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63章永不妥协(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3章永不妥协(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笑笑没解释,于是大家就离开,冯和小玉走在最后,他总觉得这个小玉想对自己说什么,可是又有什么好说的,冯就装作没留意。

在要离开的时候有俩伙人在包间里打架,也不知为了什么,这种事估计在这里很常见,所以那些公主只是陪着胡红伟几个从容过去,冯倒是想会不会是赵枫林在***,不过哪有那样巧,又不想赵枫林出来看热闹被他看见,于是很快的就走出了帝王,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大家尽兴而散,第二天冯随着胡红伟见了两个客户,将他们草签的合约看了看,给胡红伟提出了一些疏漏,本来到了下午就要回半间房,但是胡红伟要和客户吃饭,这摆明了还是要应酬,冯再没心思和胡红伟出去泡包间了,就说自己在宾馆休息。

胡红伟见冯执意不肯,只有一个人去,冯在床上躺了一会,心说花满勤副科长如今在二ni路上的司法局不知如何了?老干部处是不是被撤销了?牛阑珊呢?她这会又何去何从?肥头大耳又神经兮兮的吕操这会是在精神病院,还是在家里?尚静在阳守县过的好不好?

往日的经历一幕幕的重现脑海,冯在窗前站立了一会,趁着暮霭出了宾馆,信马由缰的在街上乱转,落花缤纷,夜幕初临,行人匆匆,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要往哪里去,要做什么,要寻找什么,就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这位帅哥你别走,请你过来瞅一瞅。”

街边一个摆摊卖东西的老头对着冯猛地一说,冯一看,老头说道:“帅哥帅哥你真帅,***个个把你爱,成了婚,立了家,你就需要我这小刀叉。”

原来是推销水果刀的,以前在大学街边摆摊算命,没少和这些走江湖的人打交道,这会这老人一说,那熟悉的往昔油然却上心头。

这老人一看冯停住了脚步,立即说道:“百货楼,修得高,里面不卖咱的刀,改革开放搞得好,万里长城永不倒,看咱这产品好不好,瞧瞧看看不收钱,只为厂家做宣传。俗话说得好,要不要,看热闹,买不买,看好歹,划不划得着,看看功能好不好!你见得多,才识得广,南方北方任你闯,新产品新科技,效果好就是硬道理。别说下厨做菜烦,其实也能当休闲。人民生活变了样,做菜也做新花样。厨艺不高不要烦,我这小刀能帮你忙,要知它有多么妙,让我一一来介绍,过来瞧过来看,切菜又有新发现。你不用菜板不用刀,切菜同样有绝招。它不烧油也不用电,人人会用好方便。向前拉向后退就像铁道游击队,它片片切片一样薄,大人娃娃都适合,不爱吃片就切丝,不爱粗丝切细丝。它切丝快又好,特级厨师也赶不到,切丝还不用打片,用起来是最方便,它能切短还能切长,一直切到太平洋。”

老头一边说一边用小刀切着萝卜表演,这一会功夫就围上来四五个人,有人就问老头刀多少钱,老汉答道:“五块钱,不算贵,不是什么高消费,你去洗头房,***,捶捶肩,搓搓背,花了钱,还遭罪,吃了亏,上了当,媳妇还要开你的批du会。”

“花钱不算多,开心乐一乐,花钱不多作用大,心里想啥就有啥,求老张求老李,求谁不如求自己。”

有人就说这小刀太贵,老头说:“前怕狼来后怕虎,一待就是一下午,新三年旧三年,嘁嘁喳喳又三年,五块钱你不肯花,将来怎么能当企业家?”

“我还没毕业呢。”

“五块钱,舍不得,将来哪能上大学?”

围观的人就笑,有人就掏钱,老汉说:“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这有厂址有***,产品远销加n大,加拿大总li用得好,带着布什往中gu跑,下了飞机把我找,一人就要全包销。”

说说笑笑的,这一会的功夫老头就卖出了好几把刀,老头一边收钱一边说:“我在做,你在看,眼在算,心在算,你说五块钱划算不划算。”

但是到底天色黑了,围上来的人慢慢散去,老头似乎要收摊,瞧着冯,冯说道:“你把我叫住大半天,你该赔我功夫钱。”

老汉就笑:“要买要带,赶紧赶快,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没把你拽,我没把你拉,咱们俩各回各家。”

冯偏偏不走,说:“你这个小刀一出厂,以前的钢刀就下了岗,苦不苦累不累,想想***老前辈累不累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真伟大,一辈子没见过大哥大,蒋jie石他最***,一辈子没用过bb机。”

冯一说,老汉愣了,瞧瞧冯状态很正常,不是精神受了***的,冯又说道:“给我一把送父母,养育之恩补一补,给我两把送亲朋,相互之间增感情,给我三把送丈母娘,她说我这个女婿就是比她儿子强。”

老头这下知道遇到了同行,笑着说:“老了走眼了,你要送你一把去。”

“送亲朋,送知已,送谁谁也忘不了你,又不是买冰箱、买冰柜,跟家里要开半年的家庭会,又不是送飞机、送大炮,要向中yng领导申请打报告,瞧个稀奇看个古怪,看看***八戒谈恋爱,孙悟空专门打妖怪,其实也就是男同志少抽一包烟,女同志少画半个黑眼圈。”

