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402章“茴”字有四种写法(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2章“茴”字有四种写法(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402章“茴”字有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今天下午冯情绪有些激动,胡思乱想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但是他一贯的隐藏很深,习惯了表面上不动声色,曹金凤几个进进出出的拿着手续让他签字、审批,忙忙碌碌的就到了十七点左右,起身接水喝,一转身就看到胡红伟站在门口。

“胡厂长!你好,请进1

胡红伟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精神,进来主动伸手,和冯紧紧一握:“才知道你到了县里一切都好?”

虽然和胡红伟只有两面之缘,可是冯觉得这个胡红伟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男人,也许是当过兵的原因,胡红伟整个人给冯的印象是健康而刚毅,很具有男子汉的气度。

但是因为胡红伟父亲,冯的心里面对胡红伟总有些难以释怀。

我没有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无论如何,老疙瘩丧命于老炮台,自己当时在救援现场,如果表现的再强势一些,可能老疙瘩也不至于死。

看着胡红伟的眼睛,冯就想起了他那天在雨中绝望的请求自己想法子救他父亲的模样。

“快请坐,喝茶吧?”

“不了,不知你方便不方便,我想和你坐坐。”

“好。”

冯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曹金凤又拿着几个审批表格走了过来,冯让胡红伟坐,请他稍等,等签完了字,说道:“曹姐,朋友来看我,我先出去一下,家里有什么事,你处理,哦,对了”冯将自己的***号码写了出来,递给曹金凤说:“万一有事,就打***。”

这就是放权了?曹金凤点头答应,出门时冲着胡红伟笑了笑。

两人结伴从楼道下去,一路都没说话,胡红伟开着一辆皮卡,外观上都是泥,上了车,就径直的驶向一个饭馆,找了一个僻静的小包间坐下,要了几个菜,胡红伟就问冯喝什么酒。

“无所谓,你呢?”

胡红伟也不犹豫,就点了牛栏山,两人一人一瓶。

胡红伟是知道冯的酒量的,他拧开酒盖给冯和自己一人倒一杯,说:“先吃菜,慢慢喝。”

冯和胡红伟刚刚离开,王晚春就到了七楼,上几回他和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见面,他走楼道冯就坐电梯,他坐电梯,冯又走楼道,总是两叉,这下到了冯办公室门口一瞧,王晚春又沮丧了:刘备找诸葛亮才三顾茅庐,人家都得偿心愿了,这个小冯怎么就这么难找!

这时张发奎正巧从厕所出来,皱着眉站到一脸晦气的王晚春身后,冷眼看着他转过身,然后猛地说:“明天将你那门关了,不要营业,听到没?等待处理。”

王晚春被吓了一跳,等看清张发奎的脸,就笑,可是张发奎的话一说,王晚春一边掏烟一边说:“张哥,关门不关门的,你说了算一会下班,咱再一起说说?”

张发奎从王晚春手里接过烟,王晚春又说:“你看,盗版碟哪都有,市场不统一,我不卖,别人卖,正版太贵,他不挣钱啊,你看,怎么处理你说了算,那些碟,要不,你让我先拿回去?”

“你会扯!我们市场办就是打击盗版音像制品的,没收了再还给你?你抽风还是我抽风了?”

王晚春呲着脸笑,张发奎说:“记着,明天不准开门了,敢开我申报拘留你,啊1

王晚春有些急,正要说话,前面来了一个胖子,这胖子见了张发奎老远的就笑,伸出手和张发奎握。

王晚春认识这胖子是一个网吧的老板,心说***,网吧挣钱容易,你们不去多宰他们,在我这个小店上盯着不走,***!

关键是没资金,不然老子也开网吧,你媳妇的。

张发奎不理王晚春,和网吧的老板进屋去了,王晚春站了一会,等到了下班也没见冯回来,于是闷闷不乐的就开着驾校的车往回走,结果一不留神差点在路口撞到一个骑电动车的女孩,王晚春还没说话,这个女子就单脚着地对着王晚春骂:“长眼睛没?”

“会不会开车?”

“抢着要投胎?”

