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67章誓不两立(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7章誓不两立(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问:“你是鱼塘的负责人?”

“负责人?哦,你是说这鱼塘是谁家的,是,是我。』天『籁谢说WwW.⒉”

“你好,我是咱们镇水利站的,你这鱼塘里用的水,是集体的,还是从房河里抽取的?”

“什么意思?听不懂埃”

“我是说,你养鱼用的水,是你们村里机井抽的水,还是从房河里抽取的?”

“嘿嘿,自然是从房河里抽的,谁用村里机井的水?机井的水抽出来多凉?想把我的鱼冻死?机井的水不要钱?电费老贵了。”

这人一说,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皱眉,冯问:“就是说,你这鱼塘的水全是取之于房河里的,对吧?”

“是啊,犯法了?”

“犯法倒是没有,不过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利用国家所有的水资源,是要办理取水许可证的,你有水利部bu门的用水许可证吗?”

“什么鸟证?没听说过1

“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对吧?根据你的话,我可以理解为你没有办理从房河里取水的许可证吗?”

这人不吭声了,冯掏出了笔和责令***通知书,问询了这人的姓名,将表一填,递给他说:“请你在七天之内,到咱们镇镇***四楼水利站办理许可证,逾期没有登记办理的,就是违法,后果自负。”

这人一听就恼了:“这是我的地,我一直就这么用的,我从小到大还一直冲房河撒尿来着,你倒是将我贡献的水费给我啊1

冯不说话,上了车,这人还在唠叨,冯将车掉过头,这人走到了冯驾驶室边上说:“我就不去,你能怎么?”

“你有权向上一级行政主管部门进行行政复议,怎么滴,后果这会我给你说不清楚。”

“那你来是干嘛的?”

“我来?嗯,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的是,你朝着房河里撒尿,不怎么讲究卫生,要是你在房河边构建了一个厕所的话,有可能会造成污染水资源罪,将会面对拆除、责令整改以及罚款的处罚。”

说完,冯开着车离开了,这人将手里的通知书揉了揉,就要扔掉,可是再一想,又将通知书摊开了。

离开了鱼塘,冯又选择了一家临泽房河而建的滑石粉厂,这家的厂长正巧在,冯就问他从房河中取水,有没有办理取水许可证。

这个厂长摇头说知道工商证税务证,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取水许可证。

冯就给他也来了一张***通知单,这厂长眯着眼说:“听你这意思,我今后从河里抽水,是要向你缴费?”

“你的理解不太正确,不是向我缴费,而是通过我们水利部门的征收,向国家缴纳水费,我们国家对水资源是依法实行取水许可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的。”

“不对吧?我这厂每年给环境保护局缴纳了污水治理费,这怎么说?”

“环境保护局和我们水利系统是两个部门,你的厂在半间房的地域上,给环保局缴费,那你是将污水排放到了房河,而你用的水是来自房河,这个也需要***缴费,否则,就是违法的。”

“违法?我有环保局的手续。”

冯看看这个有些气愤的厂长,问:“环保局让你排水排污,可是他们同意你从房河里取水吗?你要是不明白,这会就可以打***问问他们,看环保局怎么解释。”

“国家水资源是实行区域管理,你们企业用水是从房河里抽取的,房河这一段的水资源是镇上水利站管理的,你没通过我们了站里批准,就是不合法的。”

“那之前怎么没有人提过这事?”

冯说:“以前没有的事情,现在就不能有?”

“你这是巧立名目,就想要钱1

“巧立名目?这个名目不是我立的,我这是依法管理,只能说从前管的太少了,你没有用水行政审批手续,没有经过镇***同意,你要是不***,不缴费,我们会对你进行处罚。”

“处罚个球1

冯看看这个厂长,点头说:“我只管水!处罚不了你身体上某个器官。请你于七天之内,到镇***水利站办理取水许可证,否则,后果自负。”

“自负?老子大不了不用,我打水井1

“你说的打井取水,也可以,不过打井也需要水利部门同意,欢迎你就打井的事宜向我们水利站咨询。”

这厂长本来想骂,可是眼睛一眯,又闭嘴了。

就这样,冯在七天之内接连的通知了镇上六十多个沿着房河的企业和用水单位及个人。

和最初的设想一样,七天之内,没有一个人到镇***找冯办取水许可证。

梅山县半间房镇***派出所所长唐经天在下午五点多带着镇南警务区警长穆亚青到了胡红伟的滑石矿厂,他将车子一停,有人就过来说胡厂长在后山饭店等唐所长呢。

唐经天认识这人是胡红伟滑石矿厂的安全员,以前在一起喝过酒,这安全员一边说一边给唐经天和穆亚青掏烟,这时候天气有些炎热了,唐经天就豁开外衣,露出了里面的背心,就着火将烟点着,吸了一口,问:“胡红伟这小子有什么阴谋?”

“在唐所长和穆警长跟前,能有什么阴谋?唐所长一身浩然之气,阴谋都吓跑了。”

“要不,唐所直接将车开过去?”

