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60章永不妥协(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0章永不妥协(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冯用了一天时间将半间房镇管辖的房河水域粗略巡视了一下,然后回到镇上,先到了司法所,见李雪琴这边的门闭着,而林晓全的门却半开,就推门进到了林晓全这边。

林晓全一见冯就笑:“嘿,站长,终日思君不见君,同饮房河水!我正寻思去找你,你就来了。”

赵曼一见冯也笑:“嗯,林所是想给冯站长接风呢,还是想喝房河的水?”

昨天让冯碰到了自己和刘奋斗的尴尬事,赵曼心里还怕冯乱讲的,可是今天到单位却没发现什么异常,心里就踏实了。

虽然其实自己和刘奋斗还没有成了那事,但昨天要是被他那个远近闻名的老婆堵在屋里,那真是挑着粪桶上喜马拉雅山,臭通天地,今后在半间房还怎么呆下去。

冯拿了盒烟放在林晓全的桌子上,说:“昨天来了,可门锁着,想着今天再不见,我就得三顾茅庐。”

林晓全是个正宗烟民,看到冯掏出来的是印象云烟,五六十一盒,伸手就拿了拆开,叼了一颗在嘴里,眨眼说:“什么三顾茅庐,这可没诸葛亮,你这是回娘家。”

“也没见过这样的娘家人啊,小冯快坐。”

冯对赵曼说是谢谢,林晓全说:“我这娘家人怎么了?这不天色尚早?其实厨房已经预备上了。”

林晓全说的赵曼一笑,李雪琴就站在了门口,见到冯眼睛一亮:“呀,冯,我才知道你回来,这下好,下午我叫金昊来,咱们坐坐。”

李雪琴因为去年冯帮助了自己丈夫李金昊,一直想请他吃饭,可是一直没有逮到机会。

林晓全撇嘴:“瞧,没咱们的份,再说,这不已经下午了?”

“你不是让厨房正准备着吗?”

赵曼挤兑了林晓全一句,冯站起来问候了一声李雪琴,说:“时间也不早了,走,我们去吃饭。”

赵曼知道冯是有备而来,嘴上还打趣林晓全:“你那又省下了。”

林晓全就嘿嘿的笑,冯就问胡端在不在,李雪琴嗤笑了一声:“人家的亲儿子又病了吧?”

冯知道胡端不在,和众人往外走,林晓全将冯刚才放在桌上的烟揣兜里,冯装作没看到,其实那盒烟本来就是给林晓全抽的。

到了门口,冯落后一步,小声问林晓全:“刘镇长不知在不在?”

林晓全呵呵一笑:“甭管他在不在,我一声令下他还不得赶紧出现?”

冯就点头说:“那还是林所面子大。”

林晓全一边走一边给刘奋斗打了***,刘奋斗这会正在家里和刘桂花吵嘴,听到林晓全的饭局心说天助我也,就给老婆说镇上有急事,刘桂花就骂:“急你妈bi真大的人成天不干人事1

刘奋斗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什么叫不干人事?只要是人干的事就是人事1

“鬼知道你到底是去干事还是干人!你别走1

刘奋斗到了外面开车就溜,刘桂花站在大门口喊:“吃死你喝死你***睡死你美死你,你给老娘死在外面别回来。”

刘奋斗在车里答应着:“外面太舒坦谁还回来!不走还听你训话1

林晓全几个人说着话就到了镇上的百ji乐酒店,这还是冯去年初到半间房那会林晓全几个给他接风的地方,众人一进去,林晓全就感叹:“才几个月,小冯就成了冯站长,赵一曼,你得努力埃”

林晓全是在打趣赵曼,赵曼和冯这会都是副主任科员,可是谁都知道冯这会实际上处境很难,赵曼嘁了一声说:“我这样就行,没想过高升,挺好的。”

林晓全嘿嘿就笑:“你就是挺一下才好,我看你就挺好。”

赵曼知道林晓全又在说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攀着李雪琴的胳膊说:“干工作难道就想当官?那想学日语难道就是为了看片?”

林晓全一听倒是张口结舌,和冯对视了一眼,半天才说:“看那片也不用学那国的语言吧?哼哼唧唧那几句全世界通用,估计都能懂。”

几个人在雅间坐下,冯问了胡端***给胡端拨了过去,胡端这会正在自家的超市和儿子玩,听了吃饭就答应一会就到,冯挂了***,说:“刘镇长一会就到,这阵仗和去年林所赵姐为我摆酒的情形一个样。”

李雪琴摇头说:“哪儿呀,唐所长半道不是跑进来了?”