王晚春一听反而不怒了,伸出头趴在车窗上说:“是,你生了我,我这会想吃n呢。”

这姑娘没想到王晚春这样说话,脸当下通红,骂了一句流氓就要走,王晚春还不依不饶:“你别走,来上车,老子带你去个地方r不死你1

“逼不好,毛不少!上边下面都你的这样臭!我撞到你没?叫n妈啊,昨晚在床上一声不吭的,这会喊什么?闷s!急着回家洗p股?操1

王晚春骂了一通,那女的早就没影了,就开车准备去店里,这时他姐的***打过来,说有辆车总是熄火,让他赶紧回去看看。

“都几点了?事情真是多!我店里的事还忙不完1

说归说,姐姐的话还是要听的,一路上王晚春寻思,自己这些年给张向明进贡的也不算少,可那老小子怎么说出事就出事,这就打水漂了?还有那个张发奎,他妈的他是嫌弃以前老子不吊他是吧?你怎么不是主任?给你送礼你说话管用吗?再说平时也没得罪他呀,哪次他从店里拿东西自己要过钱?那这下他犯什么病了?盗版总在卖,如今想起来查了?怂货不是新官上任他想在新领导那里表现吧?

王晚春到了驾校,一看那车还是***病,捣鼓几下就打着火了,心里又在想,这事还得找冯,张发奎和市场办的那个何林达抱走的那箱子盗版碟里夹了一些内容带色的片子,他们肯定还没来得及开箱检验,不然这会能对自己这样说话,恐怕直接带人去封店了吧?

那怎么办呢?

这冯刚到市场办,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想上天没梯子,干着急。

到了门卫室外,王晚春站在外面吸烟,他姐在屋里说:“你一天也别总往外跑,驾校的事你要多操心,你哥将这摊子交给你,你不用心可不行。”

“我怎么不用心?我心都操碎了,我这不忙吗?我又没有三头六臂,你要是实在忙不过来,就给我哥说,对了,咱家出了两人,他家一个没有,不能让李玉来?你不就省点心?”

“我从这拿工资了吗?什么你家他家的,嫂子是李家的还是王家的,嫂子不是一个人,你是王家的,正好一家一个,你不想干,就再***教练1

王晚春怔了一下,他没想到也没看到李玉在屋里,掀开门帘进去,李玉斜躺在床上,王晚春就笑:“大小姐在呢?”

“你拿着驾校的工资一整天找不到人?嫂子都忙成什么了?要是会修车,谁叫你?我要是没工作,以为我不想回来?”

看着李玉婀娜的样子,王晚春猛地想起了一件事,上次隐隐约约的看到冯和李玉在门口说话来着,于是就问:“你是不是和那个冯认识?”

李玉坐起来问:“你提他干什么?”

果然认识!王晚春有了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我有事想找他,可总是找不到人,你给约一下?”

“我不认识他。”

王晚春笑了:“这男女吵架,过几天消消气也就行了,小冯这人挺好的,年轻有为,这会都市场办主任了,我看你俩挺般配。”

“你这都是哪跟哪?我说了和他不熟。”

“不管熟不熟,再熟就成一家人了!我这事你一定得帮忙”

李玉冷笑:“卖你那出事了吧?我还嫌丢人呢!活该1

“你的事我管不了。”

“你不管我那边关门大吉,我和老婆住驾校,一家三口你家都得管饭1

李玉起身就要走,王晚春急了,知道这大小姐脾气火爆,她说不管就不管,就给姐姐使眼色。

王晚春的姐还没说话,李玉就说:“来呀,驾校正好缺人手,你那店被封了正好就再别祸国殃民了,多大快人心。”

王晚春音像店的生意还行,要不哪能费尽心思找冯,听了就急了:“我知道了!街上那么多卖盗版碟的干嘛文化局都不查,单单查我家,都是因为你1

李玉本来已经出去,一听又回来,瞪眼说:“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能指挥文化局?”

“就是因为你和冯闹掰了,他才让手下去查我的1

“你胡说1

“我哪胡说?你那天和他在这吵架,这会我店就被查了,他拿你没法,还不能找我出气?谁让咱两是亲戚,我就该倒霉1

李玉一听就愣了,仔细一想,也有可能,冯也许就是拐着弯的报复自己,但是嘴上却不改口,王晚春好说歹说的,但是没见凑效,他姐就给他使眼色,王晚春唉声叹气的走了。

过了一会,王晚春的姐姐给李玉说了几句好话,李玉想,不为王晚春,自己也应该去找一下冯。冯那天说的话也有些道理,关键是万一今后严然真的和冯好了,两人结了婚,自己该怎么面对冯?总不能冯不在家的时候去找严然吧?偷偷摸摸的算什么?

