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50章冷若冰霜(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0章冷若冰霜(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冯,不知不觉,我们认识也有两年多了,时光荏苒,白云苍狗,这两年以来你和我都经历了一些事情,可以说,都是和梅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冯点头说:“裘***,我能在梅山遇到你,是我这一生的幸运,要是没有你,我也不是现在的我,这是一种没法替代的人生财富。”

“是,你说得好,生活中和每个人的相遇都是一种缘分,不管是美好的,还是荆棘的,都是一种资历。”

裘樟清脸上敷着面膜,所以冯没法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你在我身边工作也有一年了,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你有头脑,有能力,如果加以锻炼,他日必将成大器……”

冯一听就要说话,裘樟清摆了一下手:“我别的不敢说,走的地方多了,人还是见了几个的,你和许多同龄的人比较,有着一些优点,比如脚踏实地、不浮夸,很厚重,性格沉稳,但是也有一些缺点,这些缺点并不是不能改正的,瑕不掩瑜,我希望,你能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更加的成熟起来,超越现在的自己。”

“是,我一定牢记***的教诲,努力端正态度。”

裘樟清沉默了一会,让冯揣测她接下来会说什么,裘樟清叹了口气说:“其实给你说的这些,也是我对自己的劝诫,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是‘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的,可是往往总是‘跋前后,动辄得咎’,算了,”裘樟清的话题一改说:“陈飞青当时在半间房停留过,刘依然作为陈飞青的后继者,身上存在着不少问题,如今,从李博谷的事件中折射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是有必要将半间房的问题解决一下了。”

“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是杜甫的诗,意思是自以为很出类拔萃,可以立刻登上显要的地位,事事顺利的,可是后来却处处碰壁,结果无可奈何。

听到裘樟清说刘依然,冯的心不禁跳的快了些。

“半间房的发展基础和县里***地方比较,还是有优势的,但是这几年一直原地踏步,裹足不前,甚至还暴露出许多问题,班子不团结,组织能力不强,领导在岗位上不作为是主要原因,所以,我想,让你去半间房,任镇***,担一下担子。”

要自己去半间房做镇委***?!

冯的脸上都是犹疑和难舍:“***,我,我不想离开你,我想继续在你身边工作,我……”

裘樟清说:“负责任的秘书不好找,对脾气的人更不好找,我也想让你在我跟前多工作一段,不过做事要顺势而为,讲究水到渠成。”

“其实我本来想再经历些时日,让你到城关镇,不过,这会看来去半间房最好,毕竟你在半间房呆过,对那里还比较了解,去了也好开展工作,”裘樟清很满意冯的说辞和表情,顿了一下,看看时间,将脸上的面膜贴去掉,轻轻的拍打着脸部肌肤:“从公来说,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能管理好一个镇,就有了管理一个县的经验,经验不是口头能够教授的,有了好的经验,必将会让你终身受益,这样就可以锻炼自己、让自己具有驾驭全局的能力,于私来讲,怎么说呢,我这人从来没在基层第一线呆过,而基层的工作经验是很宝贵的,这一点我也是最近才深有体会,没有在下面停留过的人,说实话,是一种缺憾,我呢,也有看着你在下面,想通过你映射自己的意思。古人说出名需早,如果人生是一种历练,那么各种的历练也是早一些经历的好。”

下午屯一山还在给自己说裘樟清有可能要动刘依然,这才几个小时后裘樟清就给自己谈话了,自己个人和刘依然的命运,就在裘樟清敷面膜的时候就被决定了,冯心里激动的同时有些感叹,生活从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要是刘依然知道了裘樟清和自己这样的谈话情形,心里不知会作何感想?可是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要没有之前自己和裘樟清之间的种种,裘樟清怎么可能就在这种看似非常随意的情况下就做出了这样的人事安排?

听裘樟清这会说话的意思,她本来是想让自己去城关镇的?

一个县的城关镇***往往都是该县的***,那么裘樟清其实对自己的未来是做了考虑的,只是,胡红伟发现了金矿矿脉,加上刘依然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让裘樟清临时产生别的想法。

城关镇也好,半间房也行,自己在梅山的位置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句话的事情,当两年前在宾馆里盯着电脑屏幕研究裘樟清这个年轻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女县长的时候,也实在是没有料到今天这个局面来的这么的忽然的。

“今晚只是你和我私下的谈话,这一段,你还是安心工作,顺其自然就好。”

“是,***。”

“另外,廖文志也是要动一下的,那个刘奋斗在半间房工作也有些年头了,他做副***,你看怎么样?”

刘奋斗?

廖文志这会是半间房的三把手,刘奋斗这会只是副镇长,要是他取代廖文志,刘奋斗心里自然乐开了花,而自己去了半间房刘奋斗也水涨船高的,他必然会在今后的工作中积极配合自己,裘樟清,真是为自己考虑的很多。

“谢谢***1

“你这一段可以和刘奋斗接触一下,什么都不要说,观其行、察其言、待其果。”

“是,裘***。”

“还有一件事,你要是离开了,你觉得谁来替代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这样?

