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58章让未来到来,让过去过去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8章让未来到来,让过去过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尚静的身体柔韧饱满,冯强健有力,于是配合的很好,结果都很满意。

这一夜,两人做了四次,最后冯还行,尚静却已经慵懒满足的沉沉睡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接下来的两天,每晚冯姆考淅铮饺死执瞬痪耄浜系娜照橥昝溃疃嗟囊灰褂辛危骄吕矗恳咕褪撬幕兀皇欠疵看问奔涠己***ぃ蝗话凑丈芯驳慕崾奔涞谋曜迹龅拇问骄祷岣叱霾簧佟?p> 原本老干部这次活动安排的是七天,到了第五天快中午,牛阑珊接到了局里的一个***,让她回去,说是明天去省里参加一个会议。

牛阑珊是还想玩几天的,可是代表处里去省里开会的机会更是难得,她觉得这是局里对自己的一个暗示和照顾,花满勤不就在武陵吗,自己在天门山,怎么开会不叫花满勤去,由此可见,老干部处处长的位置对自己来说已经指日可待了,再者反正再一天大家就回去了,牛阑珊兴高采烈的给冯交代了几句,饭都没吃,兴冲冲坐车走了。

冯送走了牛阑珊,这才顾得吃午饭,这时尚静走了过来,说:“领导,给你汇报个事1

冯看着尚静,见她眼里都是促狭,脸上却一本正经,就说:“我才不是领导。”

“这话说的,你怎么不是领导,你就是1尚静听了皱眉。

“我怎么是?说我是我就是?你吃了吗?”

尚静却不回答,这时一个老干部吃完了正要离开,听到两人的对话就说:“小冯啊,这我可就要批评你几句了,你怎么不是领导呢?你虽然只是科员,没有领导职务,可小牛走了,你们俩就你级别高,科员也是科,她办事员,她是下级就要服从上级,小尚她就是要接受你的领导嘛!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干工作缺少了带头兵,那是很要不得的,小同志在工作中一定要勇于承担责任,这样才能有利于个人的迅速成长,科员很快的就是副科,正科也就不远,所以说呢……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冯在这位老干部讲话的时候就站了起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老干部说了几句,发现冯还没吃好,就摆摆手,走了。

冯看着尚静,问:“领导可以吃饭了吗?”

尚静点头,又摇头:“没人不让领导吃饭,我只是来汇报个工作,算了,一会等领导吃完再说吧。”

尚静走了,冯又坐下,这时餐厅还有几个老干部在座,他们看到刚才发生的,都觉得牛阑珊走了,冯领导不了和他同龄的尚静,没有威信,可冯心里明白尚静这是做什么,她就是为自己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寻找借口。

冯吃完饭直接去了尚静房间,进了门尚静就跳起来揽住冯的脖子,双腿一夹冯腰,整个人就吊在他身上,嘴就过来找冯的,冯说:“下级要服从上级……”就被她给咬住了舌头。

……

尚静趴在冯身上,手无意识的抚弄着他的胸,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说:“领导,要是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我会想你的。”

“你呢?你会不会想我?”

冯听了在尚静的***上抓了一把,又一拍,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就看了尚静的身子一眼,在自己拍的地方嘬了一口,站到床下开始穿衣服,说:“那就别分开。”

尚静侧卧着,看着冯穿好,说:“你不会在老干部处呆一辈子的。”

“为什么不会,我才刚刚熟悉工作,准备大干三十年,为老干部处贡献我火热的青春。”

“在老干处这种机构要出成绩很难,有机会还是要到基层工作,我研究过,党政一把手几乎都是有第一线作经验的……我……也不会在这呆一辈子的。”

“那领导就跟着你。”

尚静一听,从床上起来就抱住冯,和他亲吻,好大一会才说:“好,我让你一直做我上级。”

没想到下午在景点游览了一半的时候,天开始下雨了,本来这几天大家也玩的差不多了,一下雨倒是来了兴致,结果冒着细雨在一些景物不俗的地方照了很多像,冯和尚静也合了影,最后在的雨中,大家回到了住宿处。

这场雨一下就没有停,于是最后一天的活动,就只有取消了,这样倒是成全了冯和尚静,两人终于不再牵挂白天还有工作要做,彻底的放开了的腻在一起。

总体来说,老干部们对这次天门山之行还满意,在回去的车上,尚静不管牛阑珊不在,她要和冯一人跟一辆车的规定,和冯坐在一起,手一直隐蔽的抓着冯的手,几乎没有分开。

冯看得出,尚静很是留恋这一次的旅行,有时候语言可以欺骗一个人,可是身体却不会,有人曾说过征服一个女人心灵最简短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征服她的****不知道这句话的对与错,只是和尚静在一起的这几个日日夜夜里,冯明白,尚静真的爱上了自己。

回到武陵是中午时分,下午冯没去上班,休息了一下,到了第二天,整个一天单位里就冯一个人,牛阑珊去省里没回来,花满勤请了病假,尚静也没来,到了第三天,还是这样,冯心说老干处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自己是这里的孤家寡人。