冯说着当真去拿老头的刀,一手一个在手里比划看哪个好,嘴里还准备和老汉再切磋切磋,见老头看着自己背后,冯就一回头,登时站着就不动了。

停顿了一会,只听着一个声音在说:“哦,你也在这里埃”

四月的武陵春风中稍稍带着一些夏的热意,这个时候华灯初上,街上人影朦胧,车流不息,冯原本沉寂在一种对往事的回味中,嘴上不停的在调侃拿自己当托的老头,猛然觉察到身后有人在注视自己,回过头竟然看到的是许久不见的柴可静。

柴可静似乎总是那么的安谧和清雅,她的长发垂在肩上,随着清风徐徐摆动,咖啡色的裙子让她细细的腰更加窈窕,一件荷色的风衣使她整个人显得挺拔而出尘。

是的,就是出尘,她总是那么的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她怎么会在武陵,她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那自己刚才嘁哩喀喳的那些话,都被她听去了吗?

冯似乎闻到了一种香味,像是桂花,或者是茉莉他有些疑惑了,为什么每次见到柴可静,心里就会想起花,都会觉得自己闻到了花香?

这也许只是一种错觉。

冯迅速的从臆想中挣脱出来,转过身子,面对着柴可静说:“你好。”

柴可静不说话,眼睛亮亮的,一直看着冯,冯不明所以,恍然就想到了毕业前夕的那天晚上,自己用水壶从楼体上砸张光北的事情,当时自己完成了蓄谋已久的行动,就要离开时,柴可静忽然的就到了“犯罪现潮,难道她这会已经知道了那晚自己在顶楼干什么?

她来兴师问罪?

这不可能!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反正自己已经毕业,而且,从法律角度来看,就是对张光北造成了轻微伤,就是被柴可静发现,也早就过了诉讼时效,她想要代表张光北对自己做什么,也可以死不认账,不妨和她在这里进行一次“模拟法庭”的辩论。

“这是你的生意?”

生意?

柴可静似乎在试着用一个准确的词语表达她所见到的一切,冯两手都拿着刀子,摇头说:“不是,我正打算买你要不要,我送你一个?”

冯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会会问柴可静这样的问题,还那么大方的问对方要不要刀子,可能就是存心打岔。

可是柴可静的回答再次让冯诧异了:“好,你送我,我就要。”

冯转过身,心里在想着这是不是敲诈勒索,有便宜就占?给你一把送婆婆,你婆婆觉得你比她儿子强

要不,可能她知道自己对张光北所做的事情死不承认,于是就趁火打劫,从别的地方挽回劣势?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五块钱自己还是送得起的。

“两把?”冯看着卖刀的老头,老头低声说:“给个本钱,两把五块。”

冯就从兜里掏钱,全是一百的大额,老头说:“别***八戒啃***蹄,自相残杀了,我这没零钱,找不开。”

冯一听就眯眼,这下真是不好玩了。

柴可静走了过来,从包里掏了钱,是一张十元的,老头拿了却没有找钱的意思,柴可静问:“不是五块吗?”

冯心说这丫头耳朵真灵,卖刀的老头本来想冯可能不好意思在这个漂亮女子面前揭穿自己的,可是没想到这女子穿着上档次,人却抠门,只有找给柴可静五块钱,收拾摊子走了。

冯手里拿着两把刀,想着怎么张口说话,柴可静问:“你不是在哪里上班吗?”

她说的是哪里还是那里?她知道自己在武陵?

柴可静个头只比冯稍微矮一点,说着话眼睛几乎和冯平视,因为两人靠的近了,冯真真切切的闻到一股芳香,嘴里说:“是的,你呢?”

冯像是回答了,也像没回答。

“我你在哪?”柴可静刨根问底。

这样说话太费劲,可是冯不知道该和柴可静说什么,低头看着手里的刀,觉得两把没什么区别,就打算告别,说:“谢谢你,我”

“你没急事的话,陪我走走?我对武陵不熟,有些找不到方向。”

你不熟,我就熟?你怎么知道我对武陵熟?这逻辑有些混乱,冯本来想说我要走了,可是柴可静打断了他想拒绝的话:“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天知道我好不好不过估计没你过得好。

“可以吗?”

有什么可以不可以,自己有什么急事?本来就是出来胡乱转打发时间的,冯干脆不说话,柴可静已经转过身子,冯只有跟着,两人并肩往前走。

冯记得很清楚,自己在大学几年,和柴可静说话不超五句,而出了学园将近两年,彼此更加的陌生了,根本无话可谈,所以就一直沉默着,看她往哪里走,自己就跟着。

“去年系里同学会,怎么没见你?”

去年,同学会?什么时候,谁通知我了?哦,自己也没给谁留过通讯方式,再说自己哪知道毕业后会去哪里?

冯心说没见我那是正常的,反正我这人总是不合群,见到我,那倒是奇了怪了。

冯也不好总是不说话:“我不清楚你说的。”

柴可静沉默了,两人缓缓的走着,夜风徐徐,俊男靓女,在旁人的眼中就是一对璧人,其实冯这会心思缥缈,柴可静的发端时不时的被风吹起扫在他的身上,他目光看着远方,俩只手里各握着一把用途特异的小刀,整个人造型怪异,仿佛护花使者的模样。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