网吧每年的管理费也没见比别人少缴,于是金鑫就有了将张向明弄进去的想法。

其实在金鑫将举报张向明的材料交给谁的问题上他曾经纠结过,想来想去的,还是选择了高建民。

高建民这人在梅山检察院工作了一辈子,声誉还行,尤其是金鑫发现,高建民非常恋家,和一般的干部不一样,金鑫跟踪了高建民一个礼拜左右,发现他基本下了班就是回家,两点一线,而且高建民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像是寻常老百姓一样和卖菜的人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他家里还有一个几乎是卧床不起的老婆。

这样的一个人,你能说他***fu败?这个金鑫真不相信,你要说他庸碌无能,他却是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虽然金鑫自己不怎么看好高建民的严于律己,可是要达到送张向明进监狱的目的,高建民似乎就是最佳的人眩

金鑫是实名举报,这个他也有些无奈,刚开始他给高建民写匿名信,给高建民家的信筒里塞状子,检举揭发张向明的种种问题,可是过了一段根本没动静,眼看着又要到缴纳管理费的时候,金鑫有些急了,或者说是受够了张向明的贪得无厌,网吧挣钱不挣钱,那是自己劳动所得,凭什么总是给张向明分好处?于是他就有意的将自己和张向明的对话录了音及相关材料,交给了高建民。

至于dai县长裘樟清怎么就过问了这件事,其中的过程金鑫并不知情,直到张向明被检察院带走的那一天,金鑫还给张向明打了***的,因为他以为这一次还和从前一样,自己还是不能将张向明怎么着:实名举报都不能扳倒张向明,金鑫还能怎么样?

金典网吧的工作人员是认识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的人员的,当张发奎一行人进门,这个时候正是网吧上人的时候,网管和吧台收银的人有些惊慌,网吧这会的未成年人不少,并且知道这些人以前到了会发生什么事,吃拿卡要、停业整顿是轻的,严重的话可能会吊销网吧的文化市场经营许可证。

可是这一次,文化市场的人,很是不同。

秦婉秋拿着相机对着上网的人就是一阵猛拍,曹金凤到了吧台收银处和收银员交谈,拿出了工作证和执法证,宣示了自己的身份。

接下来,这些网吧人员以为今晚的网吧会被查封,会被关门,但是他们错了,这些人只是在拍照和登记,让有关人员在执法记录簿上签字、留下联系方式和***号码之后,竟然就静静的离开了。

到了外面,冯问张发奎,附近哪有厕所,张长玉急忙的说:“主任,刚才的网吧里就有。”

张发奎瞪了一眼张长玉,张长玉就吐了一下舌头,知道自己笨,张发奎给冯指了一下,冯说:“***去就来。”

冯一走,张发奎说:“***买盒烟,”也离开了,何林达说:“谁喝饮料?没人要?那***了埃”

这样,几个人都有了自己离开的理由,就剩下了曹金凤。

曹金凤暗自一笑,进到了车里,拿出了***拨通:“今晚彻查文化市场,你注意点。”

挂了***,曹金凤想,冯能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小伎俩?他为什么先来金典,金典和你们哪个人有关系?他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去厕所?难道不是离开给你们制造时机让你们给关系户打***?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真是显出了他的手段了。

冯其实知道金典网吧附近的厕所在哪,他这几天已经将金典附近观察好了,今晚的行动搞成这样,他有意如此:查金典一个就行了,其余的,总要给市场办的同事一些面子。

水至清则无鱼,做刚正无私的上司也需要讲究方式,不能一来就将人得罪完了,那不是冯的处事风格。

就在文化市场办公室的人刚刚离开金典网吧后,一辆警车载着几个***停在了金典网吧门口。

接下来,冯带队又查了几个网吧和文化场所,和冯想的一样,所有违反文化bu禁令的事情,在这些单位基本都没有发现,看看时间不早,于是大家打道回府,本次市场检查行动完美结束。