“不,走几步,上打下,放空肚皮,一会多吃点。”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就往后山走,一过后山口,唐经天嘴里就“妈bi”了一句,穆亚青笑:“原来尚所长也在。”

后山的饭店门前停着几辆车,其中有一辆是镇上工商所所长尚向杰的,进到饭店里,迎门唐经天就看到了刘奋斗和林晓全的脸,唐经天用手指当做***照着林晓全比划了一下,做了一个***毙的动作,一个大胖子抢先就说:“唐霸天,你再不来,大家都有意见了1

这个胖子就是尚向杰,门口坐的一个人早早的就站了起来请唐经天和穆亚青往里面坐,这个人却是水利站的冯。

唐经天想,这个冯怎么在这里?他和刘奋斗林晓全几个走的真是很近埃

按照半间房的传统,面对房门的是上席,那里正好空着两个位置,林晓全就招手让唐经天和穆亚青过去,说:“为你留着呢……”

“你少来!请君入瓮呢?”

唐经天的话里有话,胡红伟就笑:“也就是君子才配入瓮,门口站的那是树。”

刘奋斗脸色通红,看来已经喝了不少,说:“尚胖子都等不及了,你不来,那葱爆羊肉和甲鱼裙边吃不到嘴,主菜就等主要人物来。”

“哦,原来是胖子有意见。”

尚向杰正在对付着一道烧ru鸽,嘴上都是油,一边吃一边说:“我有个鸡ba意见,你来不来,我总是要吃饱的。”

唐经天到了主位挨着刘奋斗坐下,穆亚青却不肯靠着唐经天坐,按级别,刘奋斗、唐经天、林晓全、尚向杰、冯都比他的级别高,不是体制内的人是不在乎这些的,可是穆亚青却不能不小心,就要坐在门口,结果被胡红伟硬推到里面去了。

大家重新坐定,胡红伟就让人上葱爆羊肉和甲鱼裙边两道菜,林晓全就要让唐经天喝酒,胡红伟说不急,让唐所长和穆警长先垫垫底,唐经天一边吃着羊肉一边问尚向杰:“真热的天,你吃那么多羊肉不怕补过火,你要换车了。起码是越野型的,那底盘高。”

尚向杰说:“操球闲心,虚不受补,你才要少吃!冬病夏治,冬天腰痛这会就要补!我那车的轮胎结实着呢。”

唐经天一边吃一边和别人打趣,眼睛却瞄着冯,心说这个小子进了检察院又平安无事的出来了!这人做事总是鬼头鬼脑的,怎么都让人摸糊不清他的套路,今天这顿饭,不知道和他有没有关系?

吃着喝着,刘奋斗就说了话:“老唐,今天来有事找你……”

“我就说筵无好筵会无好会,怎么了,大镇长?”

“什么宴无好宴?这顿饭可是小胡张罗的,我给你说的是别的事。”

胡红伟听了刘奋斗的话就对着唐经天一笑,唐经天问:“矿上有事?谁偷矿还是怎么了?你那***不是干的挺滋润?”

胡红伟摇头:“不是,我就是请大家喝酒,没别的。”

“我给你说,到你所里调两个人,跟着水利站溜达几天,有没有问题?”

刘奋斗一说,唐经天一会半会还想不起水利站这个名词,等咽下一口菜,抬头看着冯对着自己微笑,才想起了冯就是镇上水利站的头。

水利站有什么事?

一般乡镇机关遇到什么麻烦事情,总是喜欢从***派出所抽调几个人去镇场面,村民们一般还就吃这一套,看到穿*********的人心理上就弱势三分,工作就会好做一些,这对唐经天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比如说半间房镇上计生委的就经常要派出所出警协助他们工作,维持秩序,但是水利站能有什么事情要自己出力?

“怎么,不行明天让小冯继续请你?你说在哪摆酒?”

表明了这顿饭也是为了水利站的事情,胡红伟什么时候和冯关系这么好?难道胡红伟能当上后店子村支书,真是走的冯的门路?

那个女县长虽然走了,冯也失宠,可是关系总有的,指不定哪天能用得上,这个人情总是要给的,可是刘奋斗为什么帮冯说话?

这里面水太深。

唐经天越想越不明白,林晓全将酒杯端起,猛地吆喝了一嗓子:“行不行先干上!干不干先套上!套不套先摸上!愿不愿意先占上!硬不硬先捅上!抽不抽先叼上!吃不吃先喝上!大家先抿了这杯,让唐所长一个人慢慢想1

“你说个蛋!愿不愿意?我先日上你小姨子1唐经天经林晓全这样一激也将酒杯端起了:“想你丈母娘的裤裆!刘镇长和胡支书都说了,我哪有不答应?”

“你和我小姨子好,那咱两就是连襟,我丈母娘的裤裆也是你丈母娘的1林晓全嘻嘻一笑:“我就说唐霸天是仗义人1

“你去球!你司法所用人我都同意了,刘镇长和红伟,还有冯站长的脸还没有你那尿盆脸大?”

林晓全也不看唐经天,对着胡红伟和冯说:“我每次有事,霸天起码给三个人,小冯你要几个?”

林晓全转回头对着刘奋斗又说:“镇长,有你在,人数起码翻番1

“谢谢唐所长,谢谢在座的各位领导,暂时就两个人行了,有需要,一定再请示唐所长。”

冯看看刘奋斗和唐霸天,这样一说,林晓全才安静了,冯接着说:“主要是省里最近要求深抓水利资源管理这一块工作,咱们镇在水利工作上有些欠缺,我现在负责这一块,不能对不起镇里领导的期望,可是工作也没经验,只有寻求八方支援,万事开头难,谢谢唐所长。”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