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51章冷若冰霜(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1章冷若冰霜(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世界上最伤感的事情莫过于,你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保护你的人,可是后来你所经历的的大风大浪都是他给的;你以为对某人毫无隐瞒坦诚相待,而那人却在没有道理的怀疑你。

裘樟清在自己吃饭时那种陌生的眼神一闪而逝,但是那飘渺的视线中流露出来的内容让冯恍若看到了那年有人在黑板上写下“冯我爱你”这几个字却被班主任认为是冯自己想出风头自己写上去夺人眼球的眼光一样,而事实上写哪几个字的人竟然是班主任的女儿。

裘樟清在想什么?她在疑虑自己什么?冯有些想不明白,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就像手指尖扎进了一根刺,但是你纵然聚精会神的却寻找不到这根刺到底在哪里。

李博谷的女儿是县委办的人,是裘樟清的秘书,因此得知消息的有心人不约而同的都到医院去探望李博谷,李玉这一会已经迎来送往了好几拨探访者,但是她没想到裘樟清也会来医院,恰好李博谷这会清醒着,裘樟清在病房停留了十多分钟就离开了,冯跟在裘樟清的身后,在走时看了并行的李玉一眼,李玉知道冯肯定有什么话要给自己说。

裘樟清去县医院探望李博谷了,这消息传得很快,到县医院探视李博谷的人骤然多了起来,只可惜来的人都没有碰到他们真正想要见到的裘樟清,想给一把手留下一个良好印象的初衷就无从谈起。

李玉下午没有回县委上班,裘樟清让冯暂代了秘书这个工作,陪着她到市委开了一个会,会议结束后又是晚宴,于是等回到梅山已经二十二点多了,裘樟清看上去很累,一直沉默着,冯像以前一样为她放了洗澡水,然后询问裘樟清没有别的事情,就离开了。

李玉晚上要回来,县宾馆这里已经不需要冯再待下去。

李玉终于等到了冯的***到了医院外面,上了车,冯说:“本来想进医院再瞧一下李校长的,今天事太多了,李校长怎么样?”

“医生说还好,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

“哦,麻烦你个事,陪我回一趟半间房。”

“不麻烦,干嘛和我这样客气。”

冯说:“悲莫过于心死,累莫过于等候,李校长已经让你很着急了,我很不安,不过,今天高岿然带人围堵了镇***,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事情是王茂强打人引起的,前因后果都如同迷雾,我这会要去高岿然家里做工作,带上你,有备无患,是个依仗,也是一个见证。”

李博谷是为了救高岿然的儿子才落的水,因此就算高岿然一家对半间房***有再大的怨气,见了李玉也会礼让三分。

李玉觉得冯说的很对,但是她没想到冯之所以一定要让她随行,还有一个因素,而那个李玉不为所知的原因,才是冯今晚到高岿然家拜访的不能说的秘密。

冯把握的时间刚刚好,高岿然刚刚送走了最后一拨来叙话的客人,这些***都是今天没有亲眼目睹高岿然和王茂强打斗的村民,他们在消耗了高岿然七盒烟、半斤茶叶、三大锅开水,扔下了满地的烟***后心满意足的离去了,明天还要为生计忙碌,新闻娱乐就此结束,日子要过,生活继续。

李玉没想到冯还准备了礼物,这些礼物就放在车后厢里,两人到了高岿然的大门口发现门大开着,高岿然在院墙外的茅厕放水,看到了冯和李玉后有些诧异,顿时心里还真有些千滋百味,不过好歹也得让冯和李玉进屋,伸手不打笑脸人,冯又没有直接的得罪自己,何况还跟着一个李玉。

高岿然的老婆一边脸上挨了王茂强一巴掌,眼睛有些肿,本来是在床边给儿子***服让儿子赶紧睡觉,听到院里老汉说冯***和***来了,先是急着要往外迎接冯和李玉,可是再一想,以更加快的速度上了床躺在那里不动了,搞的她儿子头上还捂着没脱掉的球衣嘴里连声的催母亲干嘛呢想把人捂死不是。

冯和李玉一进屋里就知道高岿然的老婆在装,但是也不说破,倒是高岿然的儿子高木木见到了李玉和冯很是高兴,连声的说***长短的问候,这时冯才隐约的记起,这个高木木似乎在去年到过县宾馆为李博谷摇声呐喊过。

有李玉在,果然好说话,冯在经过了一番诚恳深切的道歉后,高岿然的态度终于转变过来,而高岿然的老婆李花花在冯又掏出了伍佰元做医疗费用先让她看病之后,也坐了起来,嘴里不再喋喋不休的指桑骂槐。

李玉刚开始配合着冯在做说客,后来就和高木木一起说着闲话,因为之前没有去县委的时候李玉是高木木的数学代课老师,彼此间的话题就很多,说着说着,大家就将话题扯到了住院的李博谷身上,冯就介绍了李博谷的病情和治疗情况,高岿然听冯将李博谷到了医院的情况说的一清二楚,心说他难道真的一直在医院守护着李博谷?想着就看自己的老婆,而李花花却比高岿然想的更多,她以女人的敏锐感知了李玉和冯之间有那么一点情谊,再一想,两人今夜一起到自己家的,这分明就是小两口同来同往的那种架势,李玉是南莫村的人,冯是镇上的***,要是今后两人结了婚,这不就是一层关系?