市场办的人都明白了,冯今晚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对冯的行事风格感到赞赏。

收队回县里,冯对所有的人员说,今夜大家辛苦了,工作完成的很好,自己明天要出差,家里的事情,大家各司其职,然后就各自回家。

这一次去省里和万邦娱乐公司接触,由梅山县县***dai县长裘樟清带队,县委宣传bu副bu长、县广播电视局局长兼dang委***刘奇才、梅山县县***办公室主任钱一夫、梅山县县***办公室副主任卢万帅,梅山县文化局市场管理办公室代主任冯、梅山县广播电视局电视台主播姜笑梅随行。

这回去省城和上次去相比较,增加了一辆车,裘樟清和她的秘书卢万帅一辆、刘奇才和姜笑梅一辆,钱一夫和冯一辆。早上车队从梅山出发,十点多到了岭南省梅山县驻省办事处,驻省办的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裘县长一行人。

经过休息和洗漱,刘奇才就征求裘樟清的意见,现在接近午时,是不是就和万邦公司联系一下,双方见个面?

在饭桌上商谈事物是岭南的一大特色,所有主要的事项在这一次下一次吃饭的时候就已经达成意向,到了饭桌下,就剩了签署正式协作协议了。

因为来之前刘奇才已经和万邦的人通过话,虽然这次商洽是裘樟清带队,但是具体承办的问题,还是由刘奇才负责的,所以刘奇才就有此一问。

但是裘樟清却没有应允刘奇才的请求,她告诉刘奇才,你该怎么做,就按照从前的方式操作,她只负责最后的拍板。

刘奇才心说你说的也对,不过你既然来了,和万邦那里接触一下,我们下面的人就会好开展工作一些,毕竟你是dai县长,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的手里,你出面,双方都好看些。

裘樟清仿佛看出了刘奇才心中所想,说:“我要休息一下,刘bu长只管去,以前怎么办,如今还怎么办。”

裘樟清需要休息?刘奇才心里又浮想联翩,知道女人每个月总有几天身体不适,但是嘴上立即答应了。对同一个问题不需要问领导两次,裘樟清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再问,就显得嗦。

“这样,刘bu长和钱主任一起去,小卢,”卢万帅答应了一声,看着裘樟清,“小卢负责将会谈的事宜记录整理,回来给我做一个汇报。”

“小姜上次来,主要负责什么?”

姜笑梅是电视台的女主播,长相甜美,平时能说会道的,这会面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县长却有些紧张,刘奇才见状就回答说:“小姜主要负责和那边沟通演出节目的编排,这需要专业一点的人处理。”

“那小姜这次还是这样吧。”

刘奇才见裘樟清安排完了,但是好像少了什么,就看着裘樟清,裘樟清问:“还有什么不清楚?”

“没了。”

刘奇才说了声县长你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鱼贯而出,到了裘樟清房间外面,刘奇才就看着冯,他试图在冯的脸上找出点什么,可惜刘奇才失望了,这个冯似乎永远的都是对身边的事物麻木不仁,他的脸上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卢万帅是裘樟清的秘书,裘樟清让卢万帅跟着自己,和她亲自去似乎道理是一样的,不过这个冯,他上次来就在驻省办睡了三天,这次裘樟清还是没安排他做什么……是了,裘樟清其实是知道冯来这里没多大作用,她是生气上次李显贵没安排冯做什么,因此这次将冯带上,目的是让别人看:我是县长,我让谁干嘛,你们就得干嘛,只能是我安排别人,而不能是你们将我的安排不当回事。”

刘奇才这样一想,觉得裘樟清这个女县长有些好笑:“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了,意气用事。”

不过有钱一夫和卢万帅陪同,刘奇才就要拿出和李显贵在一起时不同的工作方法,毕竟这两个都可以算是最接近裘樟清的人,自己要谨慎一些。

梅山来的人,除了裘樟清冯外,全都离开了驻省办,冯又独自在房间里枯坐,将电视上的频道齐齐的按了一遍,然后关了,在屋里踱着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工作人员叫了冯和裘樟清,冯发现裘樟清的确像是刚刚睡醒的模样,气色比早上好多了。

工作人员本来将裘樟清和冯不是安排在一起用餐的,但是裘樟清却让冯坐到了自己跟前,可是吃饭就是吃饭,裘樟清也没对冯说什么。

吃完了饭,冯目送着裘樟清再次进到了她的房间,于是冯回到屋里继续的冥思。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