“那还不好办?我呼他,敢不来1

林晓全一说,冯的心终于落在实处,他本就是想将刘奋斗唐经天叫到一起,这会林晓全倒是成全了自己。

这时李雪琴给李金昊打***,李金昊那边说局里正在开会,晚一些才能到。

李雪琴听了没吭声,她看着冯的目光有些复杂。

去年县里***铝布约旱睦掀沤γ泛凸悴サ缡泳值木殖ち跗娌旁谝黄鹇腋悖谑墙跗娌抛返搅斯簿执竺趴冢吻勾蛄跗娌牛峁钛┣俚恼煞蚶罱痍徽纱泳掷锍隼矗氏瓤够髦辛撕畹铝跗娌藕秃畹铝急凰徒艘皆海罱痍蝗幢还亓私眨詈蠡故抢钛┣僬曳矗梅锤谜燎迩笄椋沤罱痍环帕顺隼础?p> 从这一点来讲,李雪琴是感谢冯的。

可是如今风水轮流转,冯忽然的失势被打回半间房,还被安排在一个冷的不能再冷的位置上,刘奇才和姜笑梅的那件事听说也有了新的说法,说两人当天在一起根本就是在谈工作,没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侯德龙不知当时是犯了什么神经要开车撞人还要意图杀死刘奇才。

李金昊给李雪琴说,刘奇才很可能要被晋升为县委***、宣传bu长,而原来的宣传bu长乔本昌则会担任县里的副***

李金昊自己当时阻止了侯德龙的行凶杀人,平时工作中表现突出,一贯先进,将会被升职为县***局***队副队长,局里已经找李金昊谈过话了。

自己的丈夫升职,李雪琴高兴,但看到冯,李雪琴不由的想到县里那复杂的人事关系,再怎么说,自己的丈夫被升职兴许是没错的,可对于冯而言,他会不会想的多了?毕竟谁心里都清楚要是刘奇才不担任县委***,李金昊怎么会任***队副队长?李金昊对于刘奇才来说是有救命之恩的,而裘樟清那会一度的要调查刘奇才和李显贵的问题,现在,李显贵也没事了,已经回文化局工作,还要继任宣传部常务副bu长,冯却回到了半间房任水利站站长。

这里面的事情真是有些糊涂了,李雪琴心里很纠葛。

唐经天来的比刘奋斗还早,看到冯稍微愣了一下,对着冯点点头,嘴里对着林晓全说:“换换换,非换不可,我整天忙得找不到厕所门,你成天吃吃喝喝,这太不公平。”

冯请唐经天和林晓全坐在一起,林晓全就说:“公平?你手下多少兵马?我整个一个四ren帮,还不想吃啥就吃啥?”

有人调侃说乡镇干部是“四想”干部,是想去哪就去哪,想吃啥就吃啥,想干啥就干啥,想跟谁睡就跟谁睡,所以林晓全才有这样的说辞,唐经天嘿嘿笑着吃菜:“说的多委屈,好像你哪次要人我没大力支持似的。”

“对!你说这话我爱听,我哪次吃饭,不叫你唐所长?”

林晓全一说,屋里的人都笑,冯就给唐经天敬酒,唐经天本来有心不喝,心里再一想,这个冯虽然没了靠山,可今后都在半间房这屁大的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不给面子,实在没意思,就接过了酒。

冯看出唐经天有些踌躇,自己也拿起了杯子,说:“唐所长办案辛苦,我今天算是拜码头,得陪唐所长一杯。”

唐经天一听这冯说的太客气,这才和冯一起将酒喝了。

这样吃喝了一会,刘奋斗终于到了,林晓全和唐经天让刘奋斗坐在自己俩中间,刘奋斗却不干,非要和冯在一起坐,唐经天和林晓全心里就琢磨怎么回事,刘奋斗瞪眼:“我就和不吸烟的人在一起!我喜欢我乐意。”

冯是不吸烟的,刘奋斗一说,林晓全和唐经天哈哈大笑,唐经天说:“那你得和赵一曼李雪琴坐一起,左拥右抱埃”

赵曼是正月十五打灯笼,心里明白的很,知道刘奋斗怎么回事,就挪了一下位置,这样刘奋斗就坐在了冯和林晓全之间。

刘奋斗既然来了,大家重新开始走圈,喝了一会,冯一直主动的和刘奋斗、唐经天、林晓全碰杯,刘奋斗心里有事,说:“小冯,昨天我忙,耽搁了,你的事,我放在心里,四楼有一间房,本来是放办公用具的,明天让人收拾一下,你就挂牌开张吧。”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来就不难1冯说着站了起来给刘奋斗敬酒,刘奋斗让冯坐下,笑说:“你们瞧,站长水平多高!老大不喝酒都不行。”

等刘奋斗喝了酒,冯又倒了一杯,继续端给刘奋斗,刘奋斗说:“干嘛?穷追不舍,想灌醉本老大乎?”

