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68章誓不两立(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8章誓不两立(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短信是柴可静发来的。pbtxt

这么晚了,柴可静给自己发短信干什么?

从大学那会开始,冯就觉得自己和柴可静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虽然前一段在武陵市偶遇,有了柴可静的联系方式,但是冯从来没想过要和柴可静交往,因此这会对于三更半夜这个突如其来的的问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车子停在了老镇***大院,车灯熄灭了,猛然的眼前有些黑暗起来,冯往屋门口走了几步,听到自己脚步声沙沙作响,想起了柴可静的那个用作***的音乐《小雨中的回忆》,心说她回忆什么?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冯又想了想,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不理会柴可静,毕竟同学一场,而且自己在学校那会岂止是和柴可静属于两个世界,自己和大多数人都不怎么来往,但是在***中却不能那样对人处事了。

可怎么回复柴可静?

想来想去的,冯发了两个字过去:“没有。”

可是发射键一按下去,冯又后悔了,这两个字纯粹是废话,睡着了怎么能回答柴可静?

***又响了起来,柴可静的短信又来了:“我也没睡。”

冯有些无语,你肯定没睡啊!

要不干脆问她有什么事?

这样似乎不妥,柴可静能有什么事找自己,那简直是笑话,她的位置比自己高,人脉也比自己宽阔,掌握的资源更不是自己能比的,何况一个漂亮的女人万一有事张口寻求帮助,一定会有成千上万的男人自告奋勇奋不顾身继而赴汤蹈火,自己这个水利站站长顶个屁。

要不,她就是晚上睡不着,想找人聊天,所以想起了自己?

冯觉得这很有可能。

这样也好,反正自己喝了酒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就和她聊聊。

但是聊什么?

冯在手机上输入:最近工作顺利吗?

等到快发射,冯将这行字又删除,换成了:最近一切可好?

柴可静很快回了过来:“好,你呢?”

“我是‘***’干部,无所谓好坏。”

“不能那样说,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不好就要想法改变。pbtxt”

改变?想法?冯心说你想改变就能改变,可我不是你,我想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比如在学校食堂排队打饭那会,你期待着前面的人越来越少,但是等待的结果却不是那样,前面的人数一点没减少,这会你唯一能觉得幸福的就是排在你后面等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比你更煎熬,更难过,这是苦难的转移,纯粹是精神胜利,是自我欺骗。

况且,你这***可能有人帮忙打饭,我却不可能有那个待遇。

由于冯长时间不回话,柴可静的短信又过来了:“怎么不说话?你累了,要休息吗?”

怎么不说话,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

冯回了一句:“小孩喜欢天长夜短,小偷喜欢天短夜长,不好意思,我不累,就是在想过去在学校的事情。”

“想起了什么呢?”柴可静又在问。

想起了什么?其实我什么都没想,这就是一句推脱的话。大学生活有什么可想的,无非就是在熬日子,有些人很享受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却度日如年,为了生计而走街串巷,疲于奔波,看大楼当管理员扮演神棍靠算命费唇舌赚生活费,住在那样的一个旮旯楼道里,辛苦不辛苦?有什么好想的,可还有那个张光北!老子已经很低调了,日子已经过成那样,他还盯着老子念念不忘,爷爷就那么让他牵肠挂肚?

他ma的。

“我也总在回忆过去,怀念学校的生活。”

你总在回忆,那是有值得回忆的事情,我却没有。

冯不想和柴可静说话了,柴可静的短信又传过来:“使你疲劳的也许并不是远方的高山,而且是你鞋里面的一粒砂子,你应该解放自己,轻装前行。”

冯从心里一直反感这种类似心灵鸡汤一样的说辞,这种大道理人人都知道,个个都会讲,冠冕堂皇,其实屁事不顶,这样的说教是十句九毛钱,一毛不值。

这个柴可静不会是找自己开心,拿自己开涮的吧?

“我晚上做了一个梦:上帝告诉我,我这一生注定孤独,他还说破咒的方法只有一个:给十个傻子发条短信,我当时就哭了,我只认识你一个,我完了……”冯输入了这一句,又删除了,觉得自己神经过敏,柴可静调侃自己干嘛,再说自己没必要和她计较什么,干脆的不理她得了,这种短信发过去,她付诸一笑,觉得有意思那还罢了,要是生气,自己又是何苦多添一个对立者?