到了星期五快中午的时候,冯正在想今晚是不是去富临小区那找尚静,可是再一想觉得还是算了,尚静的手机号她从来没给自己说过,自己虽然知道,但是还是不要打的好。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的竟然是严然。

算算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严然了,冯忙请她坐,就要给严然倒水,严然双手背后,脚尖垫着在屋里转了两圈,说:“嗯,这就是你办公室啊,还行。”

冯倒好了水,就放在桌上,指着自己的位置说:“条件简陋,请大***将就点。”

严然没有客气,坐到冯的位置上,审视了一下,点头说:“哦,感觉还行,小伙子继续努力。”

严然说了就笑,冯说:“这一段处里有些忙,我……”

“我知道,”严然瞧着冯的眼睛,又是一笑:“先去了梅县,后来又是天门山,辛苦了。”

冯看着巧笑兮然的严然,猛然间有种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的感觉,就到了尚静这边,坐在那看着严然。

“一会去吃饭吧?早就说请你的。”

“我请你,来的是客,你到了我这里,我该一尽地主之谊。”

“这不算吗?”严然拿起了冯给自己倒的水,笑:“别和我挣这个,我今天有一件事要和你宣布。”

“嗯?”

“不过,现在不说,一会再揭晓。”

虽然这样说,冯还是跟在牛阑珊身后,出门看着他们上了马光华的车,才离开。

“那个女的,喜欢你。”

女人果然都是敏感型的,冯说:“哦,是吗?”

“被人喜欢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是吗?”

严然瞧瞧冯,笑:“我说的不是吗?”

“不知道,我和她只是认识,不熟,也不必猜测她的喜好。”

“咱们熟吗?”

“嗯。”

“我喜欢你。”

严然这么坦然的说出了对自己的情感,就像那晚在富临小区前那个吻一样忽然,冯不能再视若无睹,但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因为严然的那种喜欢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喜欢,总之觉得很淡泊。

严然眼睛亮亮的看着冯,冯只有回答:“天气怎么忽然就有些凉了?”

下午下了班,冯回到宿舍,打开门发现门缝下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本想当面告别,可是没有勇气。无论如何,相识之后,我对你一直真诚。人生艰难,我们都应该过得很好。纸短话长。我爱你,再见!

这封信没头没尾,也没有署名,可冯知道这是尚静写的。

冯进到屋里,将这封信夹到书扉里,推开窗户,一股风吹了进来,天色竟然有些昏暗,秋天终于来了。

尚静终于还是走了。

在见到尚静的那一刻开始,冯就知道这个女人迟早会从老干处离开,她不属于这里,就如同自己也一刻不想在这里停留一样,但是没想到会是今天,会是现在。

这个迄今为止冯认识的最为复杂的女人,以这种方式离开了。

冯知道,就如同尚静所说,不管她再复杂,再有故事,但是她对自己是真诚的,她喜欢自己,不然她和自己在一起图什么?就以男女之间的事情来说,按照传统观念,好像占便宜的是自己,作为弱势一方,尚静是吃了亏的。

关于尚静,冯心里很多疑问,只是,很多事都不必细想了,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和尚静重逢。

……

电影院的人并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基本都是像冯和严然这样一对对的男女,而且冯发现,这些情侣中多以中年人占多数,他们旁若无人的搂抱在一起,更有些公然的在接吻,于是冯断定他们十有八*九不会是两口子。

电影都开始了一会,冯都不知道这个影片究竟在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虽然字幕上的导演名字如雷贯耳,可是这个电影绝对是该导演的失意之作了,而且所谓的人气演员表演的矫揉造作,一点也不自然,好像就是在耍酷和卖弄***,场面的恢宏越发彰显了内涵的苍白无力,不知道观众从中是看到了情节的曲折动人还是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

前一段也知道这部片子大力宣传的,这会看了却倒胃口至极,冯对这种圈钱似得炒作厌烦透顶,思想一点集中不到银幕上,心想这投资方倒霉了,恐怕会血本无归,不过再一想,觉得未必,里面明的暗的隐性广告太多,说不定人家早就从广告商那里已经赚够了钱,也就不在乎电影的上座率究竟怎么样了,所以媒体上说的这个片子投资多少个亿,已赚回多少个亿,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严然似乎看的津津有味。

她到底是喜欢看这个电影,还是喜欢和自己在一起看一场电影?一瞬间,一切都索然无味,冯觉得自己和严然之间的距离,有南极到北极那么遥远。

……

老干处又少了一个人,可是牛阑珊似乎也说不清尚静去了哪里,冯觉得牛阑珊也不在乎尚静的去向,反正尚静不是花满勤,只要对她的升迁造不成威胁,尚静就是被调到了省***,牛阑珊也不会关心。

可是,牛阑珊仅仅在星期一上了一天班,星期二和星期三都没有到单位来,花满勤还是请着病假,这两天处里又剩下冯一个人在独守空房。

礼拜四的早上,冯刚到办公室,准备打扫卫生,就接到一个***,是梁志国打来的,要他立即到部里去一趟。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