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81章鸡犬不宁(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1章鸡犬不宁(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380章鸡犬不宁,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

冯一直聆听着没有打断高岿然的话,等高岿然说完,先询问了他媳妇和孩子有没有受伤,高岿然说没有,就是气不过,然后说儿子被吓得现在还在哭,冯又安慰了几句,说:“高大哥,我现在不在镇上,从昨天李校长出事后我就护着他到了县医院,李校长是我们镇上学校的好老师,他落了水、出了事,我们应该尽一切的努力、用各种能用到的方法和力量去保证、去促成、以使李校长安然无恙的康复,否则,李校长要是身体上有一点点的问题,都将是我们全镇教育系统的难以挽回的损失。但是,我顾此失彼啊,个人能力有限,顾得了这头顾不得那头,我在医院,却没想到今天镇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真是感到负疚,对不起啊,高大哥,现在,我代表镇党委、镇***向你和嫂子、侄子表示慰问。在我不在镇上的期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深感不安,对不起,高大哥,我向***道歉你能接受我的歉意吗?”

冯将话题扯到了李博谷身上,高岿然激动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冯***,你是好人,我知道你昨天一天到现在都很忙,高支书说你人不错,我都知道,王茂强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和镇***没关系,主要是他刚刚要派出所的人抓我们,我才叫的人,我这会就让人都回去,不影响镇上人办公,你放心,我不是不懂礼的人,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先放开手撒尿,不理王茂强那个鸡ba,那个,李校长怎么样了?没事了?你说说,我本来准备下午到县上医院看李校长的,谁想到就出了这种事。”

听到高岿然说这些,冯问:“高大哥,谢谢你理解我,支持我的工作,我问你几个问题啊,我听刘***说,你一家人之所以到镇上来,是接到了刘校长的***?”

“是啊,真是莫名其妙,叫我来,我就来了,来了就碰到了疯子!这不是没事找事?背上鼓寻槌?”

“哦,那刘校长当时给你打***是怎么说的呢?你别急,慢慢想。”

“不用想,很简单的几句话,刘校长就说,让我带着孩子来镇上,是关于李副校长的事情,我以为李校长怎么了,我才和媳妇急急忙忙的从学校接了孩子来的。”

“高大哥,你回忆一下,你之前和王茂强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知道他是副镇长,神经病!这种人怎么能当镇长?谁选的?冯***,你要查查!这人这样,肯定有问题1

“哦,那嫂子呢?也不认识王茂强,没接触过?哦,就是说,***之前和王茂强不认识,也没交往过,对吧?”

“是。”

“好,我明白了,你看今天这事真是,你给嫂子说说,先回去吧,我尽快从县上回去,然后我再当面和你,和嫂子道歉说这事好不好?”

高岿然听镇上最大的官对自己说的很客气,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就将手机还给了刘奋斗。

“刘***,现场情况怎么样?”

“没有***,高志邦在和南莫村的人做工作,唐经天让派出所的人都撤到了大门外。”

“你给老唐说,让他将人全部撤离,对,一个不留。现在,镇上的领导都有谁在?”

“没人,老王还在楼上没下来。”

“好了,你给老唐说一下我的意思后,不用再给我打***了。”

冯在隔断门后想了一下,拨了刘福禄的手机,刘福禄接了***叫了一声冯***,再也不吭声了。

“刘校长,我现在代表镇党委问你几个问题,请你认真考虑好了,再回答我。”

冯也没问刘福禄这会在哪,刘福禄一听冯说的严肃,赶紧答应,冯问:“你今天打***叫高岿然一家到镇***,有什么事?”

“冯***,不是我找高岿然一家,是王副镇长要找高岿然他们一家,我就是传话的,王副镇长给了我高岿然的联系***,我就打了过去,我按照王副镇长的意思叫他们三口人来,我没想到事情发展成了这样。”

“你早上什么时候到的镇上的?”

“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时候。”

“去镇上要办什么事?要见什么人?”

“我本来就是去见王副镇长说李副校长落水的事,还有看镇上对建校舍的事情有什么具体新的方案没有。”

“你见到王副镇长后,他都说了些什么?”

冯问的这个问题涵义很广,刘福禄心说总不能将自己和王茂强说昨晚打牌输钱赢钱的事情都讲出来,就选择了有关联的说:“我能看出来王副镇长心情很不好,我们当时在大院里碰上了,就在树荫下说话没进办公室,王副镇长说了几句告黑状之类的话,我没听明白,但是也没问,后来,我问到中心小学的事情,王副镇长说管他什么学校,他能不能继续干下去还是问题,我就问怎么了,他说如今的农民能耐的很,都告到市委市***去了,然后还骂了几句,可是我再问,他却再不说了。”

看来,高岿然是做了什么让王茂强恼火的事情了,那高岿然究竟做了什么能让王茂强说他这个副镇长都干不下去了呢?这件事和市委市***又有什么联系?冯心里想着,问刘福禄:“刘校长,你说高岿然的手机号是王副镇长给你的?”