道个歉说句服软的话,身上也少不了一两肉,抛却了冯这方面的因素不说,今后自己仰仗严然的地方,显然还多得很,这样和冯不尴不尬的,也不是长远之道,还会让严然难以做人。

冯中午已经喝了酒,这会面对胡红伟也没有表现出一点不胜酒力的样子,每人跟前的一瓶牛栏山快要见底,胡红伟说:“求你办个事。”

胡红伟很直接,冯点头说:“行,只要我办得到。”

“后店子大致情况你也了解,村基层组织严重老化,说大了,不利于开展工作,没有闯劲,说小了,我看不惯胡德全,看不惯胡德全那一帮子人。”

“我刚复原回来那阵子,胡德全找过我,让我进村里做一个委员,每年下来有一千多块的工资,我没干,后来我就承包了滑石矿,胡德全在很多方面都卡我,要不是和刘副镇长熟,我那个矿可能今年就承包不了了。”

冯对后店子的确印象深刻,他自己还写了八个n员七颗牙的话,被裘樟清看到了。

“为什么针对你?”

“他不是针对我一个人,这老家伙只要觉得有人会威胁到他的支书位置,就先给你点小恩小惠的笼络你,让你在他的手下做事,如果你不就范,他就排挤你。”

“你知道后店子这几年发展了多少n员吗?”

“多少?”

“没有一个。”

“嗯?”冯皱了眉:“这不正常啊?没人说?”

胡红伟和冯碰了一杯,一边喝一边说:“谁说?镇上能管得着吗?实际上村基层是最难管理和渗透的,因为一个村里发展新人的范围就仅限于村,你能用命令说今年你村必须要完成几个预备n员的指标吗?我要不是在部队已经入了n,我看在村里一辈子也别想进步。”

“你是说胡德全已经将你们村搞成了家族式,或者垄断式的一言堂?”

“胡德全就是后店子的土皇帝,关键是老家伙因循守旧,思想跟不上形势发展,他这么多年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将老村挪到了新村。”

“你要帮我。”

“你说,怎么帮?”

“实际上基层村里的决定权还是在镇上,镇上又听县里,镇上管不了村里的具体事务,但是直接的责任人还是能调整的。”

冯明白了,每个人现在都知道自己和裘樟清走的近,可是裘樟清已经解决了自己副主任科员的问题,要是牵扯到具体的地方事务和人员调整,怎么和裘樟清说?裘樟清能听自己的吗?

“我爹的事不能怪你其实这也就是我想让胡德全走人的主要原因,思想老化,行动迟缓,该下来歇歇了。”

冯点点头,胡红伟举杯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我这一段想了很多,觉得你这人能交。”

“我在部队那会就认一个理,能喝酒还不乱说话的人,都有担当。”

“村里有几个人是看到你那天的表现的,如果你后来要是被处分了,我会和那些人去为你到县长那里说清楚。”

冯再也无言,两人将酒喝完,坐了很久,离开时已经是星光满天。

张向明是被人举报才倒霉的,至于是被谁举报,虽然检察院那边有保密规定,可是作为直接的责任机构,文化市场办这边还是能觉察到一点蛛丝马迹。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能保守秘密的永远只有死人,像冯自己在裘樟清那里刚刚被提及到文化市场这边做副主任科员,没一会的功夫市场办的人竟然全知道了。

有些人传播某种讯息是为了在别人面前显摆,表示我就是知道的多,从而为了将自己从众人中间“脱颖而出”,吸引眼球,达到一种虚荣的满足感,而有些人传播信息,可能是出于无意识,也可能就是故意而为之。

这种故意而为之的人,目的就很隐晦,可能是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和自己有关的人。

早上一上班,曹金凤就对来到了冯的办公室,她随手将门关上,拿了一沓文化市场经营许可证的副本让冯签字,然后轻声的说:“举报张向明的人,是金典网吧的老板,叫金鑫。”

冯听了就看着曹金凤,他一是不明白曹金凤怎么会知道这个叫金鑫的人举报张向明,二来不知道曹金凤给自己说这个的目的是什么。

“总有人会关心一些问题的,张向明出事,也许是自作自受,但是要是没有金鑫这个催化剂,他起码在主任这个位置上会多呆几年,其实这几天咱们市场办的人都在查谁是那个举报了张向明的人,这倒不是准备为张向明打抱不平,而是出于一种自卫。”

“自卫?”冯觉得这个词语有些新鲜。

“是自卫,这个词可能不确切,但是意思可以理解。你想,张向明就是再***,再渎职,再该坐牢,他也是咱们市场办的人,他出去代表的就是市场办,有人举报他,其实就是看不惯我们市场办的行事作风,总是我们损害了一些人的利益。不管怎么说,那个举报的人今天能举报张向明,明天呢?就能举报市场办的任何一个人,这种事在一定意义上,必须得到遏制。”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