很久柴可静都没有再发短信过来,冯也模模糊糊的睡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又唱开了,冯惺忪着眼睛一看,上面是这样几个字:“祝你幸福。”

冯闭眼想了想,也回复道:“也祝你幸福。”

人一生中或许有两个时候必须解释和认真对待,一是对自己的亲人爱人,再一个是面对法官,可是柴可静对于冯而言什么都不是,因此他回复完短信后很快就睡着了。

唐经天果然没有食言,给冯派来一个正式警和两个联防队员,冯开车带着三人再次到沿房河的各个厂矿单位和用水个人催***缴纳水费,不过他仍旧和上次一样,只是说最后再给大家三天时间,如果再不***缴费,镇上水利站将对违法无照用水户进行取缔和整改,届时后果自负。

派出所的三个人在冯与别人交涉时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从车上下来站着,但这阵仗就是一种威慑,有人的态度比上次好了很多,冯也不多言,话说完立即就走。

用了一天时间将这事做完,傍晚冯请这和自己跑了一整天的三个人喝酒吃饭,同时请来了负责房河这一片区域治安的警长穆亚青,本来冯还想叫上唐经天的,可是唐经天去了县里办事,也就作罢。

三天之后,果然有人就到镇***四楼的水利站找冯办取水许可证,同时缴纳水费,刘奋斗知道了这事,专门的到四楼去瞧,一见花花绿绿的钞票,刘奋斗觉得冯生财有道,自己今年的财政压力又缓解了不少。

但是前来缴费***的人稀稀拉拉的,又是前前后后十多天过去也不过十多家,冯没有着急,刘奋斗倒是沉不住气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冯这会收取的水费已经有了五六万,要是其余五十来家全交了费,那数目会是多少?因此他和冯一合计,再次约唐经天去喝酒。

刘奋斗和冯叫唐经天喝酒的目的已经是很明确了,唐经天也从穆亚青的嘴里得知了冯在规范水利活动中的行事风格,知道水利站的站长大人比较够意思,再说下面已经有人交钱,唐经天自己也有了一种成就感,所以对刘奋斗的约酒就欣然而至。

这顿酒是中午时候开始喝的,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到了下午四点多,刘奋斗让冯和派出所的几个人去办事,自己打***叫来了林晓全尚向杰和税所所长杨金田,和唐经天几个继续在酒店开战。

冯带着原来跟随自己的那三个派出所的人,另外临时在大街上***了四个身强力壮的零工,就到了一家选择好的态度强硬的渔业养殖户水塘前,宣读了其鱼塘违法取水,应该受到取缔,然后也不多说,挥手就让人将这家的抽水机往车上抬,养殖户立刻就急了,嘴里喊着土匪就拿着鱼叉要和那几个零工拼命。

那四个临时***的人嘴里喊叫不关自己的事情,自己只是挣辛苦钱,撂下抽水机就站到了一边,两个联防队员嘴里就喊着反了,拿着塑料警棍往这人跟前走,嘴里还说:“有本事你今天就叉死我们!孬种1

这养殖户对付***人还好,可是看到派出所的人就有些蔫,正在这时,从远处树林里就跑过来几个人,当先的一个看似这家的女主人,声音尖利,喊着谋财害命的话就冲着两个联防队员身上脸上乱挠,其余的几男人在一边将冯几个围起来虎视眈眈。

这两个联防队员身上被妇女挠掐了几下就怒了,本来刚才就喝了酒,于是将妇女往地上一推,嘴里就骂,结果这女人也聪明,骨碌到了地上干脆不动了,于是那几个男人嘴里喊着***了,******了的话,也不知从哪呼呼啦啦的又来了一二十个人,嘴里喊着杀人偿命、***无法无天的话,那个鱼塘的主人本来有些畏缩了,这会自觉有了底气,就将鱼叉再次端起,他不敢对着派出所的人,冲着冯就吼:“***你妈,我跟你拼了1

冯到场后就没多说话,这会冷冷的看着这人,那个正式警就一步站到冯前面,掏了手机给唐经天拨***。

“派出所叫人来了1

“咱们将他的车烧了!看他们还怎么抢东西1

“对,这些人没一个好人,我们上1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