“对呀,王副镇长拿了一张写着***号码的纸条给我,让我给高岿然打***,就说来镇上说李副校长的事情,还说让他把孩子带上。”

“为什么一定要强调让高岿然带上孩子?”

“我不知道啊,我心里想这不当时还没放学呢,难道,王副镇长是安排要他们三口人一起去县医院看望李副校长?”

“然后呢?在你给高岿然打了***之后,王副镇长都说了什么?”

“这期间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的在抽烟,也不和我说话,我知道他心烦,也沉默着。”

王茂强是主管教育的副镇长,刘福禄是学校校长,他敬畏王茂强,这能说的过去。

“那他们见面之后,详细说了什么?”

“没有,高岿然一家到了镇上,王副镇长问我这就是高岿然,我说了是,他就站起来冲着三口人骂开了,我不明就里,拦都拦不住,然后局面就发展的有些不受控制……”

刘福禄絮絮叨叨的说着下面起冲突的经过,大致和冯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但是冯没有打断刘福禄的倾诉和自我辩解,听着***心里想着,王茂强究竟怎么了?高岿然又做了什么威胁王茂强的事情?看情况王茂强和高岿然一家确实是不熟悉的,为什么王茂强一定强调让高岿然将他的儿子也带到镇上去?

“这件事和市委市***又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半间房镇上的几位领导分别的给冯打了***,冯以在裘***这里开会为由全简单的一句话给推掉了事情过去了,危机消散,隐患灭于无形,这些人就纷纷出场了,刚刚在需要的时候,他们都去哪了呢?

看来,自己在半间房的威信亟待加强。

冯没打算找王茂强了解情况,他觉得,就算是自己找王茂强,恐怕王茂强也没什么真实的话给自己讲,否则他不会以这种方式去对待高岿然一家。

既然这样,那就自己去了解,去抽丝剥茧,去寻找***。

裘樟清已经吃好了,冯刚刚只吃了半截,他打完***进去,裘樟清坐在沙发上在看着窗外的景色,冯随着裘樟清的视线看过去,能瞧见绿色的树枝上栖息着两只鸽子在叽叽咕咕的相互依偎,冯坐下,继续吃饭,裘樟清看了一会外面,回头说:“凉了吧?再热热?”

“不用了,谢谢裘***,镇上的事情已经基本解决了,我回去查清楚了,再给***你详细的汇报。”

裘樟清瞧着冯的眼神一瞬间有些奇异,冯不知道裘樟清在想什么,这目光里的那种奇异又是什么,但是也不好和她继续的对视,就低下了头继续吃饭,裘樟清看了冯有十来秒钟,猛然的说:“我刚刚说,李博谷去年有病,李玉觉得自己的父亲得不到公平的对待,就发动了学生来县里***。”

“是,***你刚刚说过这个。”

“你刚才说,要在半间房开展一次学习李博谷的活动?”

“是,我觉得从教书育人、从舍己救人这两方面,李校长的思想和精神值得镇上人学习,”冯说着迟疑了一下,看看裘樟清问:“如果裘***觉得我的想法不成熟,我再考虑考虑。”

裘樟清这一会一直在盯着冯看,她的眼神中有一种冯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东西,冯有些琢磨不透,但是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于是他瞬间决定,将自己原本打算再过几天等时机稍微成熟一点才给裘樟清说的话,这会提前讲述出来。

“还有,我考虑,如果在镇上举行的这次‘讲***、有信念,讲规矩、有纪律,讲道德、有品行,讲奉献、有作为’的研讨还算是成功,能够引起一些良好的反响的话,是不是提请县教体局商榷,可以在全县范围内扩大研讨的规模,是不是可以让李校长为全县的教育系统做一个专题报告会?”

冯这句话一说出,裘樟清的眼神那丝疑虑消失了,心说是这样?

但是裘樟清现在还是不确定冯是不是完全的给自己说了李博谷救人事件和今天早上在半间房发生的***之间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还有自己刚刚接到的那个***提及的内容,到底是不是冯在玩的一个小手段?因此,裘樟清对此有所保留,但是,她却要对此有所表示,因为,她并不是不喜欢、不是不支持冯搞所谓的政绩工程,不是不同意冯有借着李博谷的事情宣传半间房甚至宣传他这个全省最年轻的镇委***的意图,她只是不希望冯在做这些工作上的事情的时候,会对自己有所隐瞒,那样的话,自己的心里会很不舒服,那种来自冯对于自己不交心、不坦诚起码是工作上的的行为,会让自己觉得在梅山所做的一切是失败的,是有遗憾的……

“你吃好了,和***一下医院,探望一下李校长。”

裘樟清的表态让冯有些稍稍的意外,但是也顺理成章,因为李博谷还是李玉的父亲,如今裘樟清的决定恰恰正是自己期待和希望发生的,可是,裘樟清刚才眼神中那种有些陌生的情感流露,到底是什么呢?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