林晓全就笑:“你还乎?”

冯说:“镇长真是及时雨,一来就解决了我的大问题,真是想我所想,急我所急,我这几天就就像找不到庙门的和尚,想烧香不知在哪烧,想参禅找不到打坐的地,我无以为报,只有薄酒一杯,略表心意。”

冯说的诚恳,刘奋斗只得喝了,可是冯又倒了第三杯,刘奋斗呵呵笑着说:“你这下又有什么说辞?”

冯说:“没什么说辞,就是看到镇长心里亲,就想请镇长喝酒。”

林晓全和唐经天对视了一眼,心说这以前没发现冯有这手,会的真多。

刘奋斗还在沉吟,冯将酒杯双手端起,手举到头顶,腰弯下有九十度,毕恭毕敬的,赵曼和李雪琴咯咯的就笑了起来,刘奋斗哈哈一笑说:“行行行,我要是不喝,我看你能鞠躬到什么时候,我就是当主婚人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我喝还不行吗?”

等刘奋斗喝完了三杯,大家在一起聊天打屁说笑话,过了一会,冯来到了唐经天面前,唐经天有心看冯对自己说什么,就瞄着他,只听冯说:“唐所长那句话我一直记着。”

“哪句话?”

“举杯一口干,必定干***。”

赵曼听了就叫:“唐***,你得证明自己1

唐经天接过冯的酒放在自己面前,果然冯又端了一杯,说:“唐所长依法行政半间房治安,唐所长的要求就是我们的追求唐所长的鼓励就是我们的动力唐所长的想法就是我们的做法唐所长的表情就是我们的心情唐所长的意向就是我们的方向唐所长的酒量,就是我们的胆量。”

唐经天一听说:“得,我要不喝,你倒是没胆了,不喝不行。”

几个人今天都在看冯的表演,冯端起了第三杯对着唐经天说:“以前我在林所的领导下,发现唐所对林所的感情,那真是没的说,要人有人,要***有***,最近我***了,生怕今后唐所只认林所不认我小冯,所以今天才借着酒胆对唐所长说这些话,还请唐所长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支持我的解放事业。”

林晓全吸了一口气,问:“哎我说,你是想在唐霸天那要人还是要***?”

“我哪霸天了?我先霸了你1

林晓全一指赵曼和李雪琴说:“欺男霸女,你别霸我。”

唐经天心说这个冯肯定有事求自己,不过喝酒而已,他一个水利站站长,又没有什么实权,能在半间房兴起什么风浪?

“好,全力支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我喝了。”

唐经天将三杯酒倒在一个大杯子里,冯又端了一杯陪着唐经天一起喝了,这才回到位置上坐下。

这时有有人敲门,冯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李雪琴就说了请进,胡端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冯一边接***一边起身和胡端握手,让他坐下,胡端一***坐在李雪琴身边,看看说:“怎么你没有奶喝?”李雪琴就瞪了他一眼。

冯这个***是胡红伟打来的,知道冯这会在***le,说了自己立马就到,挂了***。

胡端刚刚加入,免不了又是被众人一顿猛灌,趁着这机会,冯就小声的问刘奋斗,以前水利站怎么开展工作。

刘奋斗到底酒喝得有些多,摇头说:“鸟!白天没事干,晚上没事干,无比清闲,什么工作1

刘奋斗一说,心里想这样会***了冯,就继续说道:“我说的是之前啊,比较片面,其实,咱们镇水利站在服务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中,是占有重要位置的,它在镇委镇***的领导下,发挥了县水利部门职能延伸作用,水利工程点多面广,防汛抗灾任务繁重,水利站发挥了农村水利工程规划实施、建设与管理主力军作用。”

刘奋斗说了几句打算停止,可见赵曼看着自己和冯说话,有心表现水平,就继续说:“水利站立足于水利,扎根于农村,工作在基层第一线,直接与农民打交道,担负着咱们镇区域农田水利建设、规划、设计与组织施工、小型水利工程和设备岁修、养护、更新、改造计划编制及防汛抗旱工作,可以说与三农的关系密不可分,作用明显。”

“水利站发挥了镇***组织防汛抗旱参谋和助手作用,处于防汛抗旱最前沿自然灾害,就比如去年那两次大范围降雨,上面那个水库差点顶不住压力,咱们这水利站就起到了中坚左右,除险加固、运行调度、制定应急预案,指挥防汛抢险,当好参谋,夺取了防汛抗旱斗争的重大胜利,这没有水利站能行吗?再有,水利站发挥了承担全镇安全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