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64章永不妥协(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4章永不妥协(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柴可静似乎在试着用一个准确的词语表达她所见到的一切,冯两手都拿着刀子,摇头说:“不是,我正打算买你要不要,我送你一个?”

冯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会会问柴可静这样的问题,还那么大方的问对方要不要刀子,可能就是存心打岔。

可是柴可静的回答再次让冯诧异了:“好,你送我,我就要。”

冯转过身,心里在想着这是不是敲诈勒索,有便宜就占?给你一把送婆婆,你婆婆觉得你比她儿子强……

要不,可能她知道自己对张光北所做的事情死不承认,于是就趁火打劫,从别的地方挽回劣势?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五块钱自己还是送得起的。

“两把?”冯看着卖刀的老头,老头低声说:“给个本钱,两把五块。”

冯就从兜里掏钱,全是一百的大额,老头说:“别***八戒啃***蹄,自相残杀了,我这没零钱,找不开。”

冯一听就眯眼,这下真是不好玩了。

柴可静走了过来,从包里掏了钱,是一张十元的,老头拿了却没有找钱的意思,柴可静问:“不是五块吗?”

冯心说这丫头耳朵真灵,卖刀的老头本来想冯可能不好意思在这个漂亮女子面前揭穿自己的,可是没想到这女子穿着上档次,人却抠门,只有找给柴可静五块钱,收拾摊子走了。

冯手里拿着两把刀,想着怎么张口说话,柴可静问:“你不是在……哪里上班吗?”

她说的是哪里还是那里?她知道自己在武陵?

柴可静个头只比冯稍微矮一点,说着话眼睛几乎和冯平视,因为两人靠的近了,冯真真切切的闻到一股芳香,嘴里说:“是的,你呢?”

冯像是回答了,也像没回答。

“我……你在哪?”柴可静刨根问底。

这样说话太费劲,可是冯不知道该和柴可静说什么,低头看着手里的刀,觉得两把没什么区别,就打算告别,说:“谢谢你,我……”

“你没急事的话,陪我走走?我对武陵不熟,有些找不到方向。”

你不熟,我就熟?你怎么知道我对武陵熟?这逻辑有些混乱,冯本来想说我要走了,可是柴可静打断了他想拒绝的话:“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天知道我好不好……不过估计没你过得好。

“可以吗?”

有什么可以不可以,自己有什么急事?本来就是出来胡乱转打发时间的,冯干脆不说话,柴可静已经转过身子,冯只有跟着,两人并肩往前走。

冯记得很清楚,自己在大学几年,和柴可静说话不超五句,而出了学园将近两年,彼此更加的陌生了,根本无话可谈,所以就一直沉默着,看她往哪里走,自己就跟着。

“去年系里同学会,怎么没见你?”

去年,同学会?什么时候,谁通知我了?哦,自己也没给谁留过通讯方式,再说自己哪知道毕业后会去哪里?

冯心说没见我那是正常的,反正我这人总是不合群,见到我,那倒是奇了怪了。

冯也不好总是不说话:“我不清楚你说的。”

柴可静沉默了,两人缓缓的走着,夜风徐徐,俊男靓女,在旁人的眼中就是一对璧人,其实冯这会心思缥缈,柴可静的发端时不时的被风吹起扫在他的身上,他目光看着远方,俩只手里各握着一把用途特异的小刀,整个人造型怪异,仿佛护花使者的模样。

“你在武陵上班?”

不让别人拒绝你,你就要先拒绝别人,想不让柴可静开口问自己,自己就要先发问。

柴可静回答:“不是,我在省里。”

“嗯?”

“省发改委。”

发gai委就是国jia发展和改ge委yuan会,其前身是成立于一九五二年的国家ji划委yuan会,发gai委的主要职责拟定并组织实施国民经济和***发展战略、长期规划、年度计划、产业政策和价格政策、提出宏观调控政策建议,负责日常经济运行的调节,组织解决经济运行中的有关重大问题、搞好经济总量平衡,优化重大经济结构,安排国家重大建设项目等等。

发gai委有zheng府“第一委”之称,职能几乎涵盖***工作的各个方面,柴可静在那里工作,可以说是到了一个好单位。

“那你来武陵是走亲?访友?出差?”

“赵枫林订婚,邀请我来的。”

赵枫林订婚?冯不由想起了昨晚上在帝王从洗手间出来的那个光头女人。

赵枫林当时在洗手间给谁打***说他在开会?不会是他刚刚订婚的女友吧?

“赵枫林订婚了?哦。”

冯不想问了,谁知道赵枫林是什么时候订的婚,订了婚还在夜场潇洒,赵枫林也真是能想得开,是最后的疯狂?

不对,难道昨夜赵枫林和柴可静在一起去了帝王娱乐城?不过这和自己毫无关系。

“他是前天订婚的,李德双你还记得吧?”

李德双自己当然记得,冯就看看柴可静,柴可静用手拂了一下耳端的发梢,低了一下头说:“我和李德双一起来的,本来昨天要走,在这碰到了一个熟人,他要我等两天,加上,我回去也没事,等后天一起走。”

冯没说话,柴可静的意思是说她和李德双在恋爱?她在武陵碰到的熟人又是谁?

管她的,还是跟自己一点关系没有。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熟悉了起来,两人说说走走,竟然来到了这个菜市场,冯不由想起了那天在这里用半袋子胡椒面救尚静的事情。

尚静说过,男人复杂是有阅历,女人复杂,是堕落,是有污点,她说她欣赏自己,喜欢自己,爱自己,但是她不能缠着自己,她经常说自己很理性,可是自己觉得她才理性,她比自己头脑冷静多了。

尚静还问过自己什么能让一个人变得坚强,她给自己说是危机感而不是幸福感,幸福能让人害怕,你总是想保留你拥有的,而危机感才会让你觉得有动力。

尚静那边的楼房在黑夜里隐隐约约,不知她这会是在阳守县,还是在那个她说的,从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有别的男子进去过的复式小楼层里?

“但愿她过的好,不是,应该是她必须过的好,至少,比自己好……”

冯长长的叹了口气,一瞬间他几乎忘了身边还有一个柴可静,他这才发现自己脚下正在走的这条路,就是通往武陵司法局去的。

今晚自己是怎么了,有些失态,于是冯就站住了,柴可静也停住,看着冯:“你还没有回答我。”

“什么?”

“你在哪里工作?”

“我在半间房,就是在梅山县的一个镇子上,是水利局下属的派出机构,镇水利站。”

冯觉得没必要隐瞒什么,柴可静说:“哦,半间房这名字好记,那有个二级水库。”

“嗯,是有个水库,那是科级单位,而我是***人员。”

冯不等柴可静问就说:“水利站任务不轻、责任不孝体制不顺、经费不足、人员不稳定,所以叫***。”

“***”,自己又失态了,和柴可静说这些干什么,因为现在是在武陵市里,想起了往昔触景生情,要和牛阑珊攀比?她是六不女干部,自己是***乡镇土著?

冯觉得自己应该慎言,应该让她多说话,就示意往回走,问:“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我是说你在省里工作,来到了武陵,我说起来也应该刂髦辏饷诖阍诮稚下一危赖氖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