的确是,自己要是下去了,裘樟清必然身边还要找秘书的,那对这个人的挑选就要非常慎重了,因为此人不但要为裘樟清服务,还必须是自己所熟悉的,今后不能阻隔并且为自己与裘樟清之间制造任何的麻烦。

冯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半间房的李玉。

李玉很聪明,因为家庭的原因,经历了很多事,从那晚来给裘樟清汇报廖有为在烟盒里夹钱的事情中可以看出,李玉是很懂得分寸的。

再有,李玉是女的,自己作为裘樟清的秘书,那是特例,要是自己离开,再给裘樟清找一个男秘书,恐怕裘樟清会不大能接受,而女秘书,县里自己接触的人中,都不大合适。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冯觉得自己还是比较知道李玉底细的,李玉对于自己也是心存感激,由李玉替代自己为裘樟清服务,冯也会比较放心,而且,李玉的父亲李博谷一向耿直而秉性良好,裘樟清对李博谷这个老教师的印象也很好,所以综合这些因素,冯觉得李玉是比较合适的,自己要是给裘樟清提及李玉,估计成功的几率也会大一些,否则说一个裘樟清不满意,再换人的话,自己就有办事不利之嫌,那要不得。

“好,***,我会认真的为你甄选一下。”

“你瞧我皮肤最近怎么样?”

裘樟清又问到了这个自身肌肤的问题,冯这一段对裘樟清这种忽然的转变话题也已经习惯了,就看着裘樟清的脸说:“你脸上的精华液还没完全的吸收,很光亮,有些看不出来,嗯……”冯起身往裘樟清跟前走了几步,认真的端详了一下说:“和前几天比,稍微的有些改善,***你是不是……咳咳……”

冯说到这觉得自己没法往下讲了,因为他要说的是裘樟清身上是不是该来月事了,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能说得出口,裘樟清意识到了冯的欲言又止,心里有些异样,故作轻松的说:“我算是岭南最年轻的县委***,你不久也应该是岭南最年轻的镇委***了,来,我们喝一杯,彼此共勉一下,也算是庆贺一下。”

裘樟清说的很荡气回肠,冯心里一热,拿了昨晚裘樟清喝剩下的半瓶酒过来,给她倒了一小杯,自己拿着瓶子说:“我这个岭南最年轻的县委***秘书,敬最年轻的县委***一杯。”

冯没说自己是未来最年轻的镇委***而说自己是最年轻县委***的秘书,裘樟清脸上就带着笑,将酒喝了,看着冯嘴巴对着酒瓶一口气将里面的酒喝完,心里也不知道是酒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因素,暖暖洋洋的,就说:“这酒不错,我们再喝点,然后好休息。”

冯就问要不要菜,裘樟清说不用了,于是冯又拿来了一瓶酒,裘樟清和他喝着,问:“我觉得你酒量不错啊,你能喝多少?”

冯搔搔头说:“我没试过,反正是没怎么醉过。”

“哦?海量啊?”

“其实是这样的,那时候我养父母去世了,我心里很难受,空腹就喝了两瓶白酒,当时就头疼欲裂,觉得天旋地转的,在院子里睡了一夜,不过后来再喝酒,身体就没什么反应,跟喝凉水没区别,当然,也能感觉到酒味,可就是喝不醉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裘樟清将酒喝了,站起来拍了一下冯的肩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1

冯抬头看着裘樟清红扑扑的脸,说:“裘姐,谢谢你,我一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脸的。”

裘樟清听他又给自己叫姐了,手还是放在冯的肩头,笑了笑说:“好,我拭目以待。”

和裘樟清谈完话之后的一些日子,县委没有任何的举措,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各个机关单位都还是按部就班的,因为临近年底,事务都很多,大家都很忙碌。

在梅山,无论哪个机构开会,越是能请来重量级的领导,与会者和组织者脸上就越有面子,来的领导级别越高,仿佛这个会议的内容就会得到深层次的重视,会议本身含金量也高了似的。

这天县里开教育工作总结会,本来分管教体委的副县长请示裘樟清,想让她出席会议的,因为这样能显示出教育工作会议的重要性,裘樟清因为时间的安排就没有答应,可是会议临近结束了,裘樟清却忽然的出现在会场,这让全县的教育系统工作者非常兴奋,顿时全体起立热烈的鼓着掌欢迎裘樟清,主持会议的教体局长就大声宣布有请县委裘***做重要讲话。

裘樟清也没有推脱,上台即兴讲了半个多小时,然后还和出席会议的一些人员合影留念,其中还专门的单独和半间房镇中心小学的副校长李博谷照了相,而就在这一天下午,李博谷的女儿李玉就被借调到了县委办,随着冯做起了实习秘书的工作。

适逢年底,县委办彻底的就忙碌起来,几乎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增大,加班加点是常态,只是冯这个本应该随着大家一起忙碌的县委办副主任倒是猛然清闲了。

冯之所以清闲是别有原因的,本来县委办就是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地方,多出一只蚊子都有人会研究这蚊子是公是母或者有没有别的属性,李玉这个年纪不大的女教师忽然能出现在县委办,还跟在冯身边,自然就引起了大家的揣测,有人就想冯的位置是不是会变动,要是会变动,又该会何去何从,于是各种小道消息瞬间的流传开来,只不过没人会去当面问冯,也没人能说的清楚裘樟清会有什么安排,下来最有发言权的县委办主任钱一夫因为本身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干脆的对有意探听消息的人施以冷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别人讪讪的也就不好多嘴,至于李玉,年纪虽小,进入角色的速度却非常快,一张嘴巴像是上下嘴唇都被灌了铅,要是谁逮住机会旁敲侧击的多问她一句话,李玉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似的能将这心怀叵测的人戳出几个窟窿。

李玉到了县委办的第二天,县里召开***会议,今天这个会议的时间有些长,于是冯一会进去给裘樟清的保温杯换茶叶换水,就要离开的时候,觉得鼻子一热,他以为自己有了鼻涕,这个时候裘樟清正在听组织部长易本初讲话,看着侧身的冯就挑了一下眉毛,冯以为裘樟清要给自己说什么,就低了一下头,裘樟清看着冯说:“你流鼻血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