高岿然和李花花都在各存心思,高木木这时蓦然的问了李玉一句:“***,今年李校长能被评为先进了吧?”

高岿然一听就咳嗽了一声,李花花“噌”的起身,嘴里说着:“你这孩子,赶紧睡觉,明天还要去学呢,好好学习,以后做大官。睡觉1

孩子很随便的一句话让这夫妻两的反应有些过,李玉不动声色的看了冯一眼,对高木木说:“先进是要评选的,木木可以为李校长投一票吗?”

李花花训斥儿子说:“就你话多!睡觉,再说话打你***1

“我不睡1高木木坐起来喊:“我又没做错,骗人不是好学生,***教过我的1

高木木对着李玉嚷闹:“***,我给电视台打***了1

“哦?电视台?打什么***?”

李花花和高岿然已经制止不了儿子的童言无忌了,高岿然叹了口气说:“冯***,***,你们也不是外人,一个村的,李校长对我们家又有大恩,说了你们别见笑,主要是冯***,你别多想,我们真是没有像王茂强说的给什么市委领导打过***告什么状。”

“就是。当时在镇上,王茂强闹得太凶,他也没问我们就开始骂人动手了……再说,我们的确也没有告什么状嘛。”

“事情过去就过去,不管怎样,王茂强动手打嫂子总是不对的,影响太坏,镇里是会给你们全家一个交代的。”

李玉听冯说完,问高岿然:“岿然哥,怎么回事?”

高岿然搔搔头说:“唉,那天李校长不是救了木木吗?他却进了医院,我和你嫂子心里甭提多揪心,可是没到我们去镇上医院,李校长就转院了,我和你嫂子就打算到了下午等木木放学,三口人一块去县里的,正在屋里收拾呢,高支书就来了……”

高支书?高志邦?冯心里一悸,眼睛连续眨了两下。

没人注意到冯眨眼睛的动作和平时眨眼有什么不同,李玉问:“高志邦来是让岿然哥去县医院?那没必要,当时我都不在县里,冯***那会正在给我爸办手续,而且整个下午都在用仪器检测,你去了也见不到人,心意到了就行。”

李玉其实非常明白高志邦绝对不是按照自己说的那样来高岿然家的,她是在说反话,在放一个烟雾弹,是说宽心的话从而让高岿然不要有忧虑的将所知道的都讲出来。

“高支书来了,说,李校长救了木木,算是好人好事,李校长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将个人的名誉看的比什么都高,所以呢,是不是想法子让李校长出出名,将他救人的事情做一个宣传,这样一来能让李校长的事迹得到弘扬,二来,李校长知道了,必然心里会高兴的,这何乐不为?”

“我和你嫂子一听,觉得在理,高支书又说了,口说无凭啊,得让木木将李校长怎么从河里救得他,这个过程要写出来,实事求是嘛,这又不是弄虚作假,写出来到时候可以让大家看看,在村里镇上的广播宣传一下,号召大家向李校长学习,那多好。”

“那给电视台打***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李花花插嘴说:“高支书说的,老李多好一个人啊,一辈子点背,这不怨***,关键是酒香也怕巷子深,要是做做宣传,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他,那老李今后走到哪都是名人了,那多威风。”

听到这里,冯心里已经明白了症结的所在,原来高岿然是执行自己的交待后又发挥了一下,他以为自己让高岿然夫妇和高木木写李博谷救人的经过是为了宣传的,其实高志邦误会了自己,做这些只是为了未雨绸缪,是为了准备充分后走裘樟清这个上层路线,想出阳谋,让裘樟清出马将事情办好,将李博谷塑造成为一个五陵市教育系统的典型人物的。

可是这个高志邦却自作聪明的好心办坏事,差点将自己的计划给毁了。

而这个将李博谷树立成典型的想法,只是冯计划的第一步而已。

纵有千虑,必有一失。

高志邦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没有按照自己吩咐的去照办,而自作主张的要让高家人给市电视台打***呢?

当时冯给高志邦交待的很清楚,第一,让高木木将李校长救他的完整过程写下来,还特意指出要以孩子的口气写,不要添油加醋,不要用什么夸张的修辞手法,实事求是,同时,让高岿然和李花花也一份李博谷救人的证明;第二,让高志邦给予两个救李博谷的村民以奖励,这两点到时候就能形成一个证据链,有效而充分的说明李博谷舍己救人的事迹,而后,冯去给裘樟清汇报,征得裘樟清的同意后他觉得裘樟清没理由反对在半间房深入开展学习李博谷的研讨会,光明正大的将李博谷这个基层的优秀教育工作者推出去,然后像在裘樟清面前说的那样,再让李博谷在全县教育系统中做一个事迹报告会,造成一定的影响,由县委出面对李博谷做出肯定,树立典型,继而从正常的、官方的渠道再将李博谷推广到全五陵市去,这样,首先李博谷个人成功了,赢得了荣誉,其次梅山教育系统也成功了,从而梅山***也脸上有光,最后半间房镇更是得到了全市人的瞩目,这简直就是稳打稳抓三全其美的计划。

可现在呢?

有大路不走为何要剑走